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六十章 九层塔楼

第六百六十章 九层塔楼

随后几日,聂天依仗着对气血的敏锐感应,又连续碰到几批极乐山的炼气士。笔Ω ΔΔ 趣阁zetianjixiaoshuo.com

和第一次遭遇的一样,后续的那些极乐山炼气士,都有一名老者领路,带两三个血气饱满,苦修体术多年的年青男女。

无一例外,那几批极乐山的炼气士,尽数死于聂天手中。

聂天渐渐现,在没有灵力能动用的情况下,此地对他来说反而是如鱼得水。

他经过天木重生术连番淬炼的这具血肉躯体,实在太过于强悍,极乐山的那些同龄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几乎没人对他有一战之力。

又将一行五人斩杀,聂天将其储物戒收取,神sè轻松道:“看来,我们还是很有希望夺取那虚灵子的遗藏的。”

赵山陵一路行来,看他屡屡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极乐山苦修体术的同龄人斩杀,也放下心来。

“你小子,为何有如此强悍体魄?”赵山陵摸着下巴,微微眯着眼,“以前以为你血气旺盛一点,是因为修习了血宗的秘术,现在来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他早将聂天调查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聂天和离天域的血宗,来往密切,而血宗乃是整个陨星之地,较为注重气血凝炼的一个奇特宗门。

他原本以为,聂天的气血旺盛,是修炼了血宗某些秘法。

可最近他细致观察,注意到聂天和那些极乐山同龄人交战时,其实并没有使用血宗的灵诀秘术。

大部分时候,聂天就像是灵兽般,完全依靠血肉的强硬,轻易解决对手。

那种战斗方式,只有灵兽,还有躯体出名变态的骸骨族、妖魔惯用。

“我也修炼了体术,而且是极为不凡的体术。”聂天轻笑一声,说道:“目标,应该快接近了吧?”

“不清楚,上次过来,我并没有深入太远。”赵山陵也略显疑惑,“而且,上次的时候,也远不如这次顺利。上次,途中时有空间光刃飞逝。这一次也不清楚怎么一回事,竟然没有看到空间光刃闪过。”

“空间光刃?”聂天惊愕。

“嗯,应该是虚灵子冲击圣域失败以后,残存的空间之力缔结而成。”赵山陵看向远方,“当初我过来不久,就遇到了飞啸的空间光刃。因为我魂力不可动用,灵力耗尽,没办法影响那些空间光刃,只能不甘心地退出。”

“不清楚这趟生了什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瞧见一束空间光刃。”

两人一边低声交流着,一边继续前行,朝着黑sè大地深入。

又是几日后,他们再没有遇到极乐山的炼气士,一路顺顺当当。

“那边!”

又是一天,聂天伸手一指,低喝:“有很多股不凡的气血波动,那边,怕是极乐山炼气士的汇聚地!”

“小心!”赵山陵叮嘱一句,和他谨慎前行。

半个时辰后,一座银白sè的九层塔楼,陡然显现。

那座九层塔楼,在五彩流光充斥的天穹底下,熠熠生辉,并不断释放出空间扭曲的恐怖波荡。

“咻咻咻!”

许许多多的明亮空间光刃,像是万千游鱼,围绕着九层塔楼游走。

九层塔楼旁边,散落着数十个极乐山炼气士,其中大半炼气士都颇为年青,气血饱满。

另有五名老者,神情严峻,远离那座九层塔楼,聚拢在一块儿,正在激烈商讨着什么。

塔楼门前,已经有十几具极乐山弟子的尸体,死去的尸体四分五裂,惨不忍睹,似被空间光刃切碎。

极乐山的五位老者,这时候,似乎就在讨论着,该如何冲入九层塔楼。

万千游鱼般的空间光刃,在塔楼每一处游弋着,想要进入塔楼,似乎先要解决众多空间光刃的麻烦。

极乐山的五位老者,应该尝试了好几次,全部都失败了。

失败者,都成为了尸体,就在塔楼半敞开的银sè大门前,震慑着极乐山,令他们不敢胡来。

“我说那些空间光刃去了何处,原来都归来守护那座塔楼了。”赵山陵在极远处,看着那塔楼,神情动容,“这座九层塔楼,乃是一件了不得的空间灵器,必是通灵级别!通灵器物,内部有器魂坐镇,器魂是嗅到不对劲,知晓了极乐山的意图,才将分数开来的空间光刃召集过来。”

“嘿,我们不着急,离的更远一点,尽量别暴露踪迹,让极乐山去慢慢以人命试探。”

他拽着聂天,一步步往后退,掩饰踪迹。

因所有人魂力、精神力不可动用,那五名境界非凡的老者,也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那些人,注意到都在九层塔楼上,也没四处张望,加上他们离的足够远,确实未被马上现。

“通灵级别的空间器物!”赵山陵呼吸都略显急促,眼瞳深处透出的光芒,满是渴望,“这件通灵器物,若是被我得到,我能仗之横行陨星之地,再也不必躲躲藏藏。即便是跨入灵境后期的夏羿,我都有信心将其击败!”

“你没有通灵器物?”聂天奇道。

赵山陵神sè一黯,“没有。”

“死界呢?”聂天讶然。

“死界……并没有器魂坐镇,此物我很难向你解释,但它的确不是通灵器物。即便是,他也并不适合我。”赵山陵深深看向九层塔楼,“只有那座塔楼,才是真正的适合我,是能够令我实力暴涨的器物!”

“毕竟,他的主人和我一样,也修炼空间秘术!”

赵山陵盘坐在地,视线当中只有那座高高耸立的塔楼,看不到塔楼底下极乐山炼气士。

同样的,那些极乐山的炼气士,也瞧不见他和聂天。

“极乐山这些来人,虽然有气血旺盛者,准备看似充足,可惜他们当中,并没有人精通空间秘术,无法解析九层塔旁那些空间光刃的奥妙。”赵山陵冷静下来,“这个‘域’中,应该只有我修炼空间秘术,那虚灵子的遗藏,必然和我有缘!”

“域?这里也是域?”聂天一惊。

“废话!”赵山陵哼了一声,“我们所在的天地,就是虚灵子开辟的域。域境级别的强者,都必须开辟一片适合自己的天地。虚灵子这个域,和虚空乱流地有着连系,依托虚空乱流地才能存在。”

“不然,正常域境级别的强者死亡以后,他们开辟的域,也会分崩碎裂,消散天地。”

“只有一些特殊情况者,才能在死亡之后,令域依然保留。”

“虚灵子的域,存在着虚空乱流地的秘密,他对虚空乱流的认知深刻,所以在冲域时,还是选择在了虚空乱流。也是如此,他失败死亡了,因为人在虚空乱流,这个域才能完整保留下来,没有崩灭消失。”

简单说了一点“域”的奇奥,赵山陵就不再搭理聂天,而是眯着眼,去端详那座塔楼。

许久许久后,赵山陵闭上眼,喃喃低语:“一共九千九百九十九束空间光刃,排列的方式始终在变幻着,囊括几十种不同的空间阵列,想要全部解析,需要很长时间。”

他抓耳挠腮的,苦思冥想,渐渐显得烦躁。

似乎,以他对空间之力的造诣,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去勒破那些游鱼般的空间光刃的秘密,获得平安进入塔楼的门径。

他在自言自语嘀咕时,极乐山的那五位老者,又接连有了数次尝试。

那几次尝试,又以失败而告终,只是让塔楼门前,多了几具肢体不全的年轻尸身罢了。

时间匆匆,赵山陵日夜苦思,找寻着踏入其中的方法,破解那些空间光刃的秘密,身心疲惫。

极乐山的炼气士,一直没有放弃,还在尝试着,却怎么都进入不了,不断在死亡。

在那五位老者眼中,众多被他们培养出来的年青人,就是用来反复尝试的炮灰,不管死多少,只要能得到虚灵子的遗藏,都在所不惜。

又过了很久,极乐山的来人,已死了绝大多数,可还是未能成功。

而这时,赵山陵似终于有了一点眉目,说道:“再等几日,等他们死的差不多了,快放弃时,换我们来!”

……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章 九层塔楼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