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四十五章 商议(五))

第四十五章 商议(五))

太原郡郡治晋阳城。

夜sè中,这座北方雄城如一头巨兽,雄踞在晋水北岸,悬瓮山东侧。

春秋时候晋国大夫赵简子家臣董狐建城在此,此地从此就为河东之地腹心所在,辐射掌控太原盆地,坐镇表里山河。西可渡河威胁关中,南下则是虎视中原盆地,北则越过太行八陉扼河北之地侧翼,正在北中国取居高临下,高屋建瓴之势。

千年以降,晋阳城始终是北中国的中心之一,历朝历代,为争夺这要害之地,不知道多少支强军在此拼死厮杀,不知道多少英雄豪杰在此或成就一生功业,或就此折戟沉沙。

而晋阳城也历代增建,终成雄都大邑景象。特别在大隋立国以来,两代天子都在晋阳城大兴土木,先是开皇天子扩建北魏权臣高欢所建的晋阳宫,然后到了大业天子,又在晋阳宫外增建城墙,再将晋阳宫城墙和晋阳城城墙连成一气,所费人力物力,不可胜机,在杨玄感叛乱之际,将扩建晋阳城列位大业天子罪状之一,与东征高丽,开凿大运河并列。

而大业天子本意,就是除了国都长安之外,还将洛阳,江都,晋阳,作为将来不时巡幸的行宫,以此四都为根本,统御整个大隋帝国。

晋阳宫扩建完毕之后,粮秣资财兵刃甲胄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并在晋阳新设六军鹰扬府以为拱卫。

但雄城虽就,国势日非,大业天子黯然奔走江都。临行之前只能向世家大族屈服。以唐国公李渊为太原郡留守,晋阳宫监,执掌着足以震慑北中国,两代大隋天子积攒下来的家底。

大业天子实在指望,这位开国八柱国之一,在赋予如此权势地位之后,能与杨氏同休戚。如果不能,最好也是这是门阀世家,自己在北中国捉对死掐,而其领骁果军在还忠心的臣子辅佐之下,静观中原风云,等待将来机会。

且大业天子也尽可能的做了人事布置,牵制这些执掌大权的门阀世家,如在马邑郡,牵制王仁恭的,就是刘武周。而在太原郡,牵制唐国公李渊的,就是大业天子一手提拔起来的晋阳宫副监裴寂,还有晋阳令刘文静——要知道刘文静父亲是当年开皇天子心腹,为开皇天子战死之后,杨家两代,一直对刘文静青眼有加,几乎就是心腹家臣子弟的身份,年纪轻轻,就提拔到晋阳令这等要紧的位置!

但唐国公李渊实在是家世太厚,名望太高,故旧太多。在被压制了这些年后,一旦有实际名位,执掌一方大权,在大业天子去往江都之后,就如龙归大海,再也无法复制!

裴寂刘文静这等起牵制作用的大臣,纷纷投效,刘文静甚而为唐国公大业,不辞辛劳的亲身奔走云中边塞之地。这座雄城,这座花费大隋无数民脂民膏建立起来的晋阳宫,此时此刻,已经姓李了。

~~~~~~~~~~~~~~~~~~~~~~~~~~~~~~~~~~~~~~~~~~~~~~~~~~~~~~~~~~~~~

晋阳宫承露台上,月明星稀,清光铺地,青石铺就的地面,月光有若水光一般,在轻轻波动。

一名身形挺拔的青年,正按剑站在承露台上,抬首望着头顶如冰盘一般的月亮。

承露台是晋阳宫最高的所在,拔于平地有十丈之高,在这青年脚下,就是晋阳城的十万居民,是太原郡的三大鹰扬府两万精锐战士,是河东之地的表里河山,是整个分崩离析,等待新主人的大隋天下。

可这未来一切,都是父亲的,都是自己兄长的。

这青年和徐乐差不多年纪,只是略大一两岁的模样,浓眉方面,正是陇西李家的典型面貌,唇下颌下,已经微微留了一点短髯。和徐乐那清俊英秀的模样大异其趣。

这青年叫做李世民,正是唐国公李渊的二儿子,被世人许为英武之表,过于侪辈。

当别的世家子弟,还在长安洛阳飞鹰走狗,坐享父祖之辈余荫之际,才十六岁的他,就曾追随大将云定兴,从军去救援被困雁门的大业天子。不知道多少人夸赞,李家这千里驹雄姿奋发,将来必定光大门楣。

但现在李世民却站在承露台上,郁郁寡欢。

原因无他,李渊的长子,终究是他的兄长李建成。

大隋天下分崩离析,群雄奋起,十余年前还雄吞海内的帝国,变成了这般衰弱模样。纵然李世民自小抱有澄清天下之志,也从来不惮于冒险犯难,轻临锋镝。可当父亲举兵在即的时候,父亲还是将最大的信任,交给了兄长。

太原郡三大鹰扬府,李渊亲领其二。而另一鹰扬府,则交给了兄长李建成。这就是说,一旦举兵,自己只能跟随父亲,最多起着拾遗补缺的作用,而真正定鼎诩赞的功绩,只是自己兄长建成的!

虽然军力还是单薄,父亲也许他们这些子弟招募壮士,自成一军。可兵源呢,可资财呢?兄长建成有一鹰扬府为根本,有父亲的支持,自己就算招募几个壮士,除了看家护院还能派上点用场,拿什么在沙场上和兄长争竞?

只是迟生了些许时日,难道就一辈子屈于人下么?

李世民只觉得胸口一团热火越烧越旺,就算迎面而来的冰冷秋风,也不能让他清凉半点。

背后突然响起脚步声,李世民回头一看,就见一名青年,正缓步而来。

这青年比李世民大上几岁,轻袍缓带,比之劲装窄袖的李世民,一副儒雅模样。正是李世民妻子长孙氏的亲兄长孙无忌,也是李世民最可以托以心腹之人。

李世民回头之际,眼神凶狠,夜sè之中,吓得长孙无忌都停住了脚步。

李世民收敛了无意流露出的凶狠目光,放平情绪:“商议得如何了?”

今日在晋阳宫中,李渊主持,一众心腹都在商议如何应对马邑郡王仁恭威胁之事。李渊有些犹疑,想解决了马邑郡王仁恭的威胁,再举旗起兵,指向长安。

但李渊属下,已经等不及这开国之功了。都认为有刘文静前往联络,刘武周势单力薄,必然投靠。以刘武周牵制王仁恭,已经是绰绰有余。足够李渊起兵,拿下长安,再回头解决纠缠不休的马邑郡两方势力。

李世民据理力争,李家想早点踏足这天下之争当中,王仁恭等有心人又如何不想?马邑郡的纠缠,绝不会持久,不管是王仁恭还是刘武周赢得这场争斗的胜利,都是眼前之事!绝不会如众人所奢望一般,会让李渊起兵拿下长安之后,再回头来对付他们!

在李世民看来,这些人包括自己兄长在内,并不是想不到这一点,只是开国之功,已经烧得他们不愿面对这个现实!

争执当中,李世民被兄长李建成讽刺了几句,干脆愤然离席,到承露台上透透气。

对于李世民问话,长孙无忌只是黯然摇摇头,表示李世民的意见,最终还是被忽略了。

李世民咬咬牙齿:“不都是不愿意去北向应对王仁恭和刘武周么?他们不去,我去!”

长孙无忌大惊摇首,李渊举兵在即,大家都眼睛通红的盯着拿下长安开国之功。现下李世民却要北向应对王仁恭和刘武周,这难道是准备放弃将来竞争了么?

长孙家女儿嫁给了李世民,长孙家和李世民就再也不可能分割。虽然李世民是次子,天然处于不利地位,但是对于李世民的雄姿英发,长孙无忌心中还是有些奢想。但是这位小爷可不能自己松劲啊!

不等长孙无忌解劝,李世民咬着牙齿冷笑:“马邑两鹰扬府精兵,甲于天下,既然认定王仁恭和刘武周很快就能分出胜负,我北向坐镇,为什么不能收纳一些马邑精兵,以为自己的根本?”

长孙无忌恍然大悟,原来李世民的主意打在这儿!

他迟疑一下反问:“就算二郎你收马邑精兵一部,唐公就干脆留二郎坐镇太原,以对北方,那又该如何是好?”

李世民一笑,仿佛刚才郁闷全都给他抛到了九霄云外去:“我那兄长,就放心我领马邑精兵,坐镇太原郡么?到时候还不是得先解决了后路威胁,然后再带着我西向长安!”

长孙无忌轻轻一击掌,真不愧是长孙家看好之人!

李世民举首向天:“但愿马邑郡那两人早些分出胜负来,不过依我来看,也不必再等多久了!”

感慨已毕,李世民一扯长孙无忌:“走,去求我父亲去,让我去太原郡北镇抚,以对马邑郡将来之变,我都离开太原中枢了,不和兄长争竞了,父亲总得给我点东西!”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商议(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