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89 兵不厌诈

589 兵不厌诈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郑皇帝虽然没见过我,但他手下的那些锦衣卫却是见过我的,所以立刻就有人提示他,说我就是王峰。在省城,王峰这个名字到底还是有名,谁都知道小阎王不在,是王峰当家,而且郑皇帝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我的命,所以他知道我是王峰以后,嘴角一下咧了起来,笑着说道:“小子,胆子真不小啊,连我的地盘都敢闯,做好准备受死没有?”

他是在说昨天晚上,我进入皇家夜总会,将刘德全带走的事情;所以他大张旗鼓地来到这里,不是为他死掉的那些兄弟报仇,而是因为我闯入了他的领地,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所以才倾巢而出地来到刘家找我。

我正准备骂他两句,说些“你才来省城几天,就把皇家夜总会看成你的地盘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之类的话,但是最终没有开口。一来我意识到磨这嘴皮子并没什么用,二来我也注意到郑皇帝的身形微晃,眼神也有点涣散,这显然是酒还没醒,还有点犯着癔症。

也是,郑皇帝昨天晚上邀请了那么多的领导和大人物,肯定没有少喝,这么一大早就跑过来,醒了才怪。看他这样,我便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没有搭理郑皇帝,顺着梯子又下去了,来到刘宏宇的身前,和他说着我的办法,秦管家也在旁边听着。

虽然刘家这边人也不少,但锦衣卫的实力显然更强,肯定不能硬拼。闭门不战虽然是个好主意,但是郑皇帝来势汹汹,如果真要强攻,恐怕刘家也抵挡不住。

所以法子只剩一个,就是退敌,让郑皇帝自己带人离开。

但这有可能做到吗?

听过我的办法以后,刘宏宇和秦管家都是眉头紧皱,刘宏宇说:“师父,这么做行吗,是不是太冒险了?”

我说咱们就得险中求胜,否则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再找援兵也来不及了,而且郑皇帝也不会等到援兵来的!趁着他酒还没醒,咱们给他来这一招,保准吓得他落荒而逃!

现在我能叫到的人,就是冯家、王家,还有损伤惨重的龙家军,再联合刘家,差不多也上千人了,总有资格和郑皇帝一战了吧。但可惜的是,郑皇帝肯定不会等到那个时候就动手了。

果然,我这话刚说完,郑皇帝就在门外大声喊道:“刘宏宇,你想好了没有,把不把王峰交出来?我再给你十分钟时间,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我可就要下令进攻了!”

郑皇帝不是吓唬人的,肯定说到做到,说十分钟就十分钟。刚才我在上面观察的时候,就看到他的人里还准备了不少梯子和各种大型切割工具,当时就看得我叹为观止,这是正儿八经的要攻城了啊,比以前的我们可专业多了,果然这流氓之间也得互相学习,才能不断进步。

听着郑皇帝的最后通牒,我着急地对刘宏宇说:“别犹豫了,就照我说得做吧!”

刘宏宇看了看旁边的秦管家,一咬牙,说道:“好,那就照师父说得做吧,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

有了刘宏宇的支持,我的计划很快顺利实施,众人纷纷做着准备。这过程中,刘宏宇也想办法拖延时间,问郑皇帝能不能再多让他考虑考虑。但郑皇帝猜到他可能会找援手,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说刘家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一分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

并且每过一分钟,郑皇帝还大声报着时间,说你们还有九分钟了!还有八分钟了!还有七分钟了!

也是不厌其烦,一直报到最后一分钟。

“哈哈哈哈……”

门外响起郑皇帝的大笑声:“好啊,看来你们是不打算交出王峰了,好,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郑皇帝的厉害!”

这句话还没落地,刘家的大铁门,突然“吱呀吱呀”地开了。

郑皇帝正准备下令进攻,看到这个情况当然就愣住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抬头朝门里看了过来。门里,当然还是黑压压的一片,刘家众人手里拿着武器,个个杀气腾腾地对着门外。

而在这些人的前面,当然站着以刘宏宇为首的一帮刘家的重要人物,我也处在其中,就站在刘宏宇的侧边。

虽然我是刘宏宇的师父,但他毕竟也是刘家家主,这种时候我是不会喧宾夺主的,所以甘愿站在他的后面,否则就有点不像体统了。看到刘家的铁门打开,我们一大帮人现身,郑皇帝又笑了起来:“怎么,想通了,要把王峰交出来了?这才对嘛,干嘛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搭上你们整个刘家?”

郑皇帝的脸上虽然在笑,但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十分yīn冷,就好像高高在上、可以随意掌控别人生死的神君一样,仿佛在他面前的所有人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能够被他放过性命就该感恩戴德、谢天谢地了。

郑皇帝确实有这个实力,否则我们也不会短短几天就被杀得像条丧家之犬了。

只是,面对郑皇帝的威胁,我们这一帮人不仅没人理他,反而一个个都发出不屑一顾的冷笑,并且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的神采,就好像郑皇帝才是该死的那个一样,我们要拿他的性命才是易如反掌。

自从来到省城,就大杀四方、威震地下世界的郑皇帝,在他眼里看来,省城的这些家族,没有一个挡得住他锦衣卫的绣春刀。他本来是很自信,也是很狂妄的,但是现在看到我们这副模样,也忍不住心里嘀咕起来,很疑惑地看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怎么着,你们想要和我硬拼?”

郑皇帝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门道来,眼神慢慢变得yīn冷起来,身上的杀气也渐渐弥漫出来。

我虽然没有见过郑皇帝正儿八经地出手,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个高手,否则葛天忠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在他的手上——虽然郑皇帝是偷袭在先,但以葛天忠的实力,一般人还真偷袭不了他。

面对郑皇帝的疑问,我立刻、果断地摇头:“不不不,我们怎么会和你硬拼呢,我们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只不过,我们想到其他对付你的办法了,绝对能把你杀死在这。”

听我这么说,郑皇帝顿时来了兴趣:“哦?你说说看,你打算怎么对付我?”

郑皇帝的语气轻佻,还夹杂着调笑的意味,显然对我非常不屑。他确实有底气这样,他的锦衣卫到省城后,至今未有败绩,所向披靡。

不过,既然郑皇帝发问了,我也郑重其事地回道:“是这样的,省城现在除了我们这支势力以外,还有四大家族,分别是刘家、冯家、葛家和王家。其中冯家被我掌控,王家也是我的朋友,刘家、葛家本来和我是死对头,但是因为你的出现,我们现在也成了坚实的盟友,商量好了要一起对付你。昨天晚上,我们就猜到你会来了,所以提前就让大家把人藏在刘家附近,就等你来了以后送你上西天了!我们这五支势力,每一支都有五百人,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有两千五百人,杀你总该绰绰有余了吧?”

我的这一番话,当然是在吹牛,我虽然猜到郑皇帝接下来肯定还有行动,但是并不知道他会进攻哪家,我还没有神机妙算到那个程度,所以也没办法提前安排伏兵;至于四大家族,刘、冯、王三家确实被我掌握,但葛家暂时还没这个意思,联盟也就无从说起;至于每支势力有五百人,一共有两千五百人,就更是吹得快没边了。

坦白来说,就算我们真的集结起来,顶多也就一千多人而已。

但我现在,就是故意吓唬郑皇帝,好让他能知难而退,带着他的锦衣卫赶紧退兵。

可惜的是,我这番拙劣的谎言并没骗到郑皇帝,他听过我的话后,再次哈哈地大笑起来:“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另外三大家族昨天晚上就埋伏在这附近了?那他们胆子可太大了,就不怕我趁机去攻他们的家么?你用这种谎话来骗我,到底是我太傻,还是你太蠢?”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郑皇帝的脸sè慢慢变得yīn冷起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一副把我看穿了的模样。

而我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幽幽说道:“哦,你既然不信,那就打打看好了,看看我有没有在说谎。”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旁边的刘宏宇突然从怀中摸出一支信号弹来,“飕”的一声放到空中,“砰”的炸出一朵红sè的花。与此同时,刘家庄园四周果然喊声大作,虽然暂时还没看到人影,但听声音至少有上千人在附近。

而刘宏宇,也跟着大声喊道:“大家冲啊,为老家主报仇!”

一句为老家主报仇,瞬间点燃了刘家众人的热血,他们大喊着、大叫着,手持家伙疯狂地朝外冲出,一窝蜂地涌向了郑皇帝和他的锦衣卫。

而郑皇帝,听到附近传来的喊杀声后,本来就有点慌乱,还不等他确定真伪的时候,刘家的人又率先冲了上来。他的锦衣卫当然不害怕刘家的人,可他心里也明白,如果真和刘家缠斗上了,那么附近的人再围攻上来,全军覆没的就是他了。

虽然他还是不太敢相信另外三个家族的人真的连夜埋伏在这,可这个后果也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所以他不敢去赌,只能咬牙叫道:“撤,撤!”

眼看着刘家的人不要命似的涌了出来,四周又是杀声大作,郑皇帝只能转头就跑,和他的锦衣卫一起没命地往外面的马路上跑,那里停着他们的车,只要坐上车就能离开这了。

郑皇帝一跑,刘家的人兴致更大,追得也更加激烈和玩命了,就好像真的想和他们战斗一场似的。

郑皇帝的人只顾逃跑,没有恋战,所以还是有一些锦衣卫被刘家的人砍倒在地。但他们逃跑的速度也很快,大部分人都坐上车子飞快地离开了,郑皇帝在临走之前还大喊了句:“王峰,你给我等着,我迟早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看着郑皇帝和他的人坐车离开,这场危机总算暂时解除,我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地喘起了气。天知道,我的背后全是冷汗,我就怕郑皇帝真的和我们打起来,那我们所有人都完蛋了,刘家今日也将彻底覆灭。

在我坐倒在地的同时,刘宏宇、秦管家、断手男等一众人也围了上来,他们一个个面露喜悦,七嘴八舌地夸赞着我。

“郑皇帝走了,真的走了!像条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了!”

“王峰,真有你的!我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那当然,到底是我师父……”

我仍旧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脸上也慢慢浮现出了笑容,知道这次算是逃过一劫。

四周的喊杀声还在继续,不过半天就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我不说,想必你也想到了,刘家附近根本没有什么伏兵,只是放置了一台又一台的大音箱而已——对,我借鉴了我舅舅当初大闹刘家时的主意,只是那时刘德全有白鸽给他通风报信,而郑皇帝只能两眼一瞪彻底懵掉。

有趣的是,那些音箱就是我舅舅当初带过来的,后来被刘德全全部收集了起来,说要留做纪念,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绝对不能再上别人的当。这次,正好拿出来用,直接就是现成的。

实话实说,郑皇帝肯定不是个傻子,如果再多给他一点时间,恐怕立刻就能发现端倪,所以我又让刘家的人冲出去制造混乱,让郑皇帝没有时间再去思考什么,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只能仓促率人离去。

这一战,我们可以说是大胜,郑皇帝结结实实地被我们耍了一回。

就在刘宏宇他们围绕着我,极力吹捧我的时候,那些追击郑皇帝的刘家众人也回来了。他们的收获同样不小,斩杀了一些没来得及逃跑的锦衣卫,个个都是喜气洋洋的模样,说着“什么锦衣卫,感觉也没多厉害嘛”之类的话,开心地走了回来。

都不用我训,刘宏宇就开了口,指责他们不要得意忘形,这次要不是我的计谋,郑皇帝不会落荒而逃,锦衣卫也不会无心恋战,才让他们讨了一个便宜而已。

刘宏宇做家主不过十几个小时,却是越来越有样子了。

在刘宏宇的训斥下,这些人全部低下了脑袋,不敢再有半点跋扈模样。刘宏宇让众人退回家里以后,又问我说:“师父,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微一沉吟,说咱们只能骗得了郑皇帝一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反应过来,又会卷土重来了。

刘宏宇点头,表示认可我的说法。

我继续说:“所以,咱们现在要抓紧这个空档,将虚假变成现实!”

刘宏宇有些迷茫:“怎么变成现实?”

我说:“让葛家、王家、冯家,还有龙家军,真的到你家来。这样,等郑皇帝再杀来的时候,咱们就有足够的资本对付他了!”

刘宏宇跟着激动起来,说这样好,实者虚之、虚者实之,郑皇帝之前被咱们的“虚”给吓跑了,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就给他来一回“实”,争取一次把他杀了!

刘宏宇越说越兴奋,仿佛已经看到郑皇帝死掉的模样。不过他说着说着,面上浮出一丝忧虑,说道:“葛家,能和咱们合作吗?”

冯家、王家、龙家军,肯定是没问题的,这个刘宏宇也知道,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葛家,毕竟他没有和葛平打过交道。我跟他说没有问题,之前两位老家主还在的时候,他们就是联盟的关系,现在又有了共同的敌人郑皇帝,怎么可能不去同仇敌忾?

我跟刘宏宇说,我现在就亲自去跑一趟葛家,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说服他出兵的。

刘宏宇一听就高兴起来,说:“那就麻烦师父了!”

没有废话,说干就干。

我和刘宏宇要了台车,直接就朝葛家出发。路上,我给龙王、蚊子,还有冯家的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分别带人到刘家去,暂时将那里当作大本营。至于孙静怡和郝莹莹,在尚未彻底安全之前,我让她们暂时别上学了,也一起到刘家来。

之后,我又给王公子打电话。

到底是铁哥们,我把现在的情况一说,王公子立刻就说没有问题,现在就让手下的人收拾东西,准备到刘家去。

有王公子这样简单、热血的朋友,真的特别省心。

搞定这一切后,我便继续往葛家赶。

不是不能打电话,只是有些事情电话里说不清,当面去说才能有更好的效果。

我把车子开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葛家的门口。

我刚准备下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竟然是葛平打过来的。昨天晚上,葛天忠死亡的消息已经传开,葛家也有了新的家主,当然就是葛平。

葛平打通我的电话,就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找郑皇帝报仇,告诉我该怎么做!”

隔着手机,我都能感受到他冲天的愤怒。

好嘛,倒是省我心了。

我说:“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咱们见面再说。”

十分钟后,披麻戴孝的葛平出现在了我的车前。

“你真的在这!”葛平吃惊地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从车上下来,严肃地说:“也是为了郑皇帝。”

葛平的面sè一怔,接着又变得坚毅起来,伸手指着他家的大门说道:“请进,里面详谈!”

我抬起头,看向葛家的大门,这个和刘家一样紧闭了数月的大门,如今终于对我敞开。葛家不是刘家那种大庄园,而是有一定年份的大宅,我和葛平一起踏步往里走去。

此刻的葛家院中,也和刘家一样,起了一座挺大的灵堂,处处挂着白sè的布条和灯笼,漫天飘飞着纸钱,哭成一片,气氛凝重。

只是葛家比刘家稍惨点,连尸体都没有,只有一具空棺和一张遗照。

进入之后,按照礼节,我先进入灵堂,规规矩矩地上香,祭拜了下葛天忠。

虽然我们曾经势不两立,但是现在死者为大,理应给他磕头。

祭拜完后,葛平才拉着我的手,着急地向我询问昨天晚上的事。他只知道葛天忠死了,并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也一五一十地对他道来,果然听得葛平两眼冒火、怒火冲天,咬牙切齿地说一定要把郑皇帝给杀了。

葛平虽然不是葛天忠的儿子,但也是葛天忠养大的,所以感情当然很好。

我和葛平没多大仇,也就之前在比武大会上的时候别过几句嘴,但那都过去一年了,也没人会记得。说完葛天忠的事情以后,我又跟葛平说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葛平听后一样表示愿意配合,说现在就收拾一下,到刘家去,一起抗击郑皇帝。

举家而出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葛平带人到刘家去,自己家就成了一座空城,这是需要冒很大险的,所以我很感激葛平对我的信任。

实在太不容易了。

至此,四大家族已经全部被我集结起来,并且陆续汇聚刘家,再加上我自己的势力,已经足够和郑皇帝一战。这样的事,以前只有刘德全能办到,四大联盟的盟主,不鸟李皇帝和小阎王,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现在轮到我走这一步了。

今天,是郑皇帝进入省城的第三天了。

不知怎么,我总有一种预感,我舅舅今天就会联系我了。虽然前两天吃了点亏,但是现在我又努力地站起来了,想必我舅舅也会为我感到骄傲,哪怕他不用从帝城回来,我也有信心和郑皇帝展开这一战了。

一场史无前例,决定省城之主究竟是谁的大战,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看网友对 589 兵不厌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