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90 朋友妻,不可欺

590 朋友妻,不可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时此刻,葛家上下正在有条不紊地收拾着、准备着。

因为不知道郑皇帝什么时候就会去而复返,所以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早一点赶到刘家,就多一点获胜的希望。在葛家忙碌的过程中,我想起王家就在不远处,不知道他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于是我便告别了葛平,和他约好随后在刘家见面,便离开了葛家,直奔王家。王家在王家村,也是一处老宅,历史悠久。虽然我和王公子关系挺好,但上次过来他家也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好像就是被龙家军追杀,躲在他家厨房那会儿,还误打误撞地学会了王家刀法。

来到王家,我就注意到里面也是一片热火朝天、全民皆兵的景象,人们跑来跑去,金光到处闪动。很快有人认出了我,大喊着:“王峰来了!”

虽然现在的我顶着王巍的脸到处跑,但是大家依旧习惯喊我王峰。接着,王公子便迎了出来,多日没有见他,感觉他又沉稳许多,像个大人了,偶尔一闪而过的灵动目光,才让我对他有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看到我后,王公子表现得挺开心,带着几个人快速走到我的身前,握住我的手,笑着说道:“怎么来了,还不相信我啊?”

王公子一说话,那种熟悉的感觉就更多了,似乎又回到了过去亲密无间的关系。我咧开嘴,也笑着说:“怎么会,我刚才到葛家去了一趟,顺便也到你这转转。”

葛天忠和刘德全死在郑皇帝手上的消息已经传遍省城,听我去了一趟葛家,王公子立刻压低声音问我情况如何?

我说挺顺利的,葛平已经答应和我一起联手抗击郑皇帝了,这会儿正集结人手准备去刘家呐。

王公子又笑了起来,说:“好,我这也正集结着,完事就能到刘家去,咱俩先到里面喝口茶,一会儿一起到刘家去。”

我说好,走。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我的心情也变得愉快许多,跟着王公子进了他家的堂屋,和他面对面坐了下来。很快,有人端了茶水上来,不过端茶的人竟然是赵雪晴,可把我给吓了一跳。

上次见赵雪晴,还是在赵家那次,我把她从地下暗室里救了出来,那个时候的她瘦成了皮包骨头;后来她被王公子带走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就好像彻底销声匿迹似的。

现在的赵雪晴,气sè看上去好了很多,看来在王家过得还算不错。

这是肯定的,王公子那么疼她。

之前在赵家,赵雪晴曾求我放过她哥,不过当时我并没同意,还是把赵川给杀掉了。这事我做得并不后悔,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那么干,但不代表我在赵雪晴面前就能安之若泰。

所以本能的,我就低下了头,不愿和她产生目光上的交集。赵雪晴也没和我说话,将茶水分别放在我和王公子的面前之后,便离开了。想当初我和王公子、冯千月、赵雪晴四人,在比武大会期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还曾相约有时间一起去玩,可惜最终没有成行,意外太多、变故太多,以至于到了今天完全形同陌路,想来还是挺唏嘘的。

不过,形同陌路,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没有必要非得成为朋友,是吧?

我和王公子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说到今天上午,我在刘家如何用计把郑皇帝诈走的时候,王公子也是激动得连连叫好,夸我实在是太厉害了,把郑皇帝都玩弄得团团转。

我说这只是权宜之计,郑皇帝迟早会反应过来,到时候更加恼羞成怒,肯定还要卷土重来。

王公子点头,说明白的,他会催促手下的人快点。

接着,王公子便走出门去,观察家族之中的集结情况。而我坐在沙发上,感到一阵困意,忍不住打了一个呵欠。肯定困啊,昨晚四点多才睡,早晨又那么一大早就起来,就是铁人也支撑不住。

王公子返了回来,说快了,最多一个小时就能启程。

我点头,说好,我等。

我一边说,一边又打了个呵欠。

王公子又坐下来,神秘兮兮地告诉了我一件事情:“知道吗,我要当爸爸了!”

“卧槽!”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这家伙的动作也太快了,竟然就把赵雪晴给整怀孕了。震惊过后,我也由衷地为王公子感到开心,衷心地祝福了下他,还说:“你这未婚先孕可不行啊,趁着雪晴的肚子还没显出来,早点办个婚礼啊!”

刚才我见过赵雪晴,没发现她的肚子有任何异状,说明才刚怀孕不久。王公子又神秘兮兮地说:“我俩早结婚啦,就在家里办的。”

我一听就急眼了,忍不住骂了王公子一句,说你小子结婚,竟然也不叫我?

王公子不好意思地说:“没办法,雪晴不想高调,所以我们谁都没请,就自己在家简单办了个仪式。”

王公子告诉我说,赵雪晴经过灭门之痛以后,性格就变得郁郁寡欢了,脸上鲜见笑容,也很少与人来往,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里,还是他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才说服她和自己结婚的。

曾经的赵雪晴,乐观、开朗,每天开开心心的,很少会有什么烦恼,像个仙女一样;如今变成这副样子,我不敢说所有的责任都在我,但也至少该负一半责任,我也头一次感受到了些许悔意。

当初,或许不该做得那么绝?

可我如果不杀赵川,赵川势必会杀我的啊……

事情既已发生,我也不想再纠结这个,只能和王公子说,让他对赵雪晴好点,这姑娘挺不容易的。

王公子点头,说那肯定的。

这期间里,我又连着打了好几个呵欠,眼皮子也越来越重。王公子注意到了,问我是不是累了,不行就回房间休息一下,等走的时候他再叫我。

我说我这几天都没怎么睡,确实很困,回房间就不用了,就在沙发上凑合一下,走的时候记得喊我就行。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躺在了沙发上面。

说来也怪,这困意袭来,如同山倒,我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很重,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王公子让人给我拿来一条毛毯。很快,便有什么东西盖在我的身上,我还努力睁了一下眼睛,发现是赵雪晴给我盖的毛毯。

赵雪晴的身上很香,扑进了我的鼻尖。

之后,我就彻底睡着了。

有那么一段,感觉四周特别安静,好像堂屋里并没有人,只有院子里面不断有人说话;接着,似乎又有人将我抬了起来,不知道要将我抬到哪里,我想睁眼问问,但是眼睛怎么也睁不开。

很快,我的身体到了一张很柔软的床上。

我心里想,王公子还是让人把我送到床上来了吧。罢了,既然要睡,就抓紧时间好好睡一觉吧。

说来奇怪,我的思维挺活跃、挺清醒的,但身体就是不听使唤,眼睛也睁不开。那感觉,就好像鬼压床似的,难道太累还能产生这种情况?

很快,我就察觉到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正在我的身上慢慢摸索,将我身上的口子一颗颗解开,连我的裤子也解开了。与此同时,一阵女孩的体香也随之弥漫在了四周。

我的心里莫名其妙,心想王公子搞什么鬼,难道还找了个妹子陪我睡觉?

这盛情……是不是太火热了点?

但是很快,我就发觉不对,这体香有点熟悉,似乎是……赵雪晴的!

没错,之前赵雪晴给我盖毛毯到时候,我闻过她身上的香味,确实是她无疑!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搞不懂赵雪晴到底想干什么。我就是再蠢,也不会认为赵雪晴是喜欢我,所以才想献身给我,我从充满体香的空气中,嗅出了一丝yīn谋的味道!

呲啦——呲啦——

衣服被撕烂的声音响起。

不是我的衣服。

接着,一声惊恐的尖叫突然划破整个屋子。

“啊……”

再接着,什么东西狠狠踹在我的身上,我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从床上直接滚到地上,摔在了温热的地板上。这一叫、一踹,我的身体迅速恢复知觉,眼睛也睁开了。

我最先看到的,是坐在床上的赵雪晴,她披头散发、衣衫凌乱,脸上也写满了惊恐和慌张,口中还大叫着:“来人啊,来人啊!”就好像刚被人强暴过似的。

她这么一喊,卧室的门很快被人撞开,十来个手握金刀的汉子闯了进来,吃惊地询问赵雪晴怎么回事?

赵雪晴面sè惊慌地指着地上的我,说:“他,他非礼我!”

我,非礼她?

我低头往自己的身上看去,只见自己身上的衣服敞开,裤子也褪去一半,只留一条内裤还在身上,看上去确实像个图谋不轨的登徒子。

我明白,我中计了,赵雪晴还是没打算放过我。

我轻轻叹了口气。

很快,有人愤怒地叫了起来:“王峰,有道是朋友妻不可欺,我们家主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做得出这种下作的事?”

“王峰,亏我们家主还把你当朋友,你怎么可以这样!”

谩骂声一个接着一个的响了起来,在他们的口中,我成了一个无耻的人,一个卑鄙的人。

但我没有说话,也没反驳,而是默默地穿着自己的裤子,整着自己的衣衫。

一大片脚步声再次响起,又有人听到动静赶了过来。

这一次,是王公子。

王公子一进来,看到屋中的场景,就吃了一惊,问我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在沙发上睡觉吗,怎么到他和赵雪晴的卧室来了?

我还没有说话,赵雪晴就从床上奔了下来,扑到王公子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向王公子痛诉着我刚才的恶行,说她正在房间休息,我突然闯了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往她身上扑,还好她使出全力踹了我一脚,才没有让我得逞。

赵雪晴说得惟妙惟肖,仿佛真有这事发生似的。

而旁边的人,也跟亲眼看到这个情景似的,帮着赵雪晴一起骂我。慢慢的,谩骂我的声音越来越多,众人都是群情激奋,要求王公子立刻把我杀了,才能还赵雪晴的清白。

王公子是个极易热血、冲动的人,虽然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家主,性格也有所改变,但是本性依旧难移。他听完赵雪晴的控诉以后,一张脸颊顿时胀的无比通红,脸红脖子粗地冲我大声吼道:“王峰,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

看网友对 590 朋友妻,不可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