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坑杀

第六百六十六章 坑杀

赵山陵神sè渐渐yīn沉下来,冷声道:“这么说,你我先前的协议,全都是屁话了?”

“抱歉,我也不想如此。笔』趣阁zetianjixiaoshuo.com”戚九川很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没办法啊。赵兄出自更高层次的星域,待到聂天小友,实力全部恢复过来,梁浩那小子……怕是气血已然衰竭。”

“我不敢赌赵兄会遵守承诺,只能提前将危机斩断。”

讲话时,戚九川一步步往后退,和聂天、赵山陵尽可能拉远距离。

“我是有心交好你们三剑宗,没料到你会如此待我!”赵山陵似乎大为生气,眼中还闪过一丝慌乱,也急忙暴退,缩到聂天的身后,“戚兄,不再考虑一下?”

“对不住了,我心意已决!”戚九川一脸不耐烦,眼瞳中杀机盎然,并挥手道:“梁浩,给我杀了他们。”

梁浩的状态,越来越糟糕,爆裂兽澎湃的血气,在他体内左冲右突。

他急需找到一个宣泄口。

如果没有对手,让他将狂暴的血肉之力释放出来,那些出他承受能力的血肉精气,不断积蓄着,恐怕会让梁浩暴体而亡。

就是因为看出不妙,戚九川才不愿继续浪费时间,要尽快解决掉赵山陵和聂天。

“好演技……”

看着赵山陵设下陷阱,逼戚九川往里面跳,还装出惊惧不已的样子,聂天心中感慨。

他也早看出来了,赵山陵从始至终,就没有想过和三剑宗去分享虚灵子的遗藏。

赵山陵一确认,他有实力轰杀梁浩,就做出了翻脸的决定。

赵山陵让他示弱,只不过是为自己找一个借口,好顺理成章地对戚九川动手罢了。

暗自腹诽了几句,聂天从盘坐状态,缓缓起身。

他还刻意运转气血之力,令身上部分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

鲜血,从他皮肤上细密伤口流溢而出,他颤颤巍巍地,扭头看向赵山陵,道:“我,我怕撑不了太久……”

“撑不住也要撑!”赵山陵脸sè凶狠道。

“吼!”

梁浩仰天咆哮,两束猩红血光,从他眼瞳深处暴射而出。

“喀喀!”

他活动着臂膀,和他躯体并不匹配的部分骨节,传来吓人的脆响。

他右手突并指为剑,一剑朝着聂天刺来。

那只右手,臂弯处的骨节脆响声更大,三道猩红血芒,从他并指的三根指头内飞窜出来。

聂天一声不,左手高高扬起,血气凝炼,以掌心挡向梁浩刺来的五指。

“啪啪!”

其中两根明显小了一截的指骨,突然炸裂,一股爆裂的力量,轰然冲向聂天掌心。

与此同时,梁浩剩下的三根指头,皮肉褪尽,将三根粗长而又锋利的指骨彻底显现。

那三根指骨,分明是爆裂兽的趾骨,被架接到梁浩手上。

“噗!”

血芒和三根爆裂兽趾骨,终刺击到聂天掌心。

聂天掌心,开出一朵血花,皮层裂开。

但架接到梁浩手上的三根爆裂兽趾骨,也仅仅只是刺穿聂天掌心皮肉,等抵到聂天掌心骨节时,再也难入分寸。

经过天木重生术淬炼,晶骨已成的聂天,每一根骨头比金铁都要坚硬,连爆裂兽趾骨都不能破碎丝毫。

“咦!”

拉开很远的戚九川,眼见梁浩并指为剑的一击,竟被聂天抬手挡下,脸sè微变。

他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悄然看了赵山陵一眼。

待到他看到,赵山陵出奇的平静时,他突然生出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嘭嘭嘭!”

就在此时,抵在聂天掌心的三根爆裂兽趾骨,猛地爆裂开来。

三道狂暴血气,凶残如蛟龙巨蟒般,随着趾骨的爆裂,疯狂沿着聂天臂膀,向聂天体内冲击。

“比吉隆他们强大不少,可惜还是不够看啊。”

聂天摇了摇头,低笑一声,骤然凝结散逸四肢百骸的血肉精气,一层层围堵那三道血气,并悄悄动用生命汲取,去蚕食三道明显不属于梁浩的浓烈血气。

很快,涌入聂天的三道狂暴血气,就在聂天体内,消失的干干净净。

“你活着,比死都要艰难,我便送你一程吧。”

聂天轻叹一声,空着的另一只手,调用体内三成血肉精气,以怒拳的方式,配合着情绪的宣泄,砸向梁浩胸腔。

覆盖梁浩周身的一层血膜,突生感觉,血膜急剧收缩,在梁浩胸口部位,化为一头微缩的爆裂兽。

那头爆裂兽,栩栩如生,似乎由纯粹的血肉精气衍化而成。

可聂天那一拳砸来,落向梁浩胸腔时,那头并非实态的爆裂兽,还是瞬间溅射为漫天血光消散。

拳头之中蕴藏的滔天怒意,似烙印着擎天巨灵反抗天地的不屈意志,将梁浩以爆裂兽骨骼架接的胸骨,一一捣碎,并顺势将梁浩胸骨之下的那颗心脏,也给砸成粉碎。

梁浩气血如泄气的皮球,一下子就憋了,他眼中血光迅消失,眸中恢复了一霎清明。

在他恢复清明时,他似冲着聂天咧嘴一笑,脸上非但没有仇恨,还有一丝感激。

他似乎早就想要求死了,但因为被戚九川生生控制着,连求死都不能。

如今,终于死在聂天手中,他反而解脱了。

“以爆裂兽的兽骨、兽筋,替代自身的筋骨,忍受着非人痛苦,不是人,也不是灵兽。还被戚九川这样的家伙奴役着,沦为一具只为了夺取虚灵子遗藏的傀儡。他也知道,不论成功与否,他都会被戚九川所杀……”

从他脸上的表情,聂天知道了他的想法,也感应出他对戚九川的刻骨恨意。

“放心吧,对你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会和你结伴而行。你唯一的愿望,恐怕也是想他和你一样,惨死于此。我好人做到底,满足你便是。”

稍稍加重一点力量,梁浩就轰然倒地。

“赵兄!”戚九川骇然失sè,惊惧不安地慢慢后撤,扬声高呼:“万事好商量!虚灵子的遗藏,我三剑宗无福消受,我这便舍弃,永不过来!”

此刻的聂天,眼中神采飞扬,旺盛的气血,都从毛孔流逸出来,哪有半点重伤不支的样子?

他自然不傻,一看聂天如此轻易地,就将梁浩轰杀,他立即明白聂天根本没受大伤。

他也旋即意识到,他先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是赵山陵故意误导他,让他忍不住动手。

“永不过来?”赵山陵笑容灿烂,却连连摇头,无可奈何地摊开手,说道:“非我不许,实在是不能留下后患啊。给你走出此地,让你在入口处恢复了灵力设伏,等我们两人出来,岂不是瞬间遭受来自你的迎头痛击?”

“你去斩杀韩赤癸,就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怎会那般不谨慎?”

不消他吩咐,聂天已奔着戚九川而来,他对于眼前的戚九川,一点好感都欠奉。

在他心中,戚九川比极乐山的韩赤癸,还要惨无人道,还要该死。

极乐山那边,也只是挑选适合修炼体术的年青人,去图谋虚灵子的遗藏,没有做出毁灭人性的恶事来。

可戚九川,找寻了众多和梁浩一样的青年,以架接兽骨、兽筋的方式,非人折磨,令他们变成似人似兽的怪物,这种做法比极乐山疯狂残忍了太多。

“聂天,敲碎他骨头,断掉筋脉,洞穿丹田灵海,再给我带来。”赵山陵微笑着,说道:“我有点话要仔细盘问一下,或许,能够从他身上,获取踏入垣天星域的办法也说不定。”

“好。”聂天眼睛一亮。

“别,别这样!”戚九川亡命逃窜。

聂天则是漠然追击。

几分钟后,他便拖着全身血淋琳的,奄奄一息的戚九川归来,将其扔垃圾一般,扔给了赵山陵,道:“交给你了。”

“我们好好聊聊吧。”赵山陵笑容灿烂地蹲下,随手取出一柄明晃晃的锋利匕。

……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六章 坑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