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91 人多力量大 为22000金钻加更

591 人多力量大 为22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以王公子对赵雪晴的痴心程度来说,肯定不允许赵雪晴受到一丁点的欺辱,更何况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名、夫妻之实。哪怕是我,王公子也会瞬间翻脸不认人,他不会去考虑这其中深层次的原因,他只相信他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确实人证、物证齐全,再加上赵雪晴悲怮的哭声,更增添了这事情的可信程度。

四周的人也都对我怒目而视,他们的眼睛里无一例外地充斥着愤怒,显然已经把我当作禽兽不如、丧心病狂的人渣。

面对王公子的质问,我依旧没有答话,而是默默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同时看向依旧趴在王公子怀里哭个不停的赵雪晴。我已经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赵雪晴之前给我端来的那杯茶,里面肯定放了什么东西,才会让我短暂地陷入沉睡之中,接着便对我展开了她的报复措施。

她要借王公子的手来报复我。

说句实话,此时此刻,我对赵雪晴并没有什么恨意,因为站在她的立场来说,报复我并不算错,毕竟我是杀害她全家的元凶。我只是觉得有点悲哀,这个曾经天真无邪、对人友善的天使。现在却变成了满腹心机、被仇恨写满心房的恶魔,我不知道造成这样的结果究竟怪谁,是怪她的父亲赵义,还是她的哥哥赵川,还是我,或是李皇帝?

或许每一个人都有错,最终造就了今天的赵雪晴。

只是,我虽然明白这一切都是yīn谋,王公子和四周的人却不知道,他们就认为是我兽性大发,才对赵雪晴做出这种下作的事。看到我不说话,王公子以为我默认了一切,恼火地说:“王峰,我对你不算差吧,你让我帮忙对付郑皇帝,我二话不说就集结人手,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王公子的眼睛里面冒着火光,显然已经对我怒火中烧,想要将我大卸八块。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开心地向我分享快做爸爸的消息,转眼之间就发生了这种事情,显然让他无比失望。

而其他人还在火上浇油,指责我的过错,提议王公子赶紧把我杀了。

“少主,别跟他废话了,像他这种无耻之徒,就该早早杀掉!”

“您把他当朋友,他却这么对你,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少主,不要再犹豫了,他既然不仁,那你也不用对他义气!”

众人都是义愤填膺,赵雪晴的哭声也愈发大了,好似有无数的委屈在她心中缠绕。王公子一咬牙,将怀里的赵雪晴交给别人照顾,接着又抽出一柄金sè钢刀。指着我说:“王峰,念在咱俩曾经相交不错的份上,我就不以多欺少了,拿出你的武器,咱俩打上一回,如果你赢了我,就能离开这里!”

众人都知道我的实力,听到王公子这么说后,都在劝他别这么做。

王公子说:“我意已决,你们不用劝了!王峰,出招吧!”

王公子都这么说了,我也别无选择,默默地把打神棍摸了出来,“飕”的一下甩长。自始至终,我一句话都没说,因为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赵雪晴都做到这一步了,王公子已经不会再相信我。

看到我拿出打神棍,王公子的眼神猛地锐利起来,毫不犹豫地拔刀朝我劈来。

屋子本就狭小,众人纷纷往两边退,给我们两个腾出战场。转瞬之间,王公子就奔到我的身前,手中的金刀在空中闪过一道光芒。看得出来。这么长时间不见,王公子的刀法又精进了,他果然一天都没疏于练习。

而我,虽然三天之前被那个神秘的高大男子打成重伤,但好在都是外伤,现在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的实力本来就比王公子要强,再加上我已经突破龙脉图的第二十处穴道,如今挥舞起打神棍来更是虎虎生风、威力无穷。

转眼之间,我们两人已经拼在一起,金sè的刀和黑sè的棍不断相击,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火花也不停溅出。现在的王公子,实力确实很强,进步也挺大的,感觉和流星要有一拼了。

不愧是当初比武大会上面夺冠的热门人选之一。

但,终究不是我的对手。

也就十几招的样子,我抓到了他的一处破绽,趁着他刀还没有收回,打神棍就猛地击出,朝他喉咙刺了过去。王公子面sè一震,脚步迅速后退,我也紧追不舍,手中打神棍距离他的咽喉始终只有寸余。

很快,王公子的脚后跟就顶住了墙,不能再后退半步;而我的打神棍却仍在前进,瞬间就顶住了他的喉咙,只要我稍稍用力,他就要命丧当场。

这一瞬间,王公子的冷汗就流了下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少主!”

四周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以为我会对王公子不利,纷纷手持家伙朝我围攻过来。

“都不要动!”

随着王公子一声大叫,众人纷纷站住脚步,目光焦急地看着我们。

我一动不动,王公子也一动不动。

“王峰,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好像怎么都追不上你。”王公子轻轻喘着气,冷汗慢慢滴下。

确实,从我们在老林子里相遇开始,那时我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后来一路奋起直追,他就不再是我的对手了,无论怎么努力都不行。我仍没说话,打神棍指着他的咽喉。

王公子叹了口气,说道:“我会信守承诺,你走吧。”

听到这句话后,屋子里面又乱了起来。

“少主,不能放他走啊!”

“少主。他对雪晴小姐做出这种禽兽之事,怎么能轻易放过他啊!”

周围沸声四起,都在劝着王公子别放我走,赵雪晴也在其中恰到好处地哭着,哭声充满委屈和屈辱,让人听来更加义愤。而王公子却不改主意,让众人都安静下来。

“王峰,你走吧,咱们两个从此绝交。”

王公子的这句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他不仅是因为输在我的手上要信守承诺,也因为念着和我曾经的旧情。才放我走。

我的心里很痛,很痛。

其实自从刘鑫离开以后,王公子已经算是我在省城唯一的朋友了。其他人,比如龙王、流星等等,不是关系不好,但“战友”的程度更多一些,因为我的舅舅,我们才走到了一起;再其他人,比如蚊子、老酱什么的,“手下”的成分多些,还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而王公子不一样,我们是正儿八经、毫无杂质的朋友。中途哪怕多次因为立场不同而走到对立的局面。我们也始终念着旧情,不会去下死手。

但是现在,终于走到尽头。

也就是说,我在省城一个朋友都没有了。

好在,我已经习惯这种孤独。

我默默地放下打神棍,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一路上经过的许多人,个个都咬牙切齿、满怀愤怒地看着我,恨不得扒我皮、吃我肉似的。但没有王公子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而我目不斜视,始终不发一言,不断地往前走着。

一直走到门口,我还是忍不住站住脚步。

我以为我能做到心如止水、顺其自然,但终究还是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回过头,看向了仍旧站在墙边的王公子,而王公子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我知道他一直在等着我解释,但我什么都解释不了,解释了他也不会信我。

我又转了下头,看向另外一边被人扶着的赵雪晴,她还在小声地抽泣着,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我轻轻地说:“凭我现在的实力,如果我真想做什么,她根本发不出一点声来。”

听到我这句话后,王公子的面sè顿时一震,四周的人也都露出古怪的神sè。

我的实力,众人刚才已经亲眼见到。确实,我要想做什么的话,赵雪晴怎么可能挣扎得了,还把我给踹下床,发出尖锐的喊叫?

一个破绽被我指出来后,更多的破绽也将浮出水面。但我没有继续再往下说,我想给赵雪晴留一点面子,便抬步走出门外,穿过王家的院子,一直出了王家。

王家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大大小小不少的车,看得出来他们已经准备出发,但是现在显然不会再到刘家去了。

一支本来挺好的助力,现在给搞砸了,早知道不该来王家的,真是自讨苦吃啊。

可是一点办法都没,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强求不得。

我开了车,朝着刘家的方向驶去。

到刘家后,已经是中午了,龙王、流星、蚊子、老酱等人,还有冯家和葛家的人。都到了,刘宏宇正在招待他们。不管大家以前有什么误会,现在共同的敌人是郑皇帝,所以大家能够融洽地坐在一起商讨事情。

看我来了,大家纷纷起身和我打招呼,也有人问我,王家怎么还没有来?

在他们眼里看来,我和王公子的关系要好,按理来说应该是第一个来,怎么到了现在还没踪影。我苦笑着说:“出了点小意外,王家可能不会来了。”

听到我这句话,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而我也不再过多解释,只淡淡地说:“没事,即便没有王家参与,我们一样可以对付得了郑皇帝。”

众人已经都听说过我今天上午用计诈走郑皇帝的事情,虽然这是我舅舅用过的招数了,但是再用还是这么管用,也让大家有了信心,觉得郑皇帝也不是那么的难对付。

所以众人纷纷称是,说这次一定能打个漂亮仗,把郑皇帝给赶出省城。

面对郑皇帝,大家同仇敌忾,尤其是葛平和刘宏宇。对郑皇帝的愤恨更是突破天际,表现得十分积极。

龙王告诉我说,孙静怡和郝莹莹都平安转移到了这里,正在房中休息。我去看了她们一下,确定她们平安无事以后,也没多做停留,就又返回客厅。

因为几乎可以断定,郑皇帝今天一定还会卷土重来,所以冯家和葛家的人已经提前埋伏在了刘家的庄园附近。现在聚集在大厅里的,都是各方面的高层人物,大家分别汇报了下己方的人数,最后综合起来差不多也在千人左右了。

这么多人。肯定需要一位统帅,大家一致推举我做,我也没有客气,将这个活儿揽了下来。现在要去做的,肯定就是分析两边局势,为接下来的大战做准备。

这些人里,和锦衣卫短兵相接过的,有龙家军和刘家,不过两边的反馈,却是截然不同。

在龙家军看来,锦衣卫的实力相当可怕,个个骁勇善战。简直不是对手;而在刘家看来,感觉他们也没那么厉害,今天上午还斩杀了一些。当然,两次作战的时机也不一样,龙家军和锦衣卫战斗的时候,锦衣卫个个都很拼命,而刘家战斗的时候,锦衣卫只顾着逃跑了,当然要弱一些。

所以我也严肃地和众人说,锦衣卫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虽然咱们的人数多过对方一倍,但是仍旧不能掉以轻心,还要谨慎的制定作战计划。

已经到了中午,刘家为我们准备了便饭,我们在餐厅一边吃一边聊。对于锦衣卫这支奇怪的队伍,大家都表示很是纳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穿那么奇怪的衣服,难道仅仅是为了好看?

还有所谓的太后娘娘,到底什么来头?

对这些东西,大家都是疑惑不解,他们期望从我这里得到答案,但我同样一头雾水。我只告诉他们我掌握到的一点情况,这个郑皇帝是渭城来的,以前在太后娘娘手底下是锦衣卫使。因为我舅舅迟迟没有拿下整个省城,所以太后娘娘才换他过来做了郑皇帝。

而且昨天晚上,我就已经派了兄弟,到渭城去调查这个所谓的郑皇帝了,相信马上就有回信。

听到我这句话后,龙王特别奇怪,问我派谁去了,他怎么不知道呢?

我说:“我让我罗城的兄弟去了。”

众所周知,我在罗城还有一帮兄弟,所以也没觉得有多奇怪。倒是葛平说道:“王峰,既然这个锦衣卫不好对付,王家又不能参战。不如把你罗城的兄弟也叫过来,咱们人多力量大,把郑皇帝给围歼了。”

葛平的这个提议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

从目前分析的情况来看,锦衣卫的实力非常强大,即便我们多于他们一倍的人数,也顶多能和他们打个不相上下,想要完全干掉,似乎有点难度。但如果把罗城的人都调过来,必然能够稳赢。

我罗城的兄弟,虽然只在谷山之上攻打李皇帝的时候出现过一次,但那威风凛凛、霸气十足的场景也让省城众人记忆犹新,所以也让大家十分期待。

而我笑着摇摇头说:“他们还有别的用处,暂时不能来省城了。”

众人一听,均都表示十分惋惜。

而我按着桌子,站起来大声说道:“不过大家放心,虽然他们来不了这,但是一样可以帮助我们。这一战,我们必胜,今天就是郑皇帝的死期!”

我充满自信和霸气的话语回荡在刘家的餐厅之中,众人也被我的情绪感染,热血跟着翻滚起来,齐齐发出震天的吼声…;…;

吃过饭后,我又和大家商讨了下作战方略,接着便让他们各自休整。等待郑皇帝的到来。其实这个作战方略,是我昨天晚上就想好的,当时还给王家留了一席之地,可惜王家的退出实属意外,我也没有办法,只能残缺一块,希望一切顺利。

众人退散以后,我也终于有了一点时间,可以去找找孙静怡和郝莹莹了。

她们两人本来上课上得好好的,突然被我拉到这里,也不知道情绪怎样。上午倒是看了她们一眼,当时她们正在各自看书。到底都是学霸,什么时候也不忘了学习,我也没有打扰。

现在是中午了,我们一帮人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她俩也没有来,而是在房间里吃的。其实我的心里有点忐忑,因为这还是她俩第一次见面,现在估计已经明白彼此的身份,不知道都是什么想法。

龙王这事做得有点考虑不周,怎么能给她俩安排到一个房间,这不是纯找事吗?

好在,两人都是比较偏文静的性格,当我推开门的时候,看到两人还在各自看书,谁也没搭理谁,但房间里的气氛显然有点微妙。得亏是她俩了,要是换成李娇娇和冯千月,估计早把房子给掀翻了。

我一进来,两人立刻站了起来,一个叫我王巍,一个叫我王峰。

两人对视一眼,又坐了下去,气氛有些尴尬。

我先叫了声姐,又叫了声莹莹。也是没话找话,问她俩吃过饭没,在这住着还习惯吧等等。可能也是觉得气氛不对,郝莹莹主动站了起来,借口去上卫生间,先离开了。

郝莹莹一走,孙静怡才问我:“新女朋友?”

我有点害羞地点点头。

孙静怡笑了起来,说:“看着不错,胸挺大的,以后孩子可以让她来奶。”

郝莹莹的上围确实傲人,也是她身上最大的优点了;孙静怡、李娇娇、冯千月三人,虽然看着还行,但是跟郝莹莹一比就差远了。孙静怡评价一下身材。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她这弯拐得实在太急,竟然说到奶孩子的事了,把我臊得满脸通红,我无语地说:“姐,你这说到哪去了啊…;…;”

孙静怡“咯咯”地笑起来,又说:“你家那个母老虎同意吗?”

孙静怡说的母老虎,就是冯千月。冯千月的脾气,孙静怡也有所耳闻,所以她很奇怪我在省城怎么还能有一个女朋友。我简单给孙静怡讲了一下她俩的关系,以及我们之间所经历过的事情,听得孙静怡叹为观止,说:“巍子,你福气不错啊,收了一对姐妹花!”

我哭笑不得,说什么福气啊,娇娇现在都不理我了;还有千月,现在也不知道在哪。

孙静怡说:“千月那个我不知道,但是娇娇,我俩一直都有联系。她还是很想你的,等着你去哄她呢,还说你脾气不好,上次和你说了分手,你二话不说就同意了,让她气得够呛。”

我嘿嘿地笑起来,说我不愿意强迫别人嘛。接着,我又说:“姐,我有时候也不知道有这么多女朋友到底是不是件好事。姐,你不会吃醋吗?”

孙静怡想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吃不吃醋,什么爱呀情的,其实我也不是太懂,反正我爸从小就教育我,让我必须要嫁给你。除非你主动不要我了,否则在我看来,只要你能高高兴兴的,那比什么都强,找多少女朋友都行。”

虽然我知道孙静怡是被孙叔叔给“洗脑”了,但我听到这番话还是特别感动。我拉着孙静怡的手,动情地说姐,如果你哪天有喜欢的人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拦着你的。

孙静怡则严肃地说:“我不会喜欢别人,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正说着话,郝莹莹回来了。孙静怡立刻放开我的手,也起身去外面上卫生间了,给我和郝莹莹留下空间。面对郝莹莹,我有点尴尬,不知该怎么和她解释,不过郝莹莹也没说什么,一个字都没提孙静怡,反而和我扯起了其他,问我:“最近有没有和千月联系?”

我说没有,暂时还没她的消息。

郝莹莹一下变得特别惆怅,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郝莹莹想冯千月了,赶紧和她说没关系的,等我过一阵闲下来了,就去找找冯千月。

“我知道你担心她,不过她真没事,你相信我。”我认真地说。

冯天道的伤,冯千月的失踪,我没和郝莹莹解释太多,只跟她说冯千月去了罗城,恐怕要消失一段时间了。郝莹莹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问问我冯千月的近况,但我每次都没什么实质性的消息带给她,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郝莹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不是担心千月的安危啦,我是觉得你那个姐的气场太可怕了,在她面前我连大声喘气都不太敢。如果千月在这的话,就能给我撑腰,她肯定不怕你这个姐!”

听过郝莹莹的话后,我先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看网友对 591 人多力量大 为22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