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条件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条件

赤濡她们所在的地方与其说是地牢,倒不如说是地宫更加合适。

陈海为方便迟早要在燕京来做些事情,有太多东西不能示人,未雨绸缪之下,在曹家堡修建之初,就设计了这处地宫。

为了掩人耳目,地宫建造得并不太大,不过是百步方圆,但建有三层,皆是用精铁铸造,能屏障神识的探察。

而赤濡和赫萝被困的囚室,外面更是用法阵封闭起来,即便是赤濡、赫萝没有被封禁真元,短时间内想要从里面冲开封禁法阵、撕开铁铸囚室,也要狠费一番手脚。

赤濡眼皮眨动了几下,醒了过来,她皱着眉头,像是不习惯这么干燥的环境一般,睁开妙目之后,就看见苍遗隔着铁栅栏,盘腿坐在囚室之外。

她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赤濡尝试着运了一下真元,却发现往日活泼无比的真元此时犹如铁砂一般晦涩,难以搬运,也感应不到自己性命交修的灵海秘宫,苦修百年的道丹也是泥牛入海,不见踪影。

“为什么,你与我等身为同族,为何对我等下这样的狠手?”赤濡猛的跳起来,抓住铁栅栏就朝苍遗大叫起来。

赤濡触碰铁栅栏,就触动禁制,就见滋滋电弧雷光像龙蛇般,往赤濡抓铁栅栏的双手抽去。

赤濡整个人被狠狠的抽倒在地,也亏得她真元被封禁住,手抓铁栅栏也使不出大力,因此封禁法阵的反噬还是极轻微,但也是令赤濡痛苦得要变回原形。

赫萝知道赤濡再癫狂下去,一旦变回原形,才数步见方的囚室里根本容纳不下她巨大的妖躯,她就会直接被铁铸囚室挤压得骨断筋残,断没有活命的可能。

赫萝也被制住,使不真元,只能狠心一巴掌将赤濡抽倒在地,说道:“既然我们技不如人,就等着受死就好了。”

赤濡折腾了一阵子,早就虚弱了,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尝试都没有,脸颊流泪道:“我受再多的苦楚,都是当然,没想到将姐姐你牵累进来,这叫我如何死得心安?”

“或许该是我死劫难逃,你无需自责。”赫萝对生死看得却是淡然,出言安慰赤濡道。

“什么是劫?”陈海蓦然走入地宫,站在铁栅栏前,问道。

陈海毕竟不是擅杀之人,但也不会无故将二妖放走,方便她们继续找这边的麻烦,就想着将她们囚禁起来,无论是天机学宫,还是横山城,都不缺囚禁妖丹境大妖的地方跟手段。【零↑九△小↓說△網】

他这时候走入地宫,是知道姚文瑾这时候还在地宫最底层陪伴妻儿跟弟子,他想着去找姚文瑾,商议是不是让他那个有明窍境修为的大弟子,暂时也先毁掉面容,编入赢累的亲卫营中——毕竟龙骧大营急剧扩张,到处都需要用人——没想到刚走下地宫第二层,就听到赤濡吵吵嚷嚷,而赫萝面对生死,竟是如此的淡然。

这时候赤濡跳起来,向陈海扑去,厉叫道:“狗贼,你还我夫君命来……”然而她再度让封禁法阵所释的雷光击倒,七窍都被抽出黑血来。

陈海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本来还想跟你们谈谈你们二人的归宿,看这个样子,你们再冷静几天吧。”

赫萝抬起美眸看了陈海一眼,说道:“我们既然落在你的手上,要杀要剐自然随便你,不用在这里假惺惺的消遣我们。”

陈海说道:“你们皆是我阶下之囚,我何需对你们假以言辞?莫非,你当真以为我是滥杀无辜之人,又或是穷极无聊之人,此时没事跑过来拿你们打趣?而想当初,要不是沙滦几次三番挑衅于我,又怎么会落了一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赫萝淡然说道:“不管怎么说,沙滦已经付出了代价,我也不想去理会那些是是非非,但你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将我们放走,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这就带着赤濡返回瀚海,永生不再踏入陆地上一步。”

陈海定睛看着赫萝的眼瞳,说道:“我虽说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但你们刺杀我在先,我要是就这样放你们走,岂非让天人笑掉大牙了?”

“又不杀我们,又不放我们走,又说不是拿我们打趣,那你跑过来说这些,到底是干什么?”赫萝睁开美眸,疑惑的看着陈海问道。

陈海从储物戒里取出青冥镜,说道:“我会将赤濡元神收入青冥镜中,将其妖身送回雁荡城囚禁起来,倘若你能在我身边效力二十年,便算是还清行刺之罪,到时候我就放你们回瀚海……”

“莫信这狗贼。”赤濡咬牙切齿的说道。

赫萝眼瞳则是盯着陈海手里的青冥镜,疑惑的问:“我怎么能相信你?这世间怎么会有能囚禁他人元神的法宝?”

寿元既尽,肉身崩溃,魂飞魄散,是燕州人与妖必然的宿命,即便是道丹境、道胎境的绝世强者跟大妖,元神能暂时离体,但肉身崩溃之后,元神也不可能独自永存下去。

虽说理论上能夺他人身舍,但万千年来,燕州之大,还未曾听闻有人,在夺舍之后,能成功将元神与肉身完全修炼到契合,更不要说元神长时间封闭在一件法宝里了。

陈海微微一笑,心知金燕诸州的视野还是太狭窄的,像龙帝苍禹的神魂附在龙鼎之中何止千年?

青冥镜虽然没有越级天器层次,但内部五重阵法禁制也繁复到极点,也生成能封禁元神的虚灵空间,

陈海哈哈一笑,说道:“这青冥镜是否有此神通,赤濡应知一二。再者,你此时除了相信我,还有别的选择吗?而你心里也要清楚,以我今日之地位,实没有必要诓骗你们什么,也根本不怕放你们离开,还真能刺杀到我,但你在我身边一旦什么异心让我发觉出来,赤濡必是魂飞魄灭之时……”

“姐姐,你莫信这狗贼,那青冥镜绝无此神通!”赤濡厉声叫道。

“行,我且信你二十年。”赫萝看赤濡这样子,反倒相信陈海没有说谎。

她开启灵智之后,真正修行才两百余年,对银鲨一族而言,可以说是年轻之极,即便是无法修成道胎,未来还有上千年的寿元,二十年又有什么等不起的?

见赫萝答应条件,陈海就将赫濡从囚室里抓起来,当着赫萝的面将其元神收入青冥镜,在青冥镜里,再用苍遗所传授的封禁之法,将赫濡的元神封禁起来。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二章 条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