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威逼(一)

第五百二十四章 威逼(一)

杨巧儿话刚一出口,陈海眼sè一凌,屈指一弹,将杨巧儿的话淹没在一阵爆响之中。

门外的苍遗动作也快,神念转动之下,那声音都没传出殿门,就被苍遗无比强大的神识硬生生拉了回来,碎成道道细微余波。旁边的赢累仍然自顾和身旁的侍女调笑着,甚至都没有察觉。

燕然宫身处,一处暗室之中,一个老者猛然睁开双目,强大而晦涩的神念一瞬间向归宁侯府投去。厅堂中的灯光猛然一暗,陈海略微紧张的向外面看了一眼,发现苍遗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强大的神念犹如史前巨鳄一般在归宁侯府上空兜转了几圈,然后苍遗上万年的修为岂是易与,精纯之极的真元被牢牢锁在骸脉之中,从表面上看,苍遗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道丹而已。

那神念从赫萝身上掠过,强大的威压让赫萝细腻的皮肤上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赫萝这时才知道人族虽然不及妖族寿元之十一,但是论起整体实力,就算整个妖族摒弃种族之间的仇恨联合起来,也不见得是人族的对手。

老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强大的神念犹如潮水般退了回去,厅中的灯火重新明亮了起来。苍遗等人自然察觉出了异状,但普通人也不过是感觉到突然一阵恶寒罢了。

陈海恨恨的盯着杨巧儿,直接通过神念传音道:“你这点微末伎俩就敢在燕京城中耍小心眼,你生怕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嘴上却说道:“夫人哪里话,归宁侯英明神武,天纵之姿,我等自然以效忠归宁侯为荣。时间不早了,明日我还要去宫中请旨,就不耽误了夫人休息了。”

说完不待杨巧儿答应,转身向外走去。

赢累看到陈海不过片刻之间就大步向外走去,错愕了一下,将手在一个鹅蛋脸侍女的翘臀上不着痕迹的捞了一把,这才迎向陈海,笑着说:“陈侯这就要走?”

陈海笑着虚应了一下,想了想,骈指一弹,一道无形的劲气将杨巧儿怀中的黑sè玉佩击了个粉碎,杨巧儿的脑海中响起陈海最后的告诫:“我怕你继续找死,就将这惹祸的根子帮你毁了。事不秘则败——这等层次的法宝,根本就遮蔽不了道丹境巅峰强者的神识探察,更何况燕然宫真正的实力,还要超乎你的想象,你不要以为你跟殿下私下所说的话,真就传不到第三人的耳中了……”

陈海离开很久了,杨巧儿依然在正厅之中呆呆的坐着,背脊冷汗还止不住渗透出来,而陈海的告诫也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翻转。

她也有明窍期的修为,刚才那一瞬能感受到骤然袭来的威压;在威压之下,杨巧儿就感觉自己犹如一只蝼蚁一般,随时都有化为齑粉的可能。

最终“谨慎”两个字在杨巧儿显现出来。

一旁的赢累在那里早就坐不住了,时不时扭动一下,想着要回房去歇息。

杨巧儿想通了关键之处,看了看赢累的样子,大感失望。她拿出陈海送来的选址地图,仔细看了一下,皱了皱眉头问道:“累儿,陈侯送来的地图你可有看过?”

赢累扬手打着哈哈,含糊不清的道:“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区别?左右我们都做不了主,娘,我们先吃饭吧。为了等那陈海,我到现在都还粒米没进呢。”

杨巧儿无奈扶着眉头,挥着手让赢累退下;赢累忍不住要欢呼起来,向外疾步走去。

杨巧儿定定看着陈海在地图上标示出来的地址,将自己费尽心思打探过来的信息进行比对,这时候才吓了一跳。

赢累封归宁侯,为他建造府邸,可不是仅仅占数百亩的园子就够了,还要将附近三十里方圆的土地割下来,作为侯府的附属之地——陈海选择枫林渡为赢累建造侯府,不仅要从姚氏的族地割一大块肉下来,还直接限制住姚氏出玉庭府往燕京城方向的出口。

杨巧儿知道陈海本名姚兴,实是姚阀的子弟,只是获罪被废修为后又被驱逐出族,流放到河西投靠舅父陈烈,才重新修炼,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的位置,难道陈海飞黄腾达之后,杀了姚文瑾还不够,还要继续抓住姚阀的痛处,大报前仇?

****************************

文勃源将盖有大印的帝诏双手递给陈海,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陈侯不忘初心啊!”

陈海回道:“给累皇子办事,我怎敢不尽心尽力?我真没有文大人所想的其他想法,只是那处风景优美,交通便利,整个京畿平原也难找到更好的位置了。”

文勃源指了指陈海,一副你知我知的样子,两人哈哈大笑。

依着道理,燕然宫征地不需要理由,即便是从姚族割三十里地,大不了事先从其他犄角旮旯割三十里地补给他们就是,但是各个宗阀之间利益纠缠,就算是有了大义名分,内廷做事也不会特别过份。

陈海这次是存心刺激姚氏,甚至不惜以高压势态,逼迫姚氏内部先加强武备,表面上他就愈发地飞扬跋扈起来——毕竟姚出云此时还未必能信任,有些秘密不能提前泄漏,陈海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跟借口,让姚氏内部先加强组织。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陈海拿到帝诏,就直接率领上千扈卫进驻枫林渡,筹备建府之事。

消息飞快的传到了玉庭城,姚出云登时大怒。

和驱逐几个弟子不同,陈海的此举,实要比在姚阀领地边缘扎下一根钉子,更令人难受、痛苦。

一只只灵鹄飞出,短短不到一个时辰,在玉庭山诸峰潜修的姚氏族老,都纷纷赶回到玉庭城。

姚出云站在厅堂之中,背负在身后的双手攥得紧紧的,面sè凝重的看着族老一个个走进阅微草堂之中。

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姚出云喟然长叹,在姚氏数千的历史上,最巅峰的时候,阅微草堂中曾经有二十三位道丹和两名道胎共同在此议事。

可连年折损,后继无力之下,这厅中连上自己也不过只有七名道丹高手了。而且在这七人之中,有希望修成道胎的上品紫丹是一个也无。

想到这里,姚出云心中阵阵疼痛,当初若是再坚持上几分,或许还是能保住文瑾吧?心想,当时姚阀真要强硬起来,内廷难道真能尽起宿卫军,将姚阀一举灭了不成?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了,再多想也是无益,还是要先将眼前的难关过去了再说。

姚出云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道:“陈海这厮欺人太甚,之前我们已经按照他的要求,将有可能对他不利的弟子都统统交给了他,可是他还不满足,这次硬生生的要从祖宗之地切出一部分去。若我姚阀再如此下去,怕是要被人慢慢蚕食啊,诸位可有什么意见?”

一个须发洁白的老者站起身来,皱眉道:“陈海除了拿住我们的把柄,还携帝诏行事,实在难以应付啊?试想屠氏紧随英王之后,隐隐有京郡七阀之首的气象,但被内廷抓了个把柄,屠缺也不得不称病避险——我姚氏和屠氏相比,还是有些差距,依我看,还是忍到燕京城风波平定,再做其他打算为好,此时不适另兴事端了。”

“我不同意!”一个中年修士呼的站了起来,铿锵有力的反对:“自从德泽老祖身陨之后,我姚氏就只剩韬光隐晦,但结果如何?先是让我们被迫逐出姚兴,看那姚兴现在的成就?若是当初我等坚持下去,那姚兴现在的实力就是我姚氏的实力,京郡七阀谁敢对我们无礼?接着姚阀近百年来唯一有希望成就道胎的文瑾,又在宗阀的忍让下凭空牺牲了,致使我姚氏后继无人。难道非要别人割让我玉庭城时,我姚氏才能分期反抗?”

阅微堂中登时吵成了一团,两方就此开始争论了起来,姚出云喊了几声,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姚出云无奈,运上真元之力吼道:“都住口!”

吼声若平地惊雷,让阅微堂中登时静了一静,一众人都看着姚出云……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四章 威逼(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