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威逼(二)

第五百二十五章 威逼(二)

姚出云继任阀主之时,德泽老祖已经陨落了数十年,恍然间又是百年光yīn过去,姚出云他始终还未能突破最关键的一步,也眼睁睁的看着姚阀一步步走向没落。

韬光隐晦的策略乃是所有宗老集体定下来的策略,就算他是阀主之尊,也不能就这么断然更改,姚出云深深吸了口气道:“千里江堤,溃于蚁穴。这个口子一开,怕是姚氏就要不可避免的向二流宗阀滑去。贺兰剑宗的鹤川郡,华阳宗的天水诸郡,无一不是血淋淋的例子。燕京乱象再起,你我还再想明哲保身,怕是不太可能了。”

说到这里,姚出云顿了顿,扫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众人神sè各异,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接着说道,

“早年祖上辅佐赢氏战天下、定燕州,这才有与七族共治京郡的格局。数千年来,各阀无不成长为庞然大物——我姚氏虽然近百年衰落,但底蕴还是有的,也唯有摆出鱼死网破的架势来,才能令内廷有所收敛……”

正说话间,突然阅微草堂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弟子面sè惊惶的在门口禀报:“天机侯陈海携帝旨已到玉庭城外,要阀主出城去见他。”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这陈海不告而征也就罢了,此时竟然还跑到玉庭城来耀武扬威,飞扬跋扈之极,就连之前那个声称要继续忍下的老者也是满面怒容。

若说平常,姚出云绝不会去理睬这狂妄之徒,但陈海携帝诏前来,他要是派人将这狂妄子逐走,反倒落下把柄,让内廷的那些无鸟阉臣抓在手里。

想到这里,姚出云也只能强忍着怒气,沉着脸吩咐通禀的侍者,说道:“让这狂妄子进来,我倒要看他有没有这胆子。”

陈海抬头望着高三十米的黑岩城墙,站在城墙上的姚氏族兵,个个横眉怒对,他却毫不在意的跟苍遗讨论这玉庭城的攻防之势:“玉庭城虽然固若金汤,但城池再坚固,总也要人去守的,所谓的防御法阵,最终还是抵御不住百万兵甲的斩杀,姚氏才编有五千族兵,还真是不够看啊……”

赫萝不似苍遗一般知道陈海底细,凭着她和赤濡对陈海的粗浅的情报收集,见陈海一副小人得志的脸,回来对旧族耀武扬威,这让她对陈海更加厌恶起来。

陈海自然能察觉到赫萝的情绪,但他不以这样的势态,如果强迫姚氏加强武备等待最动乱的时机来临?

先前进去禀报的弟子,这时候踏着一柄灵剑,飞回到城门楼前,横着眉毛冷声对陈海说:“阀主说,倘若你有胆,便去阅微草堂见他。”

“这玉庭城是龙潭虎穴吗?”陈海哂然一笑,不待城门打开,与苍遗、赫萝越空而起,穿过城门楼,往阅微草堂方向飞去,也不敢有十数姚阀子弟从后面跟过来,盯着他们在城内的一举一动,他在半空径直跟苍遗说:“十多年前,我便是在阅微草堂前,领殛脉之刑而被废掉一身修为。”

苍遗可没心思陪着陈海表演,一如既往的板着脸;陈海大感无趣。

不多时,三人来到了阅微草堂,就见姚出云及姚氏六大道丹境宗老竟然都聚集到草堂前,黑着脸想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没等姚出云说话,陈海抢先道:“姚老肥,我今天带着帝诏过来,你居然都胆敢不出门迎接,是不是不把圣上放在眼里?”

论辈份,姚出云要算姚兴的叔祖,与姚兴的祖父是堂兄弟,当着诸多宗老、子弟的面,被陈海口呼姚老肥,姚出云气得腮绑子肥肉轻颤,闷哼一声,反问道:“陈侯先要了我的人,又抢了我的地,今天你还想如何?”

陈海啧啧说道:“我不是要了你的人,是帮你砍除灭族的祸根啊,你不谢谢我,却还冷言冷语的样子,实在是让我心痛啊。还有,是我抢了你的地么?归宁侯要建造侯府,是内廷、是圣上要了你的地。你要不服,可以去燕然宫找赵大人、文大人,去找圣上,在这里冲我耍威风是没有用的。”

姚氏的一众宗老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对于陈海不闻不问,只求早点儿将他打发走,好接着议事。

陈海看到姚氏宗老这般模样,心想都被别人欺负上门了,姚阀居然还是这种态度,怪不得会被其他宗阀欺负、挤压。

想到这里,陈海话锋一转,将手里的帝诏挥动起来,接着说道:“不过既然你说我要了你的人,我如果不要的话,怕是显得你姚阀主爱污蔑人一样。那我今天就再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次,要要你的人。本侯奉旨督造归宁候府,府址已定,想必姚老肥你也知道归宁侯看上枫林渡那块地,但奈何人手不足。我奉旨行事,可就地征调民夫,一应花费,尽由当地府衙承担,特此过来告诉你们一声,十天之内,玉庭城需要选用五万青壮劳力,集聚于枫林渡等候征用。姚氏倘若不为,到时候我别派他人代劳,场面就未必好看了。”

陈海此话一出,群情振奋,之前跳出来要一力抗争的中年修士指着陈海破口大骂道:“你这逆子,你不念宗阀血肉之情,百般刁难,莫要欺人太甚!”

陈海将帝诏收了起来,转身云淡风轻地道:“原来是出秋叔祖,难得出秋叔祖还记得我之前是姚氏的人啊。想当初我受宁氏妖女陷害,你们被太子赢丹吓了一吓,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直接废了我的修为,可有念及我是姚阀子弟,与姚阀有血肉之情?”

说到这,陈海象是情绪上来了,扫视了众人一眼,厉声喝斥道:“连个宗门子弟都护不住,什么豪门世家,什么千年延续,呸!既然我将话说到这里,那我索性就把话亮明了,不错,我这趟就是要撕一下你们这些所谓的宗阀世家的脸皮,你们要敢对我怎么样,就是灭族屠门之祸!”

陈海的一番话越说越凌厉,越说越跋扈,姚出秋气得满面通红,终于耐不住性子,就见一只黑刃巨剑,凭空闪出,就携出百丈厉芒,往陈海当头斩去。

“姚出秋,你擅杀帝使,就不怕灭门之祸?”陈海故作yīn恻的一笑,举手瞬时凝聚一枚巨大的拳印,敛着一道道紫电雷芒,将黑刃巨剑直接轰得往万丈青空激射过去。

“孽子,都说你是道胎之下第一人,但是今日我拼就道丹被废,也要让你看看,我姚氏一门上下,并不全是怂包。”

姚出秋大喝一声,袍袖无风怒涨,仿佛变成一只无底洞,十数黑刃巨剑一起飞掠出来,要往陈海连环暴斩而来。

可陈海比他却快更多。

有了血云荒地的磨炼,陈海对武道的参悟已远在燕州当世武修之上,他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身形一闪就欺近姚出云,粗大的手掌电光缭绕,向姚出秋胸口拍去。

姚出秋虽然修为未必强过陈海,但是争斗经验也算丰富。仓促之下,不慌不乱,先激活了道袍下所着的灵甲,紧接着双手掐诀,凝聚一樽像宝瓶似的巨印,迎过来。

陈海冷哼一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缭绕着雷电之力的法印大手,变拳为爪,就直接往姚出秋的右肩抓过来,一下子就直接将姚出秋牢牢抓住,就将姚出秋往玉庭城外掷去。

这一下犹如电光火石一般,姚出云所御的护御灵甲都没有抵挡之力,就感觉五道雷霆般的巨力,直接抓到他的左肩窝里,浑身一麻,瞬时间就被扔了出去。

姚出秋灵海秘宫中的土黄sè道丹剧烈起伏,刹那间就恢复对身体的控制,但竟然被陈海隔空制住,抛了出去,姚出秋再厚的脸皮,也觉得今天脸面毛尽了。

姚出秋回身就要向陈海扑过来拼命。

陈海理都不理他,转身对姚出云说道:“姚阀已经衰落至此,你真要我再废你一个地榜高手才甘心么?”

姚出云脸sè一阵青红,喝止道:“出秋,住手!”

姚出秋在半空之中落下身子,指着陈海的鼻子大骂道:“孽子,今日之辱,他日必百般报你。”说完之后化作一团黄光远远的飞走了。

陈海盯着也出离愤恨的姚出云,说道:“十日之内,我若在枫林渡看不到姚氏送五万民夫过来,到时候我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五章 威逼(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