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597 死刑,立即执行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6次加更

597 死刑,立即执行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6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突然响起的尖锐的警报声,确实把我吓了一跳。

等到那些脚步声和喊叫声响起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的行踪暴露了。我的第一反应,觉得可能是管理从监控上看到我了,没想到这帮家伙还挺有职业精神,大晚上的都不睡觉。

结果我一抬头,看到那个五大三粗的牢头正趴在墙角,手上按着一个红sè的按钮,那是班房里的警报器,有特殊情况的时候才会按。我怎么都没想到是这家伙出卖的我,之前他三番两次的挑衅我,我也没感觉有多生气,就觉着他是个二愣子而已,溜到他这也没计划对他动手,就是想打听打听情况,借用一下手机而已。

看到是他按响的警报器,我那个火真是直冒三丈。因为尖锐的声音和嘈杂的喊叫,这个号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惊醒,坐起身来惊诧地看着我,他们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电话里面,火爷也着急地问:“小主人,你那边怎么回事?”

我哪有时间再跟火爷解释,只能急匆匆地跟他说了一句:“不要去找我爸!”便挂了电话。

我这么说,主要有三个考量。

第一,我爸明确说过,他不想再管外面的事。不想被人过多的打扰,只想安安生生地过完自己的牢狱生活。

第二,即便他曾经非常辉煌,是位隐世的大枭,现在毕竟也落魄了,帮我打个架什么的或许能行,和司法、和白道对抗,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第三,我也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不至于哭着回去找我父亲。如果真要判我死刑,凭我自己的本事,逃离这里实在不是问题,就不用再给我爸添麻烦了。

基于这三个考量,所以所以我果断地对火爷说出了那一句话。挂了电话以后,我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那个汉子奔了过去,那家伙还在按着警报器,同时口中喊着:“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我过去一脚就将他踹了个四脚朝天,本来我到这里,是不计划对他动手的,但是现在改了主意,朝着他的脑袋和胸口猛踹。咣咣咣几脚,就把这家伙踹的鼻青脸肿,鼻梁骨歪了,鼻血也飙出来了。

“妈呀!”

这家伙挺大一个老爷们,竟然被我踹得哇哇哭了起来,号里的其他人都看傻眼了。

我刚踹了这家伙几脚,号房的门便被拉开,好几个手持电棍的管理冲了进来,手里的棍子“嗞嗞”闪着蓝光,看着就让人不寒而栗。我犹豫了一下,实在没有必要和他们打,便抱头蹲在地上,意思是我投降,不反抗了。

一般来说,我既然都投降了,就没有必要再对我动用暴力手段了吧,过来把我按住就行。结果最头的一个人奔过来,直接就把电棍往我身上一杵。我简直无法形容那种酸爽的感觉,就觉得浑身上下就跟炸了一样,一个哆嗦就趴在了地上。

有句老话说得好,功夫再高、一砖拍倒,到我这是一棍撂倒。电倒了我以后,几个管理才扑上来,齐齐按住了我的手脚,实际上就这几个人,同样是按不住我的,但我也没动弹,只是嘴上抱怨了句:“我都投降了,怎么还电我啊?”

这几个管理真是吓得够呛,三更半夜我竟然跑出来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严重的渎职。他们七手八脚地将我扭住,把我送回了斜对面去,几个人又把那手铐脚镣咔咔咔往我身上一锁,接着才问我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故作委屈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一抖落就开了,前面那门也是开着的,我就直接走了出去…;…;”

我的这番谎言,他们当然不信,于是又回去翻了一遍监控,但是因为我的动作太细碎了,他们也看不清我的手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以他们敏锐的工作直觉,断定我身上肯定藏着什么工具。所以才把这些锁都给撬开的。

他们仔细地在我身上搜寻了一边,除了把我之前在斜对面拿的手机搜出来外,其他一无所获。他们问我到底有什么工具,我也没有承认,就说什么都没有啊!

开玩笑,我舅舅教我的本领,能让他们那么轻松就找到了?

无论他们怎么逼问、审讯,我也死不开口,他们拿我毫无办法。最后,一个领导拍板,给我换了一副更加粗大的锁链,还派专人二十四小时守在我的门口,确保万无一失。

安排完了这些东西,这位领导才哭丧着脸对我说道:“峰哥,您就行行好,别为难我们这些打工的了,您要再出点什么幺蛾子,我们可连饭碗都保不住了!”

我嘿嘿笑着,那咱们就彼此照顾,我不搞事,你们也给我提供一点方便。

领导说:“除了不能让你和外面联系以外,其他什么都好说,生活条件方面,我都给你提供最好的。”

别说,这领导说到做到,从第二天起,再给我送来的伙食明显上升一个档次,各种鸡腿啊肉的层出不穷,还有取之不尽的烟,总算是又过上了还算不错的生活,就连站在门口负责看守我的管理都很羡慕。

我实在憋得不行了,就走到门口和他聊天,给他烟抽,他不敢要,跟他说话,他不敢回。我说十句,他只敢回一句。我说:“兄弟,你怕什么,我又不是大灰狼。”

管理苦着脸说:“峰哥,我站在你这门口,每天都心惊胆战的,就怕出个什么意外。不过,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说到这里,这管理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说溜了嘴,赶紧就闭上了嘴巴。我当然听出他话里有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继续询问他是什么意思,但他始终紧紧闭着嘴巴,不再跟我说半个字了。

我板着脸,说道:“你要是再不告诉我,我可就要生事了啊!我告诉你,就你们这门。我不用一分钟就破开了,还有你们那帮管理,只要我想,分分钟弄死你们。”

好歹是省城有名的人物,我这番话总算起到作用,这个管理当场就吓瘫了腿,哭丧着脸说道:“峰哥,您可别闹,我们真的吃罪不起。行吧,那我就告诉你,上面传来消息,说明天就会给你判刑,说是已经定了。死刑,而且是立即执行,从法庭上下来就会带到刑场。”

听完管理的话后,我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想我王峰在省城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算个风云人物了吧,真心算是跺一脚都抖三抖的人物了,多少达官贵人都以和我来往感到骄傲,结果最后却落到这么一个凄凉的下场,死刑,还是立即执行!

那个太后娘娘的势力究竟有多大啊,竟然能把我们给压得这么死!

我又问这管理,说龙王他们怎么样了?

管理告诉我说。龙王他们也被关着,但是他们没事,过几天就能放了。

我心里明白,我要被判死刑这事,上面就是要快速而隐秘的执行,才把龙王他们都给关起来的。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要被判死刑了,如果知道的话肯定又要闹翻天了,上面为了和谐和稳定,才做出了这种决定。

管理说完以后,又哭丧着脸道:“峰哥,该说的我都说完了,您就别再折腾我了,好吗?”

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回去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同时,脑子里面开始飞速旋转起来。

不用担心龙王他们,他们肯定是没有事的,只要我自己一个人逃出去就好了。不能上法庭,一上法庭就被法警控制住了,直接拉到刑场,神仙都救不了我;所以,今晚就必须离开这里!

既要离开,就要准备一个万全之策,现在肯定不行,现在还是白天,这里内外的人都挺不少,还是要在晚上行动。

就这样,我在房中坐了整整一个下午,一动都没有动,脑子里始终在盘旋着应该怎么逃离这里。这种活儿,我不是第一次干,当初为了见旺哥,我就曾经半夜逃出去过;现在再干起来,应该更加得心应手。

天sè很快就暗了下来。

当然,仍然不到行动的时候。

吃过饭后,所里还闹腾了一阵,各个号里的人杂声一片,是不是还传来几声惨叫,那是头儿又在欺负人了。

随着夜越来越深,所里终于慢慢安静下来,此起彼伏的鼾声也从各个号里传来。我小心翼翼地行动着,虽然我的手上、脚上换了更加粗大的锁链,但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以后,就听“咔”的一声轻响,锁链终于开了。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守在我门口的那个管理,仍旧非常敬业地站着,虽然打着呵欠,但也努力睁着眼睛。得亏他们是三班倒,否则一个人可真扛不住这种生活。

我轻轻地,像只猫一样走过去。

他背对着我,看不到我。

我走到窗前,慢慢把手伸了出去。说实话。我不太想杀公职人员,毕竟人家也没犯什么错,所以我一开始就只是准备将他打昏。我以手做刀,对准了他的后脑勺。

以我现在的实力,只要轻轻一下,他马上就能昏厥过去。

这是计划的第一步,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

我屏着呼吸,手掌慢慢聚力。然而,就在我正要动手的时候,走廊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这脚步声沉重而有力,在这个十分安静的环境下显得特别引人注意,就连门外打呵欠的管理都猛地惊醒,朝着脚步声来源的方向看了过去。

突然有了变故,计划肯定不能继续下去,于是我立刻收手,又迅速往后退去,将锁链又往自己身上一卡,原模原样地坐了回去,装作一副乖巧顺从和岁月静好的模样。

与此同时,门口的那个管理也看清了来人,紧张地叫道:“戴局!”

戴局?!

戴九星来了?!

这么晚了,戴九星来干什么?

“嗯。”

一声沉稳有力的应答过后,很快,戴九星就出现了门口。戴九星询问了下管理有关我的情况,管理也一五一十地道来,戴九星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了,你先去休息下,我有点事要和王峰说说。”

那管理立刻点头,说了声是,便离开了。

而戴九星,则把门打开,走了进来。

戴九星的脸sè不太好看,仿佛心情不是很好,他一直走到我的身前,然后盘腿坐了下来。这时我才发现,他手上还掂着几个塑料袋,他把这些塑料袋一一摆在面前、打开,我才发现里面放着一些饺子、包子。还有几道看上去挺可口的菜肴,sè香味都俱全了,还是热腾腾的;另外,还有一瓶三十年的汾酒,价格不菲。

看着这些东西,我顿时忍不住苦笑起来:“断头饭啊?”

早就听说,死刑犯在临刑之前,总会吃上一顿好的,看来这是真的。

听了我的话后,戴九星很明显的一愣,接着问我:“你都知道了?”

这几个字,充分说明之前那个管理说得都是真的,天亮以后我就要被拉去法庭。然后秘密执行死刑了。这个消息,本来是很隐秘的,但是提前被我给知道了,我继续苦笑着说:“是啊,我猜到了。”

我可不想连累那个管理,人家找份工作也不容易。

戴九星长长地叹了口气,又默默地拿出两个杯子,给我和他都倒上了酒。戴九星什么话都没说,将杯递给了我,和我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虽然我手上戴着锁链,但是喝酒还是没问题的,也跟着仰脖一饮而尽。

喝完以后,我砸吧了下嘴,说戴局,这酒是别人送给你的?

戴九星的脸有点红,轻轻“嗯”了一声,接着又补一句:“一般我不收礼的,连饭局都很少参加,那次实在拒绝不了,才收下的。”

我嘿嘿笑着,说不是这个,我只是想告诉你,送礼这小子不是东西。

“为什么?”戴九星莫名其妙。

我晃了一下酒杯,说:“假的!”

戴九星一脸吃惊:“啊,他敢送我假的?!”

我喝过的好酒也有不少。所以是不是假货,基本一口就能品尝出来;戴九星嘛,别看他官职不小,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其实很少和人喝酒,所以对这东西反而不太敏感。

被我戳破以后,戴九星顿时骂骂咧咧起来,说那小子实在不是东西。我则在旁边嘿嘿嘿地笑,戴九星骂了一阵以后,也跟着我一起笑了起来。这事仔细想想,确实挺好笑的。

我和戴九星虽然有些往来,但其实也不是太熟,远远没有达到交心的地步。这次因为一瓶假酒,反而一起开怀大笑起来,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只是戴九星笑着笑着,突然就不笑了,变得愁眉苦脸、唉声叹气起来。

我又点着杯子,说戴局,给我倒上。

“假酒你也喝啊?”

“喝!你好不容易来看我一回,我必须得喝!”

戴九星不再说话,默默地给我倒上了酒,我俩再次碰杯,一饮而尽。喝完以后,我让戴九星再次给我续上。我端着杯,说戴局,不管怎样,谢谢你今天能来看我,让我觉得你也不是那么冷血!

戴九星苦笑着,说:“说句实话,我真不想来送你啊…;…;”

“哦?”我意外地看着他:“怎么,你不希望我死?”

戴九星抬起头来,注视着我的目光说道:“王峰,说句实在的,你不是个好人,更不是个好东西。但,自从你上位以后,省城地下世界在你的治下,毒品几乎绝迹。就凭这点,你就比其他的皇帝都强多了!”

戴九星这话倒是真的。

我的治下,绝对严禁毒品流通,这是我从罗城带过来的习惯。不是我不想挣钱,是我见过太多兄弟因为这种东西搞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实在害人不浅,所以毫不犹豫地就禁了;同时我也知道,戴九星也为这种东西感到头疼,我也算是顺手帮他个忙,让他惦记着点我的好。

这不,给我送断头饭来了,这就是回报。

呃…;…;

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好回报吧。

这酒虽然是假的,但也勉强能喝。随着我们二人的酒越喝越多。不胜酒力的戴九星有点醉醺醺的了,他的话闸子也打开了,絮絮叨叨地跟我说着很多东西,包括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对我印象不好,后来又如何一步步对我慢慢改观等等,还说如果不是因为身份不同,他还是很愿意和我做个朋友的。

面对戴九星这番突如其来的真情表述,我还是挺猝不及防的,我是真没想到我在他心里的形象竟然有这么好。但我哪有时间感动,就是在心里念叨着戴局啊戴局,你还是赶紧走吧,你在这我没法逃狱啊!

但戴九星偏偏滔滔不绝,握住我的手不停说话:“王峰,你说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要被判死刑了呢?等你死了以后,省城肯定还有其他人会再上位,到时候这里又是一片乱象,恐怕我会更加想念你啊。我是真没办法,我得服从上面命令,可说真的,你们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不能再上哪里找找人什么的?”

我是真没怪过戴九星,因为我也知道他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我哭丧着脸:“戴局,找不到啊…;…;我认命啦,该死就死吧,都无所谓啦。我看你也喝得不少,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让我睡个好觉,好等明天迎接死刑。”

我是巴不得把戴九星赶紧送走,好继续进行我的越狱计划。说真的,这小小的所儿,真困不住我‐但前提是,戴九星得不在这啊!

戴九星却仍旧不走,说是要陪我走过人生的最后一段时光,握着我的手絮絮叨叨讲个不停,把他小时候偷白薯的事都讲出来了。我也算是服了,以前都看不出来他有这么多话,为了让他赶紧走,我又多灌了他两杯酒。

也不知道到了几点。估摸着总有个凌晨两三点了吧,戴九星才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说道:“王峰,我陪不了你啦!”

我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他这句话,我也站起身来,说戴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就算下了yīn曹地府,也会惦记着你的好,你就放心回去吧,我以后没事经常去你家窜门。

戴九星一个哆嗦,说那可不行,我家还有孩子,你可别把我孩子给吓到了。

我吃力地将他送到门前,说行了,你快走吧。

戴九星拍拍我的肩膀,这才走出门去。

我刚松了口气,准备等他离开以后,就继续我的越狱计划。然而就在这时,站在门口的戴九星突然拍了拍手,一大片的脚步声便响了起来,接着五六个刑警出现在了门前,个个都是荷枪实弹。

当时我都傻了,说戴局,这是什么意思?

戴九星叹着气说:“上面让我这个点来抓你,不能等到天亮了,所以我才来陪陪你。”

听过戴九星这句话后,我的脑子顿时嗡嗡嗡响了起来,这戴九星,不是耽误我事吗?他这还不如不来!

这事实在太突然了,完全打乱了我的计划,让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一直以为要到白天才会把我带走!不等我有所反应,那几个刑警就走了进来,七手八脚地按住我的胳膊,要将我往外面送。

我的身上缠着锁链,他们身上又有枪支,怎么看都不可能再逃出去了。我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且出去以后,他们就用头套把我的脑袋给蒙住了,我的眼前一面黑暗,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就更不能再想其他办法了。

戴上头套走了一段之后,我便被押上了车子,车子一路颠簸,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我的两边都坐着人,连动都没法动,真是一点辙都没有,我舅舅教过我的脱身之策,现在一点都用不上。

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接着我又被人押着往前面走;我的眼前仍旧一片黑暗,像个任人摆弄的木偶。

走了一段,仿佛进了某个房间。

这时,我的头套才被摘了下来,我看到自己正处在一个很小的法庭里面,也就四五十个平米的样子,法庭上方坐着好几个人,个个面目威严。而我的身边,依然充斥着荷枪实弹的刑警,不远处的门口站着戴九星,正唉声叹气地看着我。

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我一看戴九星就无比火大,他在这叹个毛的气,要不是他来找我喝什么酒,我现在早就游荡在自由的天地间了!

但是现在,不管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全身上下都被锁着,动也没法动,身边也都是警察。上方的法官,手里捧着一份文件,正慢条斯理地念着我的罪行,仔细去听的话,倒也不算虚构栽赃,确实都是我曾做过的事。

念完一遍之后,他才猛地开口:“综上所述,处以王巍‘死刑、立即执行’的判决!”

看网友对 597 死刑,立即执行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6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