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二十七章威逼(四)

第五百二十七章威逼(四)

在玉庭城前当着无数子弟、将卒的面,姚出秋被陈海出手抓出,当沙袋般扔了出去,虽然他极瞬间就恢复对自身的控制,但出这么大丑,羞愤之下,也无颜留在玉庭城里,甚至都没有参与之后的议事,就径直飞回了西山玉潜峰洞府。

回到洞府之中,黑着脸的姚出秋谁也不理,就把自己关在静室之中。

他不知道姚出云和陈海交涉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但以他对姚出云的了解,最终还是会选择屈辱的妥协。

千丝万缕的头绪让姚出秋迟迟不能入定,心情积郁之下,忍不住仰天长啸起来。

啸声清越,直扬天际。

他的子弟、药童都知道他今日心情不好,也都不敢闯进来胡乱说什么。

烦躁无比的姚出秋索性出了洞府,飞在高空之中,神念一转,七柄黑刃巨剑当空舞起,在半空狂劈怒斩,竟比当日陈玄真在金蛟原所祭御的六幻金剑还要神妙几分,一时之间,玉潜洞上空杀气凌厉,风啸云飚。

姚出秋舞到神妙,心神附在巨剑之上,慢慢的就进入了玄之又玄的境界,蓦然几道强大的气息从玉庭城处飞来,不多时就见姚族辈份最高的姚泰和在年轻一代里与姚文瑾齐身的姚志,飞到他的身前。

姚出秋心神一动,七柄黑刃如流水般归于袍袖之中,傲然对姚泰和道:“泰和叔公,你不用劝我,我心意已定,就算拼个身殒道消,也要让陈海、让天下宗阀看看,我姚氏虽然没了天榜庇护,但还不是失了血性,失了敢战之人。”

言外之意,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孤身前往枫林渡,找陈海拼个你死我活。

看姚出秋一番话说的杀气腾腾,姚泰和恨叹不已。

姚志满面怒容说道:“不是我对三叔有意,但三叔执掌阀务以来,实在是太软弱了,以致被外贼步步紧逼。虽然阀主说屠氏情况也不妙,此时赶去屠阀两族或能联手起来,但说到底,我姚氏没有血性,没有獠牙,谁肯真心助我姚氏?我与九叔一齐去枫林渡,大不了拼个身殒道消!”

“胡闹,陈海此时会给你们拼个身殒道消的机会吗?”姚泰和沉着声音低喝道。

“难不成继续看着阀主一步步退让下去,看着外贼在姚氏身上一块块割肉?”姚志狰狞的低吼道,“我不甘心,既便逆贼不敢出来与我们单打独斗,即便与九叔这趟过去注定身死消道,但也要以我们的血,将族人的血性激起来,到时侯泰和叔公,你拿我与九叔的尸骸给阀主看,问阀主,姚氏还能不能继续隐忍下去!”

“……”看姚出秋、姚志心志已决,姚泰和恨叹一声,在半空跺脚道,“我不让你们俩白白死去,罢、罢、罢,我这便召集姚族子弟杀往枫林渡,要是陈海这逆子还敢不敢,我们便杀他一个千刀万剐,我就不信燕然宫的那些阉贼,敢拿我姚氏怎样?”

“好!”姚出秋见姚泰和也支持他们不再隐忍下去,仰天大笑,说道,“好,我这些年闭关修行,又炼制出两张天阶道符,陈海这狗贼要敢不撤出枫林渡,就该派上用场了!”

当下,姚泰和、姚志先离开去召集弟子,姚出秋回到洞府,除了将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七枚天阶道符都携带在身上,又将门下百余弟子、侍童召集过来,将多年储存下来的灵丹以及上千张中级道符都放下去,又将灵禽、灵兽都牵出来。

待姚出秋这边准备妥当,带着百余弟子赶到玉庭城下,看到玉庭城前已经有上千人聚集,都携带兵甲、法宝,气势汹汹,要杀往枫林渡、驱赶族贼!

看到这一幕,姚出秋大感欣慰,知道姚氏果真不都是没胆的男儿。

而诸出弟子看到道丹老祖出面,更是众情激奋,要大干一场。

******************

从玉庭城返回枫林渡的路上,周景元就忧心忡忡的跟陈海说道:

“如此逼迫姚阀,会不会太过激烈了?眼下形势对我等一片大好,反而是英王正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我们还如此撩拨宗阀,激起群愤来,怕是不好收拾。”

陈海知道他令枫林渡的形势一下变得极其危恶起来,周景元他们心里也充满担忧,但有些理由却无法说出口,只是皱了皱眉眉头,说道:“我自己有分寸。”

陈海也未尝没有担忧,也担心将姚氏逼得太狠,不得不提前用出姚文瑾这张底牌,但这么一来,他未必能得到宗阀的信任,还将与文勃源、赵忠等内廷势力彻底撕破脸。

只是,他不以这样极端高压势态,怎么能将姚氏的血性逼出来、激出来?

想到这里,陈海也长长叹一口气。

进入益天帝八十三年后,黑山就频频生地震,虽然震感还谈不上多强,也没有造成多严重的破坏,但陈海知道距离那一刻越来越近了,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有限,他甚至都只能让董宁,先将黑山附近的军民,先分批往鹿城转移。

回到枫林渡后,天sè还早,从曹家堡带来的一些匠工正在做着丈量、定址等前期工作,数百个人分散在三十里方圆的土地上,犹如荒漠之沙一般丝毫不起眼。

一排排营帐临着秋野河畔而建,随风摇曳着,犹如风中孤萍一般。

日头渐渐西斜,营帐之中的炊烟也斜斜升起,伴随着哗哗的河水声,又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傍晚。

陈海在帐中皱眉考虑归宁侯府要怎么建,才能最大限度借用地势,苍遗一如既往的在他身旁闭目盘坐着。

蓦然间,苍遗睁开双眸,向西北方向看去,嘴里喃喃的道:“难道姚氏这些人真就这么不知死活?”

陈海神识延识出去,就现有一两千人,骑着战马、灵兽,或御使着灵禽,正从玉庭城,往枫林渡这边气势汹汹的杀过来。

陈海敲了两下桌子,站起身来,绕着桌案转了两圈,自嘲的说了一句:“果然捅了大蚂蜂窝,我就说嘛,千年宗阀就算再懦弱,也总是有些血性的……”

这时候,散布在外围的斥侯,也频频出强敌逼近的警报,不需要陈海额外吩咐什么,负责统领扈卫营的齐寒江,就已经派人将分散在各处的曹家堡匠人召回营地。

这时候四十乘精铜战车,环环相扣,围成车阵,一千精锐剑戟出鞘,铁血无情的守在车阵之中。

十二具崭新的重膛弩闪着摄人的幽光,这时候也集中摆放到车阵内临时搭建的三座射击高塔上。

一箱箱的淬金重锋弹,被搬到重膛弩旁。

周景元、曹善等人忧心忡忡,齐寒江作为战场指挥,这时候目光炯炯的察看车阵内有没有漏洞,而四妖更是兴奋得直舔嘴唇。

姚文瑾走到陈海身边,忧心的看向远方的夜sè。

他知道陈海绝不会轻易对姚阀下杀手,但姚氏子弟失去理智冲上去,该怎么办?他们这边不可能不反击,不可能放任上千杀心极盛的姚氏子弟冲杀过来,到时那就只能杀得血流成河!

“没事!姚氏才聚集一千人,还没有资格冲击我的扈卫营!”陈海低声安慰姚文瑾道。

陈海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繁星已经亮起,百余道或明或暗的剑光拖着长短不齐的焰尾划破夜空,向枫林渡飞来,而在这些剑修之下,姚氏上千弟子正御战骑、灵兽,往这边进逼过来。

陈海冷笑一声,微微示意,十二具重膛弩平滑无声地抬起膛口,对准天上的姚泰和等人,他吐气开声,犹如洪荒巨兽般的声音在枫林渡上回响起来:“此地乃是归宁候府邸,擅闯禁域者,格杀勿论!”

带着铁血意味的警告,并没有让姚泰和等人放在心上,依然向枫林渡进逼上空过来。

陈海往左的射击塔点头示意,三架重膛机最先疯狂的咆哮起来,淬金箭雨就被金属风暴一般,往姚泰和等人当头笼罩过去……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七章威逼(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