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01 小阎王的眼泪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8次加更

601 小阎王的眼泪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8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再往后的事,我就都知道了。

我舅舅跟随李皇帝来到省城,卧薪尝胆、忍辱偷生,就是为了呆在李皇帝的身边,等待着太后娘娘露出踪迹。这么看来,当初他在罗城郊区那间小院写下的满江红上半篇,不是为了表达对李皇帝的愤恨,而是抒发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寻到“夜明”的感慨。

怪不得他总说李皇帝不是问题,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可惜的是,我舅舅因为身份的缘故,并不能和我讲述这些,让我以为他是真的被李皇帝给困住了,所以不顾千难万险,赶到省城蛰伏起来,一步步走到现在。

不过别说我不知道,连我爸和我妈都不知道,否则他们也不会同意我到省城来了。在我爸和我妈的印象里,仍旧觉得我舅舅是个到处惹是生非的坏蛋和魔头,哪里知道他已经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了?

我虽然不知道“龙组七队队长”到底是个多大的官,但是看到戴九星都对他毕恭毕敬的时候,我知道肯定是不小的。

我舅舅的等待没有白费,在李皇帝迟迟没有拿下省城的时候‐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我的阻挠,因为我舅舅告诉过我,不要让李皇帝太轻松了。如果不是我提前警示王公子和冯千月,四大家族的联盟也不会那么轻易建成‐太后娘娘终于怒了,派了“都察院”的几个人前来催促李皇帝。

之前说过,太后娘娘仿造明朝制度,设立了不少机构,都察院就是其中之一,专门负责监督其他皇帝或是机构,权力非常之大。那几个实力挺强的神秘男子,就是都察院的,为首的那个高大男子,实力最强的那个,连狙击枪都搞不定的,就是都察院的院长,叫陈河桥,外号老桥。

老桥的到来,给我舅舅带来了希望之光。

真龙岂会一直潜藏在河中,老桥一眼就看中了我舅舅,认出我舅舅就是二十多年前大闹省城的那个小阎王。老桥看出了我舅舅的价值,所以将我舅舅给带走了,说要引荐给太后娘娘。

老桥将我舅舅带到了凤城,一个政治地位虽然比不上帝城,但经济地位非常强大的一个城市,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一线城市。由此,我舅舅可以断定夜明的总部就在凤城,太后娘娘也在这里活动。

可惜的是,即便到了凤城,我舅舅也没见到太后娘娘,只是通过几次电话,然后在一个全黑的屋子里,和太后娘娘“见”了一面。太后娘娘和我舅舅进行了一番交谈,和他讨论了一下李皇帝的事情,我舅舅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将李皇帝描述得一文不值、窝囊无用。

太后娘娘经过慎重考虑之后,决定罢免李援朝的皇帝之位,转而扶持我舅舅上位省城皇帝。我舅舅也向她打了包票,说会在半年之内拿下省城。这个任务对我舅舅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在他看来所谓的四大家族根本就不堪一击,无论刘德全还是冯天道,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因此,除了公事之余,他还想完成一些私事,比如修补和我爸、我妈的关系。如果我舅舅向我爸、我妈坦诚他的身份,我爸我妈肯定会原谅他的,可惜他并不能这么做,所以只好另辟蹊径,故意在和李皇帝的战斗中受了内伤,好让我妈带他到帝城去走一趟,探访名医为他疗伤,在这过程中和我妈重铸亲情关系。

在我舅舅的计划里,这件事情一个月就可以了,剩下的时间也足够拿下省城,到时候就能获取太后娘娘的信任,铲除夜明也就可以更加顺利。可惜天不遂人愿,我舅舅和我妈到了帝城之后,被一桩挺麻烦的事给缠上,一直耽误到了现在,也就导致他的计划全盘崩塌,太后娘娘对他丧失信任,连皇帝之位都被取消了。

‐这件事也足够说明,我舅舅并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也有因为私心而犯错误的时候。

再说什么追悔莫及已经迟了,好不容易回到省城的我舅舅,必须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所以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我这里,并让他的手下‐也就是那个叫做阿蔓的女孩,她就是龙组七队的成员‐混进实习生的队伍,为我舅舅的到来铺平道路。

讲完这一切后,我舅舅才面sè严肃地说:“巍子,我向上级申请过了,将你也吸纳进我们龙组七队,和我一起铲除夜明这个邪恶组织,还我中华大地一片安宁。上级已经考察过你的资料,觉得你各方面的能力都很不错,最重要的是有着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所以同意了我的申请,将你暂时定为实习队员,当然,我还要再问问你的意见,你愿意加入龙组么?”

虽然我不明白上级是怎么看出我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可能,是因为我主动遏制毒品的举动打动了他们。但是我想,作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孩子,真的很少有不爱国的,以前我没有什么机会报效国家,甚至还给社会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有机会去为国家发光发热,我当然是愿意的!

还有,能和我舅舅一起工作,成为我舅舅的同事,绝对是我莫大的荣耀啊!

更何况,龙组这么厉害,随便拿出一张小证件,都能让身为厅级领导的戴九星唯命是从,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这得多过瘾啊!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答道:“我愿意!”

听到我的回答,我舅舅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不愿意也没有用,因为我已经帮你做好了证件。”

我舅舅说完之后,果然从怀中摸出一本小小的证件来,打开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大概内容和我舅舅的差不多,也是有着一颗庄严的国徽,下面则是我的照片,同样脸上蒙着一张黑布,只露出一双眼睛;再往下,则是龙组七队实习队员,王巍,上面还盖着国家安全局的戳,看着十分霸气。

看着这张神圣的小本子。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就是国家的人了,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国家,为国家惩奸除恶,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激动不已。但是我也纳闷地问:“我没记得我拍过这张照片啊。”

我舅舅淡淡地说:“哦,P上去的。”

我:“…;…;”

好歹是国家安全局,这么大的一个机构,能不能严肃点啊,照片也能随便P么,就不怕别人冒充?

“不怕。”我舅舅认真地说:“没有人敢,而且这证,也没人仿造得了。”

这个我信。

虽然我不太懂,但是作为国家最神秘的一支部队。我相信他们有足够的手段遏制一些非法行为。

接着,我舅舅再三询问过我是否要加入龙组,我每一次都肯定地回答过后,我舅舅才让我宣起誓来,他说一句,我念一句。内容,无非就是要永远忠诚于国家,不得有任何异心,要为国家流尽最后一滴鲜血等等。

念完这些话后,我舅舅又给我讲了一下龙组在外行事的一些特权、规定、义务和使命,其中之一当然就是不能滥用职权。虽然龙组权力很大,可以调派各地警局。并且可以进入各个机构,但必须要有正当理由,且事后要向上级汇报;来不及汇报的,也要写下报告,日后呈给上级审核。

还有就是之前说过的那点,龙组虽然可以不经请示就去杀人,但杀人之后必须要向上级汇报、审核,且同样要有正当理由,否则杀人偿命,也是龙组中的硬性规定。

还有,在不得已要露面,行使一些特权的时候,必须要以黑布蒙面,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生活中的身份。

至于其他的一些特权和规定,这里就不再赘述,日后可以慢慢呈现。

总之,因为我还是实习队员,所以执行起这些规定来要更加严格,稍不小心就要被除名了。也就是说,以前的我可以无所顾忌地杀人,现在则肯定不能行了,上面还有人管着我呐,我的直属上司就是我的舅舅,七队队长。

我舅舅说了,他不会因为我是他的外甥就徇私枉法,反而对我会更加严格,如果我犯了错误,必将严惩不贷。

反正一番宣誓,警告过后,我终于正式成为了一名龙组的实习队员。我舅舅把证件塞到了我的身上,因为这是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非常重要,马虎不得,也要好好掩藏起来。

还好我舅舅教过我不少藏东西的法子,哪怕是脱光了我的衣服,也很难被人发现;就像我溜门撬锁的钢丝一样,这就属于我个人的秘密了,绝不可以外泄。

我舅舅告诉我说,等到我的实习期过后,正式成为龙组队员的时候,还有一套更加繁琐和严格的流程,甚至要亲自到帝城去,现在暂时就不讲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一个曾经无恶不作,行走在社会边缘的人物,现在竟然成了国家的人。整个过程完了之后,我才激动地说:“舅舅,我现在要怎么做?”

如何配合我舅舅打好接下来的仗。才是现在最重要的部分。我舅舅的面sè也再次严肃起来,说道:“现在,太后娘娘已经对我失去信任,反而对你非常欣赏,所以接近太后娘娘,探明‘夜明’的任务就交到了你的身上,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希望你能去完成它。”

虽然我还躺在床上,但仍努力挺直身体,认真地说:“队长,您尽管说!”

“第一步,就是答应太后娘娘的条件,这样你才能生存下来;第二步,将我杀死,这样你就能完全获得太后娘娘的信任,从而接近‘夜明’这个组织的权力中心。”我舅舅缓缓地说。

听第一步的时候,我还微微点头,心想是该这样;但听到第二步的时候,我就傻眼了,呆呆地说:“这个将你杀死,不是真的要这么做吧,是不是有个什么替身之类的东西?”

我舅舅摇头:“没有替身,太后娘娘也不会那么好骗,你必须要真正地将我杀死。这样才能让太后娘娘相信你!”

不等我面露错愕,我舅舅便继续说道:“刚才你宣誓过了,必须服从上级命令,这就是我交给你的第一道命令,将我杀死!”

接着,他就像是怕我不同意似的,语气变得yīn沉起来:“因为我做错事,才贻误了战机,所以我必须要弥补。为了国家的安全,为了这个民族不再遭受战争和炮火,牺牲我一个人来换取你的进取机会,我觉得是值得的。希望你不要犹豫!接下来我会离开,等你平安出去以后,再过几天,我就会以小阎王的身份回到省城,到时候就是你杀死我的时机…;…;”

“不!”

不等我舅舅说完,我便吼了出来:“我绝不会这么做的,我不会杀死你的!”

我的情绪无比激动,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舅舅竟然会出这样的主意,以至于浑身都跟着发起抖来,像是风中的一片树叶。而我舅舅眼神凌厉,语气铿锵地说道:“王巍,不要忘了加入龙组的第一条规定。就是严格执行上级给你的命令!”

“不!不!不!”

连续三个大吼出的“不”字,已经足够代表我现在的愤怒,我的面sè赤红,眼睛里冒着火焰,怒吼着说:“什么鬼龙组,我不加入了!让我杀了我的舅舅,不如让我去死!”

如果要靠杀死我舅舅才能换来生存和接近太后娘娘的机会,那我宁肯自己去死,这样实在太没意思了,对我来说国家是很重要,但是我的亲人,无疑更加重要。

“王巍,不要任性!”

我舅舅也发了火:“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已经是龙组的一员了!你是国家的人,一切行为都要以国家的利益为先,什么家人、朋友、爱情,全部都要抛到脑后,为国家流尽你最后一滴鲜血!”

“我不!”

我也再次怒火中烧地说:“我没那么伟大!对我来说,家人、朋友、爱情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国家要让我做个冷血无情的机器人,那我宁肯做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不加入龙组了,我要退出!”

如果不是我浑身上下都被绑着,我早就把龙组的证件拿出来扔在地上狠狠踩了。

“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没有国、哪有家!如果大家都像你这么自私,那国家谁来守护,人民谁来守护?”我舅舅同样火冒三丈,抓住了我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着。

“谁爱守护谁守护,反正我是不守了!”我咆哮着说:“如果我连我的家人都没法保护,我还保护什么国,我不如去死!”

我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眼泪都挤了出来,其实我很少流泪的,现在真是激动到不行了。我的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其实我以前对我舅舅是百依百顺唯命是从的,但是现在,我是真没办法接受他的命令。

我承认我是个自私自利的小人,我也知道世上有很多为了工作、为了国家放弃亲情、爱情的伟大人物,可我终究不是他们,我做不到那样!

我不知道我舅舅在过去的二十年间经历过些什么,让他为了国家可以这么忠诚,甚至献身也在所不惜;坦白说,如果是我,我也可以为国牺牲,但我怎么可能手刃我的亲人?

我和我舅舅就像两头愤怒的、互不相让的公牛,各自气喘吁吁地逼着对方妥协,但是我们彼此都很倔强,谁也说服不了谁。争执了好大一会儿,我就是不愿意这么干,我和我舅舅都累得不行,呼呼地喘着粗气。

我舅舅休息了一会儿,才认真地和我说:“巍子,这个夜明,对国家的危害真的很大,一不小心整个国家都有可能因此动乱。所以你一定要放下私人感情,勇敢地踏出这一步去,舅舅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这次就当舅舅求你了。行吗?”

显然,我舅舅看硬的不行,又给我来软的了。他的语气诚恳,声音温和,让我的心中不由一痛。确实,这几年来,我舅舅从来没有求过我什么,一直都是他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就会出现。

可是即便如此,我仍不能答应他的请求。我红着眼睛,摇着头说:“舅舅,我们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不一定非要让你去死。是不是?你那么聪明,一定可以想出办法的!”

我舅舅叹了口气:“能想的办法,我都已经想过了,这是唯一最可行、也最有效的方法,你就不要再犹豫了!这件事是我贻误战机在先,我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你就配合我的行动吧。”

我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接着又响起戴九星的声音。他说,四十分钟马上就要到了,他已经全力在延迟行刑时间,但是马上要压不住了,希望我舅舅可以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去做。

我舅舅说知道了,让他再等一等,马上就好。

接着,我舅舅又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巍子,没时间了,你就答应我吧!”

我没说话,只是不断地摇着头,眼看着我舅舅越来越无奈,也越来越急躁的模样,我也绞尽脑汁地想着办法。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以破解这个困局的办法,并且立刻就将这个主意说了出来。

结果我舅舅一听,立刻拒绝了我的建议,说这样的话对我来说实在太危险了,他不能让我再去冒险,还是将他杀死最为稳妥,获取太后娘娘的信任也最为快速。

我固执地摇着头,说舅舅,如果你不肯同意我的建议,那我宁肯死在这张刑床之上!

我的语气坚定、面sè坚毅,已经没人能再更改我的信念。我的建议,对我来说确实有着一定风险,但只要能保住我舅舅的命。让我舅舅不用去死,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而且,我对“冒险”这种事也习惯了,从罗城到省城,哪一次不是踏着尸山血海,一路战战兢兢走过来的?

眼看着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激烈,戴九星的催促声也越来越频繁,我舅舅已经没有其他选择,如果要想继续对付夜明和太后娘娘,就非得接受我的建议不可。

我罕见地,看到我舅舅的眼睛红了。

他把手掌轻轻盖在我的额上,语气充斥着悲伤说道:“巍子,你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你会受到多少委屈和非议,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洗清自己,而且在你以后的路上,更是充满了无数的艰难险阻啊!”

我努力地点头,认真而又倔强地说:“舅舅,别犹豫了,请你相信我的能力,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听了我的话后,我舅舅知道我的主意是不会再改变了。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一颗眼泪,甚至从他的眼中滑落。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我舅舅流泪,但凡听说过我舅舅大名的,大概谁都不会相信像他这样铁骨铮铮的硬汉,竟然还会有流泪的时候。我知道,他是为我感到心疼。

看我舅舅流泪,我的心里当然也不好受,有种同样也想流泪的冲动,但我努力控制着自己,我就怕我的眼泪一流,我舅舅又心软了,不容易我再去冒那个险。

所以,我故作轻松,微笑地说:“不至于吧舅舅,对你外甥连这点信心都没有么?”

听过我的这句话后,我舅舅沉默许久,似乎明白了我的决心,也苦笑了起来:“相信,当然相信,毕竟是我小阎王的外甥!”

说完之后,他又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我的额头,而我,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掌心传来的温暖,这让我的心里慢慢平静下来。

“巍子,保重。”

我舅舅说过这句话,又叹过一口气后,才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而我也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并没回话。

两个男人之间,已经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了,他明白我的决心,我也明白他的情意。

我舅舅走到门前,将门拉开。

站在门外的戴九星,虽然不停敲门催促着,但是现在面对我的舅舅,立刻“啪”地敬了下礼,严肃地说:“长官!”

我舅舅看都没有看他,而是径直往外走去,只丢下了一句冰冷无情的话语。

“死刑,继续!”

看网友对 601 小阎王的眼泪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8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