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五十二章 会盟(六)

第五十二章 会盟(六)

千余越部王帐,比之梁亥特部罗敦自己居停的帐落,自然是大了许多。毕竟是一个坐拥数万部民的大部落,若不是突厥强势,千余越部在yīn山南北,足可以称霸一方了。

这王帐由十几个大牛皮帐篷组成,互相连通,多用支撑,最大的一块空间足可容纳百余人在王帐之中。

王帐中心大柱伸出帐顶,上面飘扬着盖达乌头的王旗,青底白缨,猎猎舞动。

远远而看,这座王帐依山伫立,颇有气象。虽然比之始毕可汗的金狼王帐简直如城池一般规模还大是不如,但在yīn山南北,已经是让人仰望的存在了。

但是这座颇有气象的大帐,凑近了看却漏出了老底。帐幕就是一层牛皮,还多有补丁。寒酸之气挡也挡不住。

原因无他,千余越部部民数万,一直是突厥重点关注对象,压榨逼迫无一不为。去年大战,千余越部就被迫贡献了上万羊马,数千石粮食草料,甚至连度冬准备的牧草都动用了相当大一部分,一冬下来,牲畜因而损失近半。

千余越部更有数千部民被强征,随突厥军南下,作为辅兵,突厥人一旦撤退之际,最先丢下的也是这些各部强征而来的部民辅兵,一场大战下来,也折损了上千人。

如此境遇之下,盖达乌头要是先翻修他的王帐,那估计这族王位置就坐不稳了。

罗敦和盖达乌头并辔而入,穿过营地,靠近王帐时候看到盖达乌头居所这么个寒酸景象,罗敦都替老朋友赶到心酸。

梁亥特部居于yīn山之内,部民又少,雪狐毛皮生意做得火热,算的是关上小楼成一统,除了要担心突厥人压迫加紧,会将梁亥特部从yīn山内赶出来之外,日子过得甚是滋润。罗敦更是有些懒惰,族中多少事物都让烈烈去料理,和各部往还也都是烈烈的首尾,已经几年未曾出yīn山一步了。

只见这个王帐,就知道盖达乌头现在承担着多大的压力。罗敦忍不住就对老友有些愧疚,转头对盖达乌头道:“这几年也真是难为你了…………此次会盟成事,千余越部缺什么,尽管说话,掏空家底,也得让千余越部强盛起来,你这一部,可是我们的主心骨!”

盖达乌头勉强一笑,并没答话。

这时王帐帘幕被卫士从内掀开,就见一名高壮的中年人大步从内走出。

这高壮中年人眉目之间和盖达乌头甚是相似,鹰鼻深目,显出了盖达家有着部分西域塞种的血统,若不是发福了几号,应当是颇为英俊。

这高壮中年人一身锦缎华袍,衣袖领口都有毛皮装饰,结辫垂发,走出来就是满脸堆笑:“罗敦老伯终于到了,快点入内,大家都在等候老伯到来!”

罗敦大笑翻身下马,将缰绳随手丢给烈烈:“也是几年不见…………黑果,你爹老成这样,你怎么倒是发福了?不是什么事情都丢给你爹操心吧,九姓会盟之后,这些事情,可得都要你担起来,让你爹清闲几天!”

高壮中年人正是盖达乌头的长子,盖达黑果。随着盖达乌头老去,现在千余越部大小事务,倒有一大半是掌握在他手中。盖达黑果为人颇为随和,在九姓部族当中人缘不坏。

不过在罗敦看来,盖达黑果性子软了一些,并不是带领九姓部族能撑过这段难熬时日的理想继任人选,不过这是盖达家的家事,他与乌头关系再好,也不能在这上头多说什么,也只有盼着老朋友乌头能够命长一些了。

不过瞧着乌头这苍老憔悴的样子,只怕是难。

说起来十余年前,在yīn山南北掀起大战的三个老家伙,他绝了后,乌头后代不过如此。倒是那老徐敢的孙子,着实让人艳羡啊…………也不知道老徐敢怎么教导出来的!

想及这里,罗敦忍不住就回头看了烈烈一眼,自己选的这个继承人,虽然和自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能耐繁钜,不贪享受,行事果敢,倒是让人满意…………只要他将来能将步离也照料好!

听见老伯调笑,黑果只是满脸堆笑,脸上肥肉将眼睛都快挤得没有了。

“罗敦老伯这是说什么话,小王能有什么本事,九姓会盟之后,一切大事还不是诸位长辈操持拿主意…………时候已经不早了,这就请老伯入内罢?”

老王亲自出迎,小王语气又谦恭到了这等地步,千余越部对罗敦的面子给得十足。罗敦心下也自满意,原来的一点点顾虑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回头示意烈烈等候在外,举步就想入内,结果衣袖一紧,被人拽着不让上前。

罗敦回头一看,就见步离浑身绷紧,一双小手死死拽着自家衣袖,不肯撒手。

罗敦无奈,看了黑果一眼,黑果大度一笑:“这就是罗敦老伯在yīn山中收养的那个小孤女吧?随老伯一起入内,也自无妨。”

罗敦对步离轻喝一声:“要么随我入内,要么就在外面等候,你再闹事,三天不给你吃饭!”

步离紧咬嘴唇,手上气力放松,但仍不肯松手,摆明了就是罗敦去往哪里,她就跟往哪里。

黑果弯腰伸手肃客,盖达乌头下马在旁陪伴,场面已经给到十足的罗敦,身边拖着个尾巴步离,就这样大步走进了千余越部的王帐之中。

王帐的大厅之内,比之外间,光线顿时幽暗了下来,几十盏油灯燃动,散发着难闻的烟气,千余越部也没那个财力在油灯之中添加香料。

享用惯了的罗敦,一进来就觉得憋气,更闭上了眼睛适应一下帐内幽暗的光线。

身边一直吊着的步离,这个时候喉间突然爆发出一阵呜呜之声,宛若一只遭遇了绝大威胁的幼狼,虽然闭眼,可罗敦也能听见步离两把匕首都抽出来的响动之声!

沉重帐幕,在罗敦身后不远处放下。

罗敦缓缓睁开眼睛,扫视一眼大帐之内。

这大帐有十几根柱子支撑,将能容纳百余人的空间割裂得支离破碎。烟气在帐内缓缓浮动。帐内两侧,正是脸sè难看的九姓部族所来贵人。在他们身后,都站着千余越部战士,直刀出鞘,反射着灯火光芒。

而在上首,两张胡床并列,原来就是盖达乌头和盖达黑果并肩而坐理事的所在。

但是现下,这两张胡床之上,坐着两名贵人。一人皮衣皮帽,三十余岁的年纪,脸颊瘦长,编发为辫从两侧垂下,眼神漠然凶戾,不知道亲眼见过多少血腥杀戮才能磨练出这种神情来。

而另一人二十出头的年纪,却穿着汉人锦袍华服,束发戴冠,形貌颇为英俊,只是一只鹰钩鼻子有点煞风景。

这人正在把玩着腰间悬着的一块汉人玉佩,碧绿可爱,青翠欲滴,一见就知道不是凡品。

见到罗敦进来,这年轻人还抬头嘻嘻一笑,算是给罗敦打了一个招呼。

这两名坐踞在胡床山的贵人,身后高高低低的站着十几名亲卫,内有镔铁鳞甲,外套皮袍,俱佩长刀。皮帽后都悬着用草汁染成青sè的狼尾。

突厥人,执必部,青狼骑。

那个汉人打扮的年轻人,罗敦并不识得。但是那个三十出头的窄脸贵人,罗敦却认得。

正是掌握执必部统兵之权,执必部的阿贤设,执必落落!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二章 会盟(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