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威逼(五)

第五百二十八章 威逼(五)

姚氏这些年韬光养晦,很少参与朝政事务,即便有,也多为明窍境、辟灵境子弟在朝中任职,或加入西园军中,而姚泰和、姚出秋、姚志等人,则是在族地潜修多年、不问世事,甚至都不识重膛弩是何等的神兵利器。

看到三架重膛弩发射,还以为是普普通通的床式重弩,姚出秋心里冷笑,一挥手,抛出一枚道符,念力摧动,就见道符上的金sè符篆一闪,光芒大涨起来,一面有无数玄奥符篆隐现的巨盾凭空凝聚起来,犹如山岳一般护在姚氏子弟,继续往枫林渡冲过来。

淬金箭所形成的金属风暴笼罩过来,在天地元气凝聚、二十多丈宽的巨盾上,疯狂的撞击出点点光斑,仅三四息时间,这枚地阶艮坤盾符就支撑不住,轰然碎裂,炸成一大团光屑,在夜空之中,犹如烟花一般。

姚泰和、姚出秋吓了一跳,没想到重膛弩的射击速度如此之快,而射出来的重锋细箭,穿透力又是那样的恐怖,每一箭的威力甚至都不在一道金锋剑符之下,一道地阶上品盾符,竟然就只能支撑三四息、一百多支淬金重锋箭的攒射,就被撕裂。

要知道艮坤盾符与普通的六甲盾符不同,它不但防御力比六甲盾符高上两个档次,还能缓缓吸收空气中的天地元气,弥补自身。

有这么一枚道符在手,可以说就算一个明窍境弟子也能在地榜尊者的攻击从容逃生,可这等防御神物撑不过四息就轰然碎裂,难道姚出秋抛出的艮坤盾符是次品不成?

好在姚出秋、姚泰和、姚志等人手里还有诸多准备,姚出秋这时又掷出一枚艮坤盾符,在这枚盾符被撕裂之前,掩护御空飞行的百余子弟降落下来,与地面上的千余乘御战骑及灵兽的子弟汇合到一起,在枫林渡西面的一道缓坡之上聚集。

陈海在枫林渡才启动三架重膛弩,还有九架重膛弩没有发动,姚泰和、姚出秋、姚志虽然气愤到极点,但还没有失去理智。

即便今天,他们真要决心将陈海及千余扈卫杀得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也不可能不顾及自家子弟的伤亡。

陈海看到姚氏子弟在四五千步远处的矮山乱糟糟一团的聚集,但还没有放弃继续冲击枫林渡的努力,他面容冷峻的走到阵前,远远的向姚泰和等人喊道:“尔等明知这枫林渡乃是圣上为归宁候选择的府邸,还这么大摇大摆的的攻了过来,是想要造反不成?难道你们就不怕落了个灭族的下场?”

姚泰和年纪最大,也数他最过精滑,冷冷一笑,说道:“圣上下诏,为归宁侯选址大造府邸,此事理应是宗正府出面主持,哪里轮得你一个边将出马?你跑过来说圈地就圈地,说调人就调人,谁知真伪?我们此时只知道,你们披坚执锐,要在我姚氏的枫林渡行盗匪之举,我等守土有责,劝你们速速退走,否则等到利刃及颈之时就悔之晚矣了。”

“我有帝诏在手,你可以自己过来验一验真伪。”陈海冷声说道。

“没有宗正府出面,你再信口雌黄也不管用,速速退出枫林渡,我饶你们不死。”姚泰和sè厉内荏的吼道。

姚出秋跳将出来,指着陈海厉吼道:“姚门逆子,我姚氏千年积累,岂容你在这里欺负?听一句劝就速速退回,否则我姚氏数十万宗门弟子,千万属下之民,硬生生也要将你们生生灭掉。”

姚出秋此言一出,身后的数千姚氏子弟轰然叫好,就在山坡之上整顿散乱的阵形,这时候将更多的防御道符祭使出来,将身穿灵甲、执持灵盾的子弟安排在前列,准备继续冲击枫林渡。

陈海深深吸了一口气,身子无风而起,凭空站在离地二十丈的高处,一股难以言明的威压登时席卷全场。

陈海灵海秘宫之中的元神一直都是闭目潜修的状态,此时骤然睁开双眼,金sè瞳孔之中,满是风云雷电,紫电缭绕的道丹开始剧烈起伏,灵海秘宫中的真元之海汹涌澎湃。【零↑九△小↓說△網】

陈海一挥手,取出裂天战戟,斜斜一指,毫无征兆的一道雷霆狠狠劈在戟身之上,浑身被丝丝电光缭绕,一头乌发无风飘扬。

陈海全力展露出气息,竟然有道丹巅峰的威势。

道丹巅峰的力量虽然不能让姚泰和三人心惊胆寒,但是陈海这厮才踏入道丹境多久,就有这么强的气势?

假以时日又会有多高的成就?

一个个疑问在三人心中冒了出来。

之前屠樵山在神陵山一战,姚氏也有讨论过,但他们也没有太在意,更倾向认为是陈海使了什么yīn招,才会将老牌道丹强者屠樵山一举拿下。

此时直面陈海,才知道陈海当日在神陵山学宫并非侥幸。

然而,每一位道丹强者自有自己的精彩人生,虽然被陈海夺了气势,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失了战意。

特别是姚出秋,被陈海一激,七把黑sè巨剑如流水一般从袖子中划出,在空中聚散不已,时刻准备等着接陈海惊天动地的一击。

陈海终于将气势凝聚到了顶峰,碎裂真意被从经脉之中抽去到灵海秘宫之中,绕着陈海的元神转了一圈,仿佛发出一声欢快的铮鸣,顺着手三阳而出,为陈海的裂天战戟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白光。

姚出秋憋闷得难受,此时见陈海动了,他是骈手一指,七把黑sè巨剑来回撞击,旋转起来,组成一团噬人骨肉的黑sè花朵,闪着妖异的光芒枫林渡这边而来。

在他出手的同时,姚泰和、姚志和姚氏的上千名弟子也一声怒喝。

特别是那些掌握御物神通的弟子,这时候都纷纷祭出法宝、灵剑以及诸多攻击道符,就要隔着三四千步,往枫林渡这边攻击过来。

在他们看来,陈海居然想一己之力,单挑他们千人之威,实在是找死。

哪怕此时姚泰和他们身后,掌握御物神通,能够远程攻击的子弟只有两百多人,但哪怕两百多人,都只是斩出最常见的金锋剑芒,两百道金锋剑芒在十分之一息甚至更短的时间间隙内斩杀过来,即便是道胎境绝世强者也难以抵挡住。何况这两百多御物子弟里,还有姚泰和、姚志、姚出秋等实力并不比陈海弱多少的道丹强者存在。

即便真正的底牌不会在这时候揭开来,但该立威还是要立威,该展示实力还是要展示实力,不用陈海额外吩咐,齐寒江和周景元等人都将防御道符掷出,短时间内上百道六甲盾符、金光盾符,在车阵的上空堆叠起来。

紧接着,无数法宝、灵剑以及一道道纵横交错、撕裂空气的金锋剑芒,狠狠的击打过来,看着剑芒、元气盾层层碎裂,被道符所锁住的无尽元气溃裂开来,幻灭不停,强烈的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四妖不擅御器,直接拿起一面面重逾千斤的淬金盾,往半空掷去,狠狠撞击去那些法宝、灵剑,他们这样简单而粗暴的攻击,比祭御地阶法宝不弱,将一件件法宝、灵剑,在半空中直接击落或击碎。

车阵之内的普通将卒,则是咬紧牙关,以坚盾抵挡住疯狂气劲的冲击,即便是脚腿被压得深陷在泥地之中,也屹然不动。

不短兵相接,不血腥的直接厮杀,姚氏子弟就能直接将车阵撕开,无疑是痴人做梦。

陈海气息依然蓄成,他一寸一寸的举起裂天战戟,仿佛往日轻巧的裂天战戟有万钧之重一般,战戟举到最高处之时,陈海已经周身被雷电缭绕,一股吞天压地的气势席卷天地之间。

他灵海秘宫中的元神也跳了出来,在陈海的泥丸宫之上,做着和陈海一模一样的动作。

陈海吐气开声,整个枫林渡都为之一静。

一道数十丈长宽的弯月戟芒从陈海手中飞出,斜斜的向不远处的孤峰疾射而去,下一刻一阵轰隆巨响充斥在四五十里方圆之内,惊得宿鸟群群飞起,呀呀作响。

众人惊骇的向巨响处看去,隆隆声不停,那处孤峰突出来的一角石崖缓缓倾斜,轰的一声滑了下来,碎石屑横飞。

陈海竟然一斩之下,将那孤峰削下一角。

当年河西董氏侵入鹤川郡之时,武威神侯董良三剑将近三千米高的铁壁山一举劈开,为河西侵吞鹤川郡扫平了道路,此事诸阀之人人尽皆知。

陈海此时自然是没有董良那等威势,但是董良当时为了一举将铁壁山劈开,做了多少筹谋,多少准备,众人却是不知道的,而陈海举手投足之间,就有如此神威,已绝非姚出秋等人单打独斗能敌。

巨石轰隆隆沿着山坡滚落下来,陈海飞身而出,在半山腰将巨石接住,一步步扛着走到车阵之前,狠狠的插在地上:“姚氏子弟,你们都给我听着,你们真要谋逆造反,不怕姚氏满门被杀得血流成河,尽请踏过此石……”

姚出秋、姚泰和、姚志看到这一幕,心惊胆颤,他们看得出那块斩断的巨石,少说有五六万斤,陈海竟然凭借肉身气力,就将这巨石扛起来,姚氏要死伤多少子弟,才能在短兵相接中,成功将此子斩杀?

明窍境的武修,要没有法宝、道符护身,谁能接住他一记斩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二十八章 威逼(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