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03 一山,怎能容二虎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9次加更

603 一山,怎能容二虎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9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是一个晚上,我们几个人都准备睡了,密境的门突然被人敲响。我们吃了一惊,因为密境这种地方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虽然门外已经没了六力士的守护,可是电梯仍旧需要刷卡才能上来。

敲门声仍在继续,而且激烈而粗暴,门外的人仿佛很不耐烦。

我们一下就反应过来,是那几个神秘的男子来了,只有他们才能在这如入无人之境。想到老桥等人曾对我们造成过的伤害,龙王等人瞬间红了眼睛,个个都咬牙切齿起来,恨不得现在就将他们诛杀。

确实,就算我们不是都察院这帮人的对手,可凭我们如今在省城的势力,解决他们不算什么问题。不过,为了以后的大计,我也只能暂时忍耐,同时用眼神安抚了下龙王他们,然后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开以后,门外果然站着那几个男人,为首的正是高大的老桥。

“慢吞吞的,搞什么呢?!”老桥挑起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迈步径直走了进来,显然没把我当一回事。

等他们都进来后,密境里的气氛就变得肃杀起来,所有人都不说话,沉默以对。老桥从怀里摸出一封黄sè的卷轴来,高声说道:“王峰接旨!”

老桥是来干什么的,我的心里早就明白,立刻站直了身体,面sè恭敬地看着他。老桥的眉头却皱得更深,喝道:“不懂规矩吗,跪下!”

跪下?!

让我给他跪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就是跪天跪地,跪我妈跪我爸,也不可能给他跪下啊。可是同时,我又想起之前在谷山之上,李皇帝接旨的时候也是跪下来着,看来这确实是他们的规矩。

真他妈的扯淡,这还真把自己当太后娘娘了啊。

我犹豫了下,还是握紧双拳,慢慢跪了下去。

看我跪下以后,老桥开始朗读懿旨,还是半文半白的内容,大意是说敕封我为王皇帝,希望我不要辜负太后娘娘的期望等等。朗读完了以后,我便双手高高举起,学着电视里面说了一声谢太后娘娘懿旨。

反正我个人觉得,这帮人搞出这么个大明王朝来,也无非是和电视里面有学有样,真当他们会懂那些历史?果不其然,老桥这次没再找我的茬,而是把懿旨交给了我。

我也手捧懿旨站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拿这玩意儿,感觉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就是块黄sè的布,而且还有点硬,擦屁股都嫌咯的那种。

我以为老桥送完懿旨以后就会离开,但他并没有走,而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摇头冷笑着说:“王峰啊王峰,我是真没想到你能当上皇帝,以前真是小看你了。”

现在我已经是太后娘娘亲封的皇帝了,老桥称呼我却还是王峰,足以说明他确实看不起我。不过这也正常,无论以前的李皇帝,还是后来的杨皇帝、郑皇帝,他们本身的实力都非常强,其中我舅舅更是被老桥亲口说过身手不在他的之下,言语之中也对我舅舅满是欣赏。不像我,实力不高不低,定位尴尬的很,难怪老桥会看不起我。

但我不动声sè地说:“不管你想不想得到,我现在都已经是皇帝了。”

老桥哼了一声,大概是觉得讽刺我也没什么意思,直接站了起来就往外走,其他人也纷纷跟上。这帮瘟神终于要走,我的心里松了口气,准备跟着送送他们,结果老桥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我说道:“王皇帝,不要忘了太后娘娘交给你的任务,只剩下不到三天了!如果不能完成,代价你知道的!当然,你要是完成了,就能随我去见太后娘娘了。”

这一次,老桥终于改口称我为王皇帝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暗杀小阎王的事情,我也点头,说是,我记得的。

三天,又是三天。

当初,我用三天时间狙击了郑皇帝,现在也要用三天时间去“杀”小阎王了。

老桥又哼了一声,这才离开,乘了电梯下楼。不过在电梯门合上的瞬间,我还能听到他和人说:“不是我看不起他,他能完成任务才怪,太后娘娘这次真是看走眼了……”

这帮人走了以后,大家也都松了口气,不过龙王却开口问我:“巍子,太后娘娘交给你什么任务,需要我们几个帮你忙吗?”

龙王现在也是密境的常驻人员,所以刚才的一切都看到了。

我当然不能和他实话实说,就含糊其辞地说:“没事,一点小事而已,我自己就足够了。”

龙王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面透着怪异,似乎猜到了点什么,有点忧心忡忡。

接完懿旨的第二天,我舅舅终于给我来了电话,说他要回来了。这个消息迅速传开,龙王他们表现得都很兴奋,虽然我现在已经做了王皇帝,但在众人心中的大哥,仍旧是我舅舅,这是实力和威信决定的,而不是头衔能决定的。

我当然也很开心,立马组织了不少的人,在省城最大的酒楼设下宴席为我舅舅接风。晚上八点,我舅舅乘坐的车子终于到达酒楼门口,一辆相当霸气的黑sè劳斯莱斯,尽显奢侈和贵气。

酒楼门口,在我的带领之下,一大帮人齐齐凑了上去,迎接从车上走下来的我舅舅。今天晚上,但凡是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到了,除了我们自己的人以外,王公子、刘宏宇、葛平这些家主也在。

“舅舅!”

看着一身黑sè西装的我舅舅,身材高大、霸气十足,我难掩内心的兴奋,立刻开口叫了出来。

“巍子!”

我舅舅也挺高兴,下来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不错,半年多不见,又壮实了不少!”

我嘿嘿笑着,说那当然,饭也不是白吃的。

众人也都围了上来,齐齐叫了一声:“阎王大哥!”

声音震天动地,响彻整片夜空。

我舅舅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一一扫过现场众人,看到多了不少陌生面孔,还有刘宏宇、葛平这些人,不由觉得奇怪,说:“这是?”

我说舅舅,走吧,咱们边走边说,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省城变化还是蛮大的,我们这些人都跟死了一回似的……

我和我舅舅并排朝着酒楼里面走去,身后的众人也纷纷跟上。我一边走,一边给我舅舅讲着前段时间的事。走到包间门口的时候,我舅舅却猛地站住脚步,面sè惊诧地说:“你现在是王皇帝了?!”

我舅舅的声音里充满不可思议。

身后也是一片静默。

谁都知道,我舅舅曾经是杨皇帝,如今两个皇帝相见,不知会是怎样?

我赶紧说:“是,为了活命,我只能任下这个职位。不过舅舅你放心吧,省城还是您说了算!”

我舅舅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道:“这还像句话!你就是再当皇帝,那也得听我指挥!”

身后众人的眼神开始闪烁。

能混到他们这个位置的,哪个不是人精中的人精,所以很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的火药味。

一山,岂能容二虎?

只是,众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毕竟我们舅甥二人的事,还轮不到别人插嘴。

我则嘿嘿笑着,说那是当然,舅舅请进!

我舅舅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包间挺大,还有一张挺大的圆桌。进入包间之后,因为本能的缘故,我直接就要往主位上坐,自然就跟同样要往主位上坐的我舅舅撞了一下。我舅舅上下看了看我:“巍子,你要坐这?”

我赶紧让开位子,说不是不是,我坐错了。

我舅舅黑着脸坐了下来。

我本能地要往他身边坐,主位不能坐,副主位总可以坐。但我舅舅显然已经对我不太满意,指着门口的位子说道:“你坐那里!”

一般来说,门口的位子是最低等的,因为要开门关门、端茶倒水等等。以我现在的地位,就算坐不到副主位,也不至于沦落到要去门口。于是,场中的气氛更加尴尬,众人均是面面相觑。

“舅舅……”我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舅舅,希望他能在众人面前给我一点面子。

但我舅舅丝毫不让:“去!”

我无话可说,只好坐到门口,众人也纷纷落座。

酒、菜开始慢慢呈上。

现场众人谁都看得出来气氛不是太好,于是包间之中也分成了两拨人,一拨是龙王等人以我舅舅为中心的,一拨是刘宏宇等人以我为中心的,两边各喝着各的酒。

不过很快,我舅舅就把话题扯到了前段时间的事上,他夸我做得不错,不仅一统了省城,还顺带把渭城给拿下来了,实在是大功一件。他端了酒杯,对着我说:“来,巍子,咱们喝一口吧。”

我也赶紧端起杯子,隔着饭桌敬了一下,说谢谢舅舅,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这两杯酒下肚以后,现场的气氛终于缓和许多,大家也都以为我和我舅舅之间没问题了,才敢大声说话、调笑起来。龙王趁着这个机会,也向我舅舅表示这段时间以来,我确实做了挺多事情,要不是我,省城都保不住了等等。

我舅舅一边听一边点头,又连续夸奖了我几句,随着气氛越来越好,众人越来越放松,我舅舅却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当然,咱们一码归一码啊,巍子确实立下不少功劳,我这个做舅舅的也很欣慰,我也不反对他当皇帝,但咱们就事论事,这省城究竟是谁的?”

我舅舅一边说,一边用手敲着桌子。

现场再次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我知道,到我表态的时候了,于是我立刻端起杯子站起,毫不犹豫地说:“舅舅,省城当然还是您的!”

“好,希望你记住今天的话,不要因为做了皇帝就得意忘形,尾巴都不知道翘到哪里去了,刚才竟然还敢和我抢座!”我舅舅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我闹了个大红脸,连忙说是、是。

再往后,无论我如何努力,气氛都好不起来了,众人谁都看得出来,我和我舅舅之间有了裂痕。

这顿饭,最终不欢而散。

吃过饭后,众人也分成两拨,一拨随我舅舅走了,一拨随我走了。龙王他们当然是跟我舅舅走了,而我这边,是流星、王公子、刘宏宇等人,葛平看到情况不对,悄悄溜了。

出了饭店以后,王公子就愤愤不平地说:“王峰,你舅舅怎么回事,这是信不过你啊?前段时间郑皇帝为非作歹的时候,他不在也就算了,你好不容易拿下省城,他回来捡了个现成便宜还不满足,怎么还来挑你的刺呢?”

我摇着头,说算了,那毕竟是我舅舅,骂我两句也是应该的。

我都这么说了,王公子也无话可说。过了一会儿,他才叹了口气,摇着头说:“王峰,别怪我说你舅舅坏话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你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反正你就记住,无论你想干点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刘宏宇也跟着说道:“是的师父,我和王少主一样。”

他俩的意思显而易见,就是支持我去推翻我舅舅,我赶紧摆着手说:“你俩可别胡说,我舅舅对我还是很好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背叛他的。”

接着,我又嘟囔地说:“就算我想干点什么,也不会拖你们下水的……”

这话出口以后,旁边的流星顿时面sè一震。

王公子和刘宏宇走了以后,流星也准备和我一起回密境去,但我跟他说我想一个人走走,让他先回去吧。

流星看了我一眼,说了声好,便开车走了。

而我打了辆出租车,让司机带着我在省城四处瞎转。这时候才晚上九点多,因为今晚这顿饭吃得不痛快,所以结束的时间也早。这个时间,省城的街上依旧繁华,处处灯红酒绿,行人如织。

如果是我老家的那个镇,现在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看着这个城市的夜景,我的心中确实感慨良多,转眼间,来到省城已经快两年了,我对这里的大街小巷也都挺熟悉的,毕竟是我洒过热血、舍身奋战过的地方啊,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可能都有过我的足迹。

出租车开到某个大学门口的时候,我让他停一下,然后下车给孙静怡打了一个电话。

孙静怡正在自习室里看书,接到我的电话以后,就匆匆赶了出来。

“姐。”

我轻轻叫了一声,然后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不知不觉,我长得比她都高了;记得初中那会儿,我还没她高来着。我把头低下去,埋在她的发间,嗅着她发间的香味,呢喃地说姐,我好想你。

虽然四周的冷风如刀,不过我现在却觉得很温暖。

孙静怡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立刻问我:“王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事。”

我紧紧地抱着她,轻轻说道:“就是特别想你。姐,如果你哪天见到娇娇,麻烦你告诉她,我也想她。”

听到我这句话后,孙静怡立刻把我推开,面sè严肃地说:“王巍,到底怎么回事?”

“真没事。”我笑着:“就是过来看看你。”

孙静怡眉头紧锁:“我不信,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孙静怡真的是冰雪聪明,好像我什么事都瞒不过她。

我又紧紧将她抱住,说姐,你别问了,有些事情我不能说。

孙静怡沉默下来,任由我将她抱着。

过了一会儿,孙静怡才缓缓说道:“巍子,不管你去哪里,一定要注意安全。”

“好。”我将她抱得更紧,因为我实在太舍不得她了。

这一去,我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姐,我想亲亲你。”我的脑子一热,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嗯。”孙静怡沉默良久,终于答应了我这个无礼的要求。

我低下头,看到孙静怡已经闭上眼睛,眼睫毛还一闪一闪,脸颊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薄薄的嘴唇更是娇艳欲滴,看了让人完全把持不住。

我不是没亲过孙静怡,但是最多只亲过她的脸颊,再过分的就没有了。当然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毕竟这是我姐,我虽然很喜欢她,但心里面对她更多的是尊重。

我和李娇娇、冯千月、郝莹莹都接过吻,唯独没有和孙静怡接过吻。

孙静怡的身子在微微发抖,显然非常紧张。其实我也挺紧张的,我揽着她的腰,手心都出了汗,但是作为一个男人,心一横,就低头吻了下去。

碰到她嘴唇的一瞬间,我们两人都是浑身一抖,像是触电一样。有了开头,再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毕竟我也不是生手;但孙静怡却是头一回,表现得非常青涩,完全在我的引导之下才能顺利进行。

吻了足足有一分多钟,我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她。

孙静怡的脸更红了,像烧热的铁。

而我的心里却非常满足,就好像摘到一个果儿那么满足。

“姐,我走啦!”我笑嘻嘻地说道。

“等等……”孙静怡红着脸叫住了我。

“嗯?”

“再来一次。”孙静怡闭上了眼。

“啊?!”

我吃惊地看着孙静怡,完全没想到我这个冰山一样的姐姐,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孙静怡仍旧闭着眼睛,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让我见了娇娇,转告她说你很想她吗?我不知道你有多想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要不你把我当成娇娇,这样我也好转告她。”

原来如此。

可把我乐得不轻,我抱住孙静怡,再次吻了下去。

这次有了经验以后,吻得更加激烈和狂热了。

同样一分多钟以后,我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嘴巴。这一次,孙静怡的脸颊像熟透了的红辣椒,她轻轻摸了下自己的嘴唇,笑着说道:“看来,你确实很想娇娇,我一定会如实转告她的!”

孙静怡的一番话,让我这个老手都脸红了,我和她告过别后,便逃也似的钻上了车。车子开出去很远,我还能看到孙静怡站在学校门口,仍旧在目送着我……

“女朋友很漂亮嘛。”司机师父笑呵呵地和我搭话,刚才的一幕,他全看到了。

“是啊。”我轻轻舔着嘴唇,仍旧沉浸在满足之中。

“现在去哪,还要随便逛吗?”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我给他报了另外一所大学的名字。

半个小时以后,车子停在了这所大学的门口。因为我已经提前给郝莹莹打过电话,所以她已经提前在这等着了。郝莹莹站在路边,胸前的一对巨峰格外引人注目,很多路人经过的时候都会狠狠剜上一眼。

我一下车,郝莹莹就迎上来:“王峰,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

不等她说完,我就抱住她吻了上去。

郝莹莹被我堵住嘴巴,“呜呜”地说不出话来,最终只能放弃,任由我吻着她。

因为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并没有像和孙静怡那样紧张,我们两个都轻车熟路,尽情享受着这个吻。

身后的司机当然看傻了眼,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皮球了。

一分多钟以后,我们才分开了。

“王峰,到底怎……”

郝莹莹红着脸,刚喘了两口气,正要问我问题,我已经打断了她,说道:“以后如果你能见到千月,告诉她,我很想她,这个吻,你也帮她收下。”

说完以后,我再次吻了上去。

我觉得孙静怡的这个办法实在很好,简直就是天才。

郝莹莹同样也很聪明,别人都说胸大无脑,但她不光胸大,还有脑。在我两个吻都献完以后,郝莹莹提出了和孙静怡一样的问题,问我是怎么了,是不是要离开这里?

我点头,说对,是要离开一段时间,而且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回来。

接着又霸道地说:“不许你找男朋友!”

“不会的!”

郝莹莹用力抱紧了我:“我会一直一直等你……还有千月,我们两个会一起等你!”

和郝莹莹告完别后,我又钻进了出租车。

司机师傅已经完全傻眼,喃喃地说:“小伙子,我可真是对你刮目相看了……现在要去哪个大学?”

“哪个也不去了。”

我说:“去皇家夜总会。”

皇家夜总会是什么地方,省城几乎人人知道,也知道男人去那里是干什么的。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哎哟,现在的年轻人实在太会享受了!”

我没理会司机的话,只是默默把手伸进怀中,握紧了我的打神棍。

今天晚上,就是我杀小阎王的日子了……

看网友对 603 一山,怎能容二虎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49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