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五十三章 会盟(七)

第五十三章 会盟(七)

执必落落,青狼獠牙。

这名执必部的统兵大将,十七岁的时候,便领青狼骑,举着执必家大旗,在阿史那家的内战当中崭露头角,纵横于金山东西。在其时几位阿史那家可汗中不时改换阵营,经历了无数场血战。

最终当始毕可汗父亲启民可汗从一介依附隋朝的降臣而崛起于金山以东之际,执必落落又随着执必家投效于启民可汗。执必落落更率领青狼骑为启民可汗东征西讨,让执必部从都斤山下一个小部落发展成为族长可以称汗的突厥大部!

启民可汗故去之后,始毕可汗继位,同时也继承了当初嫁给启民可汗的隋朝义成公主。执必部就成为始毕可汗帐下用来入侵大隋马邑雁门等边地要郡的急先锋。

执必落落就是这急先锋中最为锋利的獠牙。

大业五年,突厥人围困大业天子于雁门郡,雁门四十一城,被击破三十九城。大业七年,突厥攻击河套,大掠而归。去年突厥人大举入寇马邑郡。这些战役当中,执必落落率领执必家青狼骑,无役不与,杀戮盈野。

不要说梁亥特部这种小部落了,就算是大隋沿边排开的这一溜名臣猛将,如李渊,如王仁恭,如刘武周,又有谁没听说过执必落落的名声,又有谁不想斩杀他而后快?

没想到这位统领执必家数万青狼骑的大将,执必部现任可汗执必蓝干的亲弟弟,居然冒险潜入云中城左近,出现在九姓会盟现场的大帐之中!

一股寒气,从罗敦的脚底开始,一瞬间就窜到了头顶心。执必落落高踞上首,只是这么淡漠的看了过来。就是这一瞥之间,罗敦都觉得一瞬间自己似乎都要瘫软下来。不过这种软弱,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罗敦一咬牙齿,当年草原大豪风范,再度回归!

这执必落落,实在是掀起了太多战事,造成了太多杀戮,就是坐在那里,身上的血腥味道,也宛若凝成了实质一般,带给人太大的威压!

帐中所有九姓贵人,都垂首低眉,有人还微微战栗,不敢出上一声。

只有步离,仍然以娇小的身子死死遮挡在罗敦面前,双持匕首,微微弓背,大眼睛凶狠的眯了起来,发出低低的呜呜之声。

在她单纯的心思里,只有保护好罗敦这一个念头,面前是谁,也别想让这小狼女稍惧!

罗敦微微回顾左右,看到黑果神情微微有些得sè,而老友乌头却是满面苦涩,终于一瞬间什么都明白过来了。

这个曾经和自己,加上那个老徐敢。雄心勃勃想趁着突厥分裂内乱,率领九姓部族自立的盖达乌头,已经投效了突厥人。这次九姓会盟,就是要将九姓贵人一网打尽,将本来颇为分散的九姓部族,以这个会盟的名义,全都捆上突厥人的战车!

罗敦哑着声音对盖达乌头道:“乌头,你做得好啊,大家都是冲着你的旗号来,你却把我们都卖给了突厥人!”

盖达乌头苦笑一声,并不回答。

执必落落身边的青年人却长身站起,笑道:“这是千余越老王明智之举啊!大家都是草原部族,何必打打杀杀的让汉人看笑话?这次会盟,大家和和气气的联为一体,归于执必部青狼旗之下,执必家也一视同仁相待,岂不是天大的美事?”

这青年贵人站起身之际,步离娇小身形在一瞬间绷得更紧!

帐中不论是千余越战士还是突厥执必部亲卫,都在此刻感受到了步离的威胁,人人握紧长刀,不少人还将长刀下意识的抽出半截,帐中杀气,一下弥漫而出!

罗敦却丝毫不惧,朗声问道:“你又是谁?”

这青年贵人似乎还带点羞涩的一笑,微微躬身向罗敦示意:“当不得老族长动问,在下执必部少汗,执必思力。”

一向养尊处优,这些年看起来只是耽于享受的罗敦,在满帐皆敌,青狼执必部来了阿贤设和少汗就在当面之际,却没有半点畏缩之意,腰背挺直,卓立帐中。

罗敦扫视全帐,对着满面愧sè的乌头,对着那些低头不敢发出一言的九姓贵人,冷笑一声:“这就蜷伏在突厥人的靴子下面了?以后突厥人南下,提供牲口粮草的是我们,提供青壮的是我们,面对汉人城池冲在前面送死的还是我们!单单是去年那场大战,我们被强征而去的青壮,就死了多少。因为粮食给突厥人抢去,冬天枉死的老弱,又有多少!难道就想我们九姓之人,就此灭种不成?”

旁边一直脸上带着笑意的盖达黑果,终于开口:“罗敦老伯,话不是这么说的。突厥强盛,大隋却是衰落,四分五裂就在眼前。金狼南下,吞噬中原,已是难以阻挡之事。我们九姓部族,正在突厥与大隋之间,除非是九姓举族迁徙,走上几千上万里地,另外找一个水草肥美的地方安居下来,才能避开这场注定要到来的大乱。这样迁徙,又要死多少人?

…………什么九姓会盟,自立当前,是靠不住的。突厥和大隋之间,总要选一边站罢!罗敦老伯你自己说,现在大隋这样,还靠得住么?单是马邑郡中,刘武周和王仁恭就闹得不可开交了,更不用说中原腹地,还有多少这样的汉人,红着眼睛等着自相厮杀成一团,只为夺取大隋崩塌之后留下来的那个宝座!

…………与其这样咬牙苦撑,还不如早早投效突厥,跟着狼旗南下,这样九姓不仅才能真正生存下来,还能继续发展壮大。这才是九姓部族能够长远的真正机会!”

罗敦完全明白了过来。

千余越部想的不再是怎样生存下来,而是另有一番野心。这野心,当年他和乌头也有。不过想的是怎样摆脱突厥人的压榨统治。而黑果的野心,却是跟随突厥人为其爪牙,追随突厥人南侵,从他们手里分得一些残羹冷炙,发展壮大自己的部族。

罗敦望向一脸苦涩的盖达乌头,沉声道:“乌头,你忘了老徐敢的话了么?”

盖达乌头抬头,迎着罗敦目光,在这一瞬间,当年三人草原夜话,虽然年老,但仍然雄健,眼神锐利如剑的徐敢,所说的那番话一句句从心中掠过。

“…………晋末之世,因世家而乱。汉家之地,陷入数百年的血腥屠杀之中。汉祚衰弱,五胡次第而起。但什么事情都是物极必反,天下分久将合,而天下百姓受够丧乱之苦,也再不愿意因为世家野心而再经受一次丧乱之苦。大隋自开皇,自大业两代天子,都是以削弱世家为根本,虽然一时遭受世家反击,但已经是大势所向。只要去除世家这个毒瘤,汉家兴盛,将过于开皇立国时候的大隋!

…………所谓突厥,本无当年匈奴之雄。族姓纷繁,就是阿史那家也是各自争斗。可汗分立,达头可汗,都蓝可汗,旋起旋灭。就是现在势大的启民可汗,离了开皇天子当初的扶植,也什么都不算。只是趁着大隋自己内争,才趁势崛起罢了。当年匈奴,哪里有突厥这般不成器?一旦汉地内争结束,腾出手来,阿史那家族只有迅速覆亡一途。结好汉家,反抗阿史那家族,这才是九姓部族的唯一出路!”

可当年的反抗,也失败了。汉家内争已经开始,大隋果然如老徐敢所料一般开始四分五裂,世家之间交相争斗。自己和千余越部族,是等不到汉人之间内争的结束了…………

黑果选择投效突厥人,就…………随他去罢。

盖达乌头再度低下头来,对罗敦的逼问,沉默不置一词。

一直冷漠旁观的执必落落,终于不耐烦了起来,冷声道:“将这老家伙拿下也就完了,还和他废话恁多作甚?”

罗敦冷笑:“拿下老头子不难,可梁亥特部健儿,只会和突厥死战到底,九姓男儿,也总有不甘心跪倒在你们突厥人面前之人。执必家在南下之前,就等着先和九姓部族血战一场吧!”

执必思力叹了一口气,微微摇头。执必落落却放声大笑:“梁亥特部健儿?九姓男儿?却在哪里?”

黑果也是面带微笑,放声招呼:“烈烈,进来给老族长看看!”

大帐帘幕再度掀开,高壮强悍,一脸诚朴刚严模样的梁亥特烈烈,大步走了进来。

看网友对 第五十三章 会盟(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