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三十章 解围

第五百三十章 解围

杨巧儿在过来的路上,是有心理准备,但赶到枫林渡的时候,看到陈海与千余扈卫,被十数倍之多的姚阀子弟,围困在孤峰之下,还是大吃一惊。

实难想象,她们要是慢到一刻,又或者姚阀子弟提前出手,仅靠龙骧大营的千余扈卫,能不能护卫陈海突围出来。

杨巧儿嘴唇没有什么血sè,勒令施卫平及归宁侯府的扈卫,不得停顿,直接往枫林渡孤峰冲过去;赢累坐在铜车里,看着距离姚阀子弟越来越近,他脸sè苍白,就怕姚阀子弟失去理智大开杀戒,那他们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看杨巧儿心志已决,文勃源与赵忠对视一眼,心知以往都小看了这个女人,但这时候只能率领从西城临时调来的两千凤雏营精锐,跟在杨巧儿的车驾之后,往枫林渡孤峰冲去,逼迫阀氏子弟,将道路让开来。

姚阀子弟虽然人数众多,但看到宋国夫人杨巧儿、归宁侯赢累以及燕然宫中常侍赵忠、散骑常骑、宿卫军中郎将文勃源等人,在两千铁骑的簇拥下,毫无犹豫的往枫林渡孤峰这边进逼过来,他们终究不敢将姚阀千年族运以及数十万族人的性命都赌上去,被迫往枫林渡孤峰西侧的山嵴退去。

“陈都尉,能告诉我这怎么回事,好好督造府邸,怎么就兵戈相见了?”文勃源看着陈海御骑赶过来,脸sèyīn沉的问道。

龙骧大营隶属于宿卫军,而文勃源作为宿卫军中郎将,陈海名义上是隶属他帐下的部将。

陈海怒气冲冲的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文大人、赵大人,你们也亲目目睹。姚阀不奉帝诏则罢,反诬我假诏行事,聚集上万子弟要将我围杀于枫林渡。还请文大人快快出兵,将此等不知帝君之尊的逆贼屠戮干净。今天不杀他一个血流成河,燕然宫所颁布之帝诏,岂不是成了擦屁股都嫌硬的废纸?”

文勃源看到陈海杀气腾腾的样子,头皮发麻。

陈海对姚阀怀恨在心,肆无忌惮的打击报复,此时更要直接往姚阀头上扣死抗旨谋逆的罪名,杀他一个血流成河,但文勃源、赵忠他们还没有准备妥当,此时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文勃源沉声说道:“归宁侯刚刚还珠驾前,又蒙恩宠赐了府邸,如果就这样杀个血肉横飞,怕是有违天和,但姚阀无端阻止陈侯为归宁侯建造府邸,这个公道,我一定会帮陈侯讨回来。”

见陈海又要发作,文勃源挥手止住陈海的话,看到杨巧儿从后面的车阵走过来,说道:“宋国夫人听闻你受困枫林渡,大为担忧,也坚持要随我们出城援应陈侯。陈侯,你先跟夫人见礼了再说。”

“陈侯受惊了。”杨巧儿走过来,关切的说道。

“劳夫人关心,为夫人做事,臣敢不尽心尽力。若我五万龙骧大营精锐在此,莫说这些,就算再多一倍我也能一扫而空。”陈海揖礼道。

文勃源说是杨巧儿是他们过来,但施卫平此时已传念将今晨在归宁侯府及西城门所发生的一切,极快跟他说了一遍。

陈海也没有想到赢累虽然胆怯无能,杨巧儿以往她诸多手段看似幼智了些,但实际上她仅仅是缺乏斗争的经验,论之心性之杀伐果断,已远在寻常男儿之上。

看陈海这边无恙,杨巧儿也算是放下心来,放眼看向四周,说道:“陈海出任督造使,还真是合适,这处地方山明水秀、气韵灵蕴,却是建府上佳之选,我和累儿都很满意,只是眼前这么大阵仗,是怎么回事?”

“夫人,眼下还不是叙话的时候,还是先让微臣和陈侯将眼前的麻烦解决掉再说吧。”文勃源说道。

“姚阀抗旨不遵、以下犯上、擅动兵刀、欲杀陈侯,哪一条都是诛杀之罪,文大人打算如何解决?”杨巧儿却没有这么轻易就放过文勃源,追问道。

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宿卫军的两系扈卫跟姚氏子弟在枫林渡对峙,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早已经将整座京畿平原都惊动了,附近的山头站满看殡不嫌事大的看客,面对杨巧儿咄咄逼人的质问,文勃源是头大如麻。

文勃源不知道这事的肇端,是不是英王赢述在背后主谋,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必然是早就惊动了武胜关那边,英王赢述会不会正等着他们对姚阀举起屠刀、斩下屠刀?

再一个,真要定姚阀谋逆的罪名,就凭借他们身后三千精锐,也压根不可能将玉庭城打下来啊!

姚阀虽然没有道胎坐镇,但玉庭城也在姚阀手里经营千余城,仅仅是八极锁龙大阵,宿卫军十万兵马想要强攻下来,都不知道要死伤多少!

文勃源不知道要如何回杨巧儿的质问,这时候却听到远远有人相唤:“文大人、赵大人,族人擅动刀兵,欲对陈侯无礼,出云特来请罪!”

放眼望去,却是两道虹光从天际飞遁过来,待到孤峰前停下来,却是姚出云、屠缺惶然赶来。

文勃源看到姚出云、屠缺不仅姗姗来迟,还是从武胜关方向赶过来,脸冷了起来,问道:“姚真人,你辞了都护将军之职后,越发的不把朝廷放在眼中了。”

姚出云没想到他前往武胜关议事,姚泰和、姚出秋、姚志他们就在背后给他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苦笑道:“文大人言重了,我与屠兄昨夜相约云游燕山,也不知道怎么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想来是有些误会,先等我问个究竟,再给文大人你们一个交代。”

姚出云昨夜都跟屠缺、英王赢述商量出对付内廷及陈海的对策来,不想这时候在毫无保留的情况,将矛盾彻底激化、节外生枝,只能尽量将事态压制下来。

陈海冷冷一哼,指姚出云说道:“你这老匹夫,上万姚氏子弟围杀枫林渡,分明就是举兵造反,哪里有什么误会?”

姚出云让陈海指着鼻子骂老匹夫,恨不得将陈海一巴掌拍死,但他们毕竟理屈,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事情怕没有陈侯说得那么严重吧……

“到底是什么事情,有文大人、赵大人在场,怕也不是陈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屠缺冷声说道。

陈海转过头来,一副嘲弄的样子说:“原来是屠太尉,就不知道屠樵山在天牢之中,会对文大人、赵大人说些什么?”

“……”屠缺让陈海刺到痛处,脸sè也是yīn沉下来,也是冷冷的看了文勃源、赵忠一眼,心知不将樵山救出来,将始终是这些阉狗手里的棋。

姚出云也不跟陈海在这里斗嘴皮子,直接将姚泰和唤到阵前,质问道:

“泰和叔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

“我燕州有制,所有皇子府邸,皆由宗正府出面建造,一应劳役用地,各阀自然会给足。而陈海所奉之诏,没有宗政府的签印,不合祖制,即不成诏,姚氏自然可以不受,要不然,天下人岂不是都当我姚氏是好欺负的?”姚泰和说道。

“呸,宗正府在上还是燕然宫在上?”陈海将手里的帝诏,将姚泰和脸上怒掷过去,说道,“你们说这是假诏,那就将它撕碎!”

文勃源头大如麻,看着陈海心想,你这孙子,将帝诏扔来掷去,都没有半点敬意,扣别人的大帽子却是顺溜。

“……”赵忠也头大如麻的站出来打圆场,说道,“为归宁侯造府邸之事,只是圣上催得紧,而此时宗正闭关潜修,宗正大印也随身带入潜修洞府,谁也不便随意惊忧,这才权宜了一下,现在,我与文大人都在这里,难道姚真人还怀疑帝诏有伪不成?”

姚出云说道:“文大人、赵大人亲临枫林渡,帝诏自然不假,我姚氏奉诏便是。”

远远的一处山峰之上,董寿负手凝立着,看姚出云、屠缺退回到姚氏子弟所聚集的山嵴后,很快就率姚氏子弟西撤,失望的叹道:“终究是没有打起来,真是可惜……”

“屠缺、姚出云从武胜关方向赶过来,怕是已经有了对付内廷及陈海的策略,这才迫不及待的将这边的事态压下去,”一名身穿紫袍的中年文士看在董寿的身边,说道,“我觉得董侯此时有必要去见一见屠缺、姚出云……”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章 解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