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05 我,专治不服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50次加更

605 我,专治不服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50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薛神医这是呆不下去了,我只好捂着胸口往外面走。

但还没走上两步,身后突然又传来了脚步声,原来是那个司机又跟了上来,边跑还边说:“小伙子,小伙子,你去哪里?”

我回过头,说师傅,谢谢你昨天帮我的忙,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还是赶紧离开这吧,我自己可以的!

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再加上薛神医刚才和我说过的那些话,司机再怎么着也该意识到我不是什么好人了。但他仍然十分固执,摇着头说:“小伙子,昨天要不是你带我去皇家夜总会,我都不知道原来做男人可以这么快乐!而且送佛送到西,你要去哪,我送你吧!”

听了司机的话,我真是哭笑不得,看来他也是个性情中人。

我只好说:“那行吧,你送我到机场去。”

得到我的许可,司机这才屁颠屁颠地跑了上来,搀扶着我往巷子外面走。和薛神医说的一样,外面果然有不少人正在找我,甚至覆盖到了这片鸟不拉屎的平房区。

好在我的耳力、视力都挺好的。所以总能提前察觉得到,然后躲藏起来。有一次,因为四周的人实在太多,我和司机甚至还趴到了房顶上,看着下面拎着刀棍的汉子跑来跑去。

我挺担心这个场景会把司机吓到,不过他始终一副挺兴奋的样子,好像还蛮喜欢这种生活。

“怎么样,看到王峰没有?”

“没有啊,想想就知道了,王峰怎么可能跑到这边?”

“也是,凭人家的能力,想上天都行,到咱们这破地方干嘛,随便敷衍一下就行了,用不着那么认真。”

“来来来,抽支烟…;…;”

两个汉子靠着墙角坐了下来,恰好挡住我和司机的去路,我们两个也没办法,只好继续趴在房顶上,听他们不咸不淡地聊着天。他们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到了省城目前的局势上,说王峰和小阎王这回闹翻,可有好戏看了,省城肯定会分成两派,打个你死我活、热火朝天,道上又没有宁日了。

两人一个是王峰的粉丝,一个是小阎王的拥趸。

一个说王峰肯定必胜,郑皇帝三天就死在他的手上;一个说小阎王才是最后赢家,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听得司机连连看我,露出十分惊诧的眼神,他虽然不是道上的人,但是也能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到了最后,两人才达成一致意见:“管他们谁能赢呢,反正和咱们也没关系。”

两人抽完了烟,才拍拍屁股走了,我和司机也爬了下来,跑到巷子外面坐上了他的车。司机问我去哪,我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去机场。

司机瞥我一眼,说:“你这是要当逃兵?”

我说你废话真多。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我就换一个车。

司机这才不再说话,拉着我往机场去了,一路上虽然遭到一些追击,但在我的指点之下,都有惊无险地避过去了。顺利抵达机场以后,我要付给司机车费,但是被他给拒绝了,他还恼火地说:“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到了现在,是图你那点钱吗?”

我还是哭笑不得,说行吧,你这个朋友我交下了,如果有天我还能再回来的话,一定好好和你喝顿大酒。

听完我这句话,司机挺起胸膛,目光灼灼地说:“你有什么需要用到我的,尽管开口!”

看得出来,这个司机还挺重义气的,没想到我要离开省城了,还能交上这么一个有意思的朋友。于是我也认真起来,说:“我还真有件事想拜托你,等我进了机场以后,麻烦你到王家去跑一趟…;…;”

我把要交代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司机也用心记下,频频点头。说知道了,一定完成任务。

告别司机以后,我便下了车,直奔机场里面,并取出我早就预订好的机票,掐着点过了安检,进了候机大厅。进去以后,我还回头看了一眼,想记住我曾经奋战过的省城,结果又看到了司机,他站在安检外面,使劲冲我挥手,向我告别。

我在省城混了近两年,站在了地下世界的巅峰,号称朋友、兄弟无数,到最后要离开了,却只有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出租车司机来送的我,想想还是蛮唏嘘的。

于是我也冲他挥了挥手,然后大步走向登机入口,很顺利地坐上了前往凤城的飞机。

没错,我要去凤城了。

凤城既然是夜明的大本营,太后娘娘又在那里活动,作为一名龙组的实习队员,我有必要亲身前往龙潭虎穴,探查夜明这个组织的底细。这一切,当然是我和我舅舅商量好的,我们两人共同做了一场戏,做出我暗杀失败,又逃出省城的假象,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去凤城了。

而我舅舅则继续呆在省城,现在他掌握着省城、罗城、渭城三个地区,力量可谓十分强大,夜明暂时也奈何不了他。而且,他还能继续开疆拓土,积攒对付夜明的本钱,以便将来有天可以和夜明展开决战。

我和我舅舅的演技都还不错,连龙王这种聪明人都被我们给骗过了,想必消息很快就能传到太后娘娘那里。

虽然我这次的暗杀行动“失败”了,但我相信太后娘娘依然很看好我,只要我在凤城做出一番成绩,等到进入她的视线以后,再表达出我报复小阎王的决心,她肯定会不计前嫌,再度启用我的。

只要混入夜明的核心,和我舅舅里应外合,铲除夜明也就是迟早的事了。

以上,就是我和我舅舅商量好的计划。不可否认,这个计划对我来说十分危险,在太后娘娘的眼皮地下活动,一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但这是我唯一想到的不用我舅舅去死的办法了。

我宁肯自己去冒这个风险,也不愿意亲手杀死我的舅舅。这种事情我根本就做不出来。

为了能让我舅舅在省城顺利展开活动,我让那个司机也带话给王公子,让王公子和刘宏宇、蚊子他们也都说声,在我回来之前,不要轻举妄动。我就怕王公子一个冲动,和我舅舅又干上了,他就算是不愿意臣服我舅舅,也不要拖我舅舅的后腿啊,是吧。

至于我爸和我妈那边,我相信我舅舅会处理好的。

总之,我要把一切都抛到脑后,前往凤城展开新的冒险生活了。

而且,还是孤身一人。没有朋友也没有兄弟。

好在我已经习惯这种生活,并没觉得有什么沮丧,反而有种放飞自我的感觉,因为我要大干一场了。而且这次,不再像个老鼠一样苟且偷生,因为我是代表国家去做事的,心中充满了光明和正义,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正气十足‐龙组实习队员啊,单是想想我的身份,我就骄傲到不行了。

身在万米的高空之上,我的心中十分开阔,一点都没有像当初刚到罗城或是刚到省城的时候那么痛苦。往下去望,还能隐约看到省城的一点轮廓。那是一个很大很繁华的城市,不过我现在要前往一个更大更繁华的城市去了。

凤城,是个典型的南方城市,距离我们那边有上千公里,从小就在电视里不断看到这个城市,知道那里出过无数的名流、豪杰、大枭,风云辈出,现在轮到我去闯一闯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感谢现代的交通工具了,仅仅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而已,飞机就落在了凤城的机场,堪称神速;怪不得老桥他们动不动就能到我们省城去,方便的简直不是一星半点,就跟到隔壁城市似的。

到了凤城以后,就算是彻底摆脱我舅舅的“追杀”了,所以尽管大摇大摆地往前走。虽然我身上伤势未愈,脸sè也不大好看,但是架不住心情挺好,甚至一边走一边吹起了口哨。

很快,就到了出口处。

出口处人流如织,有不少接机的,其中有一个女孩,手里捧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接王巍”三个字。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处刑室被我亲过的那个实习生,龙组七队的成员阿蔓,就是我舅舅让他来接我的。在这之前,她一直在凤城行动,暗中调查夜明的来头和底细,据说已经有了一些进展,确实是个精明能干的女孩,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做龙组的人,实在让我佩服。

阿蔓很快也看到了我,冲我摆着手说:“这里,这里!”

比起之前在处刑室时那副纯良无害的学生模样,现在的阿蔓打扮更加成熟、时尚了些,头上还顶着一副蛤蟆眼镜。虽然现在是冬天了,可凤城还是挺暖和的,她穿着一件牛仔小短裙,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腿,浑身上下透着自信青春的气息,一看就是大城市出生的女孩。

但我看到她,还是忍不住有点脸红了,那时候我是真不知道她是我舅舅的手下,还是来救我的,更想不到后来还会见面,真是…;…;

尴尬啊!

一想到自己曾经吃过人家豆腐,我就羞愧到无地自容,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阿蔓注意到了我的窘态,等我到了身前,就伸出手指点了我的额头,哼哼着说:“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当初怎么就那么大胆子呢,敢占姐姐的便宜,我看你是活腻歪啦!”

我惭愧地说:“蔓姐,你原谅我,当初我以为我要死了,抱着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思才亲你的,我平时可不是那样的人。”

看阿蔓的年龄,也有二十一二岁,叫她一声“蔓姐”并不过分。听了我的话后,阿蔓顿时飞了一个白眼,说道:“可算了吧,我看你就是个小流氓,队长那么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这样油嘴滑舌的外甥?不过你来到凤城啊,可是来对地方了,这里的美女满大街都是,你可以随便去泡了。”

“不不不,我是带着任务来的,怎么会去泡妞?”

我和阿蔓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但出乎意料地很聊得来,就像两个很久不见的老朋友。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往外面走,最终上了一辆挺小的POLO车,我嬉笑着说道:“蔓姐,你好歹是龙组的人,怎么出来就开这种车啊?”

阿蔓说道:“以龙组的能力,当然什么好车都开得出来。不过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还是一切要以低调为本。”

我点点头,说受教啦。

车子行驶在凤城宽敞的大道上,阿蔓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介绍着她在凤城的身份,说她明面上是在某个政府部门工作,权力不是很大,但平时和一些商人走得挺近。

夜明想在国内展开活动,必然需要大量的经济支持,所以旗下肯定有不少做生意的。她的任务,就是调查这些商人,哪个和夜明有着来往,经过她锲而不舍地调查,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某个叫做“姚老板”的人。

这个姚老板是做外贸生意的。在凤城商界还挺有地位,黑白两道都吃得挺开。阿蔓就准备从他身上入手,以此来一步步深入夜明的核心,但她毕竟是个女孩,有很多事做起来不太方便,所以我的到来可谓非常及时。

我点头,说:“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说。”

“不着急,到酒店后,你先安定下来,我再慢慢给你讲吧。”

说话之间,我们就到了一间招待所‐是的,没有说错。就是招待所。我都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在经济发达的凤城,竟然还有“招待所”这种八十年代盛兴的国营宾馆。

阿蔓看出了我的意思,不好意思地说:“没办法,经费有限,只能把你安排在我们部门下面的招待所里了。”

这招待所的位置其实还不错,四周高楼大厦林立,这里倒是绿草茵茵,像是一座小花园,有三栋白房子矗立其中,颇有江南山水画的感觉。从yīn冷的北方到温暖的南方,确实有种穿越的恍惚感。

阿蔓将我领进房内,房间里的设施确实有点简陋,但胜在挺干净、挺卫生。阿蔓已经给我准备好了衣服,让我洗澡完后换上就行,交代完后,她便出了房去。

我也小心翼翼地脱了衣服,走进洗澡间内。

我的前胸缠满绷带,肯定没法畅快淋漓地洗澡,只能洗了个头,又用毛巾擦了擦身子,便走出去准备换衣服了。结果刚一出去,就把我吓了一跳,阿蔓竟然还在床上坐着。

我“嗷”的一声尖叫,赶紧拿毛巾挡住了自己的敏感部位,同时惊恐地说:“你你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阿蔓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上下看了我几眼,“嗤”了一声说道:“我还当你是个多大的流氓,原来就这么点胆子啊?可拉倒吧,姐姐什么阵仗没有见过,你至于这么担惊受怕的吗?”

她一边说,一边把床上的衣服丢给了我,我抓着衣服赶紧又躲进了卫生间内。

当初在处刑室内,我以为我是大灰狼,她是小白兔,现在才知道我还是太年轻了,原来我才是小白兔,而她是大灰狼。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听阿蔓在外面说道:“本来计划让你休息几天再行动的,但是来不及了,你现在就得走了。”

凤城挺暖和的,所以衣服也单薄,我很快就穿好了,走出来问:“到底怎么回事?”

阿蔓摸出一张照片交给了我。

照片上是个挺漂亮的女孩,也就十八九岁的年纪,不过妆化得挺浓,浑身也珠光宝气的,穿着也很时尚,都是大牌,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姑娘。我奇怪地看着阿蔓,说这是?

“这是姚老板的女儿,叫姚冰倩,今年十八岁,刚上大一。你的任务,就是去保护她,做她的贴身保镖,二十四小时都不能离开她。”

“啊?!”

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阿蔓继续给我解释,说这个姚冰倩,前段时间刚遭遇了一场绑架,姚老板花了一百万才把自己的女儿赎回来。女儿虽然平安归来了,却把姚老板也吓得够呛,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所以他想找个身手不错的保镖来保护自己女儿的安全,之前已经请过几个退伍兵和专业的散打教练。但是不过几天就都不干了,所以姚老板正急得不行,到处托人再找靠谱的保镖。

姚老板是我们接近夜明的一条重要线索,所以和姚老板搞好关系势在必行,给他的女儿当保镖是个非常好的突破口。阿蔓听说这件事后,就立刻向姚老板推荐了我,姚老板也同意了,让我现在就到学校去找她的女儿。

“一个月三万块钱,不亏吧?”阿蔓笑嘻嘻地说着:“你看我给你找个这个活儿多好啊,既能完成队长交代的任务,还能相伴在美女身边,顺便还能把钱挣了,简直再找不到更好的活儿了。”

阿蔓的脸上虽然在笑。可是眼神里却透着狡黠的光芒。我一下就看透了她,说可拉倒吧,这活儿要是好干,那几个退伍兵和散打教练怎么不干了呢,这事你得跟我说清楚,否则我是不会去的。

“好吧,你确实说到了点子上。”

阿蔓没有办法,只好给我解释起来,说这个姚冰倩确实不好伺候,在学校里就是女魔头一个,走到哪里都前簇后拥的。之前的几个保镖,就是被她叫人给打跑了的。

我说这姚冰倩有毛病啊,有人保护她还不愿意,难道她还想被人绑架?

阿蔓说问题就出在这,这个姚冰倩吃了一亏,却还不长记性,说自己是常年猎鹰,反而被鹰给啄了眼,信誓旦旦地要把那几个绑匪给找出来,并且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不用她爸帮忙,所以才把她爸的保镖给打跑了的。

我一边听,一边啧啧摇头,说得,看来又是个任性的大小姐。

“怎么,怕了?”

“嘿,我会怕?!”我轻轻点着桌上的照片,冷笑着道:“我王巍,专治各种不服。我告诉你,就这种女的,没那么难对付,打一顿就好了。”

有过对付李娇娇和冯千月的经验,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就像我当初刚到省城的时候一样,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的只是一身的本事;而和当初的我相比,本事无疑又更的了。

阿蔓听后,爽朗地笑了起来,说:“好,就让我看看队长的外甥究竟有什么真本事吧…;…;你还不知道吧。队长说要吸收一位新的队员,而这个队员是他亲外甥的时候,七队好多人都不服气呢,你正好可以堵一堵他们的嘴。”

阿蔓一边说,一边交给我一支手机,让我和过去做一个彻底的切割,就从这支新的手机开始。而姚冰倩的各种信息,也储存在这支手机里了。我检查过一遍手机以后,说没问题,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我刚要起身离开,阿蔓又叫住我,意味深长地说:“这个姚冰倩,据说是有名的公交车,最喜欢勾引男的上床,你自己小心一点。”

“哦?”

我乐了起来,凑近了阿蔓的脸,笑嘻嘻地说:“怎么,你是怕我被别人给勾走吗?放心吧,我不会那么没定力的!”

“去你的…;…;”

阿蔓推了我一下,红着脸说:“别没个正经,我的意思是说,咱们还要通过姚老板来接近夜明,你不要因小失大,如果和姚冰倩有了什么关系,姚老板一怒之下,这条线可能就断掉了。”

我点头,表示明白,说:“那行,我就先走了,有什么事再联系吧。”

告别阿蔓之后,我便离开了房间,出门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姚冰倩所在的大学。

理所当然,姚冰倩念的肯定不是什么好大学,是一所三流的财经学院,花钱就能上的那种。看着照片里笑靥如花的姚冰倩,很难想像这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公交车,这么好看的女孩子还真是可惜了,干嘛要这么不珍惜自己呢?

不过相比于她,我才更加可怜。

我堂堂省城的王皇帝,竟然沦为一个公交车的保镖,说出去不知要笑掉多少人的大牙。

凤城财经学院,很快就到了。

这时已经下午,我按着阿蔓提供给我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姚冰倩所在的系。姚冰倩在这学校还挺有名,稍稍一打听,就知道她在哪个教室上课了。到了那间教室,还挺大的,是个阶梯教室,里面坐了一百多人,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聊天、玩耍、到处乱窜,倒是互不干涉,各忙各的。

这哪里像个课堂,分明就是个游乐场啊。

因为教室挺乱,人也挺多,所以我的进入也没引起谁的注意,毕竟我也是这个年龄段的,他们还以为我是这个教室的同学呐。

经过一番搜寻,我很快就找到了姚冰倩,这个姑娘很有辨识度,想找不到她也挺难啊。

姚冰倩在某个角落坐着,两条长腿架在桌子上,果然和阿蔓说得一样,这姑娘走到哪里都是前簇后拥,就连上课都是一样,四周坐着七八个以她为中心的学生,有男有女,头发五颜六sè,又戴耳钉又露纹身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开理发店的。

姚冰倩坐在位子上,像个高高在上的皇太后一样,正往自己手上抹着红红的指甲油。长得确实挺好看的,不过让人没有什么接近的欲望,如果我在大街上看到这种女孩,压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不过现在,没有办法,为了任务只能委曲求全。

我刚过去,就听姚冰倩和身边的人说:“哎,听说我爸今天又要给我派个保镖过来,你们倒是想好整他的主意没有?我可告诉你们,必须来点新鲜的招儿啊,太老的就没意思了。”

看网友对 605 我,专治不服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50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