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07 我要认你做大哥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1次加更

607 我要认你做大哥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1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做出一字马的动作,用脚蹬住狗熊下巴,还问狗熊怎么不回去和他妈睡觉的人,当然就是我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身为姚冰倩的贴身保镖,看到主顾有生命危险,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必须挺身而出。现在的我虽然身上有伤,还是重伤,但要挡住狗熊这种力量型的家伙还是没问题的,而且还是小菜一碟、轻而易举。

只是,在我看来非常简单的事,在别人看来却是惊为天人。在教室里面众人的眼里,就好像是一只瘦弱的羚羊,挡住了一头壮硕的狗熊般不可思议,每一个人的眼睛都瞪得浑圆,一脸震惊地看着我们,就连我身后的姚冰倩,也目光呆呆地看着我。

而狗熊,在听到我奚落的话后无疑更加愤怒,龇牙咧嘴地还要继续往前面冲,但是我一动不动,寸步不让,眼睛依旧冷冷地盯着他,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赶紧滚出这里!”

说完这句话后,我还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着以后轻巧巧地叼在嘴上,然后喷了一口青烟在狗熊的脸上,以示我对他的不屑。

“嗷!”

狗熊一声咆哮,他当然是不服气的,立刻伸出他那双胖乎乎的大手,狠狠一巴掌就朝我的脑袋拍了过来,攻击方式还真有几分“狗熊”的意思。一般人要是挨了他这一掌,估计当场昏厥都有可能,老话说身大力不亏,这个狗熊就是最佳的例子,这个吨位放在这里,力气确实渗人,怪不得能成为这个学校最可怕的人。

不过我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在他的手掌拍落下来之前,本来就杵在他下巴上的脚,狠狠一下踢了出去。狗熊几乎哼都没哼,整个人就倒飞出去,还打了四五个滚,撞翻了六七张课桌,才终于倒在了讲台下面。

狗熊挣扎着站了起来,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目光里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惊恐,显然这辈子都没碰上过我这么可怕的人。

我也再度怒喝一声:“滚!”

听到这个字后的狗熊,像是如获特赦,立马头也不回地逃走了,来的时候有多霸气,走的时候就有多狼狈。教室里面一片狼藉,也一片寂静,好多人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仍旧呆呆地看着我。

我回过头去,看着依旧傻眼的姚冰倩,低声说道:“小姐,你没事吧?”

姚冰倩既然是我的主顾,我还拿着她爸的工资。所以当然要尽心尽责,该称呼什么就称呼什么。听到我的询问,姚冰倩面sè复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接着,我才挺直身体,面sè严肃地说:“你好,我是你爸派来保护你的人,我叫王巍!”

这一瞬间,教室里立刻就炸开了锅,大家这才知道了我的身份,同时又对我议论纷纷,说我虽然长得不是太好看,但比姚冰倩之前的几个保镖都要有型多了,看着很酷等等。

倒是姚冰倩,还没从刚才的惊吓总回过神来,只是面sè惨白地冲我点了点头,然后便沉默不语地坐回她的座位去了。

教室里面,也很快恢复了正常秩序,倒下的课桌也都纷纷被扶起来‐当然,对这个班上来说,正常秩序就是乱糟糟的一片。姚冰倩的那帮狐朋狗友,也都重新聚集到了她的四周。

因为姚老板有过规定,我要二十四小时保护姚冰倩的安全,所以我也在她身后不远处找了一个位子坐下。时刻可以盯着她的动向。之前那帮一个比一个聒噪的非主流,在经过刚才狗熊的事件以后,现在也都一个个沉默下来,有几个人时不时地扭过头来看我一眼,也带着略微惊慌的眼神。

不过恐惧这种东西,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失不见的,这帮人的气氛也慢慢重新活跃起来,甚至还能拿刚才的事开玩笑了,说那个狗熊真是太可怕了,以后可不能随便招惹他了等等。

还有的说:“冰姐,这次多亏你这个保镖了,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看他年纪不大,身手倒是挺不错的,比之前那些退伍兵什么的都要厉害。”

因为我的耳力胜过常人,所以能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姚冰倩说:“厉害什么啊厉害,你们没看出来他在故意逞能吗,叫狗熊过来的主意还是他自己出的,还不是纯心想要在我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这个姚冰倩分析得倒是没错,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他什么意思,一来就给我个下马威,不晓得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吧?”

姚冰倩越说越气,直接回过头来冲我招了下手,说你,过来!

我便站起身来,走到姚冰倩的身前,问她有什么事。姚冰倩拍在桌上一百块钱,说道:“我口渴了,去给我买瓶饮料来!”

我看了看桌上的钱,说不好意思,我是负责保护你人身安全的保镖,不是负责帮你跑腿的下人。

姚冰倩的眉毛一下挑了起来,怒气冲冲地说:“保镖就是下人,你拿了我爸的钱,就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这个姚冰倩确实不太讲理,也是个任性惯了的主儿,总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一切都该围着她转。当然,她这么想倒也没错,因为她说过这番话后,旁边的一群喽啰立刻附和起她,说就是,保镖和下人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拿人钱财、忠人之事吗,以前的保镖能去跑腿,怎么到我这就不能跑了,到底想不想干了等等。

其实姚冰倩的这些朋友,我一个都不想搭理;就是姚冰倩本人。要不是因为工作,我都懒得看她一眼。现在面对众人的围攻,我是烦不胜烦,凌厉的目光一扫,四周立刻安静下来。

嗯,刚才一脚踢飞狗熊的余威毕竟还在,我很满意。

控制住现场的局势以后,我才再次对姚冰倩不卑不亢地说:“小姐,我再说一遍,我是保护你人身安全的,不是来给你跑腿的。”

姚冰倩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但是偏偏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我又转身返回了自己的位子。姚冰倩确实气得七窍生烟,又和她的一帮狐朋狗友商量起怎么对付我来了,但是面对我这样实力强劲的高手,这帮想象力匮乏的大学生也实在想不出什么主意来了。

姚冰倩眉头紧锁,为了能够整我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终于,她低呼一声:“有了!”接着,她又把头伏下去,低声和周围的人说起了什么。因为这次她刻意压低声音,所以我也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

但是在她说完以后,鸡冠头小默立刻惊呼起来:“不行啊冰姐,吴刚可是咱们学校的天。你得罪他可比得罪狗熊还要可怕!”

姚冰倩哼了一声,说道:“怕什么,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我爸扛着吗,晾那个吴刚也不敢真的对我怎样!至于这个王巍,他不是狂得很吗,就借吴刚的手收拾一下他吧。”

和刚才去叫狗熊一样,姚冰倩的这个主意再次遭到了众人的反对,看来这帮人也不完全是顺着她的,看她做出太过分的事情,也会去劝一劝。但可惜的是,姚冰倩实在太固执了,一意孤行地要这么做,身边没有一个人能拦住她。

成功说服众人以后,姚冰倩便再次回过头来冲我招手。

我走了过去,说小姐,有什么事?

姚冰倩说:“我无聊得很,陪我出去走一走吧。”

我知道姚冰倩出去想干什么,刚才通过他们的对话已经猜到一二。我的实力很强不假,但我还不想得罪这个学校的天,到时候人家叫出几百号人,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纯属自讨苦吃;还有,这个姚冰倩也纯属吃饱了没事干,怎么一天天的这么想惹事呢?

我看了一下外面的天,夕阳正在慢慢落下,整片大地也被蒙上了一层金黄sè。

我说:“小姐,马上就要放学了,为了你的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到处乱跑,一会儿田伯该来接你回家了。”

我已经从阿蔓那里掌握到了姚冰倩的一些信息,知道她每天晚上放学都是要回家的,由一个叫田伯的管家开车来接。回家以后,我就能轻松点了。但姚冰倩很不乐意,说道:“你废话真多,反正我要到外面走走,你爱来不来。”

说完以后,姚冰倩起身就要往外面走。我想了一下,便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按回在了椅子上面,姚冰倩顿时恼火地说:“怎么,你一个破保镖,还敢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我冷冷地说:“不好意思,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还是就在这里等放学吧。”

“我偏不!”

姚冰倩的倔劲儿上来了,还要起身往外面走。我没办法,只好再次将她拉了回来,接着又从身上摸出一截绳子,“嗖嗖嗖”地在她身上绕了几圈。将她牢牢捆在了椅子上面。

因为我的动作实在太快,姚冰倩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个就被绑在椅子上面不能动弹了。姚冰倩顿时哇啦哇啦地叫了起来,各种污言秽语都从她的口中骂了出来,说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什么的,引得一整个班的学生都朝这边看了过来,旁边的小默等人也纷纷谴责着我,说我实在太过分了,让我赶紧把姚冰倩给放了。

不过随着我的眼神一瞪,他们又不敢再说话了,只有姚冰倩还在不断骂着。

我站在她的身后,说小姐,不好意思,为了你的安全,我只能这样做了。

姚冰倩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等着,我肯定让我爸开除了你!”

我没答话。

终于到了放学的时间,我本来打算把姚冰倩给放开的,但是思考一下过后,觉得她肯定会不老实,索性把她整个人举了起来扛在肩上,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可想而知,姚冰倩肯定叫唤得更大声了,她的那帮狐朋狗友也纷纷过来,让我把姚冰倩给放下来。我都懒得搭理他们。再次使出瞪眼神功以后,世界终于一片清静,我也继续扛着姚冰倩往外走了。

正是放学的时间,校园里面人潮如织,我扛着姚冰倩大步往外面走,姚冰倩则不断骂骂咧咧的。可想而知,这个情景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大家都很惊讶地朝我俩身上看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我却视若无睹,继续无所顾忌地往前走着,反正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只是走着走着,一个庞然大物突然闪到我的面前。巨大的yīn影也笼罩在我头顶,就好像半个天空都被他挡住了似的。

这人的眼睛痴痴呆呆,看着像个智障,正是狗熊。

看到狗熊,本来骂骂咧咧个不停的姚冰倩也不敢吱声了,面sè也跟着变得紧张起来。姚冰倩咬牙切齿地低声对我说道:“看看你惹的好事,现在被他给缠上了吧!”

这狗熊明明是她招来的,现在竟然埋怨到我的身上,也是让我一阵无语。

不过我对这个狗熊还真不害怕,挑着眉毛,看着他说:“怎么,还想和我练练?”

一听这话。姚冰倩使劲掐我的腰,低声说道:“你不要命啦?别以为你侥幸踢飞人家一脚,就比他还要厉害了,人家之前那是轻敌了,要是认真起来能把你给吞了!听我的话,赶紧跑吧,他跟不上你的!”

与其说姚冰倩是关心我,不如说是担心她自己,她怕我输在这个狗熊手上,连累了她,狗熊又要找她睡觉。虽然她陪很多男人睡过觉,但也不是什么人都睡得下去。

然而,狗熊在听了我的话后,反而把头低了下去,轻声说道:“不是,我不是来找你练的,只是我长到这么大,第一次碰到像你这样的高手,我对你是真的服气了,所以我想跟你,你看行吗?”

听了狗熊的话,我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是要认我做大哥的节奏?

在我还发呆的时候,姚冰倩已经兴奋的不行了。使劲抓着我的衣摆,轻声说道:“快答应他,有了狗熊这个跟班,咱们在学校就能横着走了!”

说句实话,从罗城到省城,我是收过不少小弟,但还没有狗熊这样的人。我不是嫌弃他长得胖,我是感觉他智商可能有点问题,不是很好控制;而且我初到凤城,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哪有心思去收什么小弟。

所以我冷冷地说了一声:“没有兴趣!”

狗熊一脸吃惊,还要再说什么。但是被我给打断了,我继续说道:“别再跟着我了,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绕过狗熊,扛着姚冰倩继续往外走去。狗熊果然没有再跟上来,站在原地没敢动弹,倒是姚冰倩气得不轻,又掐了我腰两把,恨恨地说:“这么好的小弟你都不收,你说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回家以后,我非让我爸炒你鱿鱼不可!”

我还是不理她,继续往前面走。

等我走出十几步后,身后却传来狗熊的一声大吼:“我一定会认你做大哥的!”

这吼声,也是相当霸道,整个校园几乎都要跟着颤动起来。

来到校园门口,我左右看了一下,在路边看到一辆黑sè的加长林肯名车,又看看车牌号,所有特征都能和阿蔓给我提供的消息对应得上,所以我便大步走了过去,拉开车门便把姚冰倩送了上去。

开车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着精神矍铄,手上还戴着一副白手套。不出意外,他就应该是姚家的管家田伯了。我把姚冰倩送上去后。自己也坐了进来,然后叫了一声:“田伯,你好。”

田伯看到被绑着的姚冰倩已经吃了一惊,估计还以为我是劫匪,都准备掏出手机去报警了,听到我叫他后,才试探着问:“王巍?”

我点头,说对。

我一边说,一边把姚冰倩身上的绳子解开了。

姚冰倩气呼呼地说:“田伯,这家伙是怎么对待我的,你可是全看到了,我回家就要跟我爸告状。你要给我作证!”

田伯的冷汗流下,问我:“王巍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我便把前因后果给他讲了一下,说我也没办法,姚小姐不是很配合我,为了她的人身安全着想,只好动用一些粗暴的手段了。听了我的解释,姚冰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田伯,你听到没有,他绑架我还有理了!你说他该不该被开除?”

田伯的冷汗再次流下:“这个,小姐你还是回家和姚总商量吧。”

“你…;…;”姚冰倩翻了一个白眼。

车子缓缓启动,行驶在凤城宽敞的大街上。我坐在车里,坐在姚冰倩的身边,注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久久不发一语。这是我到凤城的第一天,莫名其妙地就做了别人的保镖,还莫名其妙地坐在这辆车子里面,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的陌生。

不知道现在省城的情况怎么样了,我的那些兄弟、朋友,会因为我的遭遇和我舅舅打起来吗?作为一个“潜逃在外”的人,肯定不能再和以前的朋友联系了,也就无从知晓他们的情况。

不过我想,我舅舅可以搞定这一切的。

不知不觉,车子开进了一片别墅区,这里大大小小矗立着许多别墅;凤城这地方寸土寸金,能住进这片别墅区里的肯定非富即贵,所以这个姚老板确实很有经济实力。

很快,车子就开进了一栋三层别墅的院子里面。

在车子进入车库之前,田伯让我和姚冰倩先下了车回房里去。姚冰倩在前面走,我在后面不声不响地跟着,姚冰倩突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回头对我说道:“喂,乡巴佬,见过这么大的房子吗?”

之前姚冰倩给她爸打电话的时候,她爸就告诉过她,说我是省城来的。在凤城人的眼里。省城当然属于乡下了‐这么描述不太准确,据说在凤城人的眼里,国内其他地方都是乡下,包括帝城在内。

在凤城这种地方,有一栋三层的别墅当然是很厉害的事情,不过还不至于让我吓到,毕竟我也是住过庄园的人。不过在姚冰倩的面前,我也故意装作一副乡巴佬的模样,露出白牙笑着说道:“没有见过。”

“嘿嘿,今天就让你见一见吧,不过你也就这么一次机会了,因为你马上就要被我爸给开除了。”

说完这句话后,姚冰倩便扭着她的小屁股往前走了。

我苦笑一声,也跟了上去。

进入房间以后,里面装修得果然富丽堂皇,整个看上去就像个皇宫一样。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最先迎了出来,姚冰倩扑了上去,叫了一声妈妈。看得出来,姚妈妈是个挺温婉的女人,宠溺地摸过女儿的头后,又对我说:“你就是那个新来的保镖吧,快坐下吧。”

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便坐在了沙发上面。

姚冰倩猛地叫了起来:“谁让你坐下的,你身上脏不脏啊!”

我身上穿的衣服,是阿蔓今天才给我买得新的,姚冰倩明显就是故意在找我茬,所以我也没有去搭理她。姚冰倩急得跺脚:“妈,你看看他,多目中无人!”

姚妈妈笑着说道:“我倒觉得人家性格挺稳重的,你该多向人家学习学习。”

“谁稳重啊?”

就在这时,又一道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从楼上走下来一个相貌堂堂、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一看这人,我就知道他肯定就是姚老板了,所以我也立刻站了起来,目光尊敬地看着他。

果不其然,姚冰倩叫了声爸,然后飞快地跑了出去,抓住姚老板的胳膊,狠狠地将我告了一状,将我的所作所为全部说了一遍。这时候,田伯正好也走了进来,姚冰倩立刻说道:“田伯可以为我作证,王巍就是把我绑上车的,爸,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现在就把那个家伙开了!”

姚老板疑惑地看向田伯,田伯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表示姚冰倩说得都是真的。

姚冰倩更加得意,冲我露出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接着又抓着她爸的胳膊,让她爸赶紧把我给赶出家去。

而姚老板却笑呵呵地摇了摇头,接着又面sè严肃地冲我说道:“王巍,你做得对!如果小女以后还是胡作非为,你可以随时把她再绑起来!”

看网友对 607 我要认你做大哥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1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