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棋子

第五百三十三章 棋子

归宁城依孤刃峰,主城位于孤刃峰与秋野河之间,在归宁主城之外,东西又各建两座里许方圆的坚固军垒,名义上是归宁侯府的扈卫营驻地,但分别由龙骧大营及凤雏大营挑选三千精锐进驻,代表陈海与内廷势力的存在。

甚至就连主城的防务、治安,也是以归宁侯府为中轴线,分东西城归两部兵马负责。

在孤刃峰的东西两麓,紧挨着东西两营军垒,又分别建有两座比归宁侯府略小一些的院子,居高能看到归宁主城内的情形。

西侧是陈海在归宁城里的临时别院,而东侧则是赵承教的潜修之地。

文勃源身为宿卫军中郎将,负责统管宿卫军的所有军政事务,自然不可能长期滞留在归宁城,盯着陈海与宋国夫人杨巧儿的一举一动,自然是由恢复修为的赵承教留在这里,负责一切。

然而晚宴过后,赵忠、文勃源等人从归宁侯府辞行出来,却没有急于回燕京,住进赵承教潜修的东山别院。

陈海恍然毫无察觉,毕竟从归宁城回燕京城,还有五百里路程,赵忠、文勃源在歇一晚,与赵承教商议些事情,明天再起程回燕京城,也是正常。

自然这事看上去寻常,陈海也当什么事都没有,起身要跟宋国夫人、归宁侯辞行,要回西山别院去休息。

“归宁城是建成了,方圆三十里内也是归宁城的属地,但姚氏将二十多万民众全部迁到秋浦寨西边去了,站在城墙之外,看着四野之地空荡荡的,也不是一回事啊。”杨巧儿这时候却没有起身要送陈海走的意思,檀唇轻启,问道。

宋国夫人杨巧儿看似乏了,与归宁侯赢累并坐在上首长案之后,伸着懒腰,身形一拔,本来雍容宽松的服侍一紧,曼妙的身材涌动在衣袍之下,分外诱人。

经历这么多事,宋国夫人杨巧儿在陈海面前再也不会端什么架子,但这样的举动,多少有些勾人的意味了。

赫萝站在杨巧儿身后,看到这一幕,眼眸里流露一丝鄙夷。

虽说杨巧儿是久旷之身,这数月与陈海常常亲近,有些男女之想也很正常,但杨巧儿此时的举动,未免有些刻意了。

只是当前的局势太复杂了,心机单纯的赫萝看不透所有的微妙,但在她的眼底,陈海与杨巧儿只是一对互相利用的狗男女——虽然她这时被陈海派到杨巧儿身边,贴身护卫杨巧儿的安全,也不能改变她的看法。

归宁侯赢累今天终于有一点归宁城主的感觉了,没有注意他母亲慵懒的姿态,也是盯着陈海,说道:“陈侯有什么妙策,说来听听,要不然我这归宁侯,干得也实在乏味得很?”

归宁侯赢累希望陈海能为此事继续出谋献策,心想着只要归宁城能拥有属民,他总归能挑选一些自己能用的人,不需要再事事都看陈海与内廷的脸sè行事。

“照常理而言,归宁城雄踞枫林渡,控扼南北要津,往来商旅极多,夫人与累皇子,将城中空地归给匠工、商户自建院落;而城外田山数以十万亩计,能安置三四万户耕农,夫人与累皇子,大可能招揽流户、奖励耕织。而待商工耕农齐聚,夫人与累皇子建立学校,教授子弟识文断字,继而选拔资质优异者,传授玄法、武道,继续用之侯府,便能成就势力,”陈海颔首说道,“然而这只是宗阀的经营之道,而且需要数十年之积累才能有成,累皇子想必是没有这个耐心,也没有这么必要,待他日累皇子再入燕京城时,天下皆是累皇子的天下,亿万子民,皆是累皇子的臣民,累皇子何需要此等些微之事?”

听陈海这么一说,赢累的心思便被岔开了,留下来也觉得无趣,起身便要离开。

陈海看杨巧儿有单独留他说话的意思,但今夜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他没有时间留下来跟杨巧儿周旋,也不顾杨巧儿美眸里流露出来一丝幽怨,也起身告辞,在魔猿、周景元及诸扈卫的陪同下离开归宁侯府。

走出归宁侯府,陈海看似无意的抬头看了一眼夜sè。

夜空轻云掩月,看似跟平素没有什么不同,但即便是魔猿也感知不到,在轻云之上,有一楼普通玄修根本就感知不到的清玄气息,正凝聚成一头鸾凤的形状,俯瞰着下方的孤刃峰。

陈海心里冷冷一笑,暗想内廷为实现对他的谋算,竟然将青鸾阵夹藏在小五行阵之中,部署在东山,要不是青鸾阵就是从道禅院抢走的宝物,苍遗都未必能觉察出来。

********************

陈海负责组织人手建造归宁城的主城以及归宁侯府,但赵承教潜修的东山别院以及东山别院前内廷扈卫进入的东营,都是内廷自行组织工匠建造。

而且建造之前,内廷就光明正大的将小五行阵部署在东麓,将孤刃峰东麓四五里方圆的山岭完全笼罩起来,外人也不知道内廷在东山别院内做了什么布置。

在东山别院建成之后,小五行阵也没有撤去,这实际使得归宁城自建成之日,就有两个中枢,一个在东麓、一个在西麓,而所谓的归宁侯府,反倒是空架子。

文勃源、赵忠随赵承教走入东山别院最里侧的院落,这里是小五行阵的控制中枢。

这时候数百扈卫以及上百剑侍,这时候将里院团团围护起来,而小五行阵也是随时启动着,将东山别院笼罩起来,确保没有一只蚊虫能够闯进来。

一阵轻微的隆隆声响,一个密道在东山别院深处显露了出来。

赵承教就站在秘道旁,请文勃源和赵忠先行进入地宫,心想大概谁都没想到,他们在小五行阵之下,又部署了一座更高级别的法阵吧?

三人走入秘道,丝毫没有任何气闷的感觉,转过了几道弯,就见在一座巨大的地下洞穴中间,有一座三四米高、完全由精铜铸成的小铜殿呈现在三人面前,谁也不知道文勃源他们将这座铜殿偷偷摸摸的就转移到东山别院下面的洞穴之中。

地下洞穴是天然的,石壁都没有雕饰,顶部不知道镶嵌了什么东西,放射出柔和光芒,将四周照射得如同白昼一般。

文勃源他们走入铜殿,铜殿四壁皆是繁复的道篆秘符,闪烁着隐隐的光泽,正中有一座小池子,有泉水嘟嘟冒出,赫然是一道地底灵泉,显示东山别院建在孤刃峰的灵脉之上。

有这灵泉在,小五行阵才能源源不断的汲取天地灵力,维持运转,但此时在灵池之中,深深插入一樽古拙无比的细长铜柱,铜柱之上,一头青鸾雕刻得栩栩如生,似乎随时都能会活过来,飞入高空。

而青鸾铜柱与铜殿四壁所篆刻的道篆秘符,气息融为一体,

此时也有九名玄衣宫侍盘膝坐在灵池之旁,让铜殿显得更加拥挤,他们心念神识沉浸入青鸾铜柱内部的阵法禁制之中,继而通过青鸾铜柱,将孤刃山以及归宁城内外的一草一木,都探察得一清二楚。

“西山那边有什么动静?”赵忠问居首的那名宫侍。

“陈海刚回西山别院,正将部属召到偏厅里商议事情,他们以神念交流,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宫侍回道。

“好,你随时注意陈海的动作,他什么时候将部属遣走,孤身独处时,再来禀告我们。”赵忠说道。

文勃源要利用蛊魂丹控制陈海的神魂,距离远了不行,毕竟要就近施法,而利用蛊魂丹控制陈海神魂时,陈海身边还不能有人。要不然让陈海身边的人察觉到异常,他们即便能控制住陈海,也不可能令天机学宫、龙骧大营的人盲目的继续唯听从陈海的号令,他们也就无法达成通过陈海控制天机学宫及龙骧大营的大计。

片刻之后,那为首的玄衣宫侍就走过来汇报:“陈海一人走回寝院,似要入寂炼化真元了……”

“好,陈海入寂潜修,是神魂最为松驰之时。”赵承教说道。

“那陈海从一介经脉被废之人短短十余年就有了现在的成就,身后肯定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蛊魂丹还有搜人魂魄的作用,师弟你切莫图省事,直接将他的神魂灭去,将其炼制成肉身傀儡——那样的话,很多秘密探察不出来,留下来的破绽也会太多,陈海身边那些人,不可能一点都看不出来……你只需做到让陈海知道,他再敢对我们的命令yīn奉阳违,我们随时能叫他魂飞魄散,相信他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赵忠又不放心的告诫文勃源道。

文勃源点头应允,说道:“这个我自然省得,还请二位师兄帮我护法。”

说完他走到灵池旁,坐到那名玄衣宫侍之前的位置上,手结玄印,神识潜入青鸾阵的禁制之中,这时候就见他浑身精光一闪,铜殿四壁的符篆同时绽放出耀眼的强光。

文勃源是要借助青鸾阵的神通,趁陈海不备,强行侵入他的识海之中,对数年前种入陈海识海之中的蛊魂进行二次祭炼,到时候就能将陈海的性命完全控制在他的掌控之下……

想想数年前布下的棋子,这一刻终于能发挥作用,赵承教、赵忠也是既紧张又兴奋。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三章 棋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