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15 杀气腾腾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5次加更

615 杀气腾腾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5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瘸子?!

虽然我才来这个学校没几天,但也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知道这是和吴刚争天的那个学生。说到这个瘸子,在这个学校确实算是风云人物了,据说只是个大一学生,腿脚还不大利索,却凭借独有的个人魅力,在短短半年之内就拉起了一支队伍,不仅成了大一名副其实的扛把子,还和吴刚争起了天的位置,两边频频发生摩擦,都说一场恶战迟早都会到来。

前几天在饭店里面,姚冰倩就是因为口无遮拦,说支持瘸子打赢这场战斗,才引来了吴刚这个灾星的纠缠。要不是狗熊及时救场,姚冰倩估计还得吃不少亏,结果吴刚才走,瘸子竟然又来了?

好在对方点名道姓说要找我,而不是说要找姚冰倩,恐怕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在对方说出“瘸子”这两个字后,教室里面立刻陷入了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我,姚冰倩也面露一点紧张,生怕麻烦再次找上门来。我继续皱着眉头。问道:“瘸子?瘸子找我干嘛?”

对方冷冷地答:“废话真多,去了你就知道了!”

坦白来说,虽然我对这个学校“争天”的事不感兴趣,但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瘸子还是有点好感的,尤其是“大一学生”“个人魅力”“腿脚不利索”这些词汇组合起来,让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位瘸子肯定是个人中豪杰,刚上大一就敢挑战这个学校的天,无论是赢是输都能让人对其竖大拇指。

如果我还是个学生,肯定愿意和这样的人交个朋友。

就是现在,其实我也不排斥见见这个瘸子,欣赏一下这个校园传奇人物的风采;但是对方不客气的态度,直接让我对这个瘸子的好感败掉了,什么玩意儿啊,如果对方好好请我,那我去见见他也无妨,上来就给我玩这一手,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于是我也不客气地说道:“是吗,我要不去你会怎样?”

我的语气充满冷漠,嘴角也带着冷笑,显示出毫不在意的味道。对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说话,直接愣了一下,才不可思议地说:“你确定不去?”

这学生的语气让我更不爽了,好像这瘸子是什么大人物似的,我要不去就是我的损失,或是我要不去就会惹来麻烦。虽然姚冰倩在旁边频频给我使着眼sè,让我答应对方,但我还是冷冷地答:“对,不去!”

我的声音斩钉截铁,没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开玩笑了,我连吴刚都不放在眼里,会把这个瘸子放在眼里?对方显然更意外了,深深地看了我几眼,才冷笑着说:“好,你可以不去,但你不要后悔!”

说完以后。他们一帮人便迅速地离开了。

这帮人一走,姚冰倩就着急地说:“王巍,你干嘛不去见见瘸子呀!一个吴刚就够让咱们头疼的了,要是再来一个瘸子,我还活不活了?”

米哥也埋怨地说:“是啊王巍,瘸子只是想和你见一面,又没说要找你麻烦,你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简直就是当众打人家的脸。不是仇人,现在也变成仇人了,你是不是还嫌倩倩的处境不够难的?”

姚冰倩说我两句也就算了,毕竟人家是我的雇主,拿了人家的钱,听两句难听话也正常。但是米哥也说,就让我接受不了,我直接伸出手来,托住米哥的后脑勺,把他往教室门口的方向推,说行了,你赶紧上课去吧,可别在这逼逼了。

米哥堂堂大二老大,前怕狼后怕虎,但凡是这学校有名点的人物,就没有他不害怕的。被吴刚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竟然有脸在我面前逼逼。现在的我好歹也是被狗熊称作大哥的人物,就是米哥也不敢惹我,被我不客气地往外推,也只能悻悻地离开了教室。

米哥虽然走了,姚冰倩还继续问我:“王巍,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见见瘸子?”

在姚冰倩的眼里看来,瘸子无疑也是一个不能得罪的人物,拒绝瘸子的邀请就是得罪人家。我摇摇头,说小姐,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先来考考你吧,你知道吴刚之前为什么把你放了?

姚冰倩毫不犹豫地答:“知道啊,他怕狗熊嘛。我早说了,狗熊一到,吴刚肯定缩的。”

我又摇了摇头,说不对,吴刚平时可以让着狗熊、躲着狗熊,但绝不代表他怕狗熊,否则他这天真没必要当了。我告诉你吧,他之所以把你放了,是因为他正和瘸子争着天呐,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狗熊,否则前有狗熊、后有瘸子,他的处境就难过了。他为了大局考虑,不让自己落到那步,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你要以为吴刚真的怕了,那你才是笨蛋。

其实这点,我一开始也没想到,所以我才对狗熊没有太大信心。后来,我看到吴刚在狗熊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不像他平时的狂妄作风,心里才开始觉得奇怪,因为我总觉得狗熊应该没有这么大的威慑力才对;直到瘸子的人一来,我才彻底反应过来,原来狗熊是制衡两边的存在,双方都怕狗熊落到对面,所以吴刚才会对待狗熊这么客气。

所以瘸子才会闻风而来,邀我过去,也是想要拉拢狗熊。

瘸子是大一的学生,狗熊叫我大哥的事,他肯定要比吴刚更早知道,拉拢了我就相当于拉拢了狗熊。

‐其实制衡的事,按理来说应该米哥来做,他是大二的老大嘛。可惜米哥实在太不成器,两边都没把米哥放在眼里,相比之下狗熊显然更加重要。得狗熊可得天下。

唔,这个学校,也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天下了。

对我来说,一个城市的局势如何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就更不用说一个小小的学校了,所以吴刚和瘸子分别在想什么,我轻而易举地就看透了。

听过我的解释以后,姚冰倩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吴刚为什么肯放过她,也明白了瘸子为什么要来找我。原来我们不知不觉之中,竟然成了谁能当天的关键所在,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这个学校的天。

“神了。简直太神了。”

姚冰倩瞪着眼睛说道:“我在学校这么长的时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么重要。”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是我重要,不是你重要,狗熊对我百依百顺,可不会听你的话。”

姚冰倩冲我眨了眨眼,嬉笑着说:“咱俩还不是一回事嘛!”

又激动地说:“这回好了,看谁还敢瞧不起我,我姚冰倩的时代要到来了!”

听姚冰倩这意思,似乎还真想搀和到瘸子和吴刚的纷争里去,并且还想从中分一杯羹,看不出来这小姑娘野心倒挺大的。可惜就凭她的智商,如果真投身到这里面,非被卷成炮灰不可。

我哭笑不得地说:“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还是别打这个主意了,我劝你还是哪边的队都不要站,老老实实做你的富家大小姐,有我和狗熊在这,就没人敢再欺负你了,保你活得足够滋润。”

姚冰倩拉住我的手,撒着娇说:“我不嘛,人家也想当天,我想当这学校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女天,就像隔壁艺术学院的九格格一样,多威风啊。你就帮帮人家嘛,好不好?”

隔壁艺术学院的九格格,我听说过,主要成员是九个漂亮女生,老大“怀香格格”就是她们学校的天;不过人家学校本就男少女多,据说男女比例是三比七,女人出来主持大局也很正常,和姚冰倩他们这个学校可不能比。

不过姚冰倩这娇撒得真是绝了,一边说还一边抠我手心,勾得我心里头都直痒痒,差点就答应她了。还好我定力比较足,关键时刻把持住了自己,摆着手说:“不行不行,我答应你爸必须保护你的人身安全,绝不允许你去搀和那么危险的事。”

我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亮了一下自己怀里的绳子,还想说点什么的姚冰倩立刻闭上了嘴巴,翻了一个白眼才说:“没劲!”

吴刚的麻烦解决以后,姚冰倩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一上午也过得比较顺利、开心。

至于瘸子,虽然我拒绝了他的邀请,不过我想,他不敢对我做什么的。

到了中午,姚冰倩主动要请我们吃饭,说她今天特别开心,所以要庆祝一下,大家当然欣然前往,米哥也跟着来了。说起来米哥这个人也挺奇怪,其他老大走到哪里都是前簇后拥的,就他来来回回都是独自一人,完全看不出来是个老大。

问他原因,他还振振有词,说自己这是低调。

好吧,低调。

姚冰倩本来还打算邀请狗熊的,但狗熊因为和吴刚约了吃饭。所以只好作罢。

说到狗熊和吴刚吃饭这事,姚冰倩还隐隐有些担忧,说吴刚会不会把狗熊拉到他们那边,然后一起对付瘸子?

和我在一起呆了几天,姚冰倩的成长还是蛮快的,都会独立思考问题了,让我十分欣慰。

我说:“这是肯定的事,吴刚邀请狗熊吃饭,为的就是这个。”

姚冰倩一下就急了,问我那怎么办?

我说这有什么怎么办的,吴刚和瘸子就是斗到天崩地裂,和咱们也没有关系。至于狗熊,他是个独立的个体,爱去哪就去哪,难道咱还能挡住人家?

姚冰倩说:“可狗熊是你的小弟呀!”

我哭笑不得,说我的姚大小姐,你还真把这事当回事了啊,狗熊就是转身投了吴刚,你又能拿人家怎么办呢?我告诉你啊,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咱们独善其身就行,甭管他们洪水滔天。

听了我的话后,姚冰倩沉默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也不知到底听懂没有。

甭管怎么说,这天中午过得还是比较开心的,姚冰倩组了一个挺大的局,上的都是好酒好肉,让大家吃了一个痛快。这顿饭,一直吃到两点,大家才摇摇晃晃地从饭店出来,有说有笑地往学校的方向走。

学校门口是一排饭店,快走到“香常来”饭店的时候,鸡冠头小默突然指着饭店门口说道:“那是怎么回事?”

众人循着他的手指一看,只见香常来的饭店门口躺着一个庞然大物。

这人实在太有辨识度了,不是狗熊。还能是谁?

当时我们距离香常来还有几十米远,看不太清楚狗熊到底是怎么了,还以为他是喝醉了,米哥还笑着说道:“看来吴刚给他灌得不少啊!不过吴刚也真不是东西,灌醉人家就不管了?”

但我却觉得有点蹊跷,所以快步走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狗熊满脑袋都是血,正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狗熊!”

我叫了一声,迅速奔了过去,众人也吃了一惊,纷纷跟上。

很快。我就来到狗熊身前。我蹲在地上,抱起他的脖子,吃惊地问:“怎么回事?!”

众人也纷纷围在四周,惊讶地看着受伤的狗熊。

狗熊受的伤确实不轻,几乎都快昏过去了,听见我的叫声以后,才吃力地睁开眼睛,看清是我以后,才有气无力地说:“大,大哥…;…;”

“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狗熊虽然不是我的对手,但凭他的战斗力,别人想伤到他也难啊。

“吴,吴刚…;…;”狗熊吃力地吐出几个字来。

听到这个名字,姚冰倩他们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面面相觑起来。我的心中同样一紧,似乎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还想再继续问问狗熊,但他的眼睛都快睁不动了,感觉随时都要再昏过去。

我一咬牙,立刻就将他背了起来,冲姚冰倩他们说:“走,先带他到医务室去!”

狗熊的身体虽重,至少有三百来斤。但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问题。我背着他,同样健步如飞,飕飕地朝着学校里面了,姚冰倩他们也都纷纷跟在我的身后。

很快就到了医务室,我把狗熊放在床上,在医生的止血包扎下,狗熊终于悠悠醒了过来。

看到我还在他的身边,狗熊的眼睛竟然红了,他拉住我的手,说:“大哥,不好意思,让你丢脸啦!等我好了。我要去把吴刚那小子给宰了!”

狗熊一边说,一边就要挣扎着下床,但他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连站都站不住,晃悠了两下又躺倒了。旁边的医生见了,也赶紧说:“你可不能再动了啊,你的脑袋本来就有旧伤,这回又被人给打伤了,必须要好好休养才行!”

之前我就听姚冰倩他们说过,狗熊的脑子之所以有点问题,就是因为小的时候被人给打伤过。这事,吴刚显然也是知道的,可他竟然还往狗熊的脑袋上打,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

我也按住狗熊,让他不要着急,先把情况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狗熊便躺在床上,给我们讲起了整件事的始末。

不出我和姚冰倩的猜测,吴刚邀请狗熊吃饭,果然是想把他拉到自己这边,然后一起对付瘸子。

但狗熊拒绝了他,并说:“我现在是王巍的兄弟,不管你想对付谁,都和我大哥说去。我大哥同意了,我就没有问题,大哥让我打谁我就打谁。”

吴刚听后,倒也没有声张,而是继续张罗喝酒,还和狗熊称兄道弟的。但酒过三巡之后,吴刚突然安排几个兄弟悄悄潜到狗熊身后,将手里的啤酒瓶子轮番砸到了狗熊的后脑勺上。

狗熊的脑袋上本就有着旧伤,这也是他浑身上下唯一的致命缺陷,所以这几瓶子下去,直接把他给砸昏过去了。狗熊的身体前倾,把整个桌子都给压翻了。桌上的酒菜也都哗啦啦摔了一地。

然而这并不算完,吴刚又安排了他的兄弟一窝蜂冲了上来,朝着狗熊的脑袋又踢又打。隐隐约约之中,狗熊还听到吴刚在喊:“下手狠点,至少让他一个月下不来床,这样他就没办法去帮瘸子了!”

狗熊自知这次栽了,拼命地爬起来想往外面跑,但吴刚这帮人如同附骨之蛆,一直将他追到饭店外面,又连续在他头上爆了几个啤酒瓶子,确定狗熊爬不起来了,才扬长而去。

再接着,就是我们后来看到的场景了。

听狗熊讲完整个过程之后,我们这边的人都出离愤怒了,纷纷谴责吴刚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姚冰倩也气愤地说:“吴刚怎么能这样呢,就因为狗熊没答应他,他就下这样的狠手?好歹也来问问我们愿不愿意帮忙啊,就因为担心狗熊到瘸子那边去,就把狗熊打成这样,实在丧心病狂!”

众人也都纷纷点头称是,觉得吴刚简直太神经病了,就连一向畏惧吴刚的米哥,都破天荒地说起吴刚的不是来。

而我却紧紧盯着姚冰倩,说你还不明白吗,问题出在你这!

“我这?!”姚冰倩一头雾水,瞪大了眼睛。

众人也都非常奇怪,纷纷问我为什么问题出在姚冰倩这。我面sèyīn沉,幽幽地说:“因为你前几天表过率,说你支持瘸子。我是你的保镖,而狗熊是我的兄弟,吴刚看到拉拢不成狗熊,认为狗熊一定会被咱们带到瘸子那里。吴刚为了他自己的安全着想,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把狗熊给打伤了,这样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听完我的分析以后,姚冰倩一下就毛了。气愤地说:“当时我就随便说说而已,他怎么能当真呢,谁说我支持瘸子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吴刚以为你就是瘸子的忠实拥趸,所以这几天才会翻来覆去的折腾你。结果折腾来折腾去,竟然又折腾出个狗熊,这让他不得不慌,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你就是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吴刚已经将咱们视作了眼中钉,接下来要收拾的肯定还是咱们。”

听完我的话后,姚冰倩终于闭上了嘴巴,眉头也深深地锁了起来。小默等人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吴刚所带来的巨大yīn影蒙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大哥,这事和你们没有关系,吴刚要是敢来找事,我不会放过他们的!”一片沉静之中,狗熊突然气喘吁吁地说着。他的头上包着绷带,因为过于着急,又有殷红的血迹渗了出来。

我轻轻拍着狗熊的肩膀,说没事,你别想太多了,你先安心休息,接下来让我去处理吧。

狗熊虽然今天才正式认我做大哥,但是对我竟然出奇的信任,在我的安抚之下,竟然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

不知道该说他是头脑简单,还是重情重义?

看着安睡着的狗熊,我的心中确实百感交集。说实在话,一开始我真没把他当一回事,而且看到他就有点讨厌,以前我身边的兄弟,从豺狼到花少,再到流星、王公子等等,哪一个不是精明能干的人,哪一个像狗熊这样痴痴呆呆的?所以他说要认我做大哥,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甚至从来没正眼看过他。

直到后来,他勇猛现身,救下姚冰倩,还把吴刚给赶走了,才让我对他有点刮目相看,甚至产生了一点欣赏的意思。虽然也同意收下他了,但还远远不到完全接纳他的地步,所以才会对姚冰倩说出“狗熊是个独立个体,他爱去哪就去哪”这样无情的话,甚至那时我都做好准备,狗熊就是调头跟了吴刚,我也不会太过吃惊。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狗熊竟然会是如此的忠义。

或许就是因为他的头脑过于简单,所以才会一根筋地在场上当面拒绝吴刚,说出“王巍是我大哥,大哥让我打谁我就打谁”这样的话,才会遭到这样的飞来横祸。

在这所学校里面,狗熊本来应该过着无忧无虑、自由自在的生活,他就像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世外高人一样,从来没人会找他的麻烦,也从来没人会打他的主意;就因为他认了我做大哥,麻烦来了,灾祸也来了。

全部都是因我而起。

其实自从来到这个学校,我还没有真正的生过气,但是现在看着躺在床上的狗熊,我感到自己胸中的怒火,正在一点一点慢慢燃烧起来…;…;

突然,我猛地站起身来,回头看向米哥。

面对我凌厉的眼神,米哥一下就慌了,结结巴巴地说:“我,我可帮不了你!”

呵,这家伙倒是机灵,知道我想去干什么。

我冷冷地说:“不用你帮我,我只要求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

“保护好姚冰倩,不要让她离开这里半步!”

接着,我又环视四周一圈,冲着小默他们说道:“你们也是一样,不得离开姚冰倩的身边!”

说完以后,我便大步往外走去。

走到门外以后,我还把医务室的卷闸门扯了下来。我是姚冰倩的贴身保镖,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离开她一会儿,所以必须得保证她的安全。做完这些事后,我抬头看了一下吴刚所在的教学楼,这才浑身杀气腾腾地走了过去…;…;

看网友对 615 杀气腾腾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5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