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魏子牙

第五百三十八章 魏子牙

屠缺知道虎啸大营一旦通过青龙峪,进入京畿,必然会掀起漫天的腥风血雨,他对此无惧,甚至还隐隐有些兴奋。

他认定内廷阉臣一系,这是在做最后的殊死一搏,俞宗虎率部入京后必然会全力进攻武胜关,而等到内廷六十万精锐在武胜关前受挫之时,便是他们柳暗花明之日。

只是屠缺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些年一直坚定支持英王的陈玄真,在这时候会背叛他们,将刺客带到英王的身边。

屠缺察觉到两仪微尘阵那晦涩的气息时,都没有丝毫的犹豫跟迟疑,甚至赶在两仪微尘阵在完全启动之前,就冲入议事大殿,但他也只来得及看到英王赢述生生的被爆成一团血雾。

眼前这个白发老者,屠缺也不陌生,之前与文勃源等阉贼还没有撕破脸的时候,他在文勃源府上见过此人,只知道此人姓顾,是从燕然宫退下来颐养天年的老宦官,英王竟然都没能在此人手下撑过两息?

这已经不是普通道胎境所拥有的实力了。

就像屠缺,虽然实力远不如道胎境强者,但在他怀里几张天阶道符以及六阳灵甲被打爆之前,至少不会被道胎境强者立时杀死。

他到底是谁?英王为何在他跟前一点都没有还手之力!

两仪微尘阵沉沉运转,各异的光辉闪烁着,马上就要合拢为一体;屠缺一咬牙摧动斩蛟剑,心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先将这二人困在这里。

屠缺几人仓皇间各出法宝,心想着要将这二人缠住数瞬,待两仪微法阵彻底闭合起来,任这姓顾的老宦臣手段通天,也断无逃生的可能。

却不想那老者哈哈一笑,眉目一凝,六道庚金剑芒便从眼眸中射出,屠缺大惊失sè地尖叫道:“瞳中剑!在魏子牙之外,竟然还有人修成瞳中剑!”

屠缺吓得暴退,他不是挡不住三五道庚金剑芒,但瞳中剑出剑极速,瞬息十剑、百剑、千剑斩来,遇神杀神、遇魔屠魔,屠缺再强的自信,也不以为自己能瞬时挡住百剑、千剑。

屠缺识得瞳中剑,不用他提醒,其他几名闻讯赶来救援的六名道丹境强者,也不缺这方面的见识,都是在白发老者眼瞳出剑之时,就祭出防御法阵,往两侧躲避。

这时候又见顾姓老宦官从袖中取出吞江壶,一道炫目虹光从吞江壶中射出,卷裹着他与陈玄真二人,堪堪在巨幕合拢之前,逃了出来,扬长而去。

乾元化磁神光!

从吞江壶中射出的是乾元化磁神光?

屠缺这一刻直觉头皮要炸开来,是那人还活着吗?

屠缺脸sè铁青地看着那两道虹光瞬间远去,再也起不了率众追杀的心思,这时候有人跑过来低声问道:“太尉,我们要不去追?”

屠缺神sè变了几遍,哀声道:“仓促之下,谁能挡住瞳中剑?”

“真是瞳中剑?”其他人这时候才稍稍回过神,震惊的问道,他们知道瞳中剑是魏子牙于八十多年前闭关时所修的一门剑诀,以魏子牙那么强悍的修为,也传言他才刚刚将瞳中剑修炼入门而已。

那白发老者到底是谁?

内廷在文勃源、赵忠、赵承教之外,竟然还藏有如此强悍到令人心惊的强者?

此时整个武胜关都已经被惊动了,处处灯火通明,嘈杂一片,只是都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一向杀伐决断的屠缺也是满心惊惶,而西园军诸多武将以及滞留武胜关还没有走的宗阀代表,飞过来看到这一幕,皆是手足冰凉。

看左右将官、宗阀之主皆如丧家之犬,屠缺心里清楚,他这时候要不能振作精神,西园军立时就会分崩离析,而迎接屠氏以及其他宗阀,将是族灭人亡的惨淡命运。

屠缺沉声道:“诸位都随我去迎赢琛皇子主持大局……”

吓得手脚冰凉的众人,这时候才意识到,英王虽死,但只要他们拥立英王赢述的同胞兄弟卫王赢琛为主,就不至于让西园军立时分崩离析。

****************************

陈玄真站在栖云峰之巅,眺望百余里外的武胜关,没想到武胜关之内的西园军竟然没有立时崩溃,而之前聚集到武胜关的诸阀代表,竟然也没有仓皇如狗般离开。

白发老者站在陈玄真身前,淡然说道:“屠缺还是有些能耐的。”

“屠缺是有一些能耐,但他即便能及时迎卫王入武胜关,稳定住军心,但等到天下人皆知道师尊重生在世,区区四十万西园军,还不都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陈玄真对白发老者充满自信,傲然说道,“就此时而言,也唯有陈海是个麻烦。”

“……不错,此子是个麻烦,”白发老者蹙眉看向枫林渡,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俄而又说道,“也罢,此时索性将这个麻烦一齐解决掉!”说完带着陈玄真隐匿了气息,向归宁城飞去。

在距离归宁城还有三百里的地方,陈玄真直觉前方有一股磅礴气息毫无犹豫的迎面而来。

“师尊,是屠粟。”陈玄真说道,虽然横岭真人屠粟御空飞来,速度极快,面目都隐藏在眩目的虹光之后,但陈玄真还是能认得出屠粟气息。

大家面对面的迎上,白发老者与陈玄真气息藏匿再好,也被屠粟直接看到。

“玄真,武胜关到底出了什么岔子,屠缺要我紧急过去?你又是去哪里?”屠粟疑惑的问道,眼睛在白发老者身上打量,只觉得此人气息好奇怪,明明才明窍境后期修为,但怎么给他看不到底的感觉。

这么短的时间里,屠缺根本就来不及派人到秋浦寨,当面将英王遇刺之事相告,而用于紧急传讯的千里符,一次能传递的信息又极有限,屠粟只知道武胜关发生重大变故,屠缺要他放下一切事务,务必以最快时间赶去武胜关,根本没有提陈玄真叛变之事。

“帝君驾崩、姚氏叛投内廷!他们不知道从何处寻来了一个道胎境天榜强者,随姚出云闯入殿下身边,将殿下给杀了,”陈玄真悲叫道,“太尉让我到秋浦寨传讯,就怕横岭真人您惨遭毒手。看到真人,我算是放下心来……”

陈玄真的一席话将屠粟彻底给镇住了,震惊问道:“燕州天榜强者,就那么几人,姚氏怎么可能从其他地方找来天榜级的刺客?”

“横岭真人,你觉得我修为比天榜如何?”白发老者飘身而出,眼瞳眨了眨,瞳中剑再次发动,眼瞳里两点剑芒,瞬时以两化十、以十化百,化作芒茫剑浪,往屠粟当头狂卷过去。

“瞳中剑,你是魏子牙何人!”屠粟身上灵光大爆,将茫茫剑浪挡住,身形暴退百丈之外,难以置信的盯着白发老者,锐利的眼神,直接将白发老者的脸皮子揭掉,没想到他身上一件天阶灵甲,仅仅堪堪挡住第一波攻势就爆掉了。

然而他手里也不慢,张口吐出三寸晶莹小剑,朝白发老者斩去之时,他人则往西逃去。

不管此人跟魏子牙到底是什么关系,能练成瞳中剑,又有陈玄真这样的道丹境巅峰强者相助,屠粟也知道纠缠下去,他必然不敌;何况他此时更急于搞清楚武胜关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玄真待要追出,却见白发老者苍老的脸一阵潮红,忙收住脚步,问道:“师尊,你怎么了?”

“不妨事,这具身体还是很难承担道胎的力量,左右用不了几次了,我们速去归宁城。”白发老者说道。

*************************

潜入孤刃峰,陈玄真都能看到陈海此时站在归宁城头正皱眉眺望北面,似乎他这时候已经发现武胜关发生什么变故。

见陈海毫无察觉的背对着孤刃峰,而归宁城内外虽然都加强了防备,但他们还是能轻松潜伏进去寻找刺杀的时间。

陈玄真朝白发老者,想问是不是这时候就潜入归宁城里找机会刺杀陈海,却不想白发老者眉头一皱,摇头说道:“不对,我们走。”

白发老者身形还没有动起来,就见站在城墙之上的陈海这时候转身朝这边看过来;陈玄真与陈海的目光直接撞到一起。

陈玄真也是吓了一跳,陈海怎么可能猜到他们会过来行刺?

“我一直在想内廷会拿什么手段对付英王,即便是行刺,谁又能轻易近得了英王的身呢?”

双方相距十数里,但陈海的话仿佛就在陈玄真耳畔直接响起,

“看来,最终还是我低估内廷的部署跟力量啊!英王死在你们二人手里,真是不冤啊!谁能想象魏子牙不仅活着,还在暗中培养出燕然宫诸多强者,谁能想象……”

“哦,”白发老者原本直接走人,听到陈海说这些人,停下脚步,诧然问过来,“你怎么便确定我就是魏子牙,而不是传授机关傀儡术给你的‘顾老’?”

“内廷将陈玄真放出,陈玄真到秋浦寨就建议将屠粟请过来对付我,我就怀疑陈玄真有问题,”陈海不介意陈玄真他们知道自己在秋浦寨有眼线,哂然说道,“这一刻我猜到内廷会用险刺杀英王,但猜不到内廷会怎么行刺,毕竟内廷真要用什么yīn毒手段控制陈玄真的神魂,英王那边不可能探察不出来,直到刚才一刻,我才突然想明白过了,陈玄真可不就是你伯阳真人魏子牙的关门弟子吗?陈玄真始终是你下在英王赢述身边的一枚棋子而已……”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八章 魏子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