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身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身

说话之间,陈海和苍遗等人就向孤刃峰电射而去,呈犄角之势将二人团团围住。

魏子牙傲然立在孤刃峰上,虽然看起来老态龙钟,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走,但是足下却稳稳地定在那里,如深山老松一般。

魏子牙扫视了一下陈海等人,不屑地道:“我曾听闻人都称你为魏子牙后第一天才,道胎之下第一人,想来你应该知道,区区几个道丹在我手上不过如土鸡瓦狗一般,你就这么着急前来送死么?”

陈海哈哈大笑:“那你也应当知道大家都说我算无遗策,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动,我既然敢过来,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

话音一落,陈海直接祭出元神,在淡紫sè的元神挥动之下,陈海就犹如一个黑洞一般,将方圆数里之类的天地元气吸纳过来。

魏子牙点了点头,心想这陈海才三十岁的年纪,就有驾驭紫霄神雷的修为,果然名不虚传,只是区区的紫霄神雷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尽管有些轻视,魏子牙还不会容忍陈海如此轻松的将术法完成。他故技重施,浑身金光一闪,两点剑芒从虚无的瞳孔之中飞出,大千幻化,如波涛般扑向陈海。

“冻结!”离陈海不远的赫萝一声娇叱,在陈海和魏子牙之间一块数十丈大小的玄冰蓦然凝结,魏子牙的瞳中剑虽然神异,但是赫萝距离道胎也只是半步之遥的样子,那玄冰终究还是抵挡住了庚金剑芒片刻,才轰然碎裂开来,冰渣横飞,寒意四溅。

只是这片刻的时间,已经足以让陈海将紫霄神雷爆发开来。紫sè的雷球轰然朝魏子牙轰砸过去,一个青玄光罩猛然撑起,正是九玄龟灵印。

声势浩大的紫霄神雷砸在青玄光罩之上,只是激得那光罩晃动几下,甚至连劲风都没有。陈海志得意满的一击就如此波澜不惊的消失了,让陈海也不禁楞上一愣。

他赶紧身形连闪,避开了如波涛一般的庚金剑芒。魏子牙也闭上双目,此时他双眼处一片通红,往日和煦春风的脸上狰狞无比。

魏子牙嘿嘿笑道:“难得你会将碎裂真意融入神雷之中,若不是九玄龟灵印,怕就着了你……”

忽然他神sè大变,吞江壶一展,裹挟着陈玄真飞快的向外飞去。

天空之中风雷大作,原来是苍遗现了真身,拖着数十丈的身躯,狠狠地向魏子牙二人抓去。

这一刻,归宁城内外的将卒,以及秋浦寨的宗阀子弟,看到这一幕都目瞪口呆。

陈海手下竟然藏有妖胎境的绝世大妖效力?难怪这厮敢在枫林渡如此嚣张挑衅,他压根就不怕诸阀派人刺杀他啊!

这时候姚出云惶然从武胜关赶回秋浦寨,看到这一幕,手脚冰凉,他们真能挡住陈海逃回横山?

当然,这时候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英王已死,诸阀即便能达成一致拥立卫王,但整件事对西园军、对诸阀的士气打击是极其恐怖的,他们自保无暇,谁还管得了陈海将归宁侯劫往横山?

四妖见二人想要逃开,都奋起阻去,可那吞江壶此时展现的神威比之陈海以前所见的不同,竟释出一道玄光,硬生生地将四妖撞飞开来。

苍遗一声咆哮,一道道电光交错,在天地之间硬生生地制造出了一个硕大的雷狱牢笼。

雷狱牢笼初现之时竟然有百丈方圆,一成形之后,就迅速缩小。内中的森森雷意就连魏子牙之能也不敢轻触。

今日连番施展,魏子牙觉得自己的灵海秘宫已经不算稳固了,行动之间也开始僵滞起来。他心中暗恨,若是自己巅峰之时,就算这等绝境自己也能斗上一斗,可是自己夺舍之后,始终不能将神魂和肉身契合在一起,才导致今日之祸。

但他本就是人杰,在此绝境之下,心思还是同龄无比,他将那吞江壶扬天抛去,厉喝一声:“爆!”

天地之间为之一静,一道夺目的光芒迸散开来,一个地阶上品的吞江壶就此化为灰灰,但是与此同时,苍遗的雷狱牢笼也被炸开了一个口子。

苍遗狞笑着,以和巨大身躯极不相称的速度飞到缺口处,狠狠的一爪挥了过去,就要将想从缺口处逃脱的二人擒住,他不信魏子牙与陈玄真,能飞得比他快。

却不想魏子牙一张口,喷出一道黯淡似死神收割的光辉。

对于魏子牙,苍遗虽然了解甚少,但是他的自觉告诉他这道光辉非常危险。

苍遗下意识的在空中一个翻滚,卷起道道风雷,但就是这一刹那的功夫,魏子牙裹挟着口吐鲜血的陈玄真电一般飞了出去。

四妖平素里在瀚海荒原之上称王称霸,今日却被一个垂垂老朽一撞而飞,如何拉的下脸来,作势就要追去。

“不要追了!”陈海喝止住他们追出去,不要说他们此时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而即便杀了魏子牙,也只会让燕京形势滑向混乱的深渊,他们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四妖不甘心的退回来。

苍遗恢复了真身飞到陈海身旁,眉目凝重地道:“这魏子牙果然不愧燕州第一人的称号,就以他现在的状态,借用一具颇败不堪的肉身,我稍微松懈都有可能吃他的大亏。”

陈海点点头,蹙眉说道:“英王应该已经被魏子牙刺杀了,西园军士气受挫,免不了会混乱一阵子,那接下来我们才是内廷最大的威胁——你们不用担心接下来没有仗可打……”

****************

卫王府别院位于武胜关西侧,背靠燕山而建。

赢琛和英王赢述乃是一母同胞,有这么一个能隐忍筹谋的兄长在,他平日里就少了很多心计。加之他和英王二人一向兄友弟恭,所以英王一和太子赢丹决裂,就将这个胞弟带在身侧,怕他出了什么意外。

赢琛好丹青,寄情山水,对于修行、行伍都没有什么兴趣,修为也极稀微,虽然军营铁血多少让他有些不适,但是他也能明白兄长的苦衷,就在武胜关常驻下来。

屠缺率人赶到卫王府别院之时,赢琛一袭青衣正在临窗泼墨,见到匆匆而来的屠缺等人如丧考妣,吓了一跳,问道:“这么晚了,屠阀主率众前来有何要事?”

屠缺紧紧攥了攥衣袖,终于还是开口道:“臣等无能,没有看护好英王,还请卫王殿下恕罪!”

赢琛听得有些糊里糊涂,任他怎么猜也猜不到自己那足智多谋的兄长已经命丧黄泉了。

看着赢琛疑惑的眼神,屠缺将英王遇刺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听屠缺说完之后,赢琛彻底楞在那里,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嘴里喃喃地说道:“早就说皇朝霸业,如履薄冰,不如与我一同寄情山水,皇兄你为何就是不听?”

赢琛啪地一声将笔向屠缺等人掷去,状若疯狂地道:“都是你们,当日撺掇着皇兄争这帝位,才惨遭今日之祸,你们其心可诛。”

屠缺羞愧惶恐,任那笔砸在自己的身上,耐心解释道:“卫王殿下此言差矣,当年太子势大,勾连宁氏欺压京郡七阀,英王殿下看不过去,这才挺身而出,忍辱负重十余年,有了今日气象。眼下再如何后悔都没有用,当务之急,还是要卫王殿下站出来主持大局,这样英王殿下的一番心血才不至于白费。英王殿下护持您这么多年,难道您就眼睁睁看着隐王殿下十余年努力付之东流么?”

赢琛冷哼一声,冷眼看着屠缺说:“屠阀主和我皇兄勾连甚深,怕是你担心的是你屠氏被内廷灭杀吧。”

屠缺连声不敢。

赢琛来回踱了几圈,转身对着屠缺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若我不出面,怕是西园军崩溃在即,到时候谁都难逃一死。屠阀主你也知道,我这人一向胸无大志,谋略心机较我皇兄差之远矣。也罢,我就先做段时间你们的傀儡,等到形势好转,再做其他打算吧,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完赢琛转身向里屋走去,过不多时就走了出来,只是一身青衣换做了素袍,头上也系上了孝带。

屠缺等人都心生惭愧,照理说他们都算是英王赢述的臣子,眼下英王死了这么久,他们一心想的都是如何控制局势,而一应礼仪都给忘掉了。

赢琛也不理他们,一个人迈着阔步向外走去。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身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