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19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7次加更

619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7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实话实说,赶走吴刚以后,还是过了几天清静日子的。【择天记吧少年王】

整个学校,已经没人能和陈小练匹敌,虽然他没有对外宣称什么,但基本已经算是众人心中公认的天了。有了陈小练的庇护,姚冰倩的处境也前所未有的安全起来,可以说只要她不到校外那些乱七八糟的场子瞎混,只在学校和家里两点之间往来的话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陈小练和狗熊没事就来找我,学校里面也人人皆知我是他俩的大哥,身为我的雇主,姚冰倩的地位也被无限拔高,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好在她还有点自知之明,在我们几个面前从来不敢造次。

有天中午放学,我正准备护送姚冰倩去吃饭,陈小练突然急匆匆找了过来,告诉我说有点事情要我帮忙。

我问他什么事情,他说大四的老牛,突然约他晚上一起吃饭,说是有事和他商量。

我来这学校快一个月了,还真没听说过什么老牛,但看陈小练焦急的模样,就知道这个老牛来头不小,便问他到底怎么回事。陈小练告诉我说。老牛是学校上届的天,因为快毕业了,才把吴刚扶上了位,也是吴刚在这学校的后台。如今吴刚被赶出去了,肯定还想回来,所以找了老牛,想让老牛为他主持公道。

老牛虽然隐退,但在大四仍旧有着相当重的话语权,一声令下估计还有不少的人出来为他效命。老牛今天晚上约陈小练吃饭,恐怕就是一场鸿门宴,要为吴刚报仇雪恨。

我听完后,说:“这只是你的猜测,万一老牛是想和你套近乎呢?”

陈小练说那不会,老牛是吴刚的忠实支持者,他就是看吴刚家庭条件不错,想以后靠着吴刚混口饭吃,所以当初才扶吴刚上位;现在吴刚有了困难,他肯定要跳出来表忠诚的。

上次陈小练是突袭吴刚,老牛没有来得及帮忙,如果是正儿八经的约战,恐怕陈小练就没那么容易大获全胜了。

我明白了陈小练的意思。

陈小练在这学校比我呆的时间久,看待问题也必然比我更加透彻,所以我相信他的判断。我说那就别废话了,等到晚上,我和狗熊陪你一起去,看看这个老牛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虽然我不愿意搀和到这种校园争斗中去,但陈小练的事,我肯定还是要帮忙的,除了我俩的关系摆在这外,我感觉对他也有亏欠,想补偿他。

听完我的话后,陈小练挺激动的,说:“巍子哥,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看得出来,有我也在的话,陈小练会变得安心一些。所以我就提前和姚冰倩商量。说今晚将她送回家后,就出来和陈小练一起去参加老牛的饭局。结果姚冰倩听了以后坚决表示反对,她说:“这么重要的场合,我也一定要去参加,以我在咱学校的地位,够资格参加这个饭局了吧。”

我哭笑不得,说今天晚上都有可能打起来,你一个女孩家家的去凑什么热闹?出了问题谁来负责?

但不论我怎么说,姚冰倩就是要去参加,还说我如果不肯同意的话,她就把这事告诉她爸。

我现在的工作是姚冰倩的私人保镖,按照理论来说应该二十四小时都不离开她的身边,只是回家以后一般没什么事,姚老板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有点自己的时间。如果姚老板知道我是去搀和这种事的,肯定会不高兴。为了堵姚冰倩的嘴,我只好同意帮她一起撒谎,给姚老板打电话说,今晚要去参加姚冰倩一个同学的生日宴会,晚点才能回家。

姚老板对我还是比较信任的,嘱咐我说一定要注意安全,就同意了。

接下来,我们就商量今天晚上的作战方略,肯定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只是和老牛单纯地吃个饭。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一方面如果真打起来,我们就得提前安排人手。

结果怎样,还得看老牛的态度。

吴刚如果和老牛联手,对方的人可不少,我们这边也得扩大一下力量。

我们想到了米哥。

米哥是大二的扛把子,如果把大二的人叫过来,我们这边的力量就能增强不少,能跟他们那边干上一场了。米哥整天和我们在一起玩,也算是我们这边的人了,我本来以为找他帮忙是件挺容易的事,结果找到米哥以后,他却百般推诿,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反正就是不大愿意。

陈小练毛了,抓住米哥的领子,凶巴巴地问他到底什么意思,不愿意站在我们这边就趁早滚蛋,别一天到晚腆着脸来找我们玩。

米哥苦着脸说:“两位哥哥,你们以为我真是大二的老大呀?我只是挂个名而已!”

我和陈小练都挺吃惊,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说他这个大二老大,是花钱找老牛买的。当时老牛还是这学校的天,他就花了点钱,让老牛任命他当大二老大,结果这老大的名声是有了,可是碍于他个人能力的原因,大二根本就没人听他的话。这两年来,没有什么需要他参战的事,所以也没人看透他的底细,仍旧每天顶着大二老大的帽子在校园里招摇撞骗。

别说,米哥这演技还可以,真的骗过了所有的人,从老牛到吴刚再到陈小练,都没人知道他只是个空壳子。就连姚冰倩,当初被吴刚找麻烦,第一个想到的人也是米哥,还指望米哥能帮帮他。

这次要不是我们逼他出战,还不知道他在大二原来是这么废的。

得知真相以后,我真是太无语了,我说这米哥咋这么脆,被吴刚揍了连个屁都不敢放,出来进去连个跟班都没有,整天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晃荡,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看着可怜巴巴的米哥,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情不自禁地就骂了他句废物。

以前我舅舅老骂我是废物,我也觉得自己有时候挺废的,没想到今天碰上真正的废物了。姚冰倩都气急了。直呼米哥是个骗子,让米哥还她的钱。

我问米哥:“你买这老大的名头有啥意思,就为了那点虚荣心吗?”

米哥苦着脸说:“除了虚荣心外,泡妞也方便一点。一些女的听说我是大二老大,就上杆子地想跟我好,还是有便宜占的。”

我服了,真服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米哥这边是指望不上了,所以能出动的只有陈小练大一的那点人手。我安慰陈小练说,咱们人少不可怕,只要团结一心,一样可以出奇制胜。陈小练则说:“巍子哥。有你在这,我一点都不怕。”

该安排的都安排好后,夜幕很快就降临了。

放学以后,我们一众人在教学楼下集合,然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学校外面走去。陈小练一边走,一边给我讲着他打听来的消息,说老牛今天晚上主要是想和他谈判,为了谈判成功,还特意请了一个“外面”的人。

所谓“外面”的人,指得就是学校外面的人,也就是道上的人。听说这人是专门打黑拳的,在地下拳场颇有名气。外号绞肉机,打死过不少的人。老牛把这人找来,就是听说我挺能打,专门用来克制我的。

老牛都大四了,能找点外面的人来并不稀奇。

不过,是专门为了克制我的?

陈小练紧张地说:“是啊,老牛这次有备而来,就是要杀杀咱们的威风。巍子哥,我知道你现在实力不俗,但是对上那个绞肉机的时候,可一定要小心啊!”

虽然之前我在学校里面不止一次大显身手,多少学生都挡不住我的神勇,可陈小练和我毕竟有好几年没见了,对我现在的实力并不真正了解,所以对我有点担心也是很正常的。

我笑着说道:“这你就放心吧。”

以我现在的实力,我不敢说自己一定就能打遍凤城无敌手,毕竟这里可是夜明的大本营,高手肯定层出不穷,但是对付一个打黑拳的,应该还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听着我自信的语气,陈小练也变得底气十足,说道:“好,有巍子哥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旁边的狗熊则嘟囔着说:“都不用大哥出手,我就能收拾那个家伙!”

听了狗熊的话,大家也都开心地笑了起来,对今天晚上这趟“鸿门宴”之行更加有信心了,一路上都有说有笑。

照旧还是香常来饭店。

饭店门口,站着不少大四学生,都是老牛的人,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看到我们来了以后,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大多不怀好意,使得我们还没进去,气氛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不用进去这么多人。”

其中一个学生,淡淡地瞥了我们一眼之后,慢条斯理地说:“牛哥说了,只是谈事,不是打架,进去三五个人就足够了。”

这学生说起话来,有种天生的傲慢,这也是大四学生的通病,在面对低年级的学生时总有一种优越感。更何况,他还是老牛的手下,在他眼里,老牛在这个学校是无敌的,所以语气就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了。

不过人家既然说出这种话来。如果我们执意还要进去太多的人,未免显得有点底气不足。所以我们也很大方,将大队人马留在门外,只点了几个人一起进入。

有我、陈小练、姚冰倩,还有米哥和狗熊,正好五人。

我和陈小练、狗熊三人不用说了,标准的战将,必须要进。至于米哥,虽然他百无一用,但也好歹顶着一个大二老大的头衔,能给我们这边增加一点光环,震慑一下对方;至于姚冰倩,除了她非要跟着进去以外,另一方面她也是有名的富家小姐,一样可以增加我们无形之中的实力。

米哥本来还不想进,但是被我和陈小练强行押着走了进去。

我们五人很顺利地进入饭店。

饭店里面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闲杂人等,老牛这显然是包场了,看来他还挺有钱的,当这几年的天没有少赚。当然,也有可能是吴刚出的。

姚冰倩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整个过程表现得十分兴奋,又有一点紧张,甚至情不自禁地勾住了我的手臂。在这几个人里。她最信任的就是我了,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依赖性十足的动作。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一个包间。

包间不是很大,也就十人的位子,但是布置非常温馨。包间里面,已经坐了几个人,我一眼就看到了吴刚,这小子平时一副张扬跋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嘴脸,现在看上去倒老实极了,不能说垂头丧气,至少也是愁眉苦脸,尤其是在看到我后。眼神更是闪过一丝惊慌。

看来,我带给他的yīn影可真不小。

另外几人,陈小练小声地给我介绍着,说脸上有皱纹的那个就是老牛,光着膀子的就是绞肉机,另外两个则是老牛的左膀右臂。

老牛今年大四,按理来说也就二十出头,但是脸上竟然有了皱纹,看着十分老相,不过面容肃穆,倒是也有几分大哥的气魄。

而那个传说中的绞肉机,果然一身肌肉。还一脸凶相,一看就是标准的打手。南方的冬天虽然不冷,但他光着膀子也太夸张了,显然是在炫他那一身的肌肉和纹身。

我以为只有我们北方的混子才能干出这么粗俗的事,没想到南方也不遑多让,看来二逼哪里都有。

绞肉机的身上又纹龙又纹虎,满胸满背,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混子。我们几人刚一进去,他就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谁是王巍?”

这家伙的声音不小,震得我们的耳膜都嗡嗡直响。果然和陈小练说得一样,这绞肉机就是老牛找来专门对付我的,一见面就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我皱了皱眉,往前走了一步,说我是,怎么?

“他妈的,听说你挺能打啊,几十个学生都拦不住你,老子今天就会会你!”

绞肉机再度猛地拍桌,站起身来就要和我打架。

既然他要来这一手,那我也不客气,猛地就握紧了拳头,准备给这家伙一点教训。这一瞬间。包间里的氛围迅速肃杀起来,谁也没有想到刚一见面就要打架,陈小练和狗熊也立刻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但是关键时刻,老牛也站了起来,伸手拦住了绞肉机,笑呵呵地说道:“老哥,您别生气啊,我们今天是来谈事的,可不是来打架的,您就当给我一个面子,要是谈不拢,再说。行吗?”

绞肉机哼了一声,这才坐了下来,但是眼神依旧凶巴巴的看着我,目光里面充满挑衅和威胁。

绞肉机坐下以后,老牛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那意思显然在说:“看吧,要不是我拦着,你现在已经被绞成肉酱了。”

老牛摆着手,说:“好啦,好啦,都坐下吧,咱们要以和为贵,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显然,这一幕是老牛特意安排的,目的就是杀我们一个下马威,利用绞肉机震慑我们一下,使得接下来的谈话可以占据上风。

我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狗熊的眼中燃着熊熊烈火,已经按捺不住想要上去打架,但是被我用眼神安抚住了。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说话,默默地走过去坐了下来。

姚冰倩挨着我坐,这也是我安排好的,这样我就可以时刻保护她了。

我们坐下来后,老牛再次展现出他“退隐大哥”的风范。招手安排服务生上酒上菜,还笑呵呵地说道:“坐在这的,都算是咱学校的风云人物啦,其实咱们早该坐一坐的,是我一直没有时间组织,才导致之前发生的一些误会,怪我、怪我!”

这几句话说出来,老牛无形之中就把自己的地位拔得很高,意思是说他在这学校仍旧是说一不二的,无论吴刚还是陈小练,都该屈服于他。陈小练当然不乐意听这种话,忍不住撇了一下嘴巴。以示不屑。

当然话说回来,老牛也不算是王婆卖瓜,当初要不是他主动让位吴刚,现在他还是这学校的天,翻手为云、一呼百应。

陈小练的细微动作引起了老牛的注意,老牛笑呵呵道:“瘸子,你有话说?”

瘸子是陈小练在学校里的外号,虽然有点侮辱性质,但陈小练从不因此反感,还隐隐为之自豪;因为他一个跛子,还能矗立在这学校之巅,多少身体健全的人都做不到呐。

陈小练满不在乎地说:“我没话说,倒是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可没空跟你在这扯淡。”

按理来说,老牛是上上任的天,陈小练理应对他尊敬一点。但陈小练的性格一向如此,天不怕地不怕,谁都不放在眼里,直接就怼了回去。老牛的脸sè一下就黑了,但他很快又恢复如常,笑呵呵地说道:“嘿,都说瘸子霸道,我今天可算是亲眼见到啦。好啊,咱们学校后继有人,不用再怕别的学校来欺负了。”

陈小练不耐烦地说:“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叫我来到底想要干嘛?”

面对陈小练的火爆脾气,老牛始终不急不缓,尽显大哥风范。他先吹嘘了一下自己当年的辉煌事迹,干翻多少对手才做了这个学校的天;又讲述了一下自己临近毕业,学校里的很多事情实在有心无力,经过一番调研才决定让位给吴刚的心理路程。说到这里,他不光重点体现自己的高风亮节,还重重夸奖了吴刚,说他有勇有谋。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外面,都有相当高的地位和威信,是“天”这一位置的不二人选。

听到这里,陈小练听不下去了:“老牛,你到底什么意思,是说我不该争这位置呗?”

老牛摆着手,说瘸子,你别着急,听我说完。

接着,老牛继续说了起来。这一次,他把话题拐到了陈小练的身上,他肯定了陈小练的能力和威望,说陈小练也是有资格做天的。但美中不足的是,陈小练在学校里的威望虽然够了,可在附近几个学校还没什么名气,大多数人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如果这个时候贸然取代吴刚,传到其他学校的人耳朵里面,很有可能引来一些非议,以为这个学校出了一些什么乱子,防不住有人就会趁虚而入。

比如说隔壁艺术学院的天,就一向很有野心,称霸自己学校还不满足,还想把其他学校一并收了。如果他们得知这个学校的天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一新生给霸占了,恐怕就会生出歹心…;…;

老牛讲到这里,陈小练再次忍不住地插嘴:“一帮娘们有什么好害怕的,让她们尽管来吧,看我怎么收拾她们!”

老牛说的这个艺术学院,就是之前姚冰倩和我说过的那个男女比例三比七的学校,典型的yīn盛阳衰,没想到野心还挺大的。老牛摇着头说:“瘸子啊,你可千万别瞧不起女人,‘九格格’的老大怀香格格,那绝对不是好惹的主儿。远的不说,离咱们学校不远的服装学院,差点就被怀香格格给侵占了啊,服装学院的老大黑猪,曾经被怀香格格打得跪在地上哭着叫妈…;…;你刚来不久,这些事你都不知道!行,就算你不怕艺术学院,可咱们学校附近七八所高校,你就有把握全部都对付得了吗?那帮家伙个个虎视眈眈啊,像是一群饥饿的狼,看到哪有肉吃,就会一哄而上!”

陈小练就是再狂,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对付这么多的学校。

所以他沉默下来,不再说话。

“你啊,还是年轻。”老牛摇着头:“有些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走错一步就全盘皆输啊。”

陈小练抬起头来,说老牛,别废话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老牛这才坐直身体,说出了他的办法。

老牛的意思是说,让吴刚继续做学校的天。吴刚今年已经大三,还有一年半就要毕业。等吴刚毕业以后,就把这天的位子让给陈小练。这期间里,也足够陈小练在附近几所高校里面打出名气了。

等到陈小练顺理成章地继位,到时候就没人敢再觊觎什么了,他也能安安心心做自己的天。

老牛说得有理有据,似乎一切都是在为陈小练考虑着。

结果陈小练却不吃这一套,听完老牛的提议以后大皱眉头,直接摆手说道:“别说一年半了,我就是一天半都等不了。啊呸,我等什么一天半啊,我就是这学校里的天,你们有谁不服气的,尽管来找我吧,别在这给我唧唧歪歪的了!”

看网友对 619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为爱贾斯丁比伯哦的皇冠第57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