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五百八十二章 人质

第五百八十二章 人质

所有人都被疯狂突进的神畏裁决吸引,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霸道如此势不可挡的突进!贺南山尝试了各种方法,但是依然无法阻挡神畏裁决的突进,中心营帐的防线岌岌可危。

此时,每一位血修的脑海中都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对方突入中心大营!

想不到办法,就用人命往里面填。

拼了!

强大的压力,让血修出现致命的失误。在中心营帐的另一端,原本守备森严的血修,此刻正在拼命的朝神畏的位置支援,只留了几个小队在警戒。

一缕不起眼的黑烟,悄无声息从一处无人看守的地方飘入中心营帐。

中心营帐并非是一个营帐,而是一个圆形的营帐区,连绵不断的营帐。平日里叶白衣的生活起居,会议等等,都在其中。如今许多营帐都被南宫无怜占据,他带来很多东西,各种研究材料。

一处无人角落,黑烟落地,宋烟和铁刀露出行迹。两人不知何时,已经换成血修将领的衣服。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亢奋之sè。

中心营帐,兽蛊宫的神祭们像是一团无头苍蝇,更像是一群惊弓之鸟,他们脸上充满惊慌和恐惧。他们平日里都在兽蛊宫内养尊处优,哪里经历过如此阵仗?大家的腿软得像煮烂的面条,面无血sè。

南宫无怜心中也很紧张,但是看到手下如此不堪,呵斥道:“慌什么慌!哼,神畏裁决,就这么点人,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只要不要被他们一股脑冲破防线,我们就安全无忧。”

嘴上说得硬气,他心里却是后悔这次来前线。

可是陛下之命,他也无法违背。思来想去,怪就怪自己,不该在那个时候向陛下邀功。

外面的嘶吼和战斗的声音,让他心惊肉跳。

他忽然发现,周围空荡荡的,没有一名血修,顿时有些恼怒:“人呢?人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一个保护本座的人都没有?”

身边的属下犹豫了一下,提醒道:“大人,您吩咐过,不许他们靠近营帐。”

南宫无怜这才想起来,因为嫌弃巡逻的将士吵闹,打扰他的研究,他把中心营帐划为禁地。只允许将士驻守在中心营帐周围,只有贺南山等几人,才能够在有急事的时候进入中心营帐。

袭击来得太突然,又太猛烈,贺南山等人一直在神畏裁决的强大压力下挣扎,根本来不及做出正常的反应,无暇顾及到营帐内部的问题。

南宫无怜心中越发不安,他厉声呵斥道:“快去喊些人保护本座!告诉贺南山,要是本座遇到危险,陛下一定会诛他们九族!”

几位兽蛊宫的神祭唯唯诺诺,连忙转身朝营帐外跑去。

不远处的宋烟和铁刀本来正在四下搜寻,中心营帐的空虚,让两人有些吃惊。他们之前还在担心是不是故意设置的空营帐来干扰他们的判断,当听到“本座”两个字,两人眼前一亮。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悄无声息朝声音所在的地方摸去。

然后他们就看见了南宫无怜,来之前他们牢牢记住南宫无怜的影像,此时一眼就认出来。两人心中狂喜,他们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利。

南宫无怜喘着粗气,战斗的声音离这边越来越近,心中的恐惧也越来越强烈。他觉得自己就像被丢上岸的鱼,呼吸好像都变得越来越困难。

该死的贺南山!

自己要活着回去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一顿!竟然不派人来保护自己!

忽然,他面前的属下,脑袋突然骨碌一下滚落地面,鲜血像喷泉一样冲天而起。

南宫无怜的瞳孔骤然收缩,他下意识地想要呼喊尖叫,脖子突然一凉,锋利的刀锋让他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竖起来。幽灵一样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我要是你,我就会很乖乖的闭嘴。”

到嘴的呼救,硬生生变成呜咽。

南宫无怜脸上没有一点血sè,唯恐对方的手指不小心动了一下,自己就一命呜呼了。

“叶白衣在哪?”

看不到对方的身影,但是对方的声音yīn冷得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

南宫无怜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战战兢兢指着最大的营帐:“那……那里面。”

宋烟押着南宫无怜,朝营帐走去,铁刀拎着大刀,神情警惕。

走进营帐,宋烟和铁刀脸sè不约而同一变。散发着寒气的冰棺内,叶白衣沉睡不醒,但是低沉而令人心悸的心跳,就如同蛰伏沉睡的巨龙。

巨龙哪怕是沉睡,也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威势。

宋烟沉声问:“叶白衣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能醒来?”

南宫无怜带着哭音:“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放过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我投降,只要你们放过我,我可以加入天心城,我是兽蛊宫宫主,我的研究范围很广泛,你们一定会感兴趣……”

话音戛然而止,南宫无怜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他想说话,但是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他的脖子被切开,鲜血喷涌,剧痛潮水般淹没他。

他不敢相信,他是兽蛊宫宫主,掌握了那么多的秘密,他们怎么会下手?难道他们对神国的机密一点兴趣都没有吗?还有自己那么多的研究成果……

为什么……

这群疯子……

宋烟随手把南宫无怜的尸体丢在地上,面无表情:“人质,一个就够了。”

铁刀瓮声道:“中,俺听你的。”

宋烟手上多了一节琉璃竹,捏碎,雪熔岩滴在南宫无怜的尸体上。很快,火焰升起,吞噬南宫无怜。眨眼间,南宫无怜便化作飞灰。

铁刀把焦黑的泥土,铲入血池。

这场突袭是一个完美的开始,但是,对于整场战役来说,仅仅是开始。兽蛊宫层出不穷的手段,也让他们非常忌惮,万一不小心着了道,那后果很严重。

这样毁尸灭迹,敌人不知道南宫无怜是死是活,而叶白衣在他们手上。对于战局来说,南宫无怜的价值远远比不上叶白衣。南宫无怜死不死,对前线的血修战部来说,影响不大。但是叶白衣落入他们手中,势必会引起血修前线各部的巨大混乱。

叶白衣在血修战部之中的影响力无以伦比。他亲手打造了六神部和十二血部,在各战部之间的威望,无人能及,远非横空出世的红魔鬼能比。

只要拿下叶白衣,一面倒的战争态势,就开始发生变化。

两人没有放松警惕,铁刀手中的大刀狠狠一刀砍在冰棺上,冰棺轰然粉碎,叶白衣跌落在地。两人小心翼翼,铁刀的刀架在叶白衣的脖子上,但是叶白衣依然昏迷不醒,一动不动。

就在此时,听到急促的脚步声正在接近,两人顾不得那么多,抓起昏迷的叶白衣,就朝营帐的另一个方向窜去。

急匆匆赶来的是叶白衣的近卫团,当他们看到空荡荡的营帐,所有人的脸sè大变。

营帐一侧,露出一个切开的口子。

为首的将领急声道:“追!”

贺南山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们的防线越压越扁。好几次他都差点被西门裁决的冷箭射中,还是他身边的两位神通高手,帮他挡下,一死一伤。

在今天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战部。

己方的人数是对方的十五倍,可是贺南山从来没有掌握到主动权,节奏始终在对方手中。无论上是双方将领的水平,还是战士的水平,他们都完败。

忽然,神畏裁决方向一折,仿佛要转向从一旁突击。

贺南山厮声怒吼:“守住!”

无数人重新汇集成一道厚实的防线,准备抵挡神畏裁决的攻击。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神畏裁决突然掉头,疯狂突击。

所有的将士愣了一下,旋即发出震天的欢呼,敌人被他们打退了!虽然人数不过一千,但是给他们带来令人窒息的压力,防线摇摇欲坠。此时敌人主动退却,被压制得喘不过气的将士们,就宛如打了一场胜仗,可见刚才神畏裁决给他们带来的压力是何等巨大。

贺南山脸sè却是大变,心中升起更强烈的不安。

“不好了!叶帅和南宫大人被他们劫走了!”

贺南山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脑袋嗡嗡作响,就像被人在太阳穴打了一拳。他的脸sè刹那间惨白没有一点血sè,叶帅和南宫大人在他镇守的时候被劫走,这绝对是万死莫赎的死罪!

强烈的恐惧笼罩在他心中,不仅是他,周围所有的将士,此刻都是面无人sè。

贺南山猛地一咬舌尖,猩甜的血味在他嘴里弥漫,剧痛让他冷静下来:“追!”

他知道,如果不能把叶帅和南宫大人追回来,他们不需要回去了。战死在沙场,反而不会连累家人,回去成为罪人,连家庭都会受连累。

这个时候,所有的顾虑全都抛在脑后。

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拼命的时候,也是他们唯一的生机。或许连生机都算不上,只是救赎的机会。刚才对神畏裁决的恐惧,此时全都烟消云散,他们已经跌入绝境。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二章 人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