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六十三章 会盟(十七)

第六十三章 会盟(十七)

恒安鹰扬甲骑赶到,一轮又一轮的羽箭抛射,打得千余越部追兵狼狈不堪。

这些恒安兵,在天下鹰扬俱赴辽东的时候,因为直面突厥威胁而抽调最少。其中多有从役五年以上的老卒。在刘武周带领当年血战海东百战余生的精锐回返加入恒安鹰扬府之后,恒安鹰扬兵之精锐,已经是整个大隋第一!

不用坚甲利兵,不用步下强弓硬弩结阵,不用重骑冲击。草原民族号称最擅长骑射,恒安鹰扬兵就是骑射以对骑射,就当千余越部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这真正结阵而战,和斗殴比试,这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

徐乐硬闯云中,一人独战十几二十名鹰扬兵。那是因为恒安鹰扬兵不肯用箭阵以对,想的只是将徐乐打下马来。而徐乐也的的确确本事高明,才一战而震云中,直到将刘武周都逼了出来的光辉事迹。

但是对上千余越部,当黑果毫不客气的用密集弓矢以对的时候,稍稍有些大意的徐乐,差点就吃了亏,给追得颇为有点狼狈。

临大敌而对箭阵,披甲而战,这才是至理。所谓千人敌万人敌,单骑就敢撞阵的勇将,谁不是人披重甲,马配铁胄?

这也算是初出茅庐的少年徐乐,在成长过程当中免不了要经历的挫折,和要学到的经验吧。

当恒安鹰扬甲骑越过徐乐几人,将他们保护起来,迫得千余越部骑士一片纷乱之际。一向英锐飞扬的徐乐,神sè终于沉了下来,如带寒霜。看看宋宝韩约身上的伤势,心下都是对自己的不满。

纵然是算到了恒安兵必然会出,作为最后倚靠。可自己还是太大意了些,此前名震云中那一战,也让自己有点小觑了天下英雄!

有些亏,吃过一次,就不会再吃第二次了!

在徐敢手中磨练了这么多年的徐乐,对自己要求奇高。却没想到,他今日所作所为,给这些恒安鹰扬兵的震动,比之云中城内和苑君玮尉迟恭一战,还要剧烈。

千余越部也是万帐大部,族中选出来的精锐战士,就是恒安府上下,也不能轻视。

徐乐以三人之力就单挑千余越部数百精锐战士,接连撞破两阵,马前无一合之敌。最后在绝对优势的骑阵追击之下,漫天箭矢飞舞之中,还能全身而退。这已经是前所未有之事。

大家互相之间斗殴比试,对久经生死的老卒来说,也就是瞧个热闹。多少边地侠少,平日里乡间无敌,上阵就尿了裤子的多了去了。徐乐虽然显露的本事高明得多,但不经战阵,还是不能得到这些老卒的真正认同。

数人而当百骑,还能纠缠缠战这么久,硬打,冲得开对方阵列。逃走,知道向着什么方向。自家弟兄负创落马,不管不顾的就去救援。这仿佛就是一场淬火试炼,一下就验出了徐乐的真正成sè。

这是几十年一出的大将胚子!这是咱们马邑郡又冒出来的一个大好男儿!

所以当徐乐示警,而云中城那里又传来了出击的消息。从来以恒安鹰扬府精锐自居,等闲人都懒得多搭理的恒安鹰扬甲骑,就火速出击,从各处军寨当中汇聚成为一队,直扑向战场而来,生怕来迟一步,就折损了徐乐这个马邑好男儿!

~~~~~~~~~~~~~~~~~~~~~~~~~~~~~~~~~~~~~~~~~~~~~~~~~~~~~~

身侧恒安鹰扬甲骑,还在一排排的抛射羽箭当中。徐乐已经停弓不射,微微活动右臂。刚才一轮连珠箭,接连将近十骑千余越骑士射落尘埃。

韩约默默放下铁盾,却看也不看自家胳膊上的血痕。步离从韩约身后探出头来,眨动眼睛,却不说话。

只有宋宝,捂着肩背处流血创口,痛得龇牙咧嘴,却兴奋得颈项处青筋乱跳,面红耳赤的大声呼喝:“杀光这些鞑子!入娘的,敢伤俺铁飞燕!须放着恒安兵没死绝!”

这时黑果声嘶力竭的大喊声传来,几名押着各自部下,控制箭阵节奏的队正,举着手一下顿住,迟迟没有挥下。

原来一波接着一波的箭雨骤然停顿,马上恒安甲骑都保持着弓开如满月的姿态,目光全都集中在几名队正举起的右手之上。

这时战场上战马嘶鸣之声,千余越负创落马骑士的哀嚎呻吟之声,才传入耳中。

战场之上,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死人死马,血涂荒野,秋日衰草之上,尽是赤红颜sè。

几名队正都在琢磨,刚才是杀得痛快了,可难道真的要和千余越部打到底不成?

这可怎么处?

宋宝急得恨不得从马背上蹦起来:“怎生就停下了?他们可伤了宋爷爷我!”

尉迟恭的声音突然响起:“入娘的,怎生就停下来了?咱们恒安鹰扬,打仗哪有打一半的?”

徐乐几人回首,就见又是一队鹰扬兵涌来,正簇拥着尉迟恭。

这黑脸军将不知道用了多快速度赶来,胯下黑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但脸上却是一副闻战则喜的模样,只带着狰狞的笑意。

若说初见之时,尉迟恭给徐乐的印象就是一个心眼很直,心思也不坏的粗汉。那闻到战场上的血腥气之后,尉迟恭赫然就变成修罗场中夜叉,只有更多的血腥,更多的杀戮,才能满足于他!

有尉迟恭下令,这黑锅有人扛了,几名队正再不迟疑,几只悬在半空的手就要重重劈下!

被七零八落的千余越卫士簇拥着的黑果,脸sè煞白。

千余越部此来,是为了收服九姓部族而来。因为只有在隋人的地盘上,这些各怀心思的九部贵人才戒心最低。

可不是为了和恒安鹰扬兵起冲突的!

而且这恒安鹰扬兵的强悍,只是在传闻之上。而恒安府的第一杀神尉迟恭此刻也赶来了,这家伙是属疯狗的,咬住就不松口。盖达黑果是一点都不想和他打什么交道!

盖达黑果下意识恨恨望向在恒安鹰扬甲骑阵中的徐乐,恨不得一口水吞了这个莫名冒出的家伙。

徐乐感应到盖达黑果的目光,只是耸耸肩膀。

就在双方要不死不休之际,阵后又传来一阵金声响亮。

军中号令,闻鼓则进,闻金则退。

几名队正下意识的就收起了手,恒安鹰扬甲骑更是纷纷放下手中弓矢。尉迟恭勃然大怒,回头怒骂:“入娘的谁乱鸣金!”

身后烟尘当中,又是一队人马疾疾赶来,当先之人,长须飘拂,正是苑君章!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三章 会盟(十七)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