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25 舞女

625 舞女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舞女刺客的逃生路线、生存状态,刀哥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做出精准判断,怪不得这位大老板能在夜明之中担任重要职务。【择天记吧少年王】倏忽之间,所有杂物间的门都被踹开了,当然也包括我和舞女刺客所呆的这一间。

两三个人出现在了门口,其中也包括二眼。我慌慌张张地抬起头来,错愕地看着他们:“怎,怎么回事?”

因为我经常和二眼他们套近乎,所以他们也是认识我的,二眼看清是我,奇怪地问:“王巍,你在这里干嘛?”

我晃了晃手里燃着的烟,说我在这里抽支烟啊。

或许是听到了这里的动静,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刀哥出现在了门口,皱着眉头询问怎么回事。二眼告诉他说,有个服务生躲在这里抽烟。刀哥抬头朝我看来,继续问道:“有没有看到一个受伤的舞女?”

我摇头,说没有啊!

是的,杂物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受伤的舞女。刀哥又问:“那你之前,有没有看到有人从门口经过?”

我沉思了一下,说我在里面抽烟,没有看到有没有人经过,不过好像是响起过一个人的脚步声,从后门出去了。

刀哥立刻回过头去,冲着还在两边搜寻的打手说道:“别找了,人从后门跑了,赶快去追!”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众人朝着后门奔去,刀哥也跟着冲了出去。刀哥本来以为这个舞女绝对跑不了的,没想到还真逃出了自己的掌心,这让他的心中无比恼火。

刚才还很热闹的甬道,一下就变得没什么人了,我刚松了口气,脚步声却再次响起。很快,我们领班又出现在了门口,领班的脸sè铁青,指着我问,你在这里干嘛?!

我如法炮制,说我在抽烟啊。

“你跑这里抽烟干嘛?!”领班的面sè更加狰狞。

我故作委屈地说:“我刚才去厕所抽烟,你不让,我只好躲到这里来抽了。”

“你这个王八蛋!”

领班气得咆哮起来,冲过来就在我腿上踢了一脚,又骂道:“让我在大老板面前丢脸,看我怎么收拾你!”

员工趁着空档躲在某个角落抽烟,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行为,不能让人一点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吧。更何况,大老板刚才也没说什么,不知道这个领班为啥气成这样。

领班正准备好好收拾我一顿,外面有人突然喊他,说有好几个客人因为刚才的混乱被撞伤了,让他赶快过去处理一下。领班指着我,恶狠狠说:“回头再收拾你!”

说完,便急匆匆地出门去了。

我走到门口看了一下,甬道已经空无一人,刀哥领人追杀刺客去了,领班也在大厅里面料理后事,暂时没人再来这里。于是我把门给关上,快步走到角落,把几个堆着杂物的箱子挪了一下,里面便露出一个蒙着面纱的舞女来。

她坐在地上,眼神复杂地看着我,手也依旧捂在肚子上面,鲜血仍在不断地往外涌着,将她的整只手都给染红了。刚才,就在刀哥说刺客可能就藏在这几个房间里的时候,我便当机立断地将她给掩藏了起来,好在她也知道我是为了她好,所以自始至终都蛮配合我的。

最终,我成功地把刀哥给诓走了,唯一带来的副作用是被领班给踢了一脚。不过这一脚对我来说就跟挠痒痒没啥区别,也伤害不到我的自尊心——大象会因为蚂蚁咬了一口而愤怒吗?

舞女知道我帮了她,所以看向我的眼神之中,除了复杂以外,还有一丝感激。不过,更多的是痛苦,因为她伤得确实很重,鲜血几乎染红了她的整个腹部,额头上也渗下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地上,也流了一滩血迹。

我蹲下来,和她靠得很近,一股异香再次窜入我的鼻尖。这股香味并不是很浓郁,但就是让人感觉很舒服,好像置身在茫茫花海之中似的。我忍不住深深地嗅了一口,再次情不自禁地说:“真香!”

听到我这两个字后,刚才眼神之中还有着一丝感激的舞女,突然又变得恼火、厌恶起来,伸手就朝我的脸颊扇了过来。这可把我吓了一跳,这姑娘可真是个带刺的玫瑰,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我不明白的是,夸她身上很香,怎么就一言不合了?

我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板着脸说:“过分了啊,我刚才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怎么还要扇我巴掌?”

这姑娘气鼓鼓的,胸口也像个鼓风机似的一起一伏。她的眼神凌厉,咬着牙说:“看在你救了我一面的份上,这次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我警告你,还敢这么流氓的话,我就把你杀了!”

我纳闷了,夸她一句真香,怎么就流氓了?

我明白了,还是因为我长得不大好看。不是经常有人说吗,长得帅叫撩妹,长得丑算骚扰。可我长这样我也没有办法,随了我爹的长相啊,天生皮肤粗糙、面相凶恶,凭啥看不起我?

我正准备为自己抱下不平,舞女已经把手缩了回去,用手撑着地,挣扎着想站起来,同时嘴上还说:“这次谢谢你了,回头有机会再报答你。”

看吧,我要是长得帅,估计人家就说“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就因为我长得不大好看,就说回头再报答我,欺负人呢这是。不过她嘴上虽然硬气,身体却没法配合,她伤得太重了,还流了不少的血,疼痛和力气流失让她难以继续控制身体,挣扎了几次都没能再站起来。见状,我就从怀中摸出一堆小物件来搁到地上,有碘酒、纱布、伤药等等。

早在几年之前,我就习惯在随身携带这些东西了,来到凤城当然也没改变。而且在省城的时候,还结交了不少王孙贵族,家家都有上好的伤药,效果都挺好的,所以也用不着李爱国那种很臭的药了。

将这些东西摆出来后,我便伸手去撩舞女的衣服。

舞女吃了一惊,立刻伸手挡住,问我干嘛?!

我说你瞎啊,当然是帮你止血,不然我拿这些东西出来是好玩的吗?行啦,别矫情了,只是肚子受伤,又不是什么敏感部位!赶紧的吧,再这么让血流下去的话,休克都有可能。

想当初冯千月背上受伤,需要赤裸上身,还没说什么呢。舞女犹豫了下,还是把手给挪开了。我便把她的衣服撩起来,露出了里面受伤的部位。刀哥这一刀扎得确实够狠,伤口挺深,血也流得不少,整个腹部上面沾得都是。

不过还好,久病成医,我处理这种伤口也算轻车熟路。我小心翼翼地帮她把血迹擦干,又用碘酒将伤口消毒,接着给她洒上止血、止痛的伤药。处理好了以后,她的腹部终于变得干净起来,白皙胜雪的腰部也出现在我面前,而且过程之中,总免不了和她的肌肤接触,确实滑嫩如玉。

不断地触碰和抚弄之间,舞女似乎特别紧张,呼吸都变得浓重起来。虽然面纱遮着她的脸,不过我感觉到她应该是脸红了。我说:“至于吗,之前跳舞的时候,不是还搔首弄姿的吗?”

舞女恨恨地说:“不要乱讲,闭上嘴巴!”

我“嘿”了一声,喃喃地说:“好心没好报啊。”

最后,我用绷带给她肚子上绕了几圈,才算是将她的伤口彻底包扎好了。搞定这一切后,我才问她:“怎么样,好点没有?”

舞女点了点头,又松了口气:“好多了,谢谢你。”

我心里想,肯定好啊,这伤药有多贵,说出来吓死你。

包扎完后,不敢说她力气恢复多少,起码疼痛减轻不少。舞女试探着站了一下,果然能站起来了。她再度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就准备离开这了,我伸手将她拦住,说你别急,我再帮你看看。

说完以后,我便走出门去,将左右都查了一遍,确定没有危险,才返回来说:“趁着刀哥还没回来,赶紧走吧。不过出了门后,自己小心一点,如果再被刀哥抓着,我可就没法再帮你了。”

舞女点点头,神sè复杂地看了看我,说:“你是个好人,我会记住你的,将来一定会报答你。”

我摆着手,说千万别这么讲,我不是什么好人,只是见sè起意,才干出这种有可能掉脑袋的事。你要真想报答我啊,不如现在就把面纱扯下来,叫我看看真容,如果长得漂亮,也算值了。

舞女眼神一变,干脆果断地说:“不行!”

这姑娘,防我就跟防狼似的,整个人都变得充满戒备。

唉,长得难看确实吃亏,但凡我要是个帅哥,估计这姑娘现在已经和我山盟海誓、约定三生了。看来这艳遇是没指望了,我苦笑着说:“行了,和你开玩笑的,赶紧走吧。”

舞女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不过并没有任何的留恋,便快步走出门去,沿着后门跑了。

刀哥虽然带人到后门搜寻去了,但后门外面是一条条错综复杂的小巷,只要稍微谨慎一点,应该不会被抓住的。看着那个舞女步履蹒跚、逐渐远去,隐没在黑暗中的身影,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一次可以接近刀哥的机会。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和她非亲非故,怎么就愿意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帮助她呢?

说是见sè起意,那肯定是胡扯,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因为她身上的异香?这倒有点可能,那个味道确实让我有点着迷,但我也从来不是那种会因为异性而热血昏头的人。

大概,是因为我觉得她不像个坏人吧。这样的人落到刀哥手里肯定寻不到好,怪可惜的。

当然,只是直觉而已,她到底坏不坏,我也不知道。

我正站在后门口处陷入沉思,身后突然又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正是我们那个小肚鸡肠的领班。领班一看到我,就怒吼着说:“你在这里干嘛?”

我灵机一动,说:“我想帮大老板找找那个刺客。”

领班怒火中烧,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吼道:“你还真想混到人家那个圈子里去?我告诉你,不要白日做梦了,你天生就是干服务生的料!给我滚回去收拾地去,不要有事没事就想偷懒!”

看得出来,领班对我的态度是越来越恶劣了,如果说一开始只是欺负新人的话,今天晚上我的一系列表现让他很不满意,看我也就更加不顺眼了。自从来到凤城,无论在姚家还是在学校,不说我的地位有多高吧,起码从来没人胆敢对我不敬。也就来到钻石酒吧,被这个领班三番五次地欺负,要不是我还想留在这里,早就狠狠收拾他一顿了。

只是对于这种小角sè,我也并不急着和他翻脸,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条龙,迟早是要腾飞起来的,这家伙也迟早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现在,暂时的忍耐仍有必要。

我讪笑着,说着是是是,返回酒吧大厅去了。

因为之前的一番混乱,大厅里面现在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摔倒的桌子椅子和酒瓶、酒杯。至于客人们,已经都离开了,只剩下一帮工作人员。领班给我安排了最苦最累的活儿,让我收拾着地上的那些残渣。

“他妈的,不收拾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领班仍在对我骂骂咧咧,其他人都对我报以嘲笑的目光,别说帮我说话了,就是连个同情的都没有。

而我也充耳不闻,不急不躁地干着自己的活儿。

我最卑微的时候,在厕所里打扫过卫生,冲洗过客人的呕吐物和排泄物;最辉煌的时候,做过省城的王皇帝,来往的也都是达官贵人。我的心态,早已像天上的明月一样平和,所以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今天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生意肯定是做不成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收拾残局。发生刺客事件,其实和领班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管理我们这帮服务生的,要怪也只能怪负责和那帮歌手、舞女对接的经理,所以我始终想不通领班这么激动干嘛,显他能呢?

当然,经理也吓得够呛,早早地就把今天晚上所有出演过节目的舞女全部集中起来,调查那个行刺大老板的舞女到底是谁。查了一圈以后,却是一无所获,因为那个舞女是冒名顶替上来的,本来的舞女被绑在了工作人员的衣柜里面,裸着身子呜呜地叫。

那个刺客,就是穿了她的衣服,混到台上去的。因为大家的衣服都差不多,还蒙着面纱,所以根本没人发现,线索到这里就彻底断掉了。

就在这时,刀哥也带着人回来了。

当然也是一无所获,该找的地方都找过了,始终没有寻到那个刺客。

“他妈的,明明受了伤,还能插着翅膀飞了?”刀哥非常恼火,将二眼他们一顿臭骂,说他们一点用都没有,还能让人在眼皮底下给跑了。

接下来挨骂的当然就是经理,是他没有将人员给审查好,才让刺客换了衣服混到舞台上的。经理被骂得跟孙子似的,一句话都不敢吭,整个酒吧都回荡着刀哥的骂声。

至于领班,根本没有挨骂的资格,他一个管服务生的,罪责咋也轮不到他的身上。

“行了,散了吧,明天晚上照常营业。”刀哥骂完以后,很不爽地离开了酒吧。

刀哥走了以后,现场就是经理最大了。经理没有宣布下班,他挨了一顿臭骂,当然也得发泄一下,所以他又把其他人给骂了一顿。我们领班,也被他给骂了,最后,经理又对二眼他们说道:“你们大哥呢,过个年没完没了了是不,让他明天就给我来上班!今天要是他在这里,估计也不能出这样的事!还好大老板最后没有受伤,不然我们所有人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二眼他们赶紧答应,说是是是,回头就给大哥打电话。

不过确实也是,我在钻石酒吧上班七八天了,还没见过二眼他们的大哥,据说这位大哥家在郊区,所以过年省亲的时间久了一点。不过,今晚这样的事情一出,那位大哥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明天就得乖乖回来上班。

几乎将所有人都骂了一顿,经理才宣布下班。

但这并不是结局,领班又将我们一帮服务生集中起来开了个会。他被骂了一顿,当然也要在我们身上找回来。他把炮火重点放在我的身上,将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说我玩忽职守,上班时间不是上厕所就是去抽烟,有事没事还往二眼他们那边去跑,说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心一意想往人家那个圈子靠拢,也不看看自己是块什么料?

“干人家那行,是要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经常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给你个刀子你敢捅人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领班将我损的一文不值,在我身上泄够怒火,才宣布下班,还说:“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看来,我以后的日子要不好过了。

我琢磨着不能这样下去,我就算是头大象,也不能老让蚂蚁这么咬吧。所以下班以后,我就找了一个麻袋,守在领班回家的路上。等他来了,我就把麻袋往他头上一套,接着对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嗷嗷的惨叫声响彻整条街道。

这么一整,我估计他至少三天下不了床。

出完气后,我才吹着口哨回姚家去。

本来,我以为把这家伙揍了一顿以后,至少能轻松个几天了。结果第二天晚上再来上班,发现领班竟然吊着胳膊,顶着一张猪头似的脸,一瘸一拐地又来上班了。

当时我都惊了,这家伙也太敬业了吧?!

我们一帮服务生开班前会的时候,领班还在骂骂咧咧,说找出那个偷袭他的小子来,非得狠狠收拾一顿等等。甚至,他还指着我问:“王巍,是不是你动的手?昨天我骂了你一顿,所以你伺机报复?”

我赶紧摆手,说不是我。

领班哼了一声,说道:“我觉得你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接着又喃喃地说:“先是大老板遇刺,接着又是我遇袭,看来对方来头很大啊,一定要谨慎起来了!”

我心里想,这二货,竟然还把自己和刀哥放在一个档次了,看来白日做梦的是他,不是我。

领班虽然没能找出凶手,但还是把怒火发泄在了我的身上,给我安排了最重最累的活儿,负责把一箱一箱的啤酒搬到后台备用——这活儿本来平时是大家一起干的,现在全落到我们一个人身上了,估计今天晚上是闲不下来了。

安排完后,领班便上楼休息去了,还专门嘱咐众人,不许他们帮我。

我苦哈哈地在后台搬着啤酒,经理过来巡视了一圈,询问正在抽烟的二眼他们:“你们大哥来了没有?”

二眼回答:“打过电话了,说是马上就到。”

经理听后,松了口气,说道:“你们大哥来了以后,我也能轻松点了。”

看得出来,这个经理对那位大哥还蛮倚重,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二眼等人也纷纷说道:“是啊,大哥来了就轻松了,以后肯定不会再有行刺的事发生。”

“你们大哥来了,让他上楼找我。”说完这句话后,经理便离开了。

后台也恢复了之前的秩序,二眼他们聚在一起抽烟,一帮舞女则叽叽喳喳地聊着天,共同等待着正式上班。而我,也继续搬着啤酒,进进出出。过了一会儿,二眼突然接了一个电话,喂了几声之后,便对他们那帮打手说道:“大哥来了,快去外面迎接。”

一帮人便掐灭烟头,迅速走了出去。

来这一个多礼拜了,我还没见过这里看场子的大哥,所以也挺好奇到底长涩会那么样。我一边搬着啤酒,一边就往门口张望,那位大哥来了以后,肯定会来后台转上一趟。

后台聚着不少歌手和舞女,听说大哥要来,也纷纷站了起来准备迎接。

看来这位大哥的地位确实挺高。

过了一会儿,门口便响起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二眼他们簇拥着一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走了进来。这个青年看着挺精干的,眼睛尤其炯炯有神,一看就是个人才,唯一可惜的就是腿脚不太利索,走路深一脚浅一脚的,但这并不影响他整体的气势和风度。

二眼等人簇拥着他,边走边叫大哥;青年走进来后,一帮歌手和舞女,也纷纷叫着大哥。一时之间,“大哥”的叫声充满后台、此起彼伏,人人对他十分尊敬。

而我看到这个青年以后,却一下就愣住了,正在搬着啤酒的手,也停下了动作。

因为这位大哥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和我闹了别扭,一直都没有往来的陈小练……

看网友对 625 舞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