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四十三章 玄龙战辇

第五百四十三章 玄龙战辇

奉命进讨归宁城,诛灭逆贼、“解救”皇子赢累的,乃是散骑常侍、车骑将军、宿卫军凤雏左都尉郭胜。

车骑将军郭胜虽然在诸常侍里修为虽然只能算中等,但他出身世族宗族,幼年随父兄在军营里历练、修行,是在父兄获罪伏诛之后,郭胜甘愿自残身躯伺奉帝君,这才成了燕然宫的内侍,他自幼熟知兵术、军务,因此才能成为文勃源的左右手,负责统领十万凤雏军精锐卫戍秦潼二关。

郭胜身穿赤焰灵甲,此刻正站在一座巨大充满粗犷血腥之美的精铜战车之上,战车的四角蟠龙铜柱上,盘缠而上的四头螭龙似乎随时都会活过来飞腾而起,将周围的生灵都吞噬一尽。

玄龙战辇!

难道说文勃源欲对天机侯陈海不利,不仅被陈海所杀,而将陈海从内廷一系逼反的消息难道是真的?

站在远处山岭围观宿卫军对归宁城用兵的看客们,看到郭胜所乘是宿卫军中郎将才有资格乘坐来出入战场的上古战车玄龙战辇,心里也异常的震惊。

虽然大乱即将彻底的席卷整个京畿平原,并不代表这场战争就没有看客了。

边郡诸藩虽然也有不少弟子被困在燕京城里,但诸藩进奏使大多在隐约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就及时避到城外,他们没有急于离开燕京,一方面是不管哪一方面获胜,争得那亿万尸骸才能堆积成的帝位,都不可能硬气到跟所有边郡强藩摆脸sè,另一方面诸藩也需要有人留在京畿,随时了解这边的形势发展,好有应对。

另一方面,虽然京畿诸阀此刻人心惶惶,但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对归宁城所即将爆发的血战可以视而不见。京畿诸阀以及西园军派出的眼线、哨官,这时候甚至巴不得天机侯陈海能够再展示一把奇迹。

有时候人心实在是奇怪,这些京畿宗阀的子弟,前几天还恨不得将陈海揪出来剥皮拆骨,这一刻却巴望着陈海能创造奇迹,守住归宁城,予宿卫军以重创。

说到底,大家心底都很清楚,在宿卫军扫灭归宁城,拔除掉陈海这根眼中钉之中,转而就会扫荡京畿诸阀了。

虽然大家都盼望奇迹,也知道陈海曾经创造了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奇迹,但这一刻,大家心里也清楚巧妇难以无米之炊。

陈海身边虽然万年气候的妖蛟相助,此前或明或暗调入燕京的数千精锐,皆是百里选一的精锐,更有重膛弩、血魔傀儡等大量重器可用,但郭胜所率可是十万宿卫军精锐啊,而这十万宿卫军还是在陈海的亲自辅佐下建立起来的,战械兵甲也是极尽内廷收括所能,可以说不在燕州任何一支强军之下,如此巨大的数量差距,陈海拿什么去填补?

看到郭胜乘坐玄龙战辇出营,在诸军之中往归宁城缓缓进逼,那些盼望归宁城能扛住的宗阀子弟,心里都觉得绝望。

与其他的天阶法宝相比,玄龙战辇看上去有些大而不当,八丈见方、重逾百万斤的车身,迄今还没有一件储物法宝能装进去,但玄龙战辇最珍奇的,也可以说是其他天阶法宝不及的地方,就是其他法宝吞吸天地灵气演化术法神通,而玄龙战辇则是燕州极其罕见,能利用杀伐兵气演化术法神通。

玄龙战辇可以说是一件专门用于战事的战争重宝,对一方势力及帝君而言,玄龙战辇的战略价值,已经远不是其他普通天阶法宝能比的,平素也绝不容宗阀染指。

玄龙战辇自传世以来总计就造成两乘,历来是虎贲军中郎将、宿卫军中郎将的专用座辇——其中一乘玄龙战辇被太子赢丹强行带去雁门郡,目前只有一乘玄龙战辇作为宿卫军中郎将的指定用车留在燕京。

此时玄龙战辇在郭胜的脚下,还不足够说明一切?

想到玄龙战辇吞吸杀伐兵气,凝聚四头血sè巨龙往归宁城猛扑过去,那头万年老蛟真能够抵挡住?天机侯陈海在归宁城还能有什么胜机?

这一刻,诸多看客甚至都期待姚氏在秋浦寨的兵马,能跟归宁城联合起来,对抗宿卫军的强袭。

然而大家都清楚,即便陈海与姚氏这些年来恩怨不提,此时陈海劫持归宁侯所图甚大,而姚氏此时又奉卫王为主,两方又如何能水乳相融?

董潘站在一座野峰之巅,看着就在二十里外的战场,心里却满是迷茫,他不明白陈海既然有机会,为什么不先劫持归宁侯返回横山?

在董潘看来,陈海将归宁侯掌握在手里,完全能说服除董氏之外的其他八潘,去逐步实现他已按捺不住的勃勃野心,为何非要象钉子一般,死钉在枫林渡?

难道说一切只是陈海太迫不及待了?

这一刻,天空微微降雪,铅云yīn霾,一道极淡的身影从远空掠来,片晌后,董潘见竟然是祖师堂首座葛玄乔前来,吓了一大跳,赶忙前参见:“葛老祖,怎么会是您老突然到燕京来,不是说孙叔师他过来吗?”

内廷当初找到秦穆侯董寿,谈妥移交秦潼西关及河西阵兵卧龙城的协议,达成协议之后,董寿就直接赶往卧龙城主持军政,在那里集结三十万兵马,对榆城岭、雁荡原、横山一线形成军事压力,迫使陈海不敢,也不要能将龙骧军主力,通过风焰飞艇分批运入京畿参战——内廷不可能不考虑风焰飞艇的运兵能力,也因为如此,才会将秦潼西关让给河西,借河西的百万铁骑,牵制住龙骧军的主力,使陈海算谋再深,都无兵可用。

而河西最初的计划,是让孙泉宗进燕京顶替董寿之前的作用,与内廷继续保持联系,并随时关注京畿形势的变化。

董潘的层次毕竟还是略低了一些,孙泉宗作为武威神侯董良的关门弟子,地位自然是足够了。

董潘没想到等了两天,没见到孙泉宗,祖师堂首座葛玄乔他却亲自赶过来。

“神侯出关了,知道世子决议出兵之事,便让我过来跟陈海见一面,希望还能避免直接开战。”葛玄乔通过神念,将他此来的目的告诉董潘。

“……都到这一步了,还能避免得了吗?”董潘传念问道,“陈海怎么可能会放弃对天水郡的野心,怎么会坐看天水、秦川等郡并入河西?”

“我也不知道,神侯也不知道,所以才要我过来见陈海,”葛玄乔看了一眼战场,又叹息的传念道,“看来也只能先等陈海熬过此劫再说了……”

“葛老祖,卧龙城那边情形如何?”董潘问道。

董潘知道董寿这些年对陈海怨念极深,有可能会不经神侯及世子的允许,看到机会就会对榆城岭一线直接用兵。当然,在董潘看来,旧情归旧情,但在这种事情面前,看到机会,他也是主张果断对龙骧军进行致命打击的。

董潘也完全看不到未来两家有和平共处的机会,董宁没有办法成为两家的缓冲板——董潘现在眼睛盯着京畿,而宿卫军对秦潼山的封锁变得极为严密,信使、灵禽再不能随意进出,董潘也不知道近几天雁荡原到卧龙岭的形势变化。

“阎渊公开易帜了,这么说也不对,应该龙骧大营公开易帜了,”葛玄乔说道,“龙骧大营自立龙骧军,设都护将军府,以苏原、葛同等为长史、主簿;而龙骧大营旧部设为第一镇师、以黄双为主将、吴蒙为副将;而黑燕军残部为第二镇师,以阎渊为主将、乐毅为副将,阎渊此时正率二十万精锐借助风焰飞艇从首阳山急速南下,填入卧龙岭东翼新筑的天钧城!而第一镇师的兵力,突然之间,扩编到二十万,同时兵马都极速往天钧城方向倾斜……”

“啊,怎么可能?”董潘没想到信息就被封锁的七八天,秦潼山西北麓的形势发展就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陈海就算早就暗中收编黑燕军阎渊部,兵马总数不应该在十五万到二十万之间吗,怎么就突然倍增了呢?”董潘震惊的问道,“这会不会是陈海怕我们对天水郡突然用兵,用疑兵之计将我们拖住?”

董潘知道陈海绝不愿看到天水郡并入河西,此时完全有可能虚张声势。

“……”葛玄乔是早年太微宗最看好陈海的人,旧情也极深,最不愿意看到两家交战,但说到陈海的部局,也唯有叹服,说道,“世子那边也是这么想的,但神侯出关后,冒险走了一趟雁荡原,说小寿要是仓促从卧龙城出兵,必败无疑。”

“什么,卧龙城三十万铁骑,可是河西最精锐战力之一啊?”董潘不是不相信武威神侯的判断,只是不愿意相信这一切,诧异的往归永城方向看去,问葛玄乔,“葛老祖,那这归宁城里的陈海,到底是真是假?”

董潘心想要是龙骧军在秦潼山经西的部署这么恐怖,这么震惊人心,那陈海完全没有道理还冒险留在京畿,就怀疑归宁城里的陈海是他人所扮,一切都是陈海所用的瞒天过海之计,陈海的真正图谋,极可能是卧龙岭——占据卧龙岭,就斩断河西从太微山西北麓对龙骧军用兵的通道——陈海如果想用心经营雁荡原,卧龙岭是要害之地。

“神侯最初也是这么想的,怀疑陈海真身其实藏在雁荡城或天钧城,但魏子牙行刺遇挫,神侯便认定归宁城的这位,确实应该是正主,要不是神侯当初孤身潜入雁荡原,应该没那么容易脱身……”葛玄乔说道。

董潘心知葛玄乔说的不错。

神侯虽然是近百年来踏入天榜最耀眼的人物,但或许也只能与那头修行万年的老蛟斗个旗鼓相当了,神侯在没有预料到这头老蛟的存在,就冒险孤身进入雁荡原,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弱,被发现后脱身的可能性更弱。

而恰是如此,董潘心里这一刻彻底迷糊了。

这一刻,董潘看到苍遗化变真身,虽说归宁城上空云蒸雾绕,苍遗真身主要也藏在云雾之中,但从云雾间间或露出的苍青sè鳞片,不能判断这头妖蛟足有上百米长,也确实有上万年的修行。

仅这头妖蛟就足抵数万精锐,要不是郭胜等人乘玄龙战辇过来,董潘也觉得陈海这次有望守住归宁城,给宿卫军的第一次进攻来个迎头重创。

而看到苍遗变化真身之后,宿卫军这边,郭胜这边也发动玄龙战辇,就见东翼宿卫军推进的序列上空,迅速凝聚出四头血sè战龙。

也不知道是宿卫军的士气有些低落,四头血sè战龙并不是十分的凝炼,至少远没有益天帝当年西征时的水准,即便如此,这四头由杀伐兵气所凝聚的血sè战龙,聚合盘缠在一起的威势,并不比那头万年老蛟差多少。

虽然董潘完全看不懂陈海的部署,但此刻神sè也正振奋起,就想看陈海能不能逃过此劫。

“不对……”葛玄乔突然说道。

“怎么不对?”董潘不见的问道。

“天地元气不对?”葛玄乔说道。

“天地元气如此混乱,那头妖蛟即便修为更高深一些,还能借用一部分天地元气,但还不如用自身雄浑到恐怖的本命真元更好,”董潘说道,“又或许到百余里借天地元气施用大神通,但对战场又能有什么影响?”

虽然道胎老祖能在千里之外御剑杀人,但不要说千里之外,就是百里之外,让道胎老祖御剑杀一明窍试试?

道胎境天榜强者,还没能超越空间的束缚,董潘心里想,不要魏子牙是不是想撕开这样的束缚,这些年才在幕后搞出这一切。

“董潘,你也精修过御雷之法,应该能察觉出天地元气之中的罡阳雷煞,与五行煞元相比,是不是没有想象中混乱?”葛玄乔说道。

“……”董潘难以置信的看向葛玄乔,他知道葛玄乔想要说什么,问道,“不是确认过,那座天罡雷狱残阵,被陈海部署在聚泉岭吗?内廷要没有确认这一切,怎么敢这么轻易就对归宁城用兵?这世间不可能有第二座天罡雷狱阵吧?”

“难说,传言黑石蛮王穆豪在尧山挖掘上古地宫,遇雷击而重创,使其弟穆苛争权,遂使黑石蛮部内乱不息,铁崖部才得以趁机崛起,而铁崖部之所以能趁机崛起,有一个极重要的原因,就是编奴为军,而铁崖部与拓跋部在尧山战事的后期,阎渊所部曾参与其战,你说这一切还有什么不可能吗?”葛玄乔说道。

瀚海以西到赤眉湖一线,拓跋等蛮部释放所有的人族奴隶,故而凉雍、雁门、渔阳等郡,没有办法潜伏到蛮族之中打探尧山一战的具体消息,但瀚海以西是黑石汗国,此时虽然因为汗王穆豪复出后,与左胜王穆苛兄弟俩反目成仇,都还相对容易渗透进去。因此,董氏还掌握不少尧山地宫以及尧山一战的诸多细节。

葛玄乔现在怀疑在尧山曾重创黑石蛮王穆豪的,就是董潘难以想象的第二座天罡雷狱阵,而此时则被陈海部署在

“陈海敢犯天下大忌,与妖蛮勾结?”董潘震惊问道,“人族与妖蛮相互仇杀了数千年,陈海敢跟妖蛮勾结,真相一旦公布出来,天下宗阀谁会与他共立?”

“难说……”葛玄乔从心里倒不觉得人族与妖蛮应该一直继续仇杀下去,只是他找不到化解的办法而已,如何陈海开辟了一条能与妖蛮共存的道路,他更期待见到陈海。

“我觉得还是没可能……”董潘不相信这些,然而他还没有说完话,突然间归宁城上空的天sè变了,难以想象的罡元雷煞从孤刃峰地底喷薄而出,在归宁城上空凝聚成一团团密旋如鳞的雷云……

天罡雷狱阵!

天啊,陈海这孙子真掌握第二座天罡雷狱阵,还悄悄部署在孤刃峰下?

宿卫军十万兵马,这时候从北翼、南翼、东翼逼近归宁城,完全处在天地十大绝阵、攻击力最强的天罡雷狱阵的最有效轰击范围之内,陈海就是要将宿卫军这十万兵马一下子吃掉?

然而事情还不止于住,董潘原以为完全会袖手旁观、坐壁观虎斗的姚氏,这时候突然打开秋浦寨的四座城门,无数将卒在姚泰和、泰出秋等老将的统领下,从四座城门快速鱼贯而出。

姚氏这时候突然跳出来要干什么?

董潘这时候脑子有些木了。

“你看那里!”葛玄乔这时候倒是从容起来了,都忍不住要大笑,指着秋浦寨东城门楼前,让董潘凝目看过去。

龙骧黑旗!

姚氏易帜!

董潘粗看到秋浦东城门楼前刚换上的战旗,这一刻就像是他整个人被天罡雷狱阵笼罩,僵立在那里,他再功逼双目,将数十里外秋浦寨看得更清楚,他确认那就是陈立组建龙骧大营之后一直所采用的战旗,而那面战旗还标识出龙骧军第三镇师的字样!!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三章 玄龙战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