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重关

第五百四十五章 重关

看到秋野河两岸所发生的惊人一幕,董潘按捺住内心的震惊,朝葛玄乔看去,苦涩的问道:“葛老祖,现在还有必要去见陈海吗?”

葛玄乔受神侯之托过来见陈海,是希望陈海能安于横山、榆城岭一隅,不阻拦河西鲸吞秦川、天水诸郡继而制霸天下,在这个基础之上,陈海哪怕是想多占得数县之地,都是可以谈的,没有必要撕破脸,但此时还有谈这个的基础条件跟必要吗?

特别是看到姚文瑾随姚氏阀主姚出云,出秋浦寨赶去跟陈海会合时,董潘震惊得都差点将舌头咬下半截来。

姚文瑾竟然未死,这意味着什么?

岂非至少从姚文瑾流放到潼口假死之时起,陈海与姚阀就已经在密谋这一切?

董潘越想越真,从姚阀这些年的滔光养晦,从姚文瑾假死,从陈海入京借渡归宁城闹事,与姚阀囤兵对峙秋野河畔,将天罡雷狱阵及道胎境巅峰角sè藏于孤刃峰,而姚阀一步步将所有的弟子、资源都收拢到玉庭山到秋浦寨一线,迅速而有效的完成五万余族兵的整编,这一切不就是一个完整的套路吗?

董潘觉得此时已经不是安排葛玄乔去跟陈海见面了,而是要立时赶往秦潼西关见世子董畴,将此间所发生的一切,说给世子知道,也要让世子即刻传信卧龙城,小心龙骧军第一、第二镇师,随时会突袭卧龙城。

有些事灵鹄传书只能说个大概,更多的细节跟猜测,还是要当面谈更合适。

姚氏的算计太恐怖了,而算计越深、越恐怖,也往往代表着野心越恐怖。

董潘的内心,这一刻已经认定姚氏取赢氏而代之的野心,恐怕是比董氏有过之而绝无不及啊。

看董潘及随扈眼瞳里的惊惧之sè,葛玄乔知道他们在惊什么,在惧什么,他欲言又止,心想也罢,即便要见,此时也确实不是见陈海的时机。

葛玄乔轻叹一息,便也不耽搁,与董潘往西南方向御空飞去。

从孤刃峰往西南三百余里外,就是秦潼旧关,也是此时秦潼东关。

董潘为了不耽搁时间,让修为稍弱的扈卫都赶回梅坞堡,他单独护送葛玄乔回秦潼西关,即便是省着些力,飞到秦潼旧关也只耗用一个时辰。

郭胜乃是内廷派驻秦潼关的主将,他率部征讨枫林渡,差不多将秦潼关的驻兵都调空了,董潘与葛玄乔飞到此地,看驻兵仅剩五千余,此时应该还不知道宿卫军于枫林渡大溃、郭胜、赵承教战死、陈玄真受伏的消息,关城内比较详和。

“陈海要是算无遗策,完全可以趁着内廷措手不及之时,出兵突袭此地,”董潘站在关城西北角上一座大雪覆盖的高山上歇力,看到关城内的一切,忍不住评判起来,“不过,内廷在京畿终于还是势大,陈海即便是派兵夺了此关,也绝不可能守得住。”

董潘这时候更深切的认为,不仅要提醒卧龙城那里,要小心龙骧军的偷袭,也要加倍注意,一定要将龙骧军四十万精锐都钉在榆城岭,不能让陈海有将四十万精锐大军调入京畿的机会,不然真就难遏制姚氏的野心了。

葛玄乔负手站在雪峰之上,摇头说道:“或许你还是小瞧陈海了……”

“我此时哪里怕小瞧他啊!”董潘苦涩道。

葛玄乔微微一笑,董潘是不会小瞧陈海,但对陈海的认识可能还不够深刻,他此时也不想在路途上耽搁太多时间,抓起董潘的胳膊,便如两缕青烟,往远空急速掠去。

差不多到深夜里,葛玄乔与董潘又往西飞了逾一千里,抵达潼中府。

很快就要过深夜,葛玄乔真元法力再雄浑,也需要找一处隐蔽之地暂歇,好在初曦时分吞吸天地初阳之息,补充最精纯的精元,而董潘没有这么费力的飞过,又傻乎乎没有将灵禽骑出来,累得都要喘息,更是需要休息。

然而就在初曦之时,董潘与葛玄乔在一座孤山之巅的雪窝子里吞吸初阳之息,突然间就觉得西北方向刮来风声不对,推开雪窝子就遥遥看见天际间有十点黑影,正朝从他们的北边,往东南方向飞去。

风焰飞艇!

陈海还是出动风焰飞艇调遣兵马,看方向还是直奔秦潼东关而去。

董潘眼瞳里皆是疑sè,他是说过陈海应该出兵偷袭秦潼关,但他并不觉得陈海偷袭秦潼东关后,应该占领秦潼东关,更没有认为陈海需要数千里迢迢从天机学宫或横山调兵去突袭秦潼东关。

“夺了也守不住,他们需要费这般劲?”董潘惊疑的问葛玄乔。

“从横山调兵突袭秦潼东关,夺了怕是就要守了,陈海这是要阻止河西出兵夺秦潼东关啊!”葛玄乔感慨道。

董潘仿佛冰雕般僵立在那里,脑海似叫一道闪电劈过,直拍脑门,心想自己怎么这么蠢,都猜到姚氏的野心大到包天,也一心想着尽快赶到秦潼西关,让世子传讯通知卧龙城小心龙骧军的异动,怎么就没有想到陈海此时会为了封堵河西兵马进入京畿而出手夺秦潼关呢?

葛玄乔想的没有董潘那么复杂,但看问题却更直接而深入。

十艘风焰飞艇一起出去,所能调动的兵马,其实很有限,扣除必要的天机战械,满编制顶天也就四千甲卒了。

这时候从横山或聚泉岭方向而来的四千甲卒必是龙骧军精锐中的精锐,没有直接去归宁城跟陈海汇合,而是往秦潼东关掩袭而去,目标应该不会是袭杀五千宿卫军将卒那么简单。

内廷在京畿还有五十万精锐可用,多五千、少五千意义也不大,而此时秦潼东关在不在内廷手里,意义也不是很大,那陈海的核心目的,就只可能是阻止河西军趁机夺下秦潼东关——毕竟此时河西在秦潼西关有世子董畴亲领的、河西最精锐的两万道衙兵,一旦知道枫林渡所发生的事情,世子董畴极有可能会冒险分兵去夺下东关,彻底占下河西东进京畿的通道。

风焰飞艇在距离葛玄乔、董潘百余里外飞过,最近时董潘还能清晰看到六百余凶悍战禽护送风焰飞艇的情形,这时候董潘差不多能确认是陈海将他留在横山扈卫营的兵马,都调去偷袭秦潼西关了,而用如此强悍的战力,夺下秦潼东关必然是要坚守的。

“此子野心果然是想登天!”董潘对陈海的感观向来不恶,但此时犹忍不住要感慨的说一声。

此时董潘、葛玄乔也不能再休息,继续上路,差不多在天光大亮之时,看到秦潼西关的关城,而这一刻,就见关城的东侧深谷之中,上万河西道衙兵正跨上青狡战骑往东奔驰,为首之人恰是世子董畴。

看到这一幕,董潘知道世子是接到灵鹄传书后也确实是决心出兵去夺秦潼东关,但越是如此,董潘心里越不是滋味,他与葛玄乔飞过去见世子董畴。

“葛老祖、董潘,你们回来了正好,你们回来,经过秦潼东关,应该亲眼看到那里的情形,快给我们说说。”董畴兴奋的说道。

接到董潘的灵鹄传书,世子董畴最初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但随后又是难言的兴奋,眼下不正是他出兵拿下秦潼东关、彻底打通河西百万铁骑东进京畿的最佳良机吗?

世子董畴也是连夜准备东征之事,天初亮就集结一万道衙兵出关城东进,没想到这时候葛玄乔、董潘赶巧回来。

“……”看到世子董畴这般模样,董潘心里更不好受,看了看葛玄乔,咬牙对世子说道,“秦潼东关仅剩不到五千守军,但在我们过来的路上,看到陈海已经派兵去夺秦潼东关了,怕这时候已经陷落了。”

“陈海在京畿仅有四五万兵马可用,而且还多为姚氏新练之兵,面对内廷五十万精锐的巨大压力,只要我率部前往,他敢不将秦潼东关让出来?”董畴猜到陈海有分兵掩袭秦潼东关的可能,自信满满的说道。

“我们半道是在潼中府遇到陈海从西关方向通过十艘风焰飞艇,调了差不多近五千精锐,往秦潼东关而去。”葛玄乔也有些不忍的说道。

“……”世子董畴似被打了一击闷棍,站在战车之中再也不吭一声。

孙泉宗、陈隽、陈宗义、柴腾等人也是面面相觑,知道他们要是还继续往东进军,抵达秦潼东关城下,一旦不能威胁龙骧军退出,就意味着两军在那一刻就要正式开战了。

而且陈海是从横山直接抽调到五千精锐,此时多半已经让他们提前占据了关城,他们就靠身后一万道衙兵,轻装突袭,没有重型战械,一旦开战,唯一的下场就是惨败而归。

河西军已经大规模列装天机战弩、重膛弩,自然清楚传统意义上的百战精锐,在淬金重锋箭所形成的金属风暴面前,是完全没有什么优势可言的,谁知道陈海此次所调的五千精锐里,列装了多少架重膛弩,携带了多少枚淬金重锋弹?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五章 重关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