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27 死对头

627 死对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之前领班上楼休息,现在营业时间也快到了,所以他又下来巡视一番。一来,就看到我和二眼他们坐在一起,这是他三令五申严禁我去做的事情,当然立即火冒三丈,指着我就骂了起来,什么难听话都出来了。

后台的人都知道,是二眼他们将我拉过去坐的,因为我是他们大哥的大哥。陈小练在钻石酒吧的地位,当然不用再多赘述。所以,当领班破口大骂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报以同情的目光,知道他要完蛋了。

但领班并没注意到这一点,仍旧指着我不停在骂,甚至还来到我的身前,要把我从座位上拽起来,好让我继续去搬啤酒。但是关键时刻,二眼他们纷纷站了起来,拦在了领班的身前。

领班有些发懵,疑惑地说:“哥几个,什么意思?”

二眼冷冷地说:“你知道你骂的是谁吗?”

“王……王巍啊……”

领班愈发莫名其妙,我叫王巍,不是整个酒吧的人都知道吗?

二眼说道:“你不要没大没小,这是我们大哥!”

听了二眼的话,领班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就好像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着,他笑弯了腰,笑出了泪,笑得肚子都疼了。他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二眼,你这个玩笑开得可真好笑,王巍是我手底下的一个服务生,怎么可能是你们大哥啊……再说了,你们大哥我又不是不认识!”

领班笑得非常开心,但是整个后台,只有他一个人在笑,其他人全部都是沉默不语。就连二眼,也只是冷冷地盯着他而已。领班笑着笑着,终于发觉了气氛不太对劲,他看了一下左右,又看了一下二眼,笑容终于收敛起来,心虚地说:“到,到底什么意思啊……二眼,你可别吓唬我,王巍怎么可能是你大哥,他那么没用,又那么窝囊……”

领班的话还没说完,急匆匆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是陈小练回来了。陈小练并不知道后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三步两步窜到我的身前,拉着我的胳膊,说巍子哥,我忙完啦,跟我上楼去吧,咱哥俩好好唠唠。

他一转身,才看到站在我面前的领班。领班在钻石酒吧好歹是个领导,所以陈小练也和他打了一个招呼,摆着手说:“哈喽,好久不见!”

看到陈小练叫我巍子哥,还和我这么亲昵的模样,领班显然已经吓傻了,脸sè变得无比苍白,半晌才回了一句:“好,好久不见……”

打过招呼以后,陈小练也没有继续和他寒暄,而是拉着我往外面走。陈小练并不知道我在这酒吧受过的欺负,之前看我在这搬啤酒,也只以为是我的正常工作,所以并没给我打抱不平。

对于一般人来说,有这样一层关系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报复机会,肯定要拉着陈小练大说特说领班的错,让陈小练收拾他一顿。后台里的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大家都很同情地看着领班,以为他要完蛋了。就连领班,都觉得自己要倒霉了,额头上冷汗涔涔。但实际上,他们都猜错了,我的格局还没那么小,不至于小人得志地去报复领班,更何况我昨天已经把领班给揍过一顿,该出的气也出了。

我的态度自始至终都云淡风轻,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直接跟着陈小练就离开了后台,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人,以及怔怔发傻的领班,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

陈小练将我带到楼上,来到他的办公室里,让我坐下以后,又给我泡茶。我摆着手,让他不要再忙活了,陈小练嘿嘿笑着,说没事、没事。陈小练将热腾腾的茶杯交到我的手上,才问我说:“巍子哥,你到底来这干嘛来了?”

这个问题,陈小练其实之前已经问过我了,当时我跟他说是想赚点外快。但是我这答案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他。陈小练很了解我的本事,知道我想赚钱的话易如反掌,绝不至于到酒吧来做服务生——并不是说服务生这个职业就卑贱了,只是他知道我能更体面地赚到钱。

做姚冰倩的保镖,都比做服务生赚的钱多多了。

但还是那句话,我不可能跟他说实话的,所以还是说道:“不是说过了吗,我想赚点外快而已。”

陈小练沉默一下,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他了,他也挺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和我聊起了其他,问我在这做多久了,感觉怎么样等等。我也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说领班的坏话,就是很平淡地叙述着自己的经历,说年后才过来的,一切都好等等。

陈小练感觉得到我身上藏着秘密,但他没有继续探寻,只是告诉我说,有他在这,有什么问题都能找他。我也不再客气,直说自己想做打手,和二眼他们一起看场子。

当然,我的理由是这份工作来钱挺快,而且也能发挥我的长处。

陈小练很干脆地答应了我的要求,还说他的场子挺多,如果我想的话,可以分我一半。

这当然就不用了,我的主要目的,还是在钻石酒吧混迹下去,好能接近刀哥。陈小练再次尊重了我的想法,说从此以后,他不在的时候,二眼他们就由我来领导。

我也没有推辞,接受下来。

这样一来,我在钻石酒吧的地位就稳固了,而且刀哥再来的话,我就可以接近他了。

说完这件事后,我也问了一下他的情况:“怎么到这来看场子了,距离咱们学校还挺远的。”

陈小练告诉我说,他在外面认了一个大哥,这位大哥挺器重他的,将旗下好多场子都交给了他,其中也包括钻石酒吧。

我试探着问:“刀哥?”

陈小练立刻点头:“对对对,就是他!巍子哥,你见过他了?”

我说是,昨天晚上他来过了。

陈小练一拍大腿,说:“对,就是他。”

说到刀哥,陈小练就来劲了,眼神都发起光来,说这位刀哥有多厉害,在凤城道上有多威风,手底下有多少场子、多少兄弟。看得出来,陈小练对他这位大哥十分崇拜,甚至都超过了我。

陈小练另认大哥,我并没觉得有什么,毕竟他一心一意想往上爬,而这些东西我又给不了他——在凤城,我只是个小小的保镖,能帮他的确实有限,在学校还能耍耍威风,出来以后就力不能及了。

而且他认刀哥为大哥,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也能更方便地接近刀哥,好去探查“夜明”的真相了。所以,我还是挺开心的。

说着说着,陈小练便说起昨晚的事来,问我有没有注意那个行刺刀哥的舞女?

陈小练了解我的本事,所以想从我这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我当然注意了,我不光注意,还和那个舞女短暂地相处了一会儿,要不是我,她就被刀哥给抓到了。

当然,这件事情,我还是坦诚相告,只好说我没有注意,当时我躲在角落抽烟,现场乱起来的时候,那个舞女已经跑了。

陈小练没有怀疑,点点头说:“刀哥的仇家实在太多,所以现在也查不到是谁干的,只能以后多注意了。”

陈小练是个精明能干的人,昨天晚上如果他在这里,估计不会出这样的事。

接下来,我又询问了下陈队长的情况,同时表达了下自己没能前去探望的惋惜之情。陈小练则说他爸挺好,劳烦我挂念了。陈小练这次回家,当然和他爸提到了我,陈队长说我到凤城,肯定是来执行什么任务的,让陈小练多帮衬着我。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陈队长看得透彻,不得不服。

陈小练说:“巍子哥,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是来干嘛的,我估计你也不方便说。但我表个态啊,但凡你有需要我帮忙的,我肯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我要是皱下眉头,就不姓陈。”

讲到这里,我也开他玩笑,说你还好意思说,前段时间怎么还和我冷战了呢?

这件事情,终于能开诚布公地和他谈谈了。

陈小练一脸的无辜和委屈:“不是您和我冷战吗?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我说少扯,事情刚出那天中午,我给你打过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接!

陈小练更加委屈:“我以为你要骂我,所以不敢接啊!”

这么一沟通,才知道陈小练是怕我责备他,所以前段时间一直没敢找我。再加上他认了一个大哥,好多事都挺忙的,所以就耽搁了下来。他本来打算等寒假过后,再诚恳地和我道一次歉,没想到在这遇到我了。

陈小练说:“巍子哥,您以后看中哪个姑娘,一定要提前和我说,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和您抢啊!就像以前的静姐,我喜欢是喜欢,但是绝对不敢越雷池的。”

原来,陈小练到现在都以为我是喜欢姚冰倩,才强行把她给抱走了的。

我本来想耐心地给他解释一下其中原因,但是后来想想没有必要,陈小练也未必相信,所以只好作罢,随便他怎么想了。

说完这些事情以后,我们两人之间的误会就算是解除了,关系也回复到了以前的状态。

酒吧里面,客人也陆陆续续地进来了,所以我俩也下了楼。因为我说我想去做打手,就需要从服务生的部门里跳出来,陈小练就去找了我们领班,和他说了一下这件事情。

我和陈小练在楼上谈话的时候,领班就已经从二眼他们的口中得知了全部真相,以为自己要完蛋了,战战兢兢地等了半个多小时。结果,陈小练找到他后,只是要求帮我换下岗位,领班当然痛快地就答应了。

就这样,我脱掉了服务生的制服,加入到了二眼他们的行列之中。陈小练还告诉二眼等人,以后他不在的时候,这里就由我管。在二眼他们看来,我这是凭关系才上位的,心里当然不太服气,不过他们到底都是人精,并没在面上表现出来,对我仍旧恭恭敬敬,跟着陈小练一起叫我巍子哥。

陈小练所管辖的场子并不只有钻石酒吧一个,还要到其他场子转转,所以暂时先离开了,让我和二眼他们留在这里。陈小练的到来,让我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生,摇身一变成了钻石酒吧里的打手小头目,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其实场子里的人对我都不太服气,但他们碍于陈小练的面子也只能对我恭恭敬敬。

就连之前的领班,也偷偷摸摸地将我拉到一边,小心翼翼地向我赔罪,说以前都是他的错,希望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和他计较。

领班的言辞恳切,态度恭敬,眼睛都微微有点发红,看来真的很怕遭到我的报复。

我早说了,这家伙迟早在我面前屈服,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没关系的,以后走夜路小心一点,别再被人给蒙头打了。

说完这句话后,领班才反应过来,原来昨天偷袭他的就是我。只是现在,他肯定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讪笑着说:“是,是,我知道了。”

我则嘿嘿笑着离开了。

钻石酒吧在这一带挺有名气,年轻人都挺喜欢来的,所以虽然昨天晚上发生了袭击事件,但是并没影响到今天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只是在我们后台,肯定要严格审查每一个表演人员了。

作为打手里的小头目,大部分时候还是比较清闲的,就坐在后台喝喝酒什么的,二眼他们定时到外面巡查一下。

陈小练管辖的场子挺多,所以常常不在酒吧,这里就是我的天下。二眼他们表面上对我挺尊重的,但我心里明白,他们心里不太看得起我,觉得我是靠关系才上位的。

我琢磨着,有机会得给他们露一手。

这样的机会很快就来了。

有天晚上,有个醉汉在酒吧闹事。他好像是心情不好,连摔了好几个啤酒瓶子,吓跑了不少客人。二眼等人过去好言相劝,但是都被他给骂了,仍旧东倒西歪地乱砸东西。

按照酒吧里的规矩,肯定是先礼后兵,既然好言相劝没用,就得使用暴力手段将其“请”出去了。但让人意外的是,这个醉汉好像还是个练家子,力气出奇的大,二眼他们一帮人都按不住他,反而被他一个个都甩飞了出去。

二眼他们没办法了,准备给陈小练打电话,让陈小练过来处理。

“不用。”

关键时刻,我从后台走了出来,朝着那个醉汉走去。

虽然我做了几天的小头目,但在二眼他们看来,我并不会打架,只是作为个“吉祥物”坐在后台。所以出了事后,他们也没想到要我出马,只是打算求助陈小练。

看我要上,一帮人都拦住我,说:“巍子哥,你别上了,那家伙挺厉害的,我们都按不住他,还是让我们大哥来吧。”

陈小练虽然是个瘸子,但是功夫挺好,否则刀哥也不会器重他,二眼等人也很佩服陈小练。我说:“等小练来,这家伙不知道砸烂多少东西了,还是让我去吧。”

二眼见拦不住我,便说:“大家一起上,协助巍子哥制住那个家伙!”

说是协助,但他们怕我受伤,所以先我一步冲了上去。但那个醉汉着实厉害,两条臂膀像是钢筋铁骨,螺旋桨似的随便一摆,便把二眼他们再次击飞,砸倒了一片桌子。

我摇摇头,疾步冲了上去。

“哪来的小屁孩?!”醉汉一声大喝,像是一辆坦克似的朝我撞来,手中的拳头也像炮弹一样砸向我的面庞。

“巍子哥小心!”

“巍子哥,快跑!”

二眼他们着急地喊着。

而我猛地一记飞腿踢出,正中在那醉汉胸口,直接将那醉汉踢了七八米远,还“轰”的一声砸烂了张桌子。

被我踢过一脚之后,那醉汉已经爬不起来,躺在桌子下面哎呦哎呦地叫。我慢悠悠地走过去,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他拎起,接着快步走出门外,将他扔到了外面的大马路上。

“睁大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我怒喝一声:“还有下次的话,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醉汉吓得够呛,像条丧家之犬似的,跌跌撞撞地逃走了。

而我,则返回了酒吧之内。

不用多说,二眼他们一个个都傻了眼,其他工作人员看向我的眼神,也是一个个惊为天人,吃惊地合不拢嘴巴。片刻,他们便围了上来,争先恐后地叫着我巍子哥……

现在的巍子哥和过去的巍子哥可不太一样,过去他们只是卖了陈小练一个面子,现在是真心诚意地对我服气了。

等到陈小练回来,他们又围住陈小练,叽叽喳喳地讲着我刚才的辉煌事迹,说我的功夫实在了得。陈小练听了以后,“呸”了一声说道:“我还当多大点事,你们至于当新闻看?我巍子哥当然厉害,天下第一的厉害!”

这陈小练拍起马屁来也不含糊。

总之从今天后,我在酒吧里的地位又高一截,再也没人敢看不起我了,每一声巍子哥都发自他们的肺腑。陈小练不在的时候,他们就围着我转,将我像老佛爷一样供起来。

不过连续几天过后,始终都没等到刀哥再来。

我也旁敲侧击地问过陈小练,陈小练告诉我说,他的这位大哥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多时候都找不到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我也并不着急,我相信阿蔓的情报,只要我持之以恒地呆在钻石酒吧,总有一天可以把刀哥再等来的。

不出我的所料,这一天果然来了。

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到来之后,竟然给我带来了厄运。

那是一个很平常的晚上,我照例来钻石酒吧上班,当时还没正式开始营业,先到的场基本都是工作人员,身穿制服的服务生,以及婀娜多姿的舞女,当然也少不了凶神恶煞的二眼他们。

就在众人忙活成一团,准备迎接客人到来的时候,酒吧门外突然传来一大片的引擎声。抬眼望去,只见七八辆面包车停在门口,接着从上面走下来三四十个气势汹汹的壮汉,而且个个手里拿着家伙,有钢管、铁链、钢刀等等。

这架势一看,就是来找事的。当时陈小练也在场,虽然搞不清楚对方到底什么来头,又是因为什么来闹事的,但他还是很快就把人组织了起来,让大家赶紧准备家伙迎敌。

我们酒吧里的打手不多,也就六七个而已。我们听从陈小练的命令,纷纷准备着家伙,与此同时,陈小练也赶紧打电话叫人,让其他场子的兄弟赶紧过来支援。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那帮壮汉很快就冲了进来,冲着酒吧就是一阵乱砸乱打。陈小练怒火中烧,也不打电话了,握了一根钢管就往上冲,口中还大喊着:“大家跟我上啊,砍死这帮家伙!”

陈小练确实有魄力,也有股子冲劲,在他的带领之下,众人也热血上涌,跟着他一起往前冲。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高喝突然从门口传来。

这个声音极威严、极霸道,一听就是常年处在高位的人才能发出,让人不由自主心中一颤。在他一声喝令之下,不管是那帮乱砸乱打的壮汉,还是我们这一帮人,都纷纷停下了手,朝着门口看了过去。

一个身穿灰sè中山装,面目威严的老人,正拄着拐杖慢慢走了进来。

“虎爷!”

看到这个人后,二眼轻声低喝出来,声音之中竟然夹着一丝颤抖,显然对这人十分畏惧。

陈小练也是刚刚入行不久,所以对道上的任务不太了解,立刻询问二眼,虎爷是谁?

“是咱们大老板的死对头。”

二眼冷汗涔涔:“和咱们大老板做对很多年了,而且大老板和他交锋,也是输少赢多,所以大老板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

说话之间,虎爷已经走进酒吧,站在那帮汉子身前,用手中拐杖轻轻敲着地面,抬头朝我们这边看来。他的目光凌厉,似乎可以杀人。他在我们这边扫了一圈,接着淡淡说道:“谁是王巍?给我滚出来!”

看网友对 627 死对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