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六十五章 会盟(十九)

第六十五章 会盟(十九)

苑君章从来都是恒安鹰扬府第二号人物。

在他追随着刘武周,两人带着一帮老弟兄回返马邑,执掌恒安鹰扬府之际,那是恒安鹰扬府中虽然有过千打老了仗的精锐老卒,但是装备匮乏,粮饷不继,王仁恭只是偏向着自己的马邑鹰扬府。

若不是故土难离,这群老卒说不定早就散伙。

但刘武周和苑君章到来,想尽一切办法补充军资,招募士卒,与部下同甘共苦,但凡临阵每每当先。恒安鹰扬府虽然日子过得还是苦,但仍然顽强的发展壮大起来。到了现在连王仁恭都忌惮万分,连突厥都望而皱眉的地步。

苑君章在其中的付出,恒安鹰扬府上下都看在眼里。所以虽然苑君章性子高傲,行事偏激,斥责手下错处时从来不留情面,还有一个老是给他添麻烦的弟弟苑君玮。

但苑君章一旦有所号令,恒安鹰扬府上下都是奉命唯谨。且刘武周也是永远支持于他。

可今日苑君章这一声号令发出之后,周遭所有人都没有动作,只是讶异的看着苑君章。

什么时候,与鞑子厮杀也成了罪过了?

虽然和九姓部族关系还算不错,可比邻而居,份属两族,恒安鹰扬府和九姓鞑靼之间的摩擦如何能少得了?突厥南侵,也有不少九姓部族之人跟随。不过双方高层并不互相为敌,什么事情都不朝大处闹就是了。

边地男儿与异族厮杀,向来只问赢没赢,还分什么对错!

徐乐数骑就冲撞千余越部大营,还全身而退。最后恒安甲骑来援之后,连珠箭发,千余越骑士纷纷应弦落马,如此本事,人人心折。且也算是同经一场战事了,但凡男儿并肩厮杀一场,情分自然就是不同。不少人都准备此间事了寻徐乐几人喝一场酒,好生结交一番。

却没想到,苑君章翻脸就要拿下徐乐几人!

徐乐抬首,认真的看着苑君章,撇撇嘴角,淡淡一笑。

宋宝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样子,捂着伤口左看看右看看,还以为苑君章在开玩笑来着。

而韩约则绷紧了浑身肌肉,握紧神荼铁盾。只要有人敢向徐乐伸爪子,他就能把铁盾拍他脸上去。步离正在韩约的马上,小狼女天生敏感,韩约全神戒备,准备厮杀,小狼女也不则声的摸着了匕首。

一路狂奔而逃,小狼女感受到徐乐对她的照顾护持,步离心思非常简单,罗敦让她去寻徐乐,就代表徐乐是可以信任的对象。她只有双匕在手,对长弓大箭的厮杀派不上用场,也就老老实实不给徐乐添乱。

可是现在,一旦有人再要动徐乐,大家距离近得呼吸可闻,小狼女步离也准备好生厮杀一场!

场中一时雅雀无声,只听见战马的喘息和响鼻之声。

苑君章眼神一下凶狠起来,扫视左右:“怎么?连我的号令都不肯听了?”

在苑君章冰寒彻骨的逼问声中,他身边亲卫最先开始动作,抬起手中长矛,逼向徐乐。还有人将弓矢摘下在手,将箭扣在弦上,箭簇指向地面,只要徐乐稍有反抗之意,就是一箭射过去。

徐乐身周那些恒安甲骑,都垂下头来,沉默的扯动缰绳,离开徐乐几人远些。

韩约肌肉骤然一鼓,铁盾一展,遮护徐乐身边,同时怒吼一声:“谁敢上前!”

小狼女步离也将两把匕首一起拔出,身子一纵就已经站在了马背上,双膝稍稍弯曲,似乎浑身汗毛在这一刻都炸开了,随时下一刻就会从马背上扑出去,用双匕撕开对手的咽喉!

尉迟恭的吼声如同炸雷一般响起:“这是要做什么?”

这一声吼,震得徐乐耳朵都嗡嗡作响,一群战马也被惊动,咴咴嘶鸣!

这恒安府第一战将黑脸涨得通红,策马横在苑君章亲卫与徐乐之间,瞪着苑君章,大声道:“要行此事,丢脸的只是恒安府!什么时候九姓中人能在云中城追杀我们马邑男儿了?最后还要把我们马邑男儿拿下来,怎么对云中百姓交代?”

苑君章身边几名亲卫吃尉迟恭这一喝,一时止步不前,只是回首看向苑君章。

徐乐却是有些感动,这尉迟恭,就是自己和他打了一场的交情,没想到这个时候却是这般维护自己!不论此次事情如何了结,这个朋友自己是交定了!

尉迟恭如铁塔一般策马立于场中,煞气凛凛,环眼威光四射,震得苑君章亲卫不敢上前。

这个时候,苑君章一提马缰,自己迎上前来。他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冷冷逼视着尉迟恭,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

“尉迟恭,你知道什么是军令么?”

军令二字一出口,尉迟恭知道自己再也阻拦不得。身为军中战将,任何时候,都只能是军令为先!

苑君章又冷冷扫视退开的那些恒安甲骑,语声冰寒:“你们又知道什么是军令么?”

这下数十名恒安甲骑,再也不能躲开一旁,默然挺起手中长矛。

数十杆长矛围成圆形,锋刃闪烁着寒光,只是指向圆心中间的徐乐几人!

徐乐对着已经准备一战的韩约微微摇头,韩约迎着徐乐目光,迟疑了一下,缓缓将手中铁盾放下。而小狼女步离,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徐乐,也还双匕入鞘。

徐乐策马迎向苑君章,路过尉迟恭身边之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尉迟恭此刻黑脸已经变成了铁青颜sè,将头扭了过去,觉得愧对徐乐也似。

徐乐微笑摊手:“不就是让苑四下不了台么,何必来这一出,苑长史你一句话,徐某还敢不听从?苑长史说罢,要把徐某拿下送到哪儿去?不劳几位动手,我自己有脚。”

苑君章冷冷一笑,他拿下徐乐,岂是为了自家那个四弟?虽然身周恒安甲骑一个个脸上都有不平之sè,高傲如苑君章也懒得解释。只是将手一摆,掉头领先便走。

徐乐也是一笑,策马跟随在后。身后宋宝一直呆呆愣愣,捂着伤口半句话都没发出来。宋大郎实在想不明白,今天从清早出门,怎么最后变成了这般场面?

徐乐既动,韩约自然跟上,小狼女步离也不声不响。十余名苑君章身边亲卫倒没有让徐乐下马,只是始终长矛在手,平举对准徐乐几人身形,就这样押着他们跟随苑君章而去。

蹄声去远,几十名恒安甲骑相顾无语,一直扭着脸的尉迟恭突然一抖缰绳:“某去找刘鹰击去!恒安鹰扬府啥时候也没这么窝囊过!”

而在远处,那些去远的千余越部骑士,也不住回首观望,似乎也在讶异,为什么徐乐他们,就被苑君章这般拿下。

盖达黑果在队伍当中,满脸快意神sè:“隋人真的不比以前了!这大隋天下气数,真的已尽!”

看网友对 第六十五章 会盟(十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