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与天下为敌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与天下为敌

从陈海跟内廷公然决裂之后,杨巧儿无时无刻不在煎熬中度过,好不容易看到一线曙光,屠缺赶来,又要将她母子二人往绝路上逼,在她以为陈海断没有理由拒绝屠缺之时,心里那根弦要彻底断裂之时,没想到陈海竟然反邀屠缺拥立累儿。

怎么可能?

即便杨巧儿内心无时无刻不是想着这事,但这时候听来,犹觉得难以置信,美眸盯着陈海刚毅削瘦的侧脸,即便二十年的独居生涯中将她心智锻炼的坚韧无比,此时也不禁有些虚脱的感觉。

屠缺也是震惊跟不满的盯着陈海,心想,难道王藩之封都满足不了陈海及姚氏的野心吗?

“归宁城初获大捷,然而形势犹是危恶,外受河西所迫,而在京畿平原,内廷犹有五十万精锐,对陈侯及姚阀虎视眈眈,陈侯当真以为凭借一己之力,能将归宁侯送上帝位?”

姚出云心里不解陈海为何如此坚持,为何不退让半步,先让姚氏及龙骧军的根本更好的巩固起来,但是他知道真要计较起来,陈海无论谋算、手段都要强过他太多。

而从陈海归族的那一刻起,虽然大家都还没有明言,姚出云也已经知道,陈海才是姚氏及龙骧军的真正核心,故而他心里即便有着强烈的困惑,此时还是选择沉默,一切都遵从陈海的意志行事。

面对屠缺咄咄逼人的质疑,陈海哂然一笑,说道:“不要说十万降卒可用,不要说龙骧军主力就将源源不断横跨秦潼山增援过来,就算是我在归宁城仅有五万精锐可用,天下谁敢攻来?魏子牙敢,还是俞宗虎敢,又或者说,太尉大人,你敢吗?”

陈海此话说得狂妄之极,屠缺气得都要拍案而走,但转念想陈海敢说如此狂妄之言,他也没有办法反驳,试想陈海崛起这么年,打了多少仗,有哪一次不是以少胜多,有哪一次都是在所有人认定绝不可能胜的情况下大胜特胜?

姚氏五万兵马,成军才四个月,距离百战精锐还远,但内廷真就敢再次集结大军,往归宁城碾压而来?

陈海这话说得狂妄之极,但此前心存困惑或说不满的姚出云,胸臆间却陡然畅快起来,突然想到,陈海能百战不殆,或许与他这睥睨一切的凌锐气势也有关系吧?想到自己这些年,满心想着韬光养晦,姚氏在他的治下,道路却越走越窄,或许问题就出在自己太瞻前顾后,没有锐气了。

是啊,对陈海而言,再凶险还能比得过此战之前的形势?

而既然都已经将局面打开到这一步了,前路虽然艰难,但为何还要压制自己的傲气跟野心?

“父亲终于想明白了?”姚文瑾坐在对面,对姚出云的神sè变化看得一清二楚,这时候忍不住笑着传念问道。

“……”姚出云以微笑回应文瑾,念头骤然通达,不仅对当前的形势更有自信,甚至这一切对以往修行中那遇到的艰深跟瓶颈,都有一种豁然通达的感觉,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锐气不够,才会在这逆天求索之路步履艰难。

陈海这狂妄之言,令杨巧儿心潮澎湃,以往益天帝在她的心目里就是这天这地,然而到燕京后,却始终未能见到帝君一面,过去二十年的铭思苦想日渐淡薄,而这一刻,便彻底烟消云散了。

见屠缺没有被他直接气走,而是黑着脸坐在那里,陈海继续说道:“龙骧军在京畿可用之兵虽然不多,这五万兵马也只是初练四个月,谈不上是铁血精锐,而即便能将十万降卒打散强行编入营伍之中,到底能有多少战斗力,还相当难说,但太尉要明白,时间每拖过一天,只会对龙骧军变得更有利。一方面,是龙骧军在京畿之兵马,会操练日益娴熟、精锐,一方面,大量的作战物资以及合格的基层武官,能源源不断跨越秦潼山增援过来,还有一方面,京畿平原的大小宗阀,会因为我们不断获得胜利,而受到鼓励,不断的加入龙骧军的序列中来。如果说太尉大人,与卫王只敢躲在武胜关,而不敢大举进入京畿平原对阉贼势力用兵,那就只会眼睁睁看着,龙骧军在京畿的兵马一日增强,从十五万变成二十万,从二十万变成三十万,从三十万变成六十万……”

“陈侯以为河西会袖手旁观吗?”屠缺气得髭须颤抖,质问道。

“太尉或许以为河西是龙骧军绕不过的强敌,但太尉有没有想过,我此时已然可以邀请天水吴氏、秦川华氏,共同拥立归宁侯,有吴乐、华氏相阻,河西百万铁骑怎么渡这千重关山,难不成他们此时敢从卧龙城,对横山我四十万精锐用兵?”陈海盯着屠缺的眼瞳问道。

“董、苗等九藩共治沥泉,陈侯真以为他们会坐看龙骧军谋夺天下吗?”屠缺不想这时候弱了气势,咄咄逼人的问道。

“他们不愿看到聚泉湖淬金砂矿落入龙骧军一家之手,自然不愿看到龙骧军拥立归宁侯登上帝位,但他们此时又能奈何得我?想必太尉也清楚,我在聚泉岭天机学宫同样也部署一座天罡雷狱阵。”陈海哂然问道。

“你这是与天下为敌!”屠缺铿然说道,“且不说卫王及西园军如何,太子赢丹及宁氏在雁门郡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即便内廷兵败,他们也会邀诸藩出兵,以征京畿,陈侯真以为能与天下为敌吗?”

“倘若形势如此,与天下为敌又如何?”陈海略有些落寞的说道。

“你……”屠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太尉大人,你回去后真应该好好考虑我的建议,七阀拥立归宁侯者,皆可异姓封王,卫王赢琛也可以领一地治藩国,我相信归宁侯及宋国夫人也都是心胸开阔之人,如若还有担忧,我此时便可以将归宁侯追出来,此刻就写下玉册,让太尉带回去。”陈海说道。

“哼!”屠缺冷冷一哼,说道,“待你能杀败内廷,再来跟我们谈这些条件吧!”

听屠缺这么说,姚出云、姚文瑾心里皆是一惊,心里皆想,莫非西园军要退出武胜关,让宿卫军与龙骧军在京畿平原放手一搏?

“叔公、文瑾,你们代我送一送太尉大人。”陈海意兴阑珊的说道。

屠缺话已经挑明了,西园军随时都会从武胜关撤到蓟阳郡去,此举除了保存实力之外,更主要是要让宿卫军放开手脚,跟龙骧军杀得两败俱伤,之后西园军再入京畿坐收渔翁之利。

这些老匹夫,眼界如此之浅,京畿平原上追随他们千年的子民,燕京城内数以十万的子弟,说放弃就放弃,血魔之劫,哪里有半点寄望于他们的可能啊?

见陈海开口逐客,屠缺自然不会再留,站起来由姚出云、姚文瑾陪送出去。

说实话,陈海是满心期望屠缺能回头转身的,但看屠缺飘然而去,便知道西园军退出京畿已成定局了。

也不管宋国夫人在场,陈海心力憔悴的闭上眼睛,想要休息那么几秒钟。

大殿门扉倏然关闭,陈海睁开眼,见大殿光线黯淡起来,还以为杨巧儿有什么话要跟他密谈,还想笑她有什么话不需要将大殿门扉关上,也没有谁能听见,但下一刻却是一具火热滚烫的娇躯从后面抱过来。

杨巧儿的胸脯是那么的娇挺、柔软。

陈海浑身一怔,愣了片晌,直到杨巧儿那双雪腻如玉的手过来帮他解开衣衫,才想起来要说些什么:

“我赶走屠缺这老匹夫,并非单为了归宁侯。”

“我知道,我能感觉到,但我想以你的气度,总不至于会要了累儿的性命,我便愿意。”佳人娇语传来,吐气如兰。

陈海转回头,杨巧儿裙衫也已经尽解,露出令天下男人看了都会疯狂的无瑕娇躯,伸手遮了遮陈海的眼睛,便羞涩而大胆的跨坐到陈海的怀里,那处当真已经是粘稠如蜜|壶,火热滚烫,要将陈海的心都要烧融掉……

************************

姚出云、姚文瑾礼送屠缺出城,这时候天空飘飘洒洒下起雪来。

看天地间皆是飘雪,姚出云心里锐气是有了,但也知道西园军与屠、容等六阀真要选择暂时退出京畿,那他们面临的还将一个险恶到极点的危局。

“父亲在担心什么?”姚文瑾问道。

“我在想,西园军及六阀撤出京畿,陈海要怎么去解之后的危局?”姚出云说道。

“六阀在京畿经营那么多年,要撤出京畿,非一日能成;特别是西园军及六阀摆出北撤之势,那内廷更会耐心等着六阀及西园军撤出之后再对我们动手,这反倒是为我们争取极宝贵的整并时间出来!此外,父亲也要知道,不是所有宗阀都愿意避阉贼而走的,一旦六阀及西园军放弃他们,他们会聚集到谁的旗帜之下?”姚文瑾则相当乐观的指出有利于他们的条件。

“也是,”姚出云哈哈一笑,又讶然的盯着儿子姚文瑾问道,“你以往秉性迂阔,宁直不阿,利修行,而不利俗务,怎么变得如此豁达起来了?”

虽然十数日前,姚出云就见到文瑾,但爷俩这些天都没有机会好好叙旧,文瑾在陈海身边能恢复明窍境修为,这不会令人意外,毕竟陈海也是废体重修,但十数日相处下来,姚出云还是能感觉到文瑾从性情到历练处事,都有着脱胎换骨般的变化。

“历经一次生死大劫,很多东西也就豁然通透了。”姚文瑾笑道。

“哈哈,看来我在这辈子能看到我们姚氏出两位天榜人物了!”姚出云哈哈大笑道。

看网友对 第五百四十七章 与天下为敌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