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六十六章 会盟(二十)

第六十六章 会盟(二十)

千余越部王帐之中,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高居上首,神sè各自不同。

而盖达乌头坐在他们旁边,一脸苦涩模样。

在他们下首,就是一帮被挟制住的各部贵人,各个神sè古怪。每人身后都站着两名千余越部战士,警惕的注视着他们一举一动。

罗敦也在这群贵人当中,他的待遇最为特殊,身前身后,除了千余越部战士之外,还有突厥青狼骑,将他看得再严密不过。

王帐之中,光线从步离割裂的帐幕缝隙中投射进来,在帐中地上形成一道斑驳扭曲的光影,罗敦目光,只是落在那道光影之上,看也不看身边如狼似虎的看守一眼。

帐中气氛古怪,大家都在等待着盖达黑果回返而来。

千余越部聚落营地之内那场厮杀,早早平息,只剩下一阵阵的血腥味不时飘来。但是出去追击步离的烈烈,一直未曾回返。而指挥早有预备的部下平定了营地内乱的黑果,也未曾回来!

大家都听见了大队千余越骑士离营而去的声音,却不敢多问一句。

不时有一名名神情紧张的千余越部骑士匆匆入帐而来,在乌头身边低声回禀些什么。虽然乌头一直坐着不动,神情也一直是那副苍老苦涩的模样,可眉宇间的忧sè,却越来越浓。

每当千余越部骑士离开,乌头都会低声的对执必思力和执必落落两人说些什么。

执必落落也是城府极深,见惯了大场面。但执必思力却总是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虽然一直坐在原位,但眼神总是朝外飘去,似乎盼着想去看什么热闹一般。

又一名千余越骑士匆匆而入帐中,走到盖达乌头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盖达乌头眉头略松,挥手让那名千余越骑士退开。

沉吟一下,慢慢开口:“罗敦,你说的那徐乐,是老徐敢的孙子罢。”

罗敦终于抬首,冷冷看了老友一眼:“那又如何?老徐敢有福气,养了个好孙子。不像我绝后,还错认了白眼狼。至于黑果,我瞧着也不像是有大出息的!”

盖达乌头不以为意,轻声道:“前日闹云中的就是他罢…………你说得没错,我们都没老徐敢有福气,与他也是好些年未曾见了…………”

罗敦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老徐敢看到现今的你,一槊就捅个对穿!”

盖达乌头摇摇头,并不对罗敦的话动怒,只是叹道:“那徐乐,是真有本事的…………三人撞几十人阵列,烈烈不能抗,救走了你养的小狼女。黑果带百余名族中勇士迎了上去,用箭阵才将他迫退,那徐乐又把黑果引到了恒安鹰扬府的军寨之前,恒安甲骑出来救援,还杀伤了我不少族中勇士…………”

帐中一阵骚动,那些本来垂首的各族贵人都抬起头来。执必思力脸sè终于难看下来,几名青狼骑按住兵刃,就有护卫两名贵人赶紧离开这险地的意思。

倒是执必落落,却仍然端坐不动,脸上yīn沉神情,丝毫不变。

盖达乌头一摆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可苑君章前来,喝住了恒安甲骑,放黑果回来了,倒是拿下了老徐敢的孙子,将他押回云中城了…………罗敦,刘武周是不敢得罪突厥的,已经在示好了,我们九姓部族,何苦再与突厥相抗呢?大隋分崩离析在即,老徐敢当年的说法,也都是错的,你已经赔了儿子进去,何苦再将自己也赔进去呢?”

帐中一片死寂,执必思力又安稳了下来。一众九姓贵人,鸦雀无声。

有的九姓贵人,未尝不指望今日之事,刘武周带着恒安鹰扬兵突然插手进来,将大家救出。因为突厥人实在不是好伺候的主子!对大隋余威,他们还有幻想,指望大隋还能相抗突厥,而在两强相持之际,还有大家生存的余地。

可是这个幻想,随着盖达乌头苍老疲惫的语声,烟消云散。

脚步声杂沓响动,盖达黑果带着烈烈一行人,匆匆而入。盖达黑果脸sè苍白,一副惊魂未定模样,而烈烈浑身又是泥又是血,狼狈不堪。

这些人回来,坐实了盖达乌头的一番话,除了罗敦之外,所有九姓贵人都垂下头来。只有老罗敦,仍然昂着发sè花白的头颅,丝毫不肯示弱。

盖达黑果和烈烈朝着上首三人行礼,盖达乌头疲惫的又摆摆手。

黑果转向众人,大声道:“小小乱事,已经扫平,现下就移步帐外…………”

执必落落突然起身,打断了黑果话语。这yīn沉森冷的突厥执必部阿贤设,一旦开口,声若枭啼,直迫人心。

“还去什么帐外?就在这儿歃血为盟,以后奉执必部为主。只要老实听话,少不得你们的好处!将来这云中城,说不定就是你们九姓的牧场!”

黑果早就在帐外准备了祭天会盟的会场,青牛白马也早齐备,想让这九姓会盟排场正式一些,场面热闹一点,也好在执必部心目中地位更重一些。但是现下闹这么一出,灰头土脸的自外归来,本身又是个软弱好投机的性子,哪里敢反驳凶名素著的执必落落半句?

当下黑果躬身应是:“谨遵贵人号令,就在此间歃血为盟也罢!”

黑果一声号令,千余越卫士端上一个巨大酒碗,送到黑果面前,黑果凝视酒碗中浊酒一眼,咬咬牙拔出佩刀,在手上一割,沥血入碗,转眼漾开,就是一片血红。

更多酒碗送到九姓贵人面前,一柄柄直刀顿时伸到这些贵人面前,那些贵人们失魂落魄的站起,伸出手来在刀上一抹,沥血入碗。

直刀也伸到了罗敦面前,罗敦哼了一声,歪头拍拍自己颈项:“朝这儿砍!”

一身狼狈的烈烈铁青着脸走过来,自己割破手掌滴血而下,接过酒碗,站到了黑果身边。

黑果看了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一眼,咬牙举起酒碗,大声道:“今日盟后,九姓部族,永为一体!为突厥狼旗前驱!”

言罢,黑果和烈烈将手中酒一饮而尽,九姓贵人也只能层次不齐的举碗,皱着眉头喝下。

寒光闪闪的直刀环伺景象,一派凄凉混乱的气氛里,帐外不断传来的血腥味中,多少人寄予期望的九姓会盟,就此落下帷幕。

罗敦望向盖达乌头,却见乌头在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

而执必思力,却轻轻打了个哈欠,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六章 会盟(二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