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31 大事件,七校联盟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3次加更

631 大事件,七校联盟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3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虎爷慌了,完完全全地慌了。

本来胜券在握、满腹自信的他,一步步机关算尽,终于把刀哥给引了出来,正准备将刀哥一网打尽的时候,却没料到刀哥带来了远超他想像的援兵数量;而以他对刀哥的了解,刀哥手下绝无可能会有这么多人,所以他在慌张之余,更多的却是疑惑,所以才会不甘心地询问。

“你从哪找来了这么多的援兵?”

就算是死,虎爷也想死个明明白白。

可惜的是,刀哥并不会告诉他的,刀哥只是冷笑着说道:“李成虎,平时尊称你一声虎爷,你还真把自己当‘爷’看了?我以前不想和你计较,并不代表我就真怕了你!我告诉你,我想弄死你,就像弄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刀哥这话可不是吹牛,以夜明的势力,别说弄死一个虎爷,就是十个虎爷、百个虎爷,也照样轻松碾压,虎爷这回可真是踢到铁板上了。虎爷也意识到了自己绝不是刀哥的对手,所以并没有再辩驳什么;他后悔,十分后悔,可是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自己已经身陷重围,就是大罗金仙降世临凡,恐怕也挽救不了他了。

虎爷心慌意乱,虎爷冷汗涔涔,虎爷六神无主,虎爷追悔莫及。

不用多说,只待刀哥一声令下,四周这些杀气腾腾的黑衣人,便会一鼓作气地把虎爷等人劈成肉酱。安静的酒吧里面,气氛显得格外压抑,压得人心头都喘不过气来。谁都知道一场屠杀即将开始,可谁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开始。

一片寂静之中,刀哥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李成虎,你记住了,我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

刀哥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你惹不起我,提前给你敲个警钟。

类似的话,其实我也说过,当初我警告吴刚的时候,就说了差不多意思的话。在我眼里的吴刚,和在刀哥眼里的虎爷,是一样的。我们不想弄你。不代表弄不过你,别把我们给逼急了。

简单,却又霸气。

但这句话,霸气是霸气了,警告的意味却也很浓,意思是说不要再有下次,否则绝不饶你。

难道说,刀哥还打算放过虎爷?

我正感到疑惑的时候,虎爷也敏感地体会到了刀哥的意思,于是他立刻试探着说:“是是是,我知道了,我惹不起你,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就此放过我吧…;…;”

陈小练一听就急了,担心刀哥真把虎爷给放了,正准备说点什么,但是刀哥的手一扬,制止了他再说下去,陈小练只好闭上了嘴巴。刀哥盯着虎爷,缓缓说道:“李成虎,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找你的事,你最好也别来找我麻烦,否则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滚!”

最后一个“滚”字,刀哥说得慷慨激昂、气势万千,犹如一枚响亮的爆竹,直接炸响在了众人的耳畔。这个字,也代表了刀哥的不屑和轻蔑,他是真的没把虎爷当一回事。

只是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滚”字,在虎爷的耳中听来,却是如饮甘愿、如品美酒,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好听的声音了。这个字,将他从万丈深渊拉了回来,从生死边缘拉了回来,从无边黑暗拉了回来。

听到这个字后,虎爷的热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越老越惜命,这句话是没错的。虎爷的浑身都颤抖了,热血都上涌了,他哆哆嗦嗦地说着:“是是是,我这就滚,这就滚…;…;”

说完这句话后,虎爷便连滚带爬地朝着门口奔去,跟随他的那帮汉子也都急匆匆地跟上,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了门口。【择天记吧少年王】这一幕,把二眼、陈小练他们都看急了,所有人都不明白刀哥为什么会放过虎爷,为什么会放过这么好的铲除敌人的机会,他们一个个都想发言,但是被刀哥用眼神制止住了。

“我自有我的打算。”刀哥沉沉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陈小练他们就是再急,也只能憋在心里面了。而实际上,现场最急的是我,如果刀哥和虎哥打不起来,那么四周这帮夜明的人肯定马上就会消失,阿蔓哪里来得及去追踪他们,不是又要功亏一篑了吗?

果不其然,在虎爷离开之后,刀哥便立刻对四周的人说道:“好了,辛苦你们,你们赶紧撤吧,注意隐蔽行踪,不要被人发现!”

果然,刀哥也不想夜明的人遭到暴露。

周围的这帮黑衣人,没有回应,也没有附和,像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以极快的速度鱼贯而出,自始至终甚至连一丁点的声音都没发出。转瞬之间,数百名夜明成员,就这么安静地消失在了门口,安静到他们似乎从未来过似的,就好像他们一个个都不存在,都是幻影。

我着急地给阿蔓发信息,问她到哪里了,她说她正派人过来,应该就快到了。

我苦笑一声,告诉她说不用来了,夜明的人已经走了。

“你在干什么?”

就在我发信息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我一抬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刀哥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前,我发短信太过入神,竟然没有发现。我立刻把手机收起,说道:“没什么,看了一下时间!”

“你有手表,为什么要用手机看时间?”

“…;…;习惯而已。”我的拳头握紧,心里怦怦直跳。

“手机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刀哥冲我伸出了手。

酒吧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集中过来,不知怎么回事,陈小练的目光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我咬了下牙,硬着头皮把手机交了出去,刀哥拿着手机开始来回滑动、翻看。

时间像凝固了一样。就连四周的空气都仿佛凝重起来,重重地压在现场每一个人的心头。

冷汗,在我的脊背后面滑下。

刀哥翻看了一会儿我的手机,最终什么都没检查出来,重新交到了我的手上。

“以后注意一点,不要做出这种让我疑心的举动。”

“是。”我低着头,把手机揣进口袋,心里轻轻松了口气。

刀哥检查不出来,这是必然的事。这手机是阿蔓给我配的,非常安全,可以防跟踪、防定位,上面还有龙组专用的信息软件。所有信息阅后即焚,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身为龙组的实习成员,配点高科技产品还是很容易的,况且这种东西也不是那么难实现。

我最担心的,还是刀哥在检查手机的过程中,阿蔓又不合时宜地发来信息,还好并没有发生这样的惨案。

“今天晚上辛苦你了。”刀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开始变得关切起来。

先是打败四名超强刀手,接着又打败常来、常往这对双胞胎,最后才“惜败”在神秘高手周老师的手上,确实是相当惊人的战绩,难怪刀哥对我另眼看待。

呆在钻石酒吧这么多天,终于成功走进了刀哥的视线之中。

“还好。”

我说:“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是我给您带来了麻烦,要不是您及时救场,恐怕我们都要遭殃。”

我这马屁拍得恰到好处,陈小练等人也都跟着附和,说还好刀哥及时赶到,打击了虎爷的嚣张气焰,否则我们就不好过了等等。刀哥点着头说:“没什么的,你们做得没错,下次要还有人闹事,你们继续把他给我丢出去,出了什么后果一切由我扛着。”

刀哥这几句话说得冠冕堂皇。好像忘了之前说要把我交出去的事情。当然,众人也不会提这不高兴的事情,纷纷拍着刀哥的马屁,说跟着刀哥果然没错等等。

刀哥也展现了他身为大哥的人文关怀,帮我检查了一下伤势,告诉我说这几天暂时不用来上班了,在家休息一下。

趁着这个机会,陈小练也大力推荐了我,希望刀哥也能为我安排一个好的职位。我并没有拒绝,接近刀哥,本来就是我的目的。今天晚上,虽然我是初露锋芒。但表现已经足够惊艳,无论刀哥安排给我什么职位,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妒忌和不满。

刀哥也痛快地说:“行,你先在家歇着,等伤恢复好了再来,到时给你安排。”

我也立刻微微低头,说道:“谢谢刀哥!”

处理完这些事后,刀哥便离开了钻石酒吧,虎爷带来的这场风波也暂时结束。众人则围住了我,纷纷向我表示恭喜,说我以后肯定要飞黄腾达了,就连陈小练都笑着说道:“巍子哥,你崛起以后,可别忘了拉拔小弟一把。”

除此之外,大家也纷纷讨论着刀哥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那些黑衣人,又为什么会放过灭掉虎爷这个大好机会。他们普遍认为,这肯定是刀哥花钱请的外援,而且钱没到位,所以人家只答应来站站场,不肯帮着打架,所以吓完虎爷之后,就把虎爷给放走了。

他们猜出的答案,和事实差了十万八千里,我虽然知道真相。但也不会告诉他们,只是暗中微微摇头。

今天晚上连战三场,我也确实受了点伤,需要在家静养几天。

正好,也开学了,所以我也暂时先把重心放到学校,照旧每日护送姚冰倩上学,准备等到一切安定下来,再返回到钻石酒吧。到时候就白天在学校,晚上在酒吧,一样两方面都不耽搁。

虽然我在慢慢接近刀哥,但姚老板这条线也不能放弃。或许在他身上还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后来我和阿蔓通过一次电话,表达了那天晚上未能成功跟踪夜明中人的遗憾。但阿蔓也没有太过沮丧,她说夜明的人本就十分狡猾,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哪有那么容易查到他们的大本营?

阿蔓还说,这样的机会以后肯定还有,让我继续盯着姚老板和刀哥就好。

寒假的一个月,我有半个月的晚上都在钻石酒吧,但姚冰倩对这一切都不知情,以为我每天出去就是练功。说到练功,我也得抓点紧了,那天晚上败在周老师的手上‐虽然是惜败,但也让我心里十分憋屈;更憋屈的是,来到凤城也有小半年了,功夫一直没有什么进展,龙脉图的进度也停滞不前,感觉我需要战斗,而且是生死战斗的刺激才行,每天这样碌碌无为、安于享乐,肯定是不会有什么进步的。

凤城之大,高手肯定不少,一个小小的虎爷手下都有周老师这样的高手,难以想象这城市里到底隐藏着多少高人,如果我再不进步的话,那么肯定还会尝受到失败的滋味。

但,我上哪找人打架去呢?

打黑拳吗?这城市倒是有不少打黑拳的地方,但我估计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根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向来真正的高手也不会在那出没。

高手这种东西,始终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数量不少,也不会那么轻易让我遇到。

知音难求、寂寞如雪啊!

我想的这些事情,姚冰倩肯定是不知道的,她只要每天和我在一起就满足了‐是的,我能感觉出来,她越来越黏我了,以前是我守卫着她,她走到哪我跟到哪;现在是她跟着我,我走到哪她跟到哪,像个跟屁虫似的,倒是省了我不少心,不用担心跟丢了她。

但是同时,我的心里也隐隐感到担忧,这姑娘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我还以为除夕那天晚上她是一时冲动才抱我的,这么看来还真有点把心思放在我身上的意思?

当然,姚冰倩的变化也是显而易见的,以前的她没事就跟男生腻腻歪歪、勾肩搭背,被我说过那次以后,又经过一整个寒假的闭门思过,再来学校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她的性格依旧开朗外向,但和异性相处的时候开始留有底线,很少会有直接肢体接触的现象。

这样一来,说她“骚”的声音自然少了,身边的苍蝇也就相应渐渐消失。

对于她的变化,小默他们也都觉得奇怪,不过他们以为姚冰倩是心有所属,才在我面前故意表现出了淑女的模样。这么猜测,我也不知道对不对,或许确实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至于我和陈小练的事,大家也渐渐知道我们和解了,因为陈小练来找我玩过几次,我俩的关系一如往常。只是,陈小练不再打姚冰倩的主意了。

在学校呆了几天,我的伤就恢复得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打算重回钻石酒吧,看看刀哥会给我安排个什么活干。但我一提这事,陈小练就说不着急,让我多休息几天。

如此三番两次,陈小练不停推诿,我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就问他什么意思,是不是担心我会抢了他的风头?

陈小练说:“巍子哥啊,你想哪去了,我怎么会担心这种事呢?你能起来当然最好,我还指望你引导我前行呐,你在我心里就跟指路明灯似的。”

接着又说:“巍子哥,我实话告诉你吧,是刀哥让你多休息几天,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只告诉我说,需要你的时候,自然会用你的。我想,他可能有更重要的事情安排你做,所以你就暂时在学校吧。顺便帮我打理打理学校的事。”

陈小练都这么说了,我只好继续呆在学校。

其实学校真没什么好打理的,有资格做陈小练对手的吴刚和老牛已经消失不见,剩下个米哥还是个外光里不光的驴粪蛋子。至于狗熊,那是我的忠实小弟,更没可能威胁到陈小练了,陈小练在学校里的地位无比稳固,没有任何人能影响到他,这还打理什么?

但是别说,事还真的出了。

事,不是出自内部,而是来自于外部。

那天晚上放学,我照例准备护送姚冰倩回家。当时学校里挺热闹的,大部分人都往外走,出去吃饭或是回家,校园里的气氛也挺好,一片和谐。但,就在我们快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帮人突然急匆匆地往回赶着,一个个面sè慌张、面sè惨白,就好像被什么给吓到了似的。

外面有什么,妖怪,魔鬼?

我觉得莫名其妙,拦住其中一个学生。问他怎么回事?

我在这学校也算挺有名了,所以这学生也认识我,不敢不答:“巍子哥,外面聚集了好多外校的学生,看那架势好像是来打架的,赶紧跑吧!”

外校学生?!

我觉得莫名其妙,还想继续问问,但那学生已经跑了。我再想拦其他人,但他们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逃命,没有一个敢留步的。不一会儿的功夫,校园里就跑得没什么人了,不是躲到教学楼里,就是躲到宿舍楼里。

我也抬头往校门外面去看,果然看到不少影影绰绰的学生,数量至少有好几百个,而且身穿不同校服‐这就说明,来的还不止一个学校!

这什么情况,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引众怒了,竟然来了这么多外校的想找麻烦?

我感觉情况不对,这好像是蓄谋已久的yīn谋,于是我立刻拉着姚冰倩往后面退,一直退到了教学楼里。与此同时,田伯也打来电话,告诉我们说外面很危险,不少学生拿着家伙,似乎要打架了,让我们暂时不要出来。

教学楼里,也聚集了我们学校不少的学生,大家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所以一个个都吓得不轻。我们学校的天是陈小练,但陈小练经常不在,大家也都知道学校现在由我负责,所以看到我进来后,都七嘴八舌地问我该怎么办。

我让他们不要着急,先问他们知不知道外面那些都是哪个学校的,以及他们为什么找上门来?

前一个问题,大家众说纷纭,毕竟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有说艺术学院的,有说服装学院的,还有说管理学院、美术学院、会计学院的。说来说去,竟然点了六七个名字,把方圆几十里内的学校都说遍了。

我也是吃了一惊,怎么回来这么多的学校,我们财经学院什么时候犯了这么大的众怒,以至于被附近所有学校给包围了?

实在太匪夷所思了啊!

难道是被陈小练引过来的?

虽然以前老牛断言陈小练太过狂傲、太过自负,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可有两三个学校的天看他不爽也就到极限了,怎么还能引来这么多的学校?

陈小练整天忙活外面的事,附近十几里地到处都跑,这个时候再找他来肯定来不及了;而且他就算来了,显然也拿这么多的学校无可奈何。我在这学校的地位虽然比不上陈小练,但也有着一定呼风唤雨的能力,所以我当机立断,先派了几个机灵点的兄弟出去打探一下情况,看看对方到底什么意思,干嘛要找我们的事?

搞清楚了原因,问题或许就能迎刃而解,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谈一谈,干嘛一定要动刀动枪的呢?

在我的安排之下,有几个兄弟迅速奔了出去。外面人多校杂,打听一点东西应该不难。果然,不到一会儿,他们就返了回来,告诉我说搞清楚了,一共来了七所学校,人数足有近千,号称七校联盟,要来攻打我们财经学院。

“为什么?!”我吃惊地问。这都什么情况,什么时候惹了他们?

“是瘸子哥的原因…;…;”

一个学生为难地告诉我说,以前各个学校的天都和外面道上的人有联系,负责看些场子之类的。所以大家都有饭吃。而陈小练上位以后,深得刀哥的器重,刀哥安排给他不少场子,范围覆盖四周几十里地,这样一来,无疑就动了其他学校老大的蛋糕。

蛋糕就这么一点,陈小练吃了,其他人自然就没得吃,所以其他学校的天都很火大,矛盾也就越积越深。终于在寒假过后,大家决定联起手来共同铲除陈小练的势力,这样一来,陈小练就没有了可依靠的本钱,而其他学校的天也就可以拿回属于他们的权益了。

这回的七校联盟,就是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后激发出的后果。

而把这七所学校组织起来,并任这七校联盟老大的人,正是艺术学院“九格格”的老大,怀香格格!

看网友对 631 大事件,七校联盟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3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