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争先

第五百五十一章 争先

天机学宫建立多年,天机傀儡学以及兵术、武道之传授,皆成体系,特别是兵术之学,甚至可以说是专门来培养中下层武官。

夜已深,聚泉岭西麓的弟子馆舍之前,四周腾炎石柱上的烈焰秘篆激活起来,在石柱的上空,烧起一团团火焰,将四百步见方的演武校场照得通明如昼。

成千上万的排成一条条长龙登记姓名,满心激动的要求加入归宁军,驱逐藩贼、讨伐奸逆,护送帝子、帝妃还朝。

陈海像雕塑一般,站在演武校场北面的高台上,一张张年轻、坚毅的脸在火光的映衬下,像是铜浇铁铸一般,对未来充满着坚定的意志。

虽说高耸的聚泉岭,将沥泉城窥视这边的视野挡住,但演武场的上空,不时会有数道诡异的幽光掠过,这说明董畴等人在沥泉城内,正用类似于圆光回溯的术法神通,窥视这边的动静。

陈海冷冷一笑,他倒要看董畴现在有没有胆量强攻天机学宫,而他每多迟疑一天,归宁军便能多一天整合,便能多强上一分。

赵如晦站在陈海,看着演武校场诸弟子踊跃入伍,他也是感慨万分,跟陈海说道:“陈侯将天机学宫托付于我等,可事到临头,我等却束手无策,还需要陈侯数千里迢迢赶过增援,也真是没有想到,诸弟子还真愿意争先恐后为学宫、为帝妃、为陈侯抛头颅、洒热血啊。只是归宁军初成,未经磨砺,未必能够与河西道衙兵、凉雍铁狼军打硬仗啊……”

“陈侯未到聚泉岭,或人心惶惶,”沈坤目光投入东面的夜空,冷冷一哼,说道,“至于现在嘛,归宁军出去打野战,想胜或许不易,但也要董家贼敢率九潘杂兵来进攻聚泉岭才成啊!”

从铁流岭道院起,沈坤、葛同、周景元就最早跟陈海在一起,不要说他们现在还有这么多精锐弟子可用,即便更恶劣的局面,他们照样看到陈海能奇迹般搬回败局——只要陈海人在聚泉岭,沈坤对局势就不会悲观。

“董畴未必会强攻聚泉岭,但他只要将聚泉岭围住,阻断雁荡原与玉庭山的联络,待屠容六阀撤出武胜关,纵容内廷阉贼率宿卫军五十万精锐,与龙骧军在京畿的兵马放手一搏,董畴的毒计就成了!”赵如晦叹道。

赵如晦近年来更专注培养、提拔寒门弟子,但他早年作为太微宗寒门一脉的杰出人物,曾追随益天帝西征羌胡,有着过人一等的兵略、谋算。

听了赵如晦如此说,杨巧儿也不难认识到董畴兵围聚泉岭的狠毒之处,暗感这实在不好化解。

“那就只能比谁能更争时间了,”陈海眼神投入遥远而静寂的夜sè之中,淡然说道,“眼下就看是西园军从武胜关撤出更快,还是我龙骧军精锐翻越秦潼山、增援聚泉岭、增援京畿更快了?”

杨巧儿困惑的看向西面的崇山峻岭,一时间不能明白陈海话里的意思。

六阀及西园军撤出的人员、物资规模巨大,不是一两天能完成撤离的,但不管怎么说,武胜关是嵌入燕山的一座大隘口,有数条驰道从武胜关延伸出来,渗透到京畿平原的各个角落,六阀及西园军撤出武胜关,可能也就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

而从沥泉到横山,也许直线距离也就七八百里,但两者之间动辄就是深三四千丈或高三四千丈、飞鸟难渡、猿见愁的深渊绝岭,龙骧军精锐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如果不走河西精锐控制的秦潼西关,怎么翻越重重关山,进入沥泉,继续增援京畿?

这些年来,不经过秦潼关而十数万人马规模以上翻越秦潼山者,便是黑燕军从野狐岭出发的那次行军,而那次行军足足耗费了四个多月,黑燕军在途中冻死、累死、病死加起来的减员,差不多超过六成,最后仅剩不到四成将卒,抵达秦潼山东北的黄麋原。

这些年,天机学宫造出风焰飞艇,为大规模空中运输提供了一个选择,但要知道,九藩在沥泉聚集战多达两千头凶猛战禽,这些战禽除了装备轻质软甲外,同样装备犀利无比的重膛弩,目的就是要将龙骧军的空中运输线彻底封死。

除非龙骧军还能有第三条快速横穿秦潼山的快速通道。

秦潼山西麓的腹地,存在第三条快速通道。

**********************

陈海现身在天机学宫,鼓动弟子掀起那惊天动地的声浪,董畴等人在沥泉城即便是捂起耳朵,都能清晰的听到,更何况天机学宫不拘弟子的出身,也注定天机学宫内部,有着太多宗阀的眼线,能随时将聚泉岭发生的一切,汇报过来。

董畴还想着等天机学宫弟子都差不多离开聚泉岭之后,再以强大的压力,迫使天机学宫解散,然后将龙骧军及陈海的残余势力,从沥泉、从聚泉岭彻底驱逐出去,但没想到陈海竟然悄然携带归宁侯、宋国夫人过来,蛊惑人心。

起初众人还不以为意,在看到那么多寒门弟子受蛊惑,甚至之前都已经离开聚泉岭的弟子、散修匠师,在听到消息,甚至纷纷返回天机学宫,九藩在沥泉城的执事,就多少有些坐不住,纷纷赶到董畴在沥泉城的行院里来讨主意。

鹤翔军兵败,贺兰剑宗被迫东迁秦潼山,在野孤岭这么一处荒山野岭安身立命,老祖黄岐玮心灰意冷之余,闭关不出,而上万子弟、三十余万族人生存的重担都压在黄氏当代阀主、前鹤翔郡牧黄培义的肩上。

与昔日的大仇董氏合作,不要说贺兰剑宗那些年轻气盛的剑修弟子、黄氏族人了,黄培义内心也是极度挣扎的,然而形势总是比人强。

上万子弟想要潜心修炼,所消耗的资源是极其恐怖的;三四十万族人想要在冰天雪地的雄山绝岭之巅,更是绝无可能。

这几年一直都是黄氏拿旧日宗门的积蓄,从外界购入大量的粮食、药草弥补空缺,但贺兰剑宗积蓄再雄厚,经历此前大挫败,很快就也到坐吃山空的那一天。

到那时候,要怎么办?

四面八方都是强藩,贺兰剑宗能从蓟阳或京畿抢一块休生养息的地盘吗?

九藩以秦潼山北段最精华的潼北府相引诱,黄培义怎么能抵制住诱惑?

黄培义心里也清楚,九藩不可能将大批的精锐战力长期驻守在秦潼山,但又担心他们在解散天机学宫后撤军,龙骧军随时会卷土重来,就需要在潼北府、在沥泉扶植一支能长期压制龙骧军卷土重来的地方宗阀势力。

就目前来说,没有比主持贺兰剑宗及黄氏更好的选择了,黄培义也因此相信董畴这次的诚意。

听天机学宫内线传出来的消息,说陈海赶回聚泉岭,就借宋国夫人及归宁侯的名义,征用天机学宫的弟子组建归宁军对抗九潘联军,黄培义心里则不屑一顾,说道:“归宁军草创,未经历血腥战事的磨砺,难成大器。而退一万步说,我们即便不去攻聚泉岭,只需要将聚泉岭出入通道封死,天机学宫十万弟子以及聚泉岭周边十数万民众,不能从外界输入粮食,又能支撑多久?而龙骧军在京畿仅有十二到十五万兵马,一旦不能从沥泉、从横山调派精锐兵马、物资增援,等西园军及六阀撤出武胜关后,其在京畿的兵马,必会遭到内廷猛烈而致命的打击,他们此时搞这么动作,又有何益?”

此次九藩联军,除了河西董氏、凉雍董氏各出两万精锐之外,就以黄氏出兵最多。

黄培义除了将黄氏最后保留的一万五千余精锐,都从野狐岭调了出来,还从宗门抽调四百余修为皆在辟灵境以上的剑修弟子,组建剑修营下山参战。

四百剑修弟子,都能在四五千步之外御剑杀敌,须臾之间便是千道剑芒、剑气纵横劈斩,即便是道胎境天榜强者,也不要想能正面扛住四百剑修弟子。

虽然黄氏及贺兰剑宗,已经从顶级的宗阀跌落下来,但黄培义内心深处,还是瞧不起龙骧军这种才匆匆崛起十年未满的暴发户。

葛玄乔坐在世子董畴的身侧,看到黄培义以及苗氏的宗老,同样也是地榜顶尖人物的苗越,以及其他藩侯势力的代表,似乎都认定世子董畴之前提出的围城断路之策可行,心里想,你们都未曾真正见识过陈海手段,才会如此疏忽大意,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陈海常有出乎众人意料的神奇手段化解危局。

然而葛玄乔最不愿看到河西与龙骧军大打出手,只是他个人言微人轻,不能逆改大局,甚至不得不陪世子董畴到沥泉来,但这样的军议他实在懒得发言,更是不愿去提醒世子及众人,要注意陈海绝不会像他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时候有一人匆匆走进大殿,凑到世子董畴身边密语一番。

看到董畴脸微变,葛玄乔问道:“怎么了?”

“河西在秦潼山以西的眼线,注意到龙骧军近日就有十万精锐,正往横山城方向转移。”董畴蹙眉说道。

“十万精锐转移到横山城又能如何,龙骧军这时候大概不会奢望还能凭借风焰飞艇飞越这千里关山吧?”黄培义笑道,他显然不认为千里之外的横山聚集再多的精锐会影响到聚泉岭这边的局面。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一章 争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