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33 怀香,确实够香

633 怀香,确实够香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咱俩,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说这话,可不是为了搭讪或套近乎,而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对她有点熟悉,似乎在哪见过的样子。而这怀香格格,却是白眼一翻,说:“谁跟你见过了?没事别套近乎,有话就赶紧说,你到底是谁?”

对方既然不承认,那我也没办法,只好说道:“是这样的,我叫王巍,是瘸子的朋友。瘸子曾经嘱咐过我,他不在的时候,学校里面我说了算,所以我想问问各位,到这干嘛来了?”

对外,我一般不叫瘸子,但我怕他们不知道陈小练这个名字,所以只好暂时“入乡随俗”一下。谁知我说了这句话后,怀香格格更不客气:“你眼睛瞎了吗,看不明白我们干嘛来了?识相的话就早点滚,别一会儿打起来溅你一身血。”

这个怀香格格字字如刀、句句似箭,和她简直沟通不了,果然十分难缠。于是我也不再客气,直接说道:“实不相瞒,瘸子和刀哥正往这赶,你们要是不害怕的话,就尽管在这里闹事吧。”

瘸子还好,他们不怎么怕,但是“刀哥”的名字一出,我明显看到几个大哥开始紧张,一副心慌意乱的样子,似乎有了退意。也是,他们在学校再怎么狂,也终究害怕刀哥这种正儿八经的黑头子。

看到我的恐吓起了一点作用,于是我继续趁热打铁:“我刚和刀哥通过电话,他说他对这事特别生气,过来以后一定要抓几个典型好好收拾一下,所以到底谁应该滚,你们自己做考虑吧。”

虽然我并没和刀哥通过电话,但这番话也说得煞有介事,就好像真的一样。对方一众人果然更害怕了,恐慌的情绪迅速蔓延开来,窃窃私语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都在说着“要不咱们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之类的话。照这样下去的话,这七校联盟迟早瓦解,我就说嘛,不过一帮乌合之众,哪有那么容易团结一心。

对于人的心理,我还是把握很准确的,我知道我只要再说几句恐吓的话,保准能将他们吓得落荒而逃,到时候我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又够我吹一阵子的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准备继续下去的时候,怀香格格突然高声叫了起来:“大家不要相信他说的话,刀哥根本不可能管咱们学校之间的事,大家跟我一起上,砸了财院,夺回咱们的地盘!”

怀香格格不仅是这么喊的,而且是这么做的,她第一个带头冲了上来,尾随在她身后的是一群娘子军,确实气势很足。在怀香格格的呼吁之下,其他院校的学生,也纷纷手持家伙冲了上来,近千的人就这么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当时我心里那个气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竟然让怀香格格给我毁了。看来这个娘们不除,终究要坏我大事。不过她话倒是说得没错,刀哥确实不可能管这些学校的事,陈小练要是连这事都搞不定,也没资格做他心腹了。

这个怀香格格,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是一个比较强劲的对手,如果今天不能把她搞定,那么财经学院指定遭殃。转眼之间,七校联盟的成员已经涌进我们学校,我提前在两边楼里安排好的学生,也喊打喊杀地冲了出来,和七校联盟的人打在一起。

出其不意的作用是起到了,也打了对方一个猝不及防,但我们的人还是太少,犹如杯水车薪一样,实际上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不一会儿就被对方的人群给淹没了。

我知道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也知道问题的关键就在那个怀香格格,再加上擒贼先擒王的古训,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朝着那个女生冲了过去。而那个怀香格格,似乎在故意躲着我,看我冲过去了,立刻安排身边的人过来围我,但他们哪里围得住我,被我三拳两脚就打飞了。

这一幕,把怀香格格给看傻了,而我则继续朝她冲了过去。怀香格格终于反应过来,这位号称打遍周围院校无敌手的彪悍女生,竟然掉头就跑,一点要和我交手的意思都没有。

“让开,让开!”她大叫着,跑得飞快,周围的人纷纷给她让路。

但她跑得再快,也没我快,三两步的功夫,我就追到了她,伸手一抓她的领子,便将她拽到了我的怀里。与此同时,一股熟悉的香味飘进我的鼻尖,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好香……果然是你!”

一点没错,这个怀香格格,就是那天晚上试图行刺刀哥,却反被刀哥刺了一刀,后来在我的帮助下才逃走的舞女刺客。那天晚上她蒙着面纱,所以我一开始没认出来,只是觉得她有点眼熟,但也不敢确定。现在闻过她身上的香味以后,我终于确定了她的身份,我对别的东西没太大感觉,对味道却是格外敏感,况且她身上的香味如此特别,闻过就让人永生难忘。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被我救过的那个舞女刺客,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怀香格格,而且我也终于明白,她这外号是怎么来的了,怀香、怀香,确实够香。

被我识破身份以后,怀香格格的脸庞顿时变得通红起来。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猛地一个回身,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匕首,而这匕首也狠狠朝我小腹捅来。

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腕,低声说道:“过分了啊,我好歹救过你的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你咋这么白眼狼呢?”

怀香格格被我说得惭愧,咬牙说道:“你看到了,我们人这么多,你是阻止不了的!你走,我不想伤你!”

我说那可不行,瘸子把学校交给了我,我就得护卫这里的安全。你就看我的面子,让你的人都撤了,行不?

怀香格格还是咬着牙,坚决地说:“不行,你面子没这么大!财经学院,我们今天必须拿下,我们还要等瘸子回来,将他一网打尽!所以,我只能保证你一个人的安全,你可以离开这里!”

听了怀香格格的话,我是又好气又好笑,竟然说我面子不够大,这娘们还真是个白眼狼啊,那天晚上要不是我,估计她都死翘翘了。我憋着气,说你考虑清楚,现在我可是知道你身份了,如果我回头跟刀哥一说,你猜他会不会放过你?

这句话一说,果然打中了怀香格格的七寸,怀香格格的脸sè猛地难看起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让你的什么七校联盟全部撤走!”

“不行!”

“不行,你就等着刀哥找到你的头上!”

面对我的步步相逼,怀香格格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虽然我不知道她和刀哥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以至于她要冒着生命危险去行刺刀哥,但我知道她肯定害怕刀哥,害怕自己的身份泄露,我牢牢扼住了她的七寸,一点都不放手。

在我的逼迫之下,怀香格格终于妥协了,她咬着牙说:“好,我答应你,我现在就撤!”

“这才对嘛……真乖。”

我松开她的衣领,还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你……”

怀香格格捂着屁股,满脸又羞又愤地看着我,两道目光像是刀子,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

其实我拍过之后也有点后悔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猥琐的动作,感觉自己情不自禁地就拍了上去,难道是因为她的屁股挺翘?但是既然拍了,我也不可能再道歉了,只能厚着脸皮说道:“赶紧撤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怀香格格咬着牙齿,恨恨地说:“你记住了,就这一次!我撤退后,就算是报了你的恩,以后不能再拿这事来威胁我,否则我就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好好好……”我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怀香格格也说话算数,立刻抬起头来,高声叫道:“撤,撤!”

现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在七校联盟强大的攻势之下,财院这边已经全军覆没,而且对方的人已经朝着教学楼的方向去了。怀香格格到底是七校联盟的老大,说话还是很管用的,那些本来气势汹汹、打算搞个大新闻的学生,在听到怀香格格的呼喊之后,立刻站住了脚步,回头诧异地看了过来。

在这种势如破竹、高奏凯歌的胜利时刻,怎么突然传来了撤退的命令?

“怀香格格,怎么回事?”

“打得好好的,怎么就撤了?”

一道又一道的疑问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怀香格格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大声说道:“没有原因,大家立刻撤退,快走!”

说完这句话后,怀香格格带头转身就跑,现场的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怀香格格既然让撤,那就肯定有她的道理,所以即便胜利就在眼前,他们也只能放弃进攻,跟着怀香格格一起撤退。

他们来的有多快,去的就有多快,像是一阵呼啸的龙卷风,七校联盟近千的学生,就这么迅速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终于把他们给赶走了,避免了一场更大的混乱。

我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叼了根烟在嘴巴里。解决了这么大的危机,我并没感觉到多少成就感,脑海里反而回味着怀香格格身上的香味,以及她那只浑圆紧实的屁股,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还有故事发生。

而财院的那些学生,却把我当作了大功臣,呼啦一下子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着我是怎么做到的。我叹了口气,说:“我靠出卖sè相,才劝怀香格格撤退的。”

众人都嘻嘻哈哈地笑起来,说我真会开玩笑。

“巍子哥,你要真能把怀香格格搞定,那我才佩服你啊!”

“是啊,怀香格格有着‘艺术学院第一美女’之称,多少富家子弟、官家子弟追她都没成功,你要是能把她给收了,绝对名震大学城啊!”

“那不好吧,怀香格格那么泼辣,要是巍子哥真和她在一起了,不是天天打架?”

“那怕什么,巍子哥身手这么好,一定能把她给打服的!这女人啊,就得男人镇着,否则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众人正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一道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都胡说什么呢,滚一边去!什么怀香格格,她哪点配得上王巍了?”

众人一抬头,才发现是姚冰倩来了。刚才的话,姚冰倩全都听在耳朵里面,此刻气得一张脸都变了形状,yīn沉沉的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大家也都知道我和姚冰倩之间非常暧昧,所以也都不言语了。

刚才经过一番混战,财院的人受伤不少,于是我就安排他们该去医院的去医院,该回去歇着的就回去歇着。正安排着,陈小练终于赶回来了,他带来了不少的人,足有四五辆面包车;他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恶仗要打,结果来了以后却发现根本没有七校联盟的人,便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肯定不能把实话都告诉他,更不能说怀香格格就是那天晚上行刺刀哥的舞女,毕竟我在里面也搀和着。我告诉陈小练说,我以“刀哥”的名义吓唬了怀香格格,说刀哥马上会来,就吓得她逃之夭夭了。

听完以后,陈小练哈哈大笑:“巍子哥,真有你的!”

不管怎样,这场七校联盟的风波总算告一段落,财院这边虽然受了一点损伤,但是状况并不严重。其他的事,交给陈小练处理就好,我则护送着姚冰倩回家去了。

坐在田伯的车里,田伯都连连感慨,说现在的学生太可怕了,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还说:“看来,保护小姐的任务仍旧比较严峻,王巍,你一定要多操点心啊!”

我认真地点头,说:“是。”

一路上不知怎么回事,我总感觉姚冰倩有点闷闷不乐的,回到家以后更是如此,连句话都不愿意多说了。我挺奇怪,就问她这是怎么了,姚冰倩嘟着嘴说:“王巍,你和那个怀香格格是不是真有什么事了?”

我哭笑不得,说我俩今天初次见面,还差点打起来,能有什么事?

姚冰倩说:“我不知道,我就是直觉,感觉你俩肯定有事。当时我在教学楼里,看到你俩抱在一起说了好久的话。说完以后,她才下令撤退的。”

我吃了一惊,当时可是人山人海,现场那么混乱,姚冰倩离得那么远还能看到,这姑娘的眼睛也太尖了,不服不行。我只好说:“什么抱啊,那是我把她给制住了,然后和她在谈判呢,后来谈判成功,她才肯撤退的。”

“真的?”姚冰倩不太信任地看着我。

“真的。”我斩钉截铁地说着。

姚冰倩终于松了口气,但还是嘟囔着说:“反正,以后不许你和她走得太近……”

她的语气有点酸溜溜的,似乎把我当作了她的私人物品,我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了三四天,再没听说七校联盟有什么动作,我也照旧每天护送姚冰倩上下学,刀哥那边也一点消息都没有,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把我给遗忘了。

一天晚上,我刚把姚冰倩送回家里,陈小练就给我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陈小练兴奋地告诉我说,刀哥给我安排了几个场子,让我现在就去上任,先看看我的能力,如果不错的话,后续还会给我更多场子。

“巍子哥,刀哥终于要重用你了,我真为你感到开心啊!”

听得出来,陈小练是真的为我感到高兴,一点嫉妒我的意思都没有。或许,他真的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

刀哥没有现身,而是通过陈小练,给了我几家场子,有酒吧,也有会所,还有一间KTV。陈小练的意思,是让我今晚就过去,早点熟悉一下业务。虽然没有见着刀哥,但我接手这些场子以后,肯定少不了和他打交道,于是我也欣然前往。

这些场子,同样是在大学城的范围之内,距离陈小练的场子不远,出了什么事后,我们也能相互有个照应。当天晚上,我就离开姚家,前往刀哥分配给我的这些场子。

这些场子都有人看守,我只需要一个个过去,和他们认识一下就好。这些场子都一般般,不像钻石酒吧的地位那么重要,所以每个场子也就两三个看场的人而已。

也就是说,我的直属手下,也就六七个人而已,这就是刀哥所谓的重用,我不禁有点苦笑。

当然,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也并不急于一开始就获得刀哥的信任,一步步来嘛。

最后巡视到KTV的时候,我一个一个包间地看过去,本来只是打算走个过场,但没想到,在路过某个包间的时候,我赫然发现里面坐着几个熟悉的人。

之前,七校联盟来攻打财院的时候,虽然我只和怀香格格对过话,但也对其他学校的天有着一点印象。现在的包间里面,就坐着各个学校的天,除了怀香格格不在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齐了,一共六人!

一开始我也没当回事,以为他们只是没事聚聚会而已,之所以没叫怀香格格,可能是因为怀香格格是个女的,不太方便和他们一起喝酒。结果我稍微听了一会儿他们的谈话,才知道其中大有玄机。

那天,七校联盟势如破竹之时,怀香格格突然喊了撤退,导致功败垂成、功亏一篑。事后,怀香格格也没做出任何解释,只说觉得这样不好。于是他们认为,怀香格格被我给收买了,因为他们曾见到我和怀香格格抱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说了好长时间。

“我现在严重怀疑,怀香格格是用咱们当跳板,以此为资本和瘸子谈判,换取一些利益!”一个黑乎乎的胖子言之凿凿地说着。

这个胖子的发言获得了众人的支持和附和,说一定就是这样,否则没法解释怀香格格的怪异行为。并且,他们还讨论着,如何把怀香格格踢出局去,重新组个六校联盟出来,再和瘸子谈判。

说到如何处置怀香格格,他们发挥了“禽兽”应有的想象力,各种不堪入耳的话层出不穷,简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我不动声sè地摸出手机,将他们的话全都录了下来。

这一晚上,我什么都没有做。

第二天上午,护送姚冰倩来到学校以后,我便告诉她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让她就在学校呆着,哪都别去。虽然我名义上是姚冰倩二十四小时的私人保镖,但我也得处理点我自己的私事,姚冰倩也同意了。

安排好后,我便出了学校,到隔壁的艺术学院里去。

我打算去找怀香格格,然后把手机里的录音放给她听。我可不是看她漂亮,想泡她,或是想讨好她,才这么干的。我这么干,是因为我总觉得她是个好人,她的身上肯定隐藏着不少的故事。

一个刚刚二十岁、如花似玉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要去刺杀一个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

单凭这点,就足够让我对她产生浓厚的兴趣了。

抱着许许多多的疑惑,和许许多多的想法,我迈步朝着艺术学院而去。怀香格格是个名人,要打听到她的下落不难,这学校里的女生确实挺多,而且一个比一个会打扮,就好像来到百花盛开的花园一样,实在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

然而,就在我刚进教学楼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

我奇怪地摸出手机,发现是鸡冠头小默打来的。

“什么事?”我奇怪地问。

我才刚出来不久,难道就出事了?

电话里面,果然传来鸡冠头小默惊慌意乱的声音:“巍子哥,不好了,冰姐被人绑走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我是犹如五雷轰顶,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出来还不到十分钟,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学校里面,那是我们的地盘啊,怎么还会被人绑架了呢?

姚老板雇佣我做保镖,就是防止这种事的发生,结果我却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当然让我心急如焚。我焦急地问:“知道是谁干的吗?”

“好像……好像是艺术学院,怀香格格的人!”

看网友对 633 怀香,确实够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