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矿洞

第五百五十二章 矿洞

沥泉分内城、外城,沥泉总管府乃沥泉最为核心之机构,主管沥泉军政事务及每年所产四千多万斤淬金铁的分配,权责重大,素来由九藩轮流执掌。

森严的总管府正殿外面,战战兢兢地站着一个老者,只听到殿内“哐当”一声,就听见董畴的怒吼声从大殿里传了出来:“十万只蚂蚁也不可能就此消失掉,何况十万甲卒,再去探。”

紧接着一个面如土sè的黑甲校官从大殿中趔趄跑出,紧接着,过不多时一声厉鸣,数十头战禽总管府后面的军营里冲天而起,向西面的秦潼山西麓绝岭深处飞去。

过了一些时候,听到殿中没有其他声音,那老者匆匆召唤了两个伶俐的女侍,轻手轻脚地进殿把地上的狼藉收拾一番,都不敢问一声,也逃了出去。

在武威侯董良闭关潜修的这些年,董畴以世子之尊代掌河西军政事务,二十年间,将河西打理的井井有条,更在益天帝七十九年时,悍然将鹤川郡全郡吞下,逼得贺兰剑宗不得远遁深山老林之中,战绩不可谓不辉煌。

细说起来,这一切也多少是沾了许多陈海的光,但是从陈海自立门户、暗中跟河西对抗以来,河西扩张的步伐就被迫停滞了下来。

连年积弱的天水郡比贺兰剑宗所主导的鹤翔郡不知道要差上多少,可陈海这几年,明里暗里向天水郡输入大量的天机战械,帮助其培养将卒,又解决其北部的蛮患,使得河西百万铁骑顿于天水郡以西,数年都不能再得寸土。

这一次,董畴自认为抓住陈海的死穴,而联合九藩及黄氏威逼天机学宫的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在他看来,只要他们能在沥泉卡住龙骧军往京畿增援的脖子,陈海再是神通广大,都绝不可能以十五万残弱之兵,去对抗宿卫军五十万精锐。

而只要姚阀及龙骧军在京畿的十五万残兵,被内廷率宿卫军五十万精锐吃掉,龙骧军就相当是生生被打断一条胳膊。

时变势变,董畴相信到时候,他们即便不强攻聚泉岭,天机学宫也会土崩瓦解,不可能继续维持下去。

没有多少弟子,会跟随前程未明、随时会被其他宗阀扑灭的势力,何况这些弟子,本来对天机学宫就没有效忠的义务。

那样的话,河西不仅能多分得淬金铁料的供应,更能彻底斩断龙骧军的淬金铁料供应。

而以雁荡原千里之地,是无不足养龙骧军四五十万精锐战力了,渐渐的,龙骧军也就不会再是河西的威胁,到时候将陈海再度收服为河西所用,也不是没有可能。

董畴的算计不可谓不深密,然而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调入横山城的十万龙骧军精锐,一夜之间就失去了踪迹。

十万人马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失去踪迹,既然河西潜伏在横山一眼的密间,侦探不到这十万人马的踪迹,那极可能意味着这十万人马,已经进入秦潼山,正往聚泉岭增援而来。

陈海数年前为方便将亿万斤铜铁矿,运出秦潼山,动用大量的人力物资,在秦潼山西麓绝岭深处,沿潼河疏浚水道、兴修大量的栈道、矿寨。

然而从横山到聚泉岭,西麓八百里绝岭雄山,落差有三四千米之高,即便在疏滩河道之后,其中也要经过十二座高逾二三百米的大悬瀑。

从聚泉岭,是由上而下,大量的物资通过大悬瀑附近安装的大量吊轨装置,一节节下运,是要方便一些,但大量的人马、物资,要从下往上运,难度就要增加十倍,效率自然也就要拖慢数倍。

即便是凛冬时节,秦潼山深处的河道都冰封起来,人马可以踩踏河冰而上,但这十二座大悬瀑所造成的瓶颈,使得十万人马加上大量的战械、战马,想要跨越秦潼山进入沥泉,也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而且这十二座大悬瀑,地形相对开阔,实际上都暴露在联军战禽营的攻击之下,龙骧军要做好防范,这都将使得人马的运输拖得更慢。

理论上来说,除非内廷在京畿拖上三五个月,都不对姚阀下手,要不然,陈海从横山调兵,怎么都不可能来得及增援天机学宫,但陈海偏偏就这么做了!

陈海背后的依仗是什么?

董畴再一次彻底看不透陈海的算计是什么,这使得从来都从容自若的他今日陡然失了分寸,心情也变得暴躁难安,意识到有什么地方存在问题,却又想不透、想不明白,今天也不知道多少茶具家什遭了殃。

直到夕阳斜斜照下,才有新的探子匆匆来报。

经过一天的搜索,再度确认到龙骧军这十万兵马的行踪,而且跟董畴所料的一样,十万兵马已经进入秦潼山西麓深处了——董畴苦思两个时辰,豁然间想通某个关节,顿时觉得背心都凉透了。

他坐在长案之后,半晌无语。

董畴满脸铁青的让人召八藩代表前来议事,葛玄乔、董潘差不多也同时从百狮岭赶到沥泉总管府,看到董畴在书案上的白纸上力透纸背的写满“矿洞”等字,他们也是一惊。

他们这时候也才算明白陈海的运兵算计到底在哪里!

凉雍苗氏代表苗越、苗子晋,差不多跟黄培义前后脚踏入议事大殿的,看到董畴等人满脸yīn郁的坐在大殿之中,气氛极其凝重。

“怎么回事,可有探查到龙骧军十万兵马的行踪?”苗子晋坐到董潘的身边,压着声音问道。

“探查清楚了,十万兵马经过一夜的行军,今日午时出现在黑石峰!”董潘说道。

“怎么可能?”苗子晋听董潘此语,吓得要跳起来。

黑石峰位于横山城以东两百里的秦潼山西麓深处。

对于精锐悍卒而言,即便不乘御战骑,一夜奔行两百里是轻而易举之事,但那是沿平地驰道行军的速度,然而从横山城往东就是高低起伏的深山绝岭,难道这十万兵马,个个都会御风飞行的神通?

“矿洞,”董潘将世子董畴的推测说给苗子晋知道,“这几年我们都知道龙骧军在秦潼山深处,开采大量的铜铁矿石,沿潼河水道输入雁荡原筑城——如果这些矿洞不是简单的矿洞,而是已经挖通的深山邃道,龙骧军在秦潼山深处能快速运动,就可以解释了!你我也都知道,龙骧军这几年在秦潼山深处兴修栈道、矿寨,都是围绕一座座矿洞所进行的!”

苗子晋身子像是被施中了缚身神通,像冰雕般僵坐在那里,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董畴揉了揉发僵的脸说:“倘若潼河沿岸的矿洞都已经挖穿,龙骧军十万精锐可能最快十天之内,就能进入沥泉——诸位对眼下局势可有何意见?”

“怎么可能?”苗氏宗老苗越还是不相信董畴的推测,说道,“要是那一座座石头山彻底的挖通,需要耗用多少人力、物力?”

他们之前没有想到这个可能,因为他们知道挖通一座十里厚的石岩山,难度有多恐怖!

他们之前对秦潼山西麓的地形也有过极深入的研究,知道龙骧军要将秦潼山深处所修断断续续的栈道连通起来,至少需要开挖十座、总计长逾百里的石山邃道才行。

龙骧军这几年怎么可能有余力做这么多的事情?

但是,要不是这种可能,龙骧军一夜之间的行军速度为何如此之快,陈海又为何有这样的自信,将十万精锐直接调来增援沥泉?

“陈海惯用奸计惑敌,这次或许又是陈海在虚张声势?”有人小声的说道,“实际上他们可能仅仅打通一两座矿洞,而借此虚张声势,迫使我们退兵?”

“……”众人觉得此人所言极为有理。

在他们看来,龙骧军真要已经将秦潼山西麓的绝岭深山彻底打通连贯起来,动作必定不会小,而他们在沥泉的眼线,怎么都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或许再等两天看看,又或许直接派战禽营,去强袭沿途的矿寨,看看究竟?”苗子晋建议道。

殿堂之内一片死寂,龙骧军这几年对秦潼山深处的矿寨防御极为严密,二十余座矿寨,几乎每座矿寨都有七八具重膛弩防御;此时应该都进一步加强了防御。

这还不算龙骧军同时也有战禽营,能随时快速增援这些矿寨,依据矿寨坚固的防垒,对抗他们这边的强袭。

何况真要探明这些矿洞已经彻底打通,他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难道要诸阀也派出远征军,增援沥泉?

就算宗阀同意,他们的兵马,如何飞越重重关山进入秦潼山的腹地里来?

商议来商议去,大家都觉得多观察两天,以当前的形势判断,陈海更可能还是在虚张声势,他们不能因为陈海小小的计谋,就乱了阵脚。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二章 矿洞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