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35 泡妞,一泡一个准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5次加更

635 泡妞,一泡一个准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5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怀香格格倒也胆大,就这么一路跟随着我来到财经学院。她好像真的没有绑架姚冰倩,自始至终都表现得坦坦荡荡,距离姚冰倩的教室越近,我的心里也就越虚,心想姚冰倩如果真好好的,那我这脸可就丢大了。

当然,如果真的没事肯定更好。

很快,我们两人就一起到了教室门口。我探头往里一望,就看到姚冰倩果然好端端地坐在里面,正和小默他们打闹着完。顺着我的目光,怀香格格也知道姚冰倩是谁了,在旁边冷笑着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当时给我臊的啊,一张脸都憋红了,想到刚才大闹艺术学院,还把人家九格格都打伤了,内心就觉得无比羞愧。这股羞愧,很快又转化成怒火,让我不由自主地就冲着门里吼叫起来:“姚冰倩,给我出来!”

姚冰倩正和小默他们玩得高兴,突然听到我的狮子吼,也是吓了一跳。看到门口是我,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她犯了错,不仅不知道羞愧,还冲我笑嘻嘻的,说:“王巍,你回来…;…;”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睛就瞥到了我旁边的怀香格格,脸sè顿时由晴转yīn,不悦地说:“你怎么把她给带来了?”

之前姚冰倩就说过,她不喜欢看到我和怀香格格在一起,当然我也没把这当一回事,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我说:“你不是被人家给绑架了吗,我就去找了她,结果人家说没有,就和我一起回来看看啊。你先给我说说,你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越说越气。这种事情怎么能够乱开玩笑?

结果我气,姚冰倩比我更气,这姑娘直接指着我说:“王巍,你是我的贴身保镖,一天天地往外瞎跑什么?现在是你的工作时间,你不在我身边好好呆着,竟然跑到艺术学院泡妞!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我滚!”

姚冰倩这一番话,彻底把我给惹毛了,我一直以为我俩算是朋友了,结果没想到在她心里,我仍旧只是个下人而已。我虽然需要这份工作,但也未必就要出卖自己的尊严。于是我的火也彻底冒上来了,我也指着姚冰倩说:“好,我这就滚,咱俩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姚冰倩好像也急了,大叫了我两声,王巍,王巍!

我还以为她想挽留我了,结果她有大喊一声:“你要走了,以后就别回来了,再也别回来了!”

但我也没理她,直接出了教学楼就往外走,当时有点心烦意乱,什么都没注意,就是一股劲地走着。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我还以为是姚冰倩跟上来了。

我心里想,姚冰倩要是和我道歉,我就原谅她了,我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结果我回头一看,却发现是怀香格格,便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怀香格格看着我说:“怎么,挺失望的?”

我摇摇头,说没有。

接着又说:“今天对不住啊,冤枉你们九格格了。你回去以后,代我向你的姐妹们道个歉。”

怀香格格说:“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已经手下留情了,以你的实力要是真想动粗,我那帮姐妹一个都爬不起来。这也是我愿意跟你来财院的原因,根本打不过你嘛。”

平心而论,怀香格格的实力还是不错的,能够跟我拼上几招,也正因为她的实力不错,才能意识到我们两人之间的巨大差距。这么看来,怀香格格还蛮通情达理,于是我也不再说什么了,继续迈步往前走去。

姚冰倩没追上来,也没给我打电话,这么看来,是真打算开除我了。于是我就拿出手机,给姚老板打了一个电话,主动提了辞职。姚老板挺惊讶的,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什么,就是不想干了。

姚老板是个人精,立马猜出些什么来,问我:“是不是倩倩说了什么难听话?王巍,倩倩的性子确实有点任性,如果她说错了什么,我道个歉,你就别走了吧。”

我沉默了一下,说算了姚老板,我俩确实处不来,你还是再另请高明吧。

说完以后,我就挂了电话。

当时心情挺不好的,毕竟来到凤城以后,我就一直在姚家住着,不知不觉也把姚老板和姚妈妈当家人了,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心里确实不太好受。

但是没有办法,姚冰倩说了那么难听的话,我不可能再回头了,我也有尊严吧。

打完电话以后,一时之间天大地大,竟然不知道该去哪了。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又不知走了过久,我突然想起,这事应该和阿蔓汇报一下,毕竟阿蔓让我继续盯着姚老板的。

于是我又拿出手机,准备给阿蔓打个电话。阿蔓是龙组的人,我们要交流的话,肯定要注意四周的环境,于是我迅速观察了一下前后。这一观察,差点没把我吓一跳,我发现怀香格格竟然还跟着我,距离我就七八米远。

“你,你怎么还没有走?!”我吃惊地问着。

之前给她道过歉后,我以为她早就走了,没想到她竟然还在我的身后。我真不知道她跟了我多长时间,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还好我在打电话前观察了下,不然身份都泄露了。

怀香格格见状,便主动走了上来,看着我说:“我只是觉得,那个姑娘对你用情挺深,你俩要是因为我而闹翻,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所以就想看看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哭笑不得,说你管的事倒挺多,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吧。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她对我用情挺深了?要深的话,她能说出那样的话?

怀香格格摇着头:“不,你太不懂女孩的心思了,她骂你骂得越狠,就爱你爱得越深。”

怀香格格这两句话,差点没把我牙给酸倒了,我没想到她一个大姐大,还能说出这么矫情的话来。我摆着手,说可拉倒吧,你了解她,还是我了解她?她就是占有欲强而已,把我当成了她的私人用品!行了,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怀香格格沉默了一下,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而是冲我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什么,赶紧叫住了她,说等一下!

怀香格格回过头来,很疑惑地看着我。

我三步两步走到她的身前,说我之前去艺术学院,不只是找你要人的,还想和你说一件事。

我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把昨晚在包间门口录下来的话放给她听。听了六校老大坐在一起密谋的事,怀香格格的脸sè先是变得铁青,接着又变得惨白,后来又涨得通红。

“这帮王八蛋,这帮王八蛋…;…;”怀香格格气得手都哆嗦起来。

确实,那几个老大所说的话,我一个男的听了都觉得不堪入耳,更何况身为事主的怀香格格了。我觉得怀香格格肯定要爆发了,不把那几个老大打出屎来才怪,不过我也劝她,说道:“你要真想报复,一定要悠着点来,最好想个计策什么的,毕竟人家六个学校,真要联起手来,也够你们艺术学院喝一壶的了。”

“他们敢!”怀香格格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说怎么不敢,人家都坐在一起商量了,还有人家不敢做的?

怀香格格沉默下来,显然觉得我说得有理。我继续说:“如果需要我帮忙,随时招呼一声。”

怀香格格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用,我自己办。”

我也没有强求,说行,那你自己小心。

经过我的一番劝告,怀香格格明显冷静许多,又把录音给听了一遍。又问我说在哪录的。我没说是在我的场子,只说是在某个KTV里。在怀香格格的印象里,我只是个钻石酒吧的服务生,兼职干着姚冰倩的贴身保镖,也没往其他方面多想。

怀香格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和我互相留了电话,说这是我第二次帮她了,有机会一定要报答我。我说可拉倒吧,你之前还装不认识我,领着七校联盟要干我们,要不是我认出你身上的味道,估计财经学院都被你给掀翻了。

说起这事,怀香格格的脸sè有些尴尬。说:“那不一样么…;…;”

其实我真没在乎这个,只是借着这个话题顺势问她:“对了,你为什么要刺杀我们大老板?”

这事说起来显然更加敏感,怀香格格支支吾吾的,并不愿意告诉我。也是,我俩虽然见了几面,也互相留了电话,但连朋友都算不上,人家凭什么把这么机密的事告诉我?

我只神秘兮兮地说:“以你的实力,肯定杀不过刀哥,再来几次也是徒劳,我倒是可以帮你…;…;”

听过我这句话后,怀香格格挺吃惊地看着我:“你,你,真的?”

她的目光充满希望,语气里充斥着惊喜。可是瞬间,她的目光又黯淡下来,说道:“行了,你别唬我了,那是你大老板,你怎么可能会帮我呢?”

我“嘿”了一声,说我要是真把他当大老板,那天晚上就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放你走了。说实话吧,我也挺想杀他的,只是不到时机罢了。

我可没有说谎,刀哥是夜明的人。我们龙组的任务就是铲除夜明,这个刀哥迟早得死,当然前提是在他身上挖到更多信息。听到我的话后,怀香格格的眼睛果然一亮,再次充满希望地说:“真的?你为什么要杀他?”

我哭笑不得,说姑娘,你都不告诉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怀香格格再次沉默下去,不说话了。

显然,我们之间还没有到相互袒露心迹的地步,于是我也不再强求,只说:“总之,那么冒险的事。以后别再做了,你不是刀哥的对手。”

怀香格格点点头,算是接纳了我的提议。

接着,我们两人便告了别,各到各的地方去了。她回学校,而我则到我的场子。现在还是白天,场子里还没开始营业,所以我找了个地方睡觉去了。自从来到凤城,每个白天都会陪着姚冰倩,现在突然没这事了,还有点不大习惯。

这期间,我也给阿蔓打了电话,将我辞职的事说了一下。阿蔓也知道姚冰倩那个女生不好伺候,之前好几个保镖都被她给赶走了。阿蔓叹着气说:“姚老板那条线放弃也就算了,刀哥这条线可一定要盯紧了啊,不能再出差错。”

我答应后,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晚上,一个电话吵醒了我,是陈小练打来的。陈小练也知道了我和姚冰倩的事,问我到底什么情况,我说没什么情况,就是伺候不起那大小姐了。

陈小练哈哈大笑:“这世上竟然还有巍子哥也镇不住的女人啊!”

陈小练虽然追求过姚冰倩一段时间,但说实话他俩关系一般,所以也并没有帮着说和,只说我自己高兴就好。接着又说:“巍子哥,听说你现在和怀香格格走得挺近?”

听了陈小练的话,我差点没有吐血,这八卦传得也太快了。

我说也没有走得多近,只是因为一些误会,有了一点联系罢了。

陈小练笑得更开心了:“厉害了巍子哥,怪不得不要姚冰倩了,原来是有了更好的妞。真的,巍子哥,你要是能把怀香格格给搞定了,可给我省了不少心啊,我还发愁怎么对付七校联盟呐!巍子哥,还是你,姜还是老的辣啊,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你,竟然还能用美男计,你说我怎么就想不到这招呢?当然,想到了也不管用,怀香格格也不会跟我啊,你说你长得还没我好看吧,怎么泡妞一泡一个准…;…;”

我赶紧打断了他,说得了,越扯越远了,我和怀香格格不是你想得那样。当然,七校联盟以后肯定是不存在了,学校那边你就安心吧。

陈小练乐呵呵的:“那敢情好。巍子哥,有你在,我就放心。”

挂了陈小练的电话以后,紧接着又来了一个电话,竟然是怀香格格打过来的,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我俩中午才互相留过电话,这会儿就打过来了,难道是想要约我共进晚餐?

接起电话,里面就传来了怀香格格的声音:“王巍,我需要你的帮忙!”

我的语气顿时严肃起来:“你说!”

怀香格格告诉我说,她查到另外六个院校老大今晚还会在那间KTV里聚会,据说是要商讨对付她的具体办法。所以她想趁着这个机会,狠狠收拾一顿这帮家伙,好让他们吸取教训。

但是,因为KTV里有看场子的,怀香格格不敢得罪道上的人,所以才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帮忙。

在怀香格格看来,这场子是刀哥的,陈小练是刀哥的心腹,而我又和陈小练关系不错‐否则陈小练也不会把学校交给我了‐所以她琢磨着,我这边或许能说上话,让看场子的别找她事。

这场子根本就是我的,并不需要通过陈小练的关系。于是我说:“你想什么时候来打都行,场子这边我来搞定。当然,你直接把他们六个打了,不怕他们事后报复?六校联盟啊,你不嫌怕?”

怀香格格大大咧咧地说:“不怕,我一次就把他们打服。”

怀香格格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阻拦,就说行吧,你什么时候过来,提前打个电话就行。

怀香格格开心极了,连连对我说着谢谢,还说事成之后请我撸串。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起了床,在我的场子里巡视起来。当时已经天黑了,生意红火起来,因为是大学城,所以来的基本都是学生群体。我就在那间KTV里,一个个包间巡过去,果然看到那几个老大在某个包间里面。正在喝酒吹牛,说要怎么收拾怀香格格。

我哭笑不得,心想你们继续吹吧,一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

大概也就过了二十多分钟吧,怀香格格的电话就打来了,说她已经到了KTV的门口。我说等着,我这就出去接你。出来以后,就看到怀香格格带了一批人过来,当然还是女多男少,九格格也都到了,莺莺燕燕的,看着挺养眼的。

怀香格格问我怎么样了,我说万事俱备,你就尽管去吧。

我已经提前和看场的人打了招呼,所以怀香格格便带着她的人马长驱而入,直接就进了那个包间里面。我并没有跟着进去,只是在门口候着,但是可以想到,那几个老大在看到怀香格格以后,神情会有多么震惊。

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哭声、嚎声、惨叫声、求饶声,真是惊心动魄。

“妈呀,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就是我亲妈,你就放了我们吧…;…;”

包间里面。哭声此起彼伏。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透过玻璃往里看了一眼,只见那几个老大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痛哭流涕,真是要多惨有多惨,而且还一个个抢着叫妈。

以前就听说怀香格格打人的时候喜欢让别人喊她妈,今天可算是亲眼看到了。

我也挺纳闷的,要这么多儿子有意思吗?

怀香格格折腾了他们至少半个来小时,这才出够了气,心满意足地出来了。那几个老大则互相搀扶着,出来以后还看到了我,似乎明白了一切,长吁短叹地去医院了。

我估摸着,他们这回是真的被打怕了,怀香格格说得没错,他们未必还敢报复。

怀香格格出了气后,心情变得无比愉快,不停对我说着谢谢。同时,她也注意到,这里看场子的都喊我是大哥,才知道我已经升职了,在刀哥手下也算是个骨干了。

怀香格格则说到做到,真的拉着我去外面吃烧烤,还把她的几个姐妹都拉上了。

九格格个个长得漂亮,而且性格也各不相同,有文静的、温柔的,也有开朗的、大方的。我自认也算见过不少漂亮女生,但还是头一回被这么多的美女环绕,身处一群莺莺燕燕之中,还个个叫着我巍子哥,抢着敬我酒喝,那感觉就像到了天堂一样,别提滋味有多爽了。

怀香格格身为九格格的老大,性格就更豪爽了,仿佛有着千杯不醉的酒量,我喝一杯,她也喝一杯,相当给面儿。经过这件事后,我俩的感情显然迅速升温,起码也能称上一声“朋友”了。

对于今晚的事,怀香格格对我是谢了又谢,我说这真没什么,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怀香格格则说:“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要不我们结拜兄妹如何?”

怀香格格前面的话还算正常,说到最后一句,画风突变,差点没让我把酒给喷出来。电视里面,那些女生在报恩的时候,喜欢说个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到我这里,就是结拜兄妹?

别说我了,就连怀香格格其他姐妹,都为我打抱不平起来,说她们的大姐有点过分,怎么能结拜兄妹。还笑着说:“巍子哥这么好,不如你做他的女朋友吧,我们以后喊他姐夫。”

怀香格格板着脸,说:“你们不要乱说,王巍有女朋友了。”

一帮女生听了,都是叫苦连天,说好男人怎么都被别的女生先下手为强了,还为她们的大姐叫屈,说怀香格格和我认识的晚了一点,才被其他的狐狸精占了先机。

还有妹子和我说:“巍子哥,你再考虑考虑我们大姐,你看这世界上还有谁比她长得好看啊!你要错过我们大姐,可就是一辈子的遗憾啊!”

我也明白过来,原来怀香格格以为我和姚冰倩是情侣关系,所以才要和我结拜,也是为了避嫌。当然,我也不能解释,解释了就好像对怀香格格有所图似的,我在罗城、省城都有女朋友,可不能耽误了人家姑娘。

于是我爽快地答应了她,说好,咱们结拜。

也是借着酒劲,我们说拜就拜。在烧烤摊子边上的草地里弄了个土堆出来,还往前面摆了三根香烟,然后我俩跪在地上,说了点“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诛”“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之类的俗话,其实一点也不正规,但也算是结拜兄妹成功了,以后她喊我哥,我喊她妹。

结拜完了以后,一帮女生都为我们欢呼喝彩,说她们以后就有大哥了。而怀香格格,因为和我有了这层关系,和我来往起来也就更加自在,喝酒也喝得十分痛快,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

正喝着高兴,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陈小练打来的。

但是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也不知道他打来干嘛。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我接起来,陈小练就用很沉重的声音为我在哪,我说我在外面吃烧烤呢,有什么事吗?

陈小练沉默了一下,接着才用很为难,很复杂的语气说道:“巍子哥,你来一趟钻石酒吧,刀哥找你有点事情…;…;”

看网友对 635 泡妞,一泡一个准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5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