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东进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东进

秦潼山,绵延千重,拔高万仞,除了出了潼中、潼南、潼北三府核心之地有少许的高山盆地、平坝草原之外,更多则是莽莽荒山、参差重岭。【零↑九△小↓說△網】

在这绵延数千里的山脉之中,不乏景sè清奇、灵泉涌动的灵天洞府,当然更多的就是飞鸟难渡、覆盖在皑皑冰川下的穷山恶水。

神驼岭就是秦潼山西麓深处,极其不起眼的一处难关,高逾千丈的岭嵴,绵延两百余里,像一把横卧的锋利剑刃,挡在从横山城往沥泉前进的道路上。

潼河水围在神驼岭绕了一个大弯,水道拖延出足有两百多里,然而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在神驼岭的西谷河滩山脚以及东谷河滩山脚,龙骧军这两年各开僻一座铁矿洞,分别开采铁矿石,这两座矿洞竟然在最后一刻是能直接打通的,使得两个点之间的距离缩短到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

神驼岭东谷河滩上的矿寨里,灯火通明,最先御骑钻出隧道的乐毅,抬头月朗星稀的夜空,战禽营已经提前一步赶到河滩矿寨里守卫,防备敌军有可能突袭过来,打击东进兵马的先头部队。

一架架重膛弩高仰角安装在重型天机战车的顶部,静候着敌军战禽不知道从何处会突然发动的俯冲袭击。

聚泉岭传来消息,九藩联军在入夜之前,有数百头战禽离开沥泉城,从聚泉湖北面进入西麓的群山之中,想必绝不会是入秦潼山西麓游山玩水的。

神驼岭隧道深逾二十里,是秦潼山西麓隧道群最深的一座,通过这么深的狭仄岩洞,对乐毅来说,虽然时间不长,感觉上相当的压抑。

很快,乐毅的副将韩謇也从矿洞里钻出来,长吐一口浊气,拍着大腿叹道:“我要是董家世子,绞尽脑汁也绝对想不到,主公他过去几年,竟然就利用开采铜铁矿之机,偷偷摸摸的将神驼岭、黑石峰等飞鸟难渡的天险都挖通了……”

此时奉命东进增援的龙骧军,是以乐毅为主将、韩謇为副将、一直以来都没有在燕州公开露面的第四镇师,主要是以铁崖军第二大营人族兵马部分以及韩謇率领、精绝都护府从北线秘密增援过来的兵马组成。

在秦潼山西麓深处挖掘隧道,一直都是绝密进行的计划。

不要说韩謇等在外领兵的将领事前都不知道细情了,即便西麓深山之中的矿寨主事们,在一个月前、在陈海决心对内廷露出獠牙之前,都还不知道各自负责挖掘的矿洞,都是经过精准勘测定位的,最后一刻是能打通的。

乐毅回头看了一眼先锋将卒正鱼贯而出的洞口,心想也是,以常规的手段,想要在坚硬的岩屋深处,挖掘数丈见方、深二十里的隘道,怎么也要数万人费尽十数年之功才能成,但谁能想象龙骧军在这座矿洞隧道里,就耗用了上百架卷刃车头而已。

这主要还是前期所造的卷刃采矿车不够成熟、消耗过大造成的。

不过以传统的资源去衡量,为开挖秦潼山西麓的隧道车,龙骧军前后共耗用六七百万斤、从鹿城秘密输入的中级淬金铁,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一个数字,要不是龙骧军这两年打通北线运输通道,也无法完成这样的壮举。

不等所有前锋将卒都从隘道里钻出来,乐毅、韩謇就先在百余扈卫的簇拥下,赶往下一个聚集点。

这是一座深逾千米、宽两百余米的狭长裂谷,名为铁线谷。

要是不造桥,想要绕开铁线谷,就要在深山老林里多走二三百里崎岖险路。

两边所修的栈道也因为铁线谷而中断,但这种中断是故意的,是有意让敌方斥侯误以为龙骧军在秦潼山深处所修的栈道,都是以各自的矿寨为中心,是断断续续的,绝不会想到陈海这几年所谋划的,就是要在秦潼关之外,开辟第二条贯穿秦潼山的大动脉。

在这一刻,十数架深嵌入铁山崖两侧石壁深处的绞机,正将十数根比成人胳膊还粗、每根都有十数万斤重的精铁链牢牢锁住,悬在悬崖的上空。

两边的辎重兵正将早就准备好的方木,铺到铁链上,能赶在先头部队抵达之前,将铁链桥造成,这样,千里秦潼山道的中段部分,也就彻底贯通了。

*********************

没有人相信龙骧军能悄无声息的打通秦潼山,苗子晋等人都认定陈海是在虚张声势,想要以诈计迫使九藩从沥泉撤兵。

董畴他自己也抱有一丝幻想,焦躁不安的在沥泉城等了两天,但在得知龙骧军增援兵马的先锋,只用三天时间,就快速推进到神驼岭、铁线谷之间,他在沥泉城就再也坐不住了。

甚至都不用三天时间,这第一批兵马就能增援到聚泉岭,而到那时,九藩联军在沥泉城甚至连强攻聚泉岭的准备都没有做好。

董畴不管葛玄乔愿不愿意,要他陪同着自己,一起潜入秦潼山西麓深处,与先一步潜入的战禽营汇合,计划寻机从空中强行切断龙骧军往东增援的通道。

他们一路疾行,堪堪在中午时分才赶到铁线谷前,看到铁链桥横空出世,远远看到乐毅、韩謇亲自率先头部队渡过铁链桥,董畴恼怒得要仰天嘶吼,但是铁线谷这边的防备太严密了。

除了正在过桥的上万前锋精锐外,铁线桥的守卫兵马除了百余凶猛战禽、十数重型战车外,陈海还将聚泉岭草草编就的御剑扈卫营也派了出来,守卫着秦潼山深处的这几处要隘。

这一刻,董畴深刻体会到这些年让天机学宫悄无声息吸纳太多的寒门子弟了,一旦以新帝的名义,将这些寒门子弟组织起来,凝聚的力量强大到令人心惊。

除了归宁军所需要的上千名基层武官外,从天机学宫寒门子弟里招募辟灵境剑修,组建的帝妃宫御剑扈卫营的规模,竟然也高达一千人。

要知道河西最为精锐的道衙兵,所编辟灵境以上的武将,也就一千余人而已。

虽然派驻到铁线谷的御剑扈卫军,仅有百人规模,但这些剑修,竟然不要脸的躲在两三寸厚、淬金重盾组成的盾墙之后,加上外围所部署的十数辆轻型重型天机战车,防御力低下的战禽营,想要从空中俯冲下来,撕开御剑扈卫军及天机战车所组成的防线,将铁链桥斩断,得要付出多惨重的代价才成?

何况铁链桥斩断,很快就会接上——董畴相信龙骧军在此应该储备大量的铁链——顶多就能拖延龙骧军增援兵马一两天的时间而已。

董畴只能yīn沉着脸,跟身后诸御禽甲卒下令道:

“所有人沿栈道往东找出所有的坑道洞口来,寻找战机,轰塌坑洞……”

董畴不相信陈海能将沿线所有的要隘都守得滴水不漏,杀气凛凛的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着,令数百御禽锐卒,如惊鸟一般在空中四散开来,向东飞去。

从铁线谷往东还有四座长隧道,隧道两边都有修成的栈道,这时候已经不可能瞒住有心人了。

董畴所率战禽营,作为河西最精锐的战力,甚至优先装备河西最新仿制的数十具重膛弩,攻击力绝对不会弱,而一旦铁了心想摧毁秦潼山深处的隧道坑洞,在没有大股兵马的配合下,仅靠百人规模的御剑扈卫营,想要从外部守住隧道口不受攻击,也是极难。

一波波强袭之后,龙骧军守卫隘道的防御力量,就被迫弃守洞口,撤入隧道坑洞之中。

而在无数剑芒、撼地道符以及诸多冲击性术法神通的攻击下,董畴确认三处洞口垮溃都足有上百米深,甚至还用火焰符法,将碎石烧成岩浆重新冷却成坚固的岩层,才率部继续往西飞去,监视龙骧军增援兵马的动静。

差不多到凌晨时分,监视东面一处垮塌坑洞的斥侯赶过来,汇报垮塌坑洞内出了新的状况,董畴与葛玄乔、董潘率部赶过去,就听见垮塌的坑洞深处,传出来一阵阵轰鸣震动之音,很见就看到一座巨型战车模样的天机战械,从垮塌的坑洞里钻出来,将碎石推开……

那战械体型比重型天机战车还要大上一倍,车前部装载的却是一部有六七米直径的短锥形、快速旋转切割岩石的螺旋巨刃,此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堆积洞口的落石绞成粉碎。

董畴心中一阵悲凉,他们费了老鼻子劲才轰塌了的洞口,就让这怪异的破岩战械一夜之前就清理出来了?

破岩车很快就缩回隧道坑洞里,董畴知道至少还有十数具重膛弩、百余御剑扈卫营的精锐躲在里面,坑洞口太狭窄的,他们没有办法强攻进去,而龙骧军增援兵马的前锋很快就将抵达这里,他们就算再将洞口轰塌一截下来,顶天也就能拖上小半天的时间而已。

董畴心灰意冷,只能率部先回沥泉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龙骧军增援兵马,每过一刻就往聚泉岭靠近一步,而当乐毅、韩謇率第一部万余规模的先锋战兵,仅用七天时间就进入天机学宫,这就意味着董畴组建九藩联军封锁聚泉岭的计划,实施都没有半个月,就彻彻底底的破产了。

而这时候俞宗虎才顶替文勃源,正式出任宿卫军中郎将,也才将三十万虎啸大营精锐,从燕京城的东面,调入董氏的梅坞堡一线,还正到处收集船舶,准备在河流解冻之后,沿秋野河西进攻打归宁城……

看网友对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东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