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六十九章 角力(三)

第六十九章 角力(三)

城墙之上,已经遍布恒安鹰扬兵。

虽然压制城外草原部族聚落营地的军马已经收兵回城,但是经过这么一场惊扰。城墙上的守军却还未曾撤走,谁知道今日还会闹出什么事来?

这些恒安鹰扬兵按照各自编制,站定守备位置,各种守备器械也早就到位。本应严密警戒值守,可现下人人都伸长颈项,只是看着被押送回来的徐乐。

就连在城墙上带队的各级恒安府军将,也都各个神sè复杂,偶尔眼神对视,各自都暗暗摇头。

本乡本土子弟,去和胡族厮杀一场,还占了便宜,这倒成了罪过了?既然这样,大家也都别打仗了。

要说胡汉之分,对于边地中人而言,感受不是那么强烈。常年胡汉杂处,交往甚多,大家都是一般挣扎求存,只是想活下来。

但是这乡土抱团情分,却是更烈。在这严酷边地,若是本乡本土之人再不互相照顾,那真的就是活不了几年!

所以王仁恭以外郡之人,带领一群异乡为官的世家子弟,欺压本土出身的刘武周,马邑郡中才有这么多支持刘武周,让他可以撑持下去。

而徐乐闹云中的时候,刘武周不得不出来收拾局面。原因无他,就是着落在马邑郡本乡本土人这几个字而已矣!

而今日听说徐乐又闹了千余越部,本地轻侠少年云从左右接应,而这些恒安鹰扬兵同样也觉得不平,怎么就拿下了徐乐?

不过大家也都看着,因为每个人都相信,刘武周总会照应好本乡本邑之人!

城门开启,苑君章带头而入,十几名苑君章亲卫垂头丧气的押着徐乐几人鱼贯跟随。

几百满脸通红的轻侠少年,止步不前,聚于城墙之下,似乎闹出这一番场面还不够发泄他们过于旺盛的精力也似。人人干脆仰着脖子和城墙上的恒安鹰扬兵交流起来。

“乐郎君可是给咱们马邑男儿争了大脸,恒安府这般对他,也不怕寒了马邑好男儿的心?”

“都知道恒安府吃的饷少,打的仗苦,还有个贼娘的王太守老要寻恒安府的错处。可咱们马邑男儿,还是前仆后继的入恒安府,图的不就是本乡本土有个照应?谁欺负咱们都不成!咱们是信得过刘鹰击,要是乐郎君有什么好歹,咱们可是不干!”

“说得是,本来想保着走这一趟大集,腰里揣几个钱,就手入了恒安府,不图什么富贵,就图男儿快意,做番英雄事业,现下却是要再想想了。”

“说得正是,王太守那里咱们自不会去,河东唐国公那里却大可以走一遭!要是刘鹰击没胆气了,不想再护住咱们乡里人了,咱们就自去各奔前程!”

几百轻侠少年七嘴八舌的嚷嚷,城上军将士卒只有苦笑。

和这些轻侠少年计较,他们打杀不怕,还坏了恒安府的名声。这一趟秋日大集,来了如许多轻侠少年,真的有不少人是准备就手加入恒安府的。

马邑轻侠少年不比中原腹地那些轻侠,是真的吃得苦,耐得寒,性子剽悍,能冲能杀的。而且边地抱团生存,也守得军中纪律,补入军中就是上好兵源。云中良家子,从汉代开始就是全天下都眼热的好兵。

要是失了他们的人心,对此刻岌岌可危的恒安府来说,还真算是件不小的事情!

但愿刘鹰击能处断好此事,这事情苑长史当真做得差了!

军将不管,士卒们说不定还有些赞同这些轻侠少年的话语。这几百号轻侠少年,聚集在城墙下,越发的热闹起来。有人还吹起口哨唱起俚曲,言辞中开始渐渐的对苑君章都有些不客气起来。

军将们脸sè终于有点难看起来,想去驱赶,却又不大拿得定主意,万一闹个没脸,恒安府丢人更大。

正在没奈何的时候,就听见一声炸雷一般的呼喊:“你们这些短命的贼,在这里闹什么闹?都给尉迟老子散了!”

吼声当中,一骑震天动地而来,正是尉迟恭。

这黑脸军将脸拉得比马都长,直朝城门处撞过来,虽然只是一骑,却有千军万马的架势!

尉迟恭一直跟随在苑君章一行人不远处,他知道自己和苑君章不对付,自己去寻刘武周说话,去保徐乐,说不得反而要得罪苑君章,自家不利倒也罢了,恒安府反正离不得他这第一战将,要是徐乐多吃了苦头,倒是自家罪过了。

但看到轻侠少年围着云中城下鼓噪,尉迟恭终于下定决心,还是要去赶紧将徐乐保出来!

不然恒安府的名声可就得败坏不少啦!

尉迟恭疾驰而来,这些轻侠少年安静一下,紧接着又爆发出来,七嘴八舌的只是冲着尉迟恭嚷嚷:“尉迟,你可得把乐郎君保出来!不然咱们和你没完!”

若说恒安鹰扬府中,当年刘武周是以结交轻侠起家,现在已经位高权重,等闲不在市井中与这些马邑轻侠厮混了。现下恒安府好交第一人,正是尉迟恭。

但凡轻侠拜访,尉迟恭总是竭尽所能招待,别人有难处求告,尉迟恭厚着脸皮去问刘武周借钱,也得周济这些兄弟。而下值之后,在市井中和轻侠纵酒,出城奔驰射猎,更是时常都有之事。这些日子投入恒安府的轻侠,怕是有一半都是冲着尉迟恭而来!

临阵之际,这些出身轻侠的鹰扬兵,也誓死追随尉迟恭旗号,只要尉迟恭歪歪嘴,面前是阿史那家的金狼旗,也毫不犹豫的说冲就冲。

现下尉迟恭终于出头,这些轻侠少年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不管和尉迟恭有没有交情,都在朝他嚷嚷!

尉迟恭示意城上开门,一边不耐烦的挥手赶人:“一个个张着鸟嘴喊个屁!尉迟老子能不知道怎么做?都聚在这里,让那些草原鞑子看笑话?都给尉迟老子滚蛋!”

尉迟恭发话,轻侠少年们都给面子,互相看看,各自拱手,一笑作别。几百骑顿时散开,各归本队。

而城门也吱呀打开,尉迟恭招呼也不打一个就一溜烟的直撞进去,穿过内栅就直奔鹰击郎将衙署而去。

尉迟恭心下只是盘算,无论如何也将徐乐保出来,自己亲自送他离开云中城,到处再借点儿,让徐乐赶紧回神武县去。至于苑君章有什么不乐意的,只管冲着尉迟老子来!

满满装着心思的尉迟恭到了鹰击郎家衙署翻身下马,都没管上来招呼牵马的看门老卒,叮叮咚咚就直撞入后院刘武周处理公务的书房——反正刘武周家眷没在此间,尉迟恭向来进出无忌。

到了刘武周书房门外,尉迟恭就放开了嗓门:“刘鹰击,不能拿下徐乐!恒安府的名声要紧!马邑郡的人心要紧!”

吼声当中,尉迟恭直入书房之内,一下就瞪大了眼睛。

刘武周正一身家常打扮,和徐乐对坐,侧面苑君章相陪。徐乐正端着一碗热热的饮子,正小口喝着,就连苑君章,都挤出了点笑容。这哪里有半点拿下徐乐的样子?

徐乐回首,朝着尉迟恭一笑,八颗白牙闪耀:“敬德兄,又见面了。”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角力(三)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