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章 角力(四)

第七十章 角力(四)

时间朝前推上一些。

苑君章一行踏入鹰击郎将衙署门口的时候,往常那些守门老军再是仗着老资格惫懒,都得起身行礼,然后再接过坐骑缰绳,迎苑君章入内。

但是今日,这些老卒起身倒是起身了,但一个个不知道是旧伤发作还是天气引动了老寒腿,一个动作慢似一个。苑君章沉着脸在马背上等了几个呼吸时间,这短短距离,这些看门老军还没磨蹭出一半来。

看到苑君章冰寒的目光扫过,居然还有人弯腰剧烈咳嗽起来,看那模样,下一刻把肺咳出来都有人相信。

苑君章这一刻倒是气笑了起来,终于开口,对着徐乐笑道:“乐郎君,没想到你一来倒是得了我们恒安府的军心民心,真是了不得!”

徐乐笑眯眯的拱拱手:“神武小儿,当不得苑长史夸奖,这点声名,还不都是刘鹰击和苑长史成全。”

苑君章哼了一声:“我哪能成全你!我一个四弟,都在你手里灰头土脸,你这都是打出来的名声!咱们马邑,不都看重这一点?”

不等徐乐又笑嘻嘻的回话,苑君章狠狠一摆手:“乐郎君,我对你算是客气了,没有收缴你们几人兵刃,现下要去见刘鹰击了,是不是请你们几位自重一些?”

这一点苑君章说得没错,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苑君章护卫用兵刃环逼押送,但是到得后来也是随行而已,徐乐几人的兵刃都未曾收缴,那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小狼女步离,两只手都始终按在自家匕首之上,这些护卫也就当没看见。

虽然其间有这些恒安鹰扬兵的自傲,觉得哪怕徐乐几人本事再大,在这云中城内也飞不到天上去。但是这面子,却是留了出来的。

徐乐一笑朝苑君章拱拱手:“多谢苑长史看顾。”

话语声中,徐乐微微示意,韩约不作一声,将手中背上两面盾牌都摘了下来,重重丢在地上,溅起烟尘。宋宝也满不在乎的丢下了手中长矛,这个时候宋宝也看明白了,最多就是给赶出云中城,性命是绝对无碍的,这个时候表现得越是强项剽悍一些,就越是将来的大好名声!

小狼女步离左右看看,按着匕首就是不肯放手。

徐乐策马凑近一些,温言道:“步……步离,放下兵刃好不好?咱们去见刘鹰击,请他来救罗敦阿爷,这刘鹰击管着几千鹰扬兵,千余越部也怕他。既然要见刘鹰击,带着兵刃就不大合适,要不你就在门外守候?”

步离眨着大眼睛想想,又看看徐乐英挺的面容,摇摇头,长发波动,有若黑sè波浪。小狼女默默解下腰间两把匕首,轻巧翻身下马,将两把匕首珍而重之的放在地上,徐乐眼快,看见步离随手又摸了一块石子藏在手里。徐乐咳嗽一声,决定就装作没看到。

步离带头,大家纷纷下马,而老军们也终于磨蹭到了苑君章面前。无精打采的接过缰绳。

苑君章怒瞪这些老军一眼,这些老军也浑不在意。和这些为恒安府立过功的老卒实在没法计较。苑君章只能冷着脸翻身下马,一众护卫都翻身重重落地。

苑君章朝徐乐伸手肃客:“请!”

这一动作,表明以恒安府长史之尊的苑君章,几乎是拿徐乐平等对待!

宋宝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有些激动了起来,他浪迹江湖,东奔西走,磨练技艺,赌命搏杀,不就是为了能有所上进?不就是为了能跻身官人行列,将来让自己家名也能传诸子孙?

跟着徐乐,真的说不定有这份可能!

如此乱世,徐乐这种本事,只要不死,终究埋没不了,在哪里都能出头。高傲如苑君章,也不得不看重这神武县出来,此前还籍籍无闻的一名乡间少年!

徐乐朝苑君章拱手回礼:“不敢。”

终于到得云中城的统治中心面前,和一方重镇要开始打交道了。徐乐一扫临阵之际的英风锐气,却是变得温文儒雅,行礼进退,一丝不苟,却似多年世家子弟出身风范。

苑君章眼中闪过一丝异sè,心下已经认定。这名出身神武的少年,一定不是寻常乡间长成,只是有卓越习武天赋的普通少年!徐乐身后,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苑君章再不多说什么,当先引路,一行人鱼贯而入。

一入前院,那曾经照过一次面的刘武周,已经难得的穿戴整齐了,胡须都搭理得整整齐齐,正降阶迎候。

和韩约并肩跟在徐乐身后的宋宝,顿时腿就一软。旁边那个闷葫芦韩约不知道怎么回事,闯荡江湖多年的宋宝却知道这是罕见罕闻的殊荣!

晋末以来,不仅世家与寒门之间,就是官民之间,也判若泥途。两个阶层,等于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官身迎候平民,罕见罕闻得只有王猛等寥寥几个例子。

刘武周再是亲民,再是出身低微,现在也是大隋的建武校尉,是恒安鹰扬府的掌兵大将,是云中城一地之主!对于一个平民百姓,还只是初出茅庐的少年,如此礼遇,已经无以复加!

在这一刻,宋宝只觉得自己眼前都是星星,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连肩膀伤口,都不觉得有什么疼痛了。

徐乐却丝毫没有不知所措的样子,从平时步伐变成碎步,趋前几步,端正拱手弯腰行礼:“神武小儿,如何当得鹰击降阶相迎?此刻正是来向鹰击领罪,还请鹰击发落。”

刘武周和苑君章对望一眼,苑君章微微摇头。这个晚辈进见长辈的礼节,徐乐做得无比流畅,挑剔不出一丝毛病来,刘武周在大隋官场历练这么久,还随侍过大业天子,都不及徐乐这一疾趋,一行礼之间的潇洒气度!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家世?

心中转着和苑君章一样的念头,刘武周亲热的扶起徐乐:“某镇守马邑,又是本乡前辈,接一下本乡出sè后辈又怎么了?今天的事情,有些苦衷,有些误会,先不必说了。也当是辛苦了一天,先休息喝点饮子再说话,在我这儿,什么话都说得开,什么事我都帮你担着了!”

一边扶徐乐起身,刘武周目光又扫过徐乐身后三人,皱起眉头:“这两位壮士都带伤啊……来人,带他们下去包扎,什么伤药好用什么,别替我省钱!刘某人虽然穷,这点家当还是有!”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几个人刘武周都照应到了。宋宝肩膀箭伤着实不浅,凭着一股狠劲儿强撑着。刘武周一说裹伤,都快站不住了,朝着刘武周行礼下去:“多谢刘鹰击!”

韩约迟疑,徐乐朝他微微示意,表示无碍。韩约也这才行礼下去,瓮声瓮气道:“谢过刘鹰击。”

几名亲卫将韩约宋宝引走,步离却躲在了徐乐身后。徐乐只觉得衣襟一紧,却是被步离拽住,死不撒手。

有亲卫想将步离引走,却无从措手。刘武周温和的看着步离,摇头笑到:“这是塞种鞑靼小丫头罢,不妨事,跟着便是…………是梁亥特部出来的?”

一边说话,刘武周就引着徐乐两人朝内院走去,自然而然,这场中气氛就全为刘武周所掌控。而徐乐只是面带微笑,背后挂着一个小尾巴步离,跟随而进。

到得内院书房,刘武周和苑君章在主位,徐乐在侧,步离就站在徐乐身后寸步不离,亲卫送上饮子之后就告退出去警戒。

刘武周也不说话,只是招呼徐乐用饮子。徐乐也沉得住气,只是笑吟吟的小口啜饮,这城府看起来比刘武周还深的样子。

其实徐乐再有天分,这些城府也是学不来的。不过是严格按照爷爷教导行事。

和人打交道,这个世道,别让人挑礼,世家臭规矩太多。还有什么话让别人先说,自己后开口,这样总能让别人高看你一眼!

好学生徐乐奉行爷爷教诲唯谨,让刘武周和苑君章又交换了一下眼神,还是那个意思。

这家伙到底是谁教出来的!

要是徐乐先诉冤委屈,请求援手,那么刘武周大可摆出长辈架子,先数落徐乐做得有点差了,然后再以长辈身份拍胸脯说一定保住他。徐乐到时候还能不就范?这些天就老实被拘管着,再生出什么事情来,就是他没了道理,怎么收拾都容易。

可现在徐乐不开口,难道自家先来数落他的罪过?这小子要是不服,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情来。他刘武周以本乡前辈身份以大欺小也就坐实了。

可怎生让他先开口?

一碗饮子都快喝完,室内还是鸦雀无声,气氛难免有点尴尬。就在这个时候,门外脚步声冬冬作响,尉迟恭一头撞了进来。

徐乐终于开口:“敬德兄,又见面了。”

刘武周和苑君章也是眼前一亮,这尉迟恭向来是惹是生非之人,有时候看着他都烦。但是这下子,却是来得好!

~~~~~~~~~~~~~~~~~~~~~~~~~~~~~~~~~~~~~~~~~~~~~~~~~~~~~~~~~~~~~

云中城外,一处矮山之上。几骑策马而立,看着远处就要落下的太阳,还有已经安静下来的千余越部聚落营地。

当先一骑,沉默良久,终于开口:“走罢,总得走这么一遭!”

这一骑三十多岁样子,饱经风霜的模样,头上戴着兜帽,将面目深藏。若是刘武周在场,虽然掩藏形迹,还是能认出他来。

正是王仁恭身边心腹之人,出身自雁门郡的大将张万岁!

看网友对 第七十章 角力(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