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39 懿旨到

639 懿旨到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怀香格格,我这个刚刚结拜不久的妹妹,突然带着大队人马来到钻石酒吧,目的已经昭然若揭,那就是来救我的。聚集在门外的黑影,显然就是艺术学院的学生。

论人数,他们当然远胜刀哥这边。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不认为他们有斗过刀哥的本事,实际上这方圆几十里内的数所高校,没有哪一个老大敢明着和刀哥叫板的,其中当然也包括怀香格格,否则她之前也不会采取偷袭的手段去对付刀哥了。

但我既然是怀香格格的结拜大哥,这层关系肯定是不一般的,她豁出性命前来救我,我也能够理解;换做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但让我意外的是,她好像根本没把刀哥当一回事,随随便便地就走进了钻石酒吧,像是一头无意中闯进黑暗森林的小鹿,眼神纯净、神情天真,还把我们之间的厮杀看成一场游戏,饶有兴致地说要加入进来一起玩玩——就算外面有着不少她的人,也不至于狂成这个样子吧?

怀香格格不会不知道刀哥有多可怕,可她竟然还是这么做了,不由得让我匪夷所思,难道这姑娘不怕死吗?

一时之间,酒吧里面寂静无声,所有人都错愕地看着怀香格格这个不速之客。

刀哥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怀香格格说道:“怀香格格,你想要干什么?”

刀哥认识怀香格格,这并不意外,毕竟他是这片大学城赫赫有名的大哥,认识各个学校的天也很正常,而且他们之间甚至有过一些合作。之前怀香格格率领七校联盟攻打财经学院,就是不满意陈小练夺走了他们几个应有的利益。在刀哥眼里,怀香格格这一类人,就是应该跪舔他的存在,现在竟然大张旗鼓地围住钻石酒吧,实在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但他毕竟是个老油条,感觉实在不太对劲,所以言语之间先试探着,看看怀香格格到底什么意思。

而怀香格格依旧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说道:“刀哥,我是来玩的啊,钻石酒吧这么热闹,总不能不做我的生意吧?”

钻石酒吧确实是个娱乐场所,也是附近一带最火热的存在,平时每天晚上都会有大量年轻人来到这里玩耍。怀香格格来玩,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今天晚上的情况显然有些特殊,一般人顶多在门口张望一下,发现情况不对就会离开,怀香格格还要执意进来,说她不是来找事的,都没人信。

刀哥终于隐隐有点不高兴了,冷冷说道:“怀香格格,今晚我这不太方便,你要来玩的话,就改天吧!”

刀哥的语气虽冷,但也并没有彻底和怀香格格撕破脸,不知道是看在她艺术学院老大的面上,还是感觉今晚的怀香格格不太对劲。总之,刀哥为了保险起见,所以先下了逐客令,不愿意和怀香格格发生冲突。

怀香格格似乎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很痛快地就接受了刀哥的建议,说道:“好的,那我就改天再来!”

我的心里莫名其妙,不知道怀香格格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来救我的,还是来看热闹的?两句话没说就走,又是什么意思?刀哥也松了口气,说道:“那行,你先走吧,改天咱们单独坐坐!”

怀香格格点了点头,却又指着我说:“刀哥,既然你不做生意,也没必要把他留在这吧,我带他一起离开,怎样?”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这一刻终于来了,怀香格格竟敢这样光明正大地要人,难道她真有什么杀手锏?不只是我这样想的,刀哥也有这样的疑惑,他抬头看了看门外黑压压的人影,那是一个又一个青涩的面庞,显然都是学生而已。学生,刀哥当然是不怕的,于是他的目光又转到怀香格格身上,皱着眉头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显然,刀哥也很厌烦这种弯弯绕绕的状态,希望怀香格格有什么底牌就早点亮出来。【择天记吧少年王】但怀香格格眨了眨眼,模样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刀哥,我没什么意思啊,你不是说不做生意吗,所以我才想把王巍带走的啊。”

刀哥显然有些恼火了,他就是再好的脾气,也不愿意和怀香格格这样纠缠下去,所以直接骂了出来:“你眼瞎了吗,没看到我正在这里做事?没事的话就赶紧滚,不要逼我连你一起收拾!”

这样一来,刀哥算是把问题摆在明面上了,直来直往、单刀直入。怀香格格看到刀哥发火,也终于变得严肃起来,开口说道:“刀哥,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把王巍带走,我也不知道他哪里得罪了你,但他是我结拜的大哥,你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把他放了?”

一个小小的艺术学院老大,竟敢和刀哥要面子,不出意外,刀哥的怒火更盛,直接指着怀香格格的鼻子骂道:“我最后说一遍,赶紧给我滚蛋!你要是想和我斗一斗,尽管把你那些人都放进来,看他们有没有本事从我手里抢人!”

刀哥是蛮横的、霸道的,他敢这样肆无忌惮,当然还是因为很有底气,他在这片不知混了多少年,还从来没有看过哪个学生脸sè。怀香格格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门外的人,那些学生就像是感知到了召唤,一个个都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冲进门来,酒吧里的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

而这一切,刀哥根本不当回事,他一手指着门外,大声骂道:“少在这给我装腔作势,有能耐就都给我进来,是不是还反了你们了?”

我的心里明白,如果仅是这些学生的话,肯定不能对刀哥造成威胁,别看刀哥这边人少,收拾起这帮学生崽子,绝对易如反掌。这样一来,我就不免为怀香格格担心起来了,觉得她这种举动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到时候没有把我救了,反而把她自己也搭进来了。

想到这里,我也忍不住说:“妹子,别管我了,你快走吧!”

怀香格格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反而抬起头来,冲着刀哥说道:“刀哥,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肯不肯放人?”

怀香格格的话语里面,竟然隐隐透着威胁之意,似乎刀哥不打算放人的话,她就要采取一些行动了。这一句话,同时也彻底激怒了刀哥,刀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啊,即便是在虎爷面前,他也没有落过下风。

刀哥变得怒火中烧,指着怀香格格说道:“给我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娘们拿下!”

刀哥一声令下,从他身后立刻窜出四五个人,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冲向怀香格格。我并不担心怀香格格的实力,她要对付这几个人,绝对轻而易举,可就算打败他们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刀哥只会派出更多的人去对付她啊!

情不自禁地,我就为怀香格格捏了把汗,生怕她会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果不其然,怀香格格三拳两脚,便把那几个人给击飞了,而刀哥立刻又派出了更多的人上去。

“刀哥,你不要逼我!”

怀香格格大叫:“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怀香格格似乎有什么杀手锏不愿使出,所以才会这么威胁刀哥。只是在刀哥看来,怀香格格纯属装腔作势,所以刀哥一点都不害怕,不断叫着:“把这个娘们拿下,让她晚上给我侍寝!”

这一次,刀哥的人攻势更猛,行动也更加凌厉,显然要一鼓作气地把怀香格格拿下。怀香格格和他们斗了几下,便隐隐显出下风,不断往后退着,同时不得不掏出匕首抗敌。

而在门外的那些学生,也是一样焦急不堪,他们很想进去助上怀香格格一臂之力,但是怀香格格没有命令发出,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只能站在外面干着急了。

而我,则更加心急如焚,非常担心她的安危,因为她的匕首一掏,刀哥很有可能会认出来她就是那天晚上的舞女刺客。

果不其然,怀香格格刚刚挥了几下匕首,慧眼如炬的刀哥就认出了她的招式,顿时变得怒火中烧,开口骂道:“好你个小婊子,原来那天晚上就是你刺杀的我,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话音落下,刀哥便如疾风一般迅速闪出,朝着怀香格格抓了过去。刀哥杀气腾腾,显然想要当场杀掉怀香格格,那些围攻怀香格格的汉子,也纷纷为刀哥让道。

怀香格格当然不是刀哥的对手,她甚至连刀哥的一招都扛不住,如果真的交手,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怀香格格是来救我,才卷入了这么一场危机之中,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理。之前我被刀哥踩着无法动弹,现在刀哥窜出去了,我也终于获得自由。虽然之前我被刀哥劈了一刀,身上还受着伤,但战斗力还是有的。

我迅速站起,朝着刀哥的后背扑去,想要拖住他的脚步。但刀哥的速度实在太快,已经受伤的我完全就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怀香格格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刀哥就像一个手持镰刀的死神,瞬间就欺近了怀香格格的身前!

而怀香格格,眼看着自己的局势越来越不利,她似乎终于忍不住了,整个人猛地往后一退,接着伸手又往怀里一摸,很快,一个黄sè卷轴模样的东西便出现在她手中。

接着,一个声音便从她的口中爆出:“懿旨到!”

懿旨?!

听到这两个字,我是真真正正的吃了一惊,因为我对这两个字并不陌生,也知道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当初,我舅舅用一封懿旨干掉了李皇帝,而郑皇帝又用一封懿旨换来了他在省城的地位,后来就连我也受过一封懿旨,成了省城的王皇帝。

所以,我对这东西实在太熟悉了,知道懿旨代表着太后娘娘,在夜明之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如果单单只是懿旨,对我来说并不惊讶,毕竟凤城是夜明的大本营,这里活动着很多夜明的高层,指不定哪天谁就把懿旨掏出来了。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掏出懿旨的人竟然会是怀香格格!

在我的印象里,怀香格格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学校老大,组了一个号称“九格格”的姐妹团,虽然功夫高强一点,手段毒辣一点,但是总得来说也就是个普通人而已,谁知道她竟然还和夜明扯上了关系!

而且,她竟然怀揣太后娘娘的懿旨,也足以说明她在夜明中的身份不低,起码深得太后娘娘的器重。莫非这“怀香格格”的称号,也是太后娘娘敕封她的,就像敕封皇帝、锦衣卫使、六部尚书一样?

可是据我所知,“格格”这称号是清朝才有,明朝还是称“公主”的,看来这太后娘娘的历史知识也不咋地,根本就是个赝品,竟然还敢冒充朱元璋的后人。

当然不管怎样,“格格”肯定代表着一种权威,在夜明之中有着不低的地位。我竟然和一个夜明里的“格格”结拜了,一时之间我的心中无比复杂,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怀香格格之前为何那么淡定,竟敢单枪匹马地闯进钻石酒吧,还多次威胁、恐吓刀哥,原来是因为手里还有这么一个大杀器!是啊,怀揣懿旨,还用得着怕刀哥?

可是,如果怀香格格这么厉害的话,刀哥怎么会不知道她呢,以及,她之前为什么要暗杀刀哥,难道这也是太后娘娘的命令?

种种疑问瞬间在我脑海之中产生,可是光想也没有用,怀香格格不说的话,我是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的。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了,怀香格格都把懿旨掏出来了,刀哥难道还敢抗命不成?

当时的我,心中只剩下了一片片的震惊,极度不可思议地盯着掏出懿旨的怀香格格。

只是,现场知道“懿旨”这东西的,显然只有我和刀哥。在怀香格格宣布“懿旨到”的时候,我和刀哥都傻住了,也愣住了。而四周的那些汉子不明所以,仍旧一股脑地朝着怀香格格冲上——这些人只是刀哥名面上的兄弟,并不是夜明里的人,所以他们并不知道怀香格格在搞什么名堂。

而怀香格格则手捧懿旨,稳当当地站在原地,似乎并不打算还击,甚至一动也不动,好像知道刀哥一定会制止他们的。

果不其然,一声“住手”突然暴起,关键时刻,刀哥终于发出声音。那几名汉子立刻停下了手,回头奇怪地看看向刀哥,而现在的刀哥,额头上已经滴下密集的汗珠,满脸也充斥着极度的震惊和不可思议,他的眉毛、眼睛、脸颊都在微微颤动,哆哆嗦嗦地冲着怀香格格说道:“你,你……”

“你什么你?”

怀香格格晃了晃手里的黄sè卷轴,说道:“不懂规矩?”

“扑通”一声,刀哥冲着怀香格格直接就跪下了,就连头也伏在地上,哆嗦着说:“不敢、不敢,阿刀接旨!”

这一幕,可把现场的所有人都惊到了,谁也想不通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刀哥,怎么突然就给区区艺术学院的老大怀香格格给跪下了,一个个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场景。

门外那些艺术学院的学生也是如此,他们虽然是跟怀香格格来的,也做好了和刀哥拼命的准备,可是怎么都想不到刀哥竟然就跪下了。

怀香格格手里的懿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一向无法无天的刀哥怕成这样?!

这是现场门里门外所有人都感到疑惑和震惊的事。

当然,除我以外。

我知道懿旨的威力,也知道太后娘娘的可怕,所以并不奇怪刀哥的表现。我唯一觉得奇怪的是,怀香格格既然有这么个好东西,干嘛还要带那么多学生过来,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吗?

她只要把懿旨拿出来,就万事大吉了啊!

当然,现场并不允许我去想那么多,而且想再多也不会有答案的。在刀哥跪下以后,怀香格格便把懿旨打开,当众宣读起来,懿旨的内容非常简单,就是命令刀哥把我放了。

听完懿旨的内容以后,刀哥自然表现的非常疑惑,抬头问道:“太后娘娘为什么要关心那个家伙?他,他……”

刀哥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想问我是什么来头,竟然会引起太后娘娘的关注,甚至还主动发下懿旨前来救我。其实不光刀哥,就连我都非常意外,太后娘娘竟会救我,难道她已经知道我来凤城了?

——懿旨都下来了,这好像是句废话,太后娘娘不光知道我在凤城,还知道我正处在危险之中!

这太可怕了,难道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太后娘娘的监控之下?

我就是担心太后娘娘以为我来凤城别有所图,所以一开始才隐姓埋名,期待有天再和太后娘娘不期而遇,重新进入她的麾下。现在看来,似乎一切都是徒劳的,太后娘娘观察我不知已经多久了。

站在刀哥身后的我,也想从怀香格格口中得到答案。而怀香格格,似乎并不打算告诉刀哥,只是冷冷地说:“你话很多啊!”

刀哥连忙低头,颤颤巍巍地说:“是,是,我不问了。”

怀香格格低着头,俯视着刀哥,冷声说道:“我本不想把太后娘娘的懿旨掏出来的,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现在,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

刀哥的身子哆嗦了一下。

之前,刀哥可没少骂怀香格格,还说要让怀香格格陪她睡觉。刀哥虽然并不知道怀香格格的真正身份,但她既然连懿旨都能拿得出来,足以说明她的身份有多深不可测,刀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抬起手来左右开弓地扇起了自己嘴巴,一边扇还一边说:“我错了,望您大人有大量……”

清脆的巴掌声音响彻在整间酒吧里面,这一幕让现场的所有人再一次感到心惊,只是他们一句话都不敢说,只能呆呆地看着刀哥,不一会儿的功夫,刀哥就扇了自己十来个巴掌,两边脸颊都高高肿了起来。

直到这时,怀香格格似乎才满意了,大声说道:“接旨!”

“是……”

刀哥也是如获特赦,立刻将双手高高举起,怀香格格把卷轴交到了他的手里,接着问道:“现在,我能把王巍带走了吗?”

“能,能……”刀哥战战兢兢,冷汗再次流下。

怀香格格立刻冲我使了一个眼sè,意思是让我跟她离开。而我回头看了一下依旧被人压在地上的陈小练,意思是我得带着他一起走。这一切,刀哥当然全都看在眼里,连忙发话:“快把瘸子放了!”

那些汉子立刻松开了手,陈小练获得自由,也站了起来。只是,陈小练显然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一脸的茫然和莫名其妙,他哪知道什么懿旨和太后娘娘,所以有点无所适从,只是走到我的身边,满眼疑惑地看着我。

不过,我也搞不太明白,只能冲他使了个眼sè,让他别说废话,跟我走就是了。

陈小练跟着我,我跟着怀香格格,我们三人一起朝着酒吧门外走去。酒吧里面,仍旧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刀哥也仍旧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捧着懿旨,慢慢打开仔细端详着上面的内容。

很快,我们三人就来到了门外。门外站着两三百号艺术学院的学生,当然还是女多男少、yīn盛阳衰,他们看到怀香格格平安无事地走出钻石酒吧,一个个表现得都挺激动,恭敬地迎接着她。

而我,则有太多疑惑想要问她,然而我刚准备开口,怀香格格就着急地说:“哥,快走,有什么事,随后再说!”

看得出来,怀香格格现在特别紧张,脚下的步子也加快了。我的心中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跟着她快步往前走去,陈小练虽然不明白这事怎么回事,但也跟着我们加快步伐,艺术学院的众人也簇拥着我们快速离开。

我们刚走出去没多久,身后的钻石酒吧里面,突然就遥遥传来了刀哥愤怒的叫喊。

“妈的,懿旨是假的,给我拦住他们!”

看网友对 639 懿旨到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