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一章 角力(五)

第七十一章 角力(五)

张万岁是雁门郡人,经历与刘武周相差并不太多。都是乡间以勇力闻名,而被募为鹰扬,然后被征发而去攻打高丽。

但张万岁并没有如刘武周一般在异国他乡出生入死,而是被留在运河一带,作为护卫转运粮秣的守河之军。

作为负责转运粮秣之军,地位在军中可算是最底层的,谁都能踩上一脚。而远征高丽,以大业天子好大喜功的架势,从来都是动员最多最精锐的兵力。最盛时期,前锋已经接近平壤,而后卫才出洛阳!

为这样大军转运军资粮秣,任务繁重到难以想象。这些守河运粮之军,大量累死逃亡。而完不成转运重任,领军那些世家子出身的将领,就疯狂责罚甚而屠戮这些已经被压榨到极限的军士。

张万岁怀立功之心而入军中,谁知道遭逢的是这般暗无天日的军中生涯!几十名追随着他一起加入军中的雁门子弟,就这样几乎死伤殆尽,不少还是他亲族中人!

厮时厮境,这些守河转运之军,恨不得与这大隋偕亡!

后来便是杨玄感截断运河,扯起叛乱大旗。

这位越国公之后,也是顶级门阀世家中人。但是对于张万岁而言,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复这些时日被摧残的仇恨!只要能让那些被折磨而死的亲族乡友瞑目!

大业天子回师平叛,双方大战。这是一场很奇怪的战事,世家中人,多有父子在大业天子麾下,子侄在杨玄感麾下。围绕洛阳一带,舍死忘生战斗在一起。

这无非是世家中人——不管是传自鲜卑六镇的关陇军功贵族集团,还是已经传承数百年已久的关东世家集团。为了动摇大业天子的统治而发起的这场叛乱。但是秉承着世家在乱世中几面下注的传统,归于各自不同旗下,相向而战。

张万岁揣测不了这么深的道理,只是知道为了复仇,为了破坏而战!

杨玄感乱事,最为繁华富庶的中原腹心之地,多出了不知道多少断壁残垣,多出了不知道多少孤儿寡母。张万岁的勇猛,在这场乱事之中也是出名的。手刃世家子弟军将,颇有几名。

最终杨玄感败亡,而大业天子的威望也彻底动摇,原来大隋立国以来的余威,荡然无存。最后才有大业天子走避江都,而天下群雄跃跃欲试!

张万岁仓皇逃离,不敢回返雁门故地。一路来到马邑,甚至想投奔突厥而去。

而此刻王仁恭上任为马邑太守,当初他被坐免官职,就是因为侄儿从杨玄感之乱。而张万岁,正是王仁恭侄儿最得力的部将之一!

当得知王仁恭上任之后,张万岁试探着前往投效,准备一旦发现不对,就立刻远走高飞。

那时王仁恭才入马邑,正缺心腹之人,张万岁曾经在他侄儿麾下听命作战,在王仁恭看来,也就是王家的家将一流了。以王仁恭的高傲,虽然未曾倒履相迎,但也立刻就赋予张万岁典太守府宿卫之责。

如此信重,让张万岁感激涕零。

投军,叛乱,逃亡,这些经历让张万岁明白,这个世道,就是世家高门的天下。以大业天子承父祖之余烈,掌握着一个强盛的帝国,仍然对世家高门无可奈何。想要出头,只能依附于世家高门,难得和王家结下了这个情分,王仁恭又对他信任重用,岂能不好生卖命效力?

这些年来,张万岁忠心耿耿为王仁恭出力。或者领马邑鹰扬兵冲杀在前,或者勤谨宿卫王仁恭在后。王家子弟,但有所命,张万岁也奉命唯谨。就是想追随王仁恭乘云而起,将来也立下属于自己的家门。

这也是出身贫寒的子弟,想要出头的唯一出路!

可是这次,王仁恭却遣他来与突厥秘密联络!

作为王仁恭心腹,机密之事,张万岁也多少能够知闻。作为驯养熟了的门下家将,什么事情王仁恭也不会刻意避着他。

刘武周如此难驯,手中又握着恒安鹰扬强兵,硬打吧,没把握。放着不管吧,王仁恭南下逐鹿,刘武周背后来一刀子怎么办?有人提议过收服刘武周,王仁恭却断然拒绝,只道刘武周是鹰视狼顾之辈,断断不肯据于人下。唯一可行之策,就是除掉刘武周!

欲除刘武周,必须有所助力。死拼硬打,则就算是取胜,王仁恭实力大损,如何还能遂南下逐鹿,问鼎中原,和天下群雄掰一掰腕子的心愿?要知道,河东之地,李渊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

如何以最小代价,以吞并刘武周,就成为了王仁恭的心头之事。

李渊恨不得马邑郡自相攻斗,免除其背后威胁。而雁门郡残破,闭关自守而已矣,也不可引为援助。

可是在云中之北,还有突厥。

幸得还有突厥!

张万岁被遣来,所承担的就是这样一个任务,联络突厥。南北夹攻,击灭刘武周!

王仁恭开出的价码,是以云中之地归于突厥。而恒安精兵,则归于王仁恭。双方以云中盆地南面为界。

在王仁恭看来,吞并恒安精兵之后,就足可南下雁门,收雁门马邑两郡精锐,以攻河东。击灭李渊之后,则西进长安,吞并关中,然后坐观关东成败,时机成熟,则可席卷天下,让王家化家为国,成为中原大地的主人!

可这差事,实在有些丢人啊…………

虽然心中有着这样那样的想法,甚或在就要见面之前,张万岁还犹豫踟蹰了良久。最后还是牙齿一咬,对亲卫微微颔首示意。

既然为王家门下鹰犬,则刀山火海也要闯了。追随世家行事,就得有这样的觉悟!

天sè渐渐沉黯下来,秋风凛凛,将张万岁面孔吹得冰凉。他将面孔在兜帽中藏得更深了一些,策马就向着千余越营地走去。

早些办完这丢人的差事,就早些回返也罢。中原自有花花世界等着,这边塞苦寒之地,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多耽搁了!

而在千余越王帐之中,执必思力和执必落落,在青狼骑拱卫下相向而坐,好整以暇的等待着南面使节到来。

灯火晦暗,执必思力打破沉寂,却又是一个哈欠打了出来,眼角也沁出了泪花,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模样。

“王仁恭使节,到底什么时候到来?早些办完这些事情,还可以早些看汉人的云中秋日大集,我这次随叔叔来,不就是冲着这个嘛!”

执必落落yīn冷的面孔露出一点笑意:“区区云中的秋日大集就能满足你了?大隋已经完了,汉人高门,争先恐后的向我们示好,将来就算是长安洛阳,也只会变成我们突厥人的牧场!”

执必思力一惊双手连摇:“可别变成牧场啊!”

执必落落收敛笑意,脸sè又yīn沉下来,微微摇头。

这少族长,什么时候能收敛一点对汉人事物的喜爱?没了野性,还能是突厥男儿么?这倒真是让人头疼!

看网友对 第七十一章 角力(五)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