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战起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战起

隆冬天寒,滴水成冰,燕京进入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屠、容等京郡六阀上百万子弟、族人,终于都从武胜关撤出京畿;同时还有数百万受战事惊吓的民众,背井离乡,外逃躲避兵灾。

宗阀势力的极盛象征,神陵山学宫,祭酒、教习、弟子也都全部撤空,彻底落入宿卫军的控制之下,内廷此时极有默契的暗中放松对燕京城的管制。

此前被困燕京城的诸阀子弟、扈卫,陆陆续续有十数万人,这时候或明或暗,都能通过赎买,也都逃离燕京城——而宿卫军也因此暗中搜刮大量的资源,用于加强军备。

唯有穷困潦倒的旁系子弟以及中小宗阀的族人,拿不出钱财去换一张特别路引,还是被困在燕京城里动弹不得。

益天帝八十三年年关即至的最后几天,西园军则开始收缩武胜关外围的防线。将数十座防垒彻底摧毁后,同时将十数驻兵都撤回武胜关,如此一来,就宣告着西园军彻底放弃对武胜关以南、京北地域的控制。

武胜关议事殿中,卫王冠带蟒袍坐在正中,看着屠缺他们商讨最后撤出武胜关的细节,心中感慨万千。

此时九藩联军未经血战就被龙骧军驱散的消息,也已经传到武胜关中,谁能想到陈海在过去三年间,竟然在重重绝岭的秦潼山西麓之间,修筑出一道能容十万精锐快速通过的大道?

九藩联军的溃败,意味着陈海经沥泉、潼北府、潼中府、秦潼东关增援京畿的通道彻底打通,意味着最多高达二十万龙骧军、归宁军甲卒,随时都能增援归宁城。

而此时天水郡兵也举起讨伐逆贼、削除强藩的旗帜,跟龙骧军站到一起,同时由吴澄、廖云崖率部从两翼逼近秦潼西关,势要迫使董家世子董畴放弃秦潼西关,率部撤回河西去。

这意味着内廷借河西压制龙骧军的计划,破产了大半。

这时候卫王怀疑,六阀撤出京畿还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心想着等掌握宿卫军的内廷势力让龙骧军彻底击败后,他们还有再回京畿的机会吗?

卫王虽然被屠缺他们当成摆饰,但屠缺他们聚首在殿前讨论天机学宫刚刚崭露头角的破岩战车、超级膛弩与暴炎重锋箭等天机战械,卫王不是听不懂,心想宿卫军要是野战不能胜,以乾元无极大阵大概也不能阻挡龙骧军的兵锋,守住燕京城吧?

想到这里,卫王就不禁意兴阑珊,想着诸事岂由着屠缺他们去折腾,他就想退回寝室休息去,但就卫王起身要离开大殿之时,一名侍卫拿着一卷龙纹帛书匆匆走进来。

屠缺接过帛书展开一看,脸sè登时就黑了下来,与众人传阅一番,最后才递给卫王。

卫王接过那明黄sè的龙纹锦书,首先映入他眼帘那力透帛书的几字,就他让陷入僵滞,喃喃自语道:“代帝子归宁侯讨阉贼传檄天下书……”这封帛书,代表着陈海终于以归宁侯的名义,对魏子牙、赵忠、俞宗虎等人宣战了!

******************

黄氏归附,代表着聚泉岭、沥泉以及潼北府完全落入龙骧军的掌控之中,陈海使郭泓判、赵如晦留在潼北府居中协调,他则在廖云崖率部从潼中府往秦潼西关进逼之际,携帝妃杨巧儿及归宁侯赢累,跨越秦潼山东麓的巍峨群岭,再次进入京畿,主持与宿卫军的最后战事。

此时,乐毅、韩謇已经率十万龙骧军精锐,经潼北府进驻秦潼东关,控制玉廷岭以南的京西地区;而归宁军由在黄培义的率领下,借助二十艘风焰飞艇,以平均每天五千人次的速度,快速填入以归宁城为核心的秋野河防线之中,正面对抗俞宗虎所率虎啸大营的进逼。

陈海赶到玉庭城,就将他代归宁侯所写的讨逆檄文,要求驿卒以最快的速度传发到各郡去。

姚出云当时对此还是有些疑虑的,特地找到陈海相劝:“眼下燕京城迟迟没有益天帝驾崩的消息传来,我们现在就传檄天下,怕是有朝一日陷入被动。”

陈海当时跟姚出去解释道:

“此时君帝在或不在都已经不是关键,就算是内廷能让人假冒帝君,我们自然也能有一万种方式来证明帝君是假冒的。六阀底蕴深厚,兼之他们此前也依附于英王赢述在蓟阳郡也经营了数年,迁出京畿平原之后,暂时还能保持住根基不溃,但京畿平原数以千计中小宗阀、宗族,他们能有多少选择?自从六阀开始北迁后,就不断有小宗阀向我们寻求庇护,但这也仅限于玉庭山两翼之地,而我们此时若不再举起大旗,果断对宿卫军开战,京北、京东、京南的中小宗阀,走投无路、又受宿卫军的兵知威胁,难保不会投向内廷……”

虽然姚出云此时还是姚氏阀主,但他也知道论决断及谋算,他还是差出陈海太多,此前他便是绞尽脑汁,都没有想明白,陈海怎么就能利用三年不到的时间,在秦潼山深处开辟出千里大通道来?

这也令董氏为首的九藩联军,彻底沦为一出闹剧跟笑话。

即便他觉得有些冒险,还是一切都以陈海的决断执行。

而玉庭城举起大旗之后,形势也恰如陈海所料,每日都会有成百上千的中小宗阀弟子赶来投靠。

陈海无论兵力多寡,所投靠过来的宗阀子弟、民众,择其精壮,都先编入归宁军。

陈海以黄培义为归宁军中郎将,又安排姚志、姚出秋为副将,将归宁军总管府设于归宁城,又使纪元任、葛同等担任归宁军总管府司马、长史等职,继续扩大归宁军的规模。

陈海以归宁侯的名义,重新定立新的年号,腊月过后,便是以新年号计年的归宁元年,而此时归宁军则迅速扩充到二十万兵马。

虽然这些兵马只是新编,战斗力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检验,却是中小宗阀及燕州寒庶子弟的力量凝聚所在,陈海前期只希望他们能守住归宁城,不让俞宗虎有机会率部突入京西附地;而天罡雷狱阵等帝国重器,也都移交给归宁军接管。

陈海则亲自率领由姚氏族卫扩编而来的龙骧军第三镇师,越过秋野河,进入京北地区,往武胜关而去。

西园军后撤在即,武胜关是京畿平原北部最为重要的关卡,也是控制京北地区的要害——即便是明面上,陈海都不应该坐视武胜关落入宿卫军之手。

西园军还没有完全撤走,陈海率部在武胜关南面五十里外的铁城岭脚下扎下营寨,就等着武胜关成为空城,他再派兵进去,将这京畿平原北面最重要的门户控制到手中。

在空中盘旋的铁鳞鹰,也将武胜关内的一举一动都呈现到了陈海的眼前。

武胜关不是简单的一座关城,而是由大燕帝国在燕山中麓大裂谷内修筑的十数座关寨组成,西园军也不会将十数座关寨统统都放弃掉,为了能让龙骧军与宿卫军放弃一搏,他们会将武胜关最南侧的三座关城放弃掉。

这三座关城,组成武胜关的南关,能从燕山的南坡,关闭蓟阳郡进入京畿的通道,当然,宿卫军或龙骧军,倘若不能夺取北面的中关、北关,也不能进入六阀暂避的蓟阳郡。

武胜关的南关三座可谓天险的城寨之内,就只剩数万甲卒未走,似乎还不甘心彻底放弃从蓟阳郡进入京畿的唯一通道。

不过,时间是站在陈海这一边的。

龙骧军此时已经控制雁荡原、秦潼山以及京西地区,三四十万大军的补给暂时就不成问题,与天水郡华阳宗已经结盟,此时正派人进入秦川郡,与问情宗进行密谈,形势不会更恶势,但对于内廷,时间就没有那么宽松了。

六阀北撤,不仅先占据蓟阳郡,还将通过蓟阳郡往东进入历川郡北部、中部地区,填满俞宗虎率部离开历川郡之后留下来的空间;而同时六阀北撤,将京畿平原大量的储食都捋掠一空,内廷所辖五十万大军,每日消耗军粮就要一百五十万斤,即便宿卫军所控制的几座大仓能支撑到一段时间,但他们失去绝大多数中小宗阀的支持,兼之京北、京东、京南地区的官僚系统已经崩溃,在几座大仓消耗一空之后,他们还能从京畿地区收刮到更多的粮食及其他物资吗?

而在这种情形,他们还不能让陈海夺走武胜关,彻底控制京北地区。

看到陈海率部北上欲夺武胜关,赵忠即从燕京城点齐十万精锐,又与虎啸大营副将俞浩德所率的五万精锐汇合,挥师北上,奔武胜关而来。

虽然赵忠、俞浩德都确信西园军更愿意将武胜关交到他们手里,但龙骧军的动作更快,抢先占据北进武胜关的必经之路铁城岭,他们倘若想率部绕行,必然将侧翼暴露在龙骧军兵锋之下。

赵忠、俞浩然无计可施,便决意趁龙骧军在铁城岭立足未稳之际发动攻击,他们也相信,由姚氏族卫与十万降卒仓促混编而成的龙骧军第三镇师,战斗力也相当有限,并不足为惧……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五十八章 战起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