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1 有多远,滚多远

641 有多远,滚多远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到神秘男人,我的第一反应是都察院的院长老桥。在我的印象里,老桥就挺神秘的,经常来无影去无踪,神龙见首不见尾,做一些离奇、出格、神经兮兮的事。

我仔细询问了怀香格格那个神秘男人的长相,最后得出结论,不是老桥。在怀香格格的描述中,给予她“懿旨”的这个神秘男人,长相实在是太普通太普通了,个子不高不低,长相不帅不丑,头发不长不短,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

我放弃了对这个神秘男人的身份揣测,让怀香格格继续说下去。

怀香格格告诉我说,神秘男人的一封黄sè卷轴,就能让刀哥乖乖把我放了,她当然是不信的。但神秘男人一再信誓旦旦地保证,说这东西一定可以救我的命,只要把它拿出来再喊一声懿旨到,刀哥就会乖乖跪在她的面前。

神秘男人越说越离谱,怀香格格当然也是越说越不信,在她的印象里,刀哥心狠手辣、高高在上,如同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人跪下。

但是神秘男人说得言之凿凿,怀香格格又着急救我,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接下了这封黄sè卷轴。神秘男人又提醒她,说这黄sè卷轴是假的,切记将我救出以后,就要马上离开,千万不能停留。

这事怎么听怎么不靠谱,但怀香格格当时也被逼得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进入了钻石酒吧。再后来的事,我就都不知道了,所以怀香格格自始至终的淡定和从容,都是装出来的,其实她心里比谁都要紧张。

听完这个故事,我的心中也是疑虑重重,我实在想不出来这个神秘男人是谁。目前能得到的信息只有两个,一个是他认识我,而且愿意帮我;一个是他知道夜明这个组织的存在,而且对夜明内部的构造还很了解,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办法。

虽然怀香格格的说法推翻了我之前所有的构想,原来太后娘娘并没有盯上我,但有人盯上了我,却是事实。还好,这人应该是帮着我的,否则我今晚就过不去了。

但,这人到底是谁呢,又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我百思不得其解。

本来还想从怀香格格这里挖掘到有关夜明的更多信息,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她也一问三不知。陈小练就更不用说了,对什么懿旨啊,太后娘娘的更是一无所知,越听越糊涂。

但他知道刀哥的背后,肯定还有一个更加庞大和可怕的组织,和虎爷交锋的那天晚上,出现的胸前刺有日月标识的黑衣人,就是那个组织的人。所谓的懿旨和太后娘娘,显然就属于那个组织。

陈小练敏锐地说:“怀香格格拿了一封假的懿旨救出咱们,那接下来咱们岂不是要被这个组织追杀了吗?”

接着又说:“我去,一个刀哥已经够难缠了,如果再来一个可怕的组织,咱们还有活路么?”

陈小练的说法,也正是我担心的事,“假传懿旨”这种事情,刀哥或许会上报的,到时候我们几个就会遭到夜明通缉,前路堪忧。

怀香格格跟着说道:“没错,那个神秘男人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他告诉我,救出你们以后,一定要尽快把刀哥杀了,才能避免这件事情外泄,从而免遭那个可怕的组织追杀。”

陈小练立刻同意,说好,咱们赶快把他杀了,不如现在就动手吧?刀哥肯定想不到咱们会杀一个回马枪。

不知不觉之中,我们三人已经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现在的共同目标就是杀了刀哥。只有杀了刀哥,我们才能安全。刀哥的实力强劲,是我在凤城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手,连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他拿下,但如果是我和陈小练、怀香格格三人联手的话,胜率就能大大地提高了。

我就不用说了,早就杀人如麻,杀个刀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我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不能随便杀人,但杀刀哥这种人,事后也只是写个报告就可以了。

陈小练嘛,就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怀香格格,杀掉刀哥本来就在她的计划之内,所以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只是说到这件事情,我也询问怀香格格,之前到底为什么暗杀刀哥?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以后,再加上我俩现在又是结拜兄妹,怀香格格对我的戒心和防备都放下了,所以很痛快地告诉我说,因为刀哥总到她们学校强拉一些女生去做那种生意,祸害了不少懵懵懂懂不经人事的花季少女,所以她才对刀哥恨之入骨,早就想杀她了。

艺术学院美女多,这是众所周知的事,也难怪刀哥就把魔爪伸到里面,这种人确实罪该万死、死有余辜,死一万遍都是活该。

但是怀香格格说起杀人,模样却很轻松,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表现实在不像一个学生。我总觉得她还有很多事瞒着我,她的经历恐怕比我想像的还要复杂,但她既然不说,我也不好意思追问下去。

毕竟,我也藏着一肚子的秘密。

总之,陈小练的提议获得了我和怀香格格的同意,我们都认为现在再杀回去是最好的选择,刀哥一定想不到我们敢这么做,能杀他个措手不及。

唯一可惜的是,现在的我受伤挺重,战斗力也大打折扣。但既然是偷袭,总有办法杀掉他的。说走就走,我们三人立刻动身,于是凌晨两点,我们又悄悄出了学校,准备前往钻石酒吧。

这次的行动是临时起意,但也需要做些准备,一辆车肯定是少不了的,否则我们杀了刀哥,回头还得打车,那也太惨了点。所以,我再一次展现了自己的偷车神技,以前做这种事的时候没有心理压力,反正我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但我现在是龙组的人,也就是国家工作人员了,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国家形象,还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就有一点惭愧,感觉这行为给国家抹黑了。

当然我也安慰自己:我这也是在为国家做事,这车就当是征用的,就算有啥损坏,也有保险的嘛。

我很顺利地搞了一辆车子,陈小练已经见怪不怪,倒是把怀香格格吓了一跳,夸我实在多才多艺,竟然连这都会。陈小练骄傲地说:“那是,我巍子哥什么都会,我这辈子最服气的人就是他。”

凌晨两点半,我们来到钻石酒吧附近。

钻石酒吧当然已经关门了,今晚也没做什么生意。在我们的想像里,刀哥今晚应该就在酒吧留宿,但陈小练潜进去摸查了一圈之后,出来说是刀哥不在里面。

刀哥平时本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不在酒吧留宿也很正常,也在我们的计划之内。没有办法,今晚是偷袭不成了,只能回头再做打算,于是我们又回到了财院,这才休息下来。

不过,休息是休息了,这毕竟是男生宿舍,很多事情怀香格格不太方便。比如她要上厕所的时候,就得我带她去,然后帮她守门,确保不会有人突然闯进。

这些尴尬的事,怀香格格从来没抱怨过,而是自己努力克服,让我对她的好感度也噗噗上升。

睡觉的时候,陈小练还悄悄和我说:“巍子哥,用不用我挪地方,给你俩腾个二人世界,方便你俩做点事情?”

我说去你的吧,今晚你就在这,哪都别去。陈小练再三和我确认,确定我确实不用他换地方,才留了下来。宿舍里八张床,四个上下铺,我和陈小练在一边,怀香格格在另一边,大家都是和衣而卧,凑合着睡。

到了第二天上午,陈小练和怀香格格也都没去上课,我们三个呆在寝室里面,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刀哥肯定是要杀的,而且是越快越好,希望他现在还没有把昨晚的事汇报给他背后的组织。

但是我们连刀哥的行踪都不知道,谈何去杀他呢?

我们在寝室呆了一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我们也得防着刀哥杀上来,所以陈小练时不时地也要出去看看情况,同时部署一下学校里的防卫等等。

这一天下来,要吃饭的时候,就由陈小练的兄弟送过来。再加上狗熊是我小弟,没课的时候总想来找找我,所以这么一来二去,都知道怀香格格和我在一个宿舍里了。

这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怀香格格都是豪爽的人,身正不怕影子斜么,更何况我们现在还是兄妹相称。但没想到的是,还是出了点小波折,姚冰倩知道这件事后,竟然带着小默、米哥等人找上门来,“砰”的一下就把寝室的门给推开了。

当时我和怀香格格正在讨论对付刀哥的办法,也没坐得特别近,各在各的床上,中间还隔着距离。但是姚冰倩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大有“捉奸在场”的意思,指着我的鼻子就骂了起来,说我喜新厌旧、移情别恋,是个花心大萝卜,还把小狐狸精带到宿舍里做一些苟且的事。

怀香格格一直以为姚冰倩是我的女朋友,所以一开始她还站起来解释,说她和我是结拜兄妹,是很纯洁的关系,什么是都没做,希望姚冰倩别误会。但姚冰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又指着怀香格格的鼻子骂了起来,说:“你们都在一个屋子睡了,还说什么事都没做,有谁信啊?别扯什么兄妹不兄妹的,你这种小狐狸精的伎俩,谁看不出来啊?这认一个哥哥,那认一个哥哥,你到底有几个情哥哥啊,抢人男朋友很好玩吗?”

姚冰倩骂我也就算了,毕竟我也知道她的脾气,发起神经来经常让人扛不住。但她连怀香格格也骂,就让我有点受不了了。但都不用我回嘴,怀香格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开始她还能忍,想着给我一点面子,后来就忍不住了,好歹她也是九格格的老大,艺术学院的天,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于是她也指着姚冰倩的鼻子骂起来:“小婊子,闭上你那张臭嘴,别胡说八道的!别说我根本就没想抢王巍,就说我要真的抢了,根本轮不着你!”

我心里琢磨着,怀香格格这话倒是说得没错,她身上确实有种能让男人着迷的气质,更何况我还特别喜欢她身上的香味,如果她真对我有什么想法,估计我有大概率会沉沦的。

不过自始至终,我也没感觉到怀香格格对我有什么意思,和我交往也一直保持着距离,所以真心是姚冰倩想多了。

但怀香格格的话,还是彻底激怒了姚冰倩,那意思不是说姚冰倩的魅力不如她吗?姚冰倩彻底失态了,一声大叫过后,张牙舞爪地就朝怀香格格扑了过去,大有要和怀香格格打架的意思。

怀香格格也不客气,一撸袖子就说:“来吧,今天给你一点教训。”

你想想吧,怀香格格那是个好惹的主儿吗,其他学校老大见她也得叫妈,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姚冰倩了。真打起来,十个姚冰倩也不是她的对手,小默和米哥他们一起上,也得被怀香格格抽得找不着北,更何况怀香格格凶名在外,小默和米哥他们压根都不敢上。

我也是担心怀香格格真把姚冰倩打出什么事来,所以赶紧上前拦住姚冰倩,挡在她和怀香格格中间,然后把她往外面推,说行了,你别闹了,赶紧离开这吧。

我这举动,其实是保护姚冰倩,但在姚冰倩眼里看来,我这是在维护怀香格格。姚冰倩更生气了,伸手打起我来,说我是个负心汉,说我见异思迁,是个渣男。

姚冰倩也是太激动了,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骗了她什么似的。

我心里想,这就渣男了啊,你要知道我在老家还有好几个女朋友,不得气得上房揭瓦。别说我压根就没打算和姚冰倩发生什么,就算我真的曾经动过一点点心,现在看到她这无理取闹的模样,也兴趣全无了。

我把姚冰倩推到门外,吩咐小默等人把她拉走,一帮人赶紧强行把她拖拽走了。都走出去老远了,还能听到姚冰倩愤怒的骂声,感觉她就跟被抛弃的秦香莲似的,而我是那忘恩负义的陈世美。

直到姚冰倩的声音彻底消失,我才关上了门,转身返回寝室。

怀香格格虽然已经把袖子放下来了,可看上去还有点气郁难平的样子,也是,她堂堂艺术学院的天,多少人害怕她啊,现在竟然被人这样辱骂,肯定受不了啊。

我不好意思地跟她道了个歉,说对不起,让你受惊了。

怀香格格叹了口气,摇着头说:“你这女朋友啊,脾气还真是大。也就看在你面子上,否则我早把她嘴巴给撕烂了。”

我也摇头,说别,千万别,好歹都是自己人,别把事情闹得那么难看。

接着又说:“另外,她不是我女朋友。”

怀香格格以为我要和姚冰倩分手,赶紧就说:“别啊,可千万别因为我就和她分手,那我可真成千古罪人,被人千夫所指了。你跟她说,咱俩是有点事情要办,所以才暂时呆在一起的,办完事后就会分开。不行的话,我先回艺校吧,让她能够安心。”

我耐心地跟怀香格格解释,说我以前确实是姚冰倩的保镖,但是从来没有跟她好过,也没做过她的男朋友;现在,连保镖都不是了,我辞职了。

解释完了以后,怀香格格还挺惊讶,说一直以为我俩是情侣呢,没想到什么关系都没有。

接着又说:“那她对你用情可够深的,你看她都激动成什么样了。”

我说:“可拉倒吧,她是占有欲太强,觉得我是她的保镖,就是她的私人物品,看到我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就受不了。你瞅我长这样吧,人家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怀香格格还是摇头:“不是这样,我能看得出来,她确实挺喜欢你的。你长得虽然不太好看,但说实话很有男人味的,而且又有担当,女孩为你痴迷也很正常。”

怀香格格这猝不及防的夸奖,让我实在受宠若惊,也很不好意思,摆着手说:“行啦,不提这事,咱们还是说回刀哥,到底怎么找到他呢?”

刀哥的行踪实在诡异,我在凤城也没什么积累,派不出好的探子去追踪他,所以这成了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

怀香格格则说:“刚才姚冰倩找上门来,倒是给了我一点启发,要想找到一个人啊,得从最关心他的人下手。你看姚冰倩,就是很关心你,所以你到哪里,她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

怀香格格这话让我莫名其妙,说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要从暗恋刀哥的对象下手?

怀香格格摇头,说:“未必是暗恋他的,仇恨他的也行啊。仇恨刀哥的人,势必对刀哥的行踪了如指掌。比如之前,我去偷袭刀哥的时候,就对他的行踪做了大量摸查工作,才有了那天晚上的袭击行动——虽然最后以失败告终了吧。但是我敢肯定,至少还有一个人,对刀哥的行踪十分关注。”

怀香格格这么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你是说虎爷?”

“没错,就是虎爷!”怀香格格斩钉截铁:“通过虎爷,一定可以找到刀哥!”

怀香格格的说法,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

最关心刀哥的人,除了暗恋刀哥的人外,就是仇恨刀哥的虎爷了。虎爷和刀哥斗了这么多年,心心念念地想把刀哥打压下去,上次差点就成功了,结果刀哥却找来一帮可怕的黑衣人,把虎爷给吓走了,以至前功尽弃。

按理来说,经过这事以后,虎爷再也不敢和刀哥做对了,但是按照怀香格格的说法,我们只是想要通过虎爷去找刀哥,并没打算联合虎爷的力量去杀刀哥,虎爷怎么会不愿意呢?

“而且。”

怀香格格继续说道:“那天晚上的事情过了以后,虎爷到处在外面说,刀哥花钱请人来吓唬他,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厉害。以后逮着机会,还要给这小子一顿棒槌吃吃。”

不管虎爷这话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还是真心不怕刀哥,但也足以说明,虎爷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想必,虎爷会很愿意向我们提供刀哥的行踪。

听完怀香格格的分析之后,我忍不住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说妹子,你可太厉害了,几句话就拨云见日,咱们就这么干!

真的,我对怀香格格越来越佩服了,这姑娘厉害的简直不像一个学生,更不像一个女生。

怀香格格不好意思地说:“哪里,我只是在这一片呆得挺久,对虎爷、刀哥还算了解,所以才能想到罢了。论到能力的话,还是大哥你最强了。”

你看,她还谦虚。

这样的女孩,真是让人想不喜欢都难。

这个方案确定以后,我立刻把陈小练叫了回来。

陈小练听完之后,也对我们的主意表示赞同,同意去找虎爷。

刀哥虽不好找,虎爷却很好找。

虎爷的行踪很好掌握,他很爱惜自己打下来的地盘,所以每天晚上都要到自己的场子转转。这点和刀哥不一样,刀哥经常找不到人,我猜是他还要在暗地里为夜明做事的原因。

所以到了晚上,我们直接就出了学校,前往虎爷的场子。

虎爷的行踪并不难找,他经常坐着一辆“77777”的奔驰S系列的轿车到处游走,只要找到他这辆车,就能找到他的人。

很快,我们就在某个会所门口,看到了虎爷的这辆车。

门口当然是有守卫的。

我们走上前去,和守卫交谈一番,告知了我们的身份,让他帮忙传报一声,说我们想找虎爷谈点事情。

无论是艺术学院的老大怀香格格,还是曾经做过刀哥心腹的陈小练,以及单挑过常来、常往和周老师的我,在这一片名声都是极响亮的,虎爷想必不会排斥见见我们。

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十多分钟以后,守卫下来了,面sè冷漠地对我们说:“虎爷说了,让你们几个有多远滚多远。”

看网友对 641 有多远,滚多远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