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二章 角力(六)

第七十二章 角力(六)

尉迟恭直闯鹰击郎将衙署,本来设想了种种情况,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

几个人在室中对坐,徐乐风仪不用说了,简直是世家子弟礼仪教科书的具象化。就连一向大大咧咧的刘武周,也学着苑君章端端正正跪坐上首,捧着饮子用袖子遮挡,小口小口的喝着。

室内鸦雀无声,只有徐乐身后站着的那个娇小长发少女歪着头,一双湛蓝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家。

徐乐笑着一声招呼,尉迟恭真不知道怎样答话。

跑得满脸又是灰又是汗,憋足了劲儿准备和刘武周大吵一场,就算是苑君章跳出来指责阻拦,尉迟恭都准备抗争到底。

现下看到这般情境,提足了的劲儿一下就莫名泄得干净,尉迟恭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擦着脸上豆大的汗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啪的一声,却是刘武周狠狠一拍几案。

“尉迟恭,你这憨货,正想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你可知罪?”

低沉的话语声中,刘武周面沉如水,只是狠狠的盯着尉迟恭!

尉迟恭下意识的就抗声而辩:“尉迟老……末将有什么罪?”

刘武周仍然绷着一张脸:“你还没罪?让你今日值守巡城,擅离职守,还到我这里撒泼。最后乐郎君与九姓部族起了冲突,虽然你亡羊补牢,但是大祸已经酿成!若乐郎君有个三长两短,某如何以对马邑父老?而九姓部族若是怨恨,搅扰了这次云中秋日大集,恒安府无税可收,军需不济,四千恒安子弟吃喝拉撒问你要么?”

徐乐仍然维持着脸上无懈可击的笑意,在心里可是给刘武周竖起了大拇指。

不知道怎样处断自己,就拿尉迟恭做伐。什么罪过虽然归咎到尉迟恭头上,其实句句都是指责自己破坏了恒安府此次精心准备的秋日大集,四千恒安子弟没吃没喝,可都是自己的罪过了。

可自己却无一词可以争辩,毕竟刘武周骂的可是尉迟恭!

尉迟恭眨巴着眼睛,看看刘武周,看看徐乐,再看看苑君章。

刘武周紧紧绷着一张脸,徐乐一言不发,苑君章只是闲适的低着头,看也不看尉迟恭一眼。

沉默少顷之后,尉迟恭终于反应过来,垂头丧气的走到屋内,朝着刘武周行礼:“末将知罪,还请鹰击责罚。”

尉迟恭只是性子直,可并不傻。反应慢点,也明白了刘武周的意思。既然郎将要找个台阶下,自家倒霉撞上来,也只有躺倒挨锤。难道还继续闹下去?今天事情可够多了!

罢罢罢,息事宁人也罢!

尉迟恭低头,刘武周也不为己甚,大度的一摆手:“既然错了,就要受罚。乐郎君与九姓部族起了冲突,这是我马邑本乡本土子弟,如何能不维护?这些时日,你就看好乐郎君,乐郎君掉了一根毫毛,我都唯你是问!到时候临战之际,你也别上阵了,就在云中城守家。还你一个清闲!”

不让尉迟恭上阵,那就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要是尉迟恭有尾巴的话,这个时候说不得都要夹起来了。

这黑脸大将头垂得更低,答应的语声简直无力到了极点:“末将领命…………”

刘武周转向徐乐,脸上笑意又堆了起来:“乐郎君,因为这次秋日大集,实在是事关恒安府生死存亡,四千捍卫马邑父老的子弟,要吃要喝啊!大家都眼巴巴的盯着,所以实在不能再生出什么事端了。要是秋日大集的时候,九姓部族看见乐郎君,生出事来,维护本乡子弟那是没说的,这些鞑靼,该抓抓,该杀杀。可秋日大集也就被搅了,看在某这个前辈的份上,就请乐郎君安顿几日,等秋日大集结束,某再为乐郎君出气!”

徐乐握着杯盏,淡淡一笑:“敢不从鹰击号令。鹰击对晚辈回护,晚辈实感念无地。”

本来徐乐想争辩些什么,想告诉刘武周千余越部已经将九姓贵人一网打尽。但是刘武周这番话语一出,徐乐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事情,恒安鹰扬府不想管了。而谁要是坏了恒安鹰扬府秋日大集的事情,就是与四千子弟作对!对于千余越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引起徐乐和他们的冲突,刘武周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而刘武周姿态已经放到极低,对一白身少年还这般温和客气以待。要是自己再提出什么非分要求,刘武周若是翻脸,也全是自己的错处!

现在的自己,还承担不起刘武周的当场翻脸。因为自己还要将罗敦阿爷救出来!

刘武周响亮的一击掌:“乐郎君深明大义!来人!”

一名亲卫匆匆而入,刘武周一摆手:“去找人告诉那些侠少,乐郎君为鹰击郎将府座上客,本将如何会责罚于他?为了九姓部族那些鞑靼,反倒去罪我马邑本乡本土子弟,刘武周虽然没什么本事,也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九姓部族要再敢找乐郎君麻烦,就是与我恒安鹰扬府作对!”

亲卫大声领命而去。徐乐也站起身来,微笑拱手:“搅扰鹰击已久,晚辈这就告退。不知道鹰击将晚辈安顿在何处?”

刘武周大声下令:“敬德,在城中找个安静地方安顿好乐郎君一行,乐郎君要是遇到半点麻烦,本将都唯你是问!”

~~~~~~~~~~~~~~~~~~~~~~~~~~~~~~~~~~~~~~~~~~~~~~~~~~~~~~~~~~~

一场又惊动全城的变故,似乎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落幕。徐乐再不多说什么,引着裹好伤的韩约宋宝,还有步离,离鹰击郎将衙署而去。尉迟恭紧紧陪同在侧。

而几名散处城外的侠少庄客,听了徐乐的话后,尉迟恭也派亲卫前去寻找,召入城来。

一向活蹦乱跳的尉迟恭,在去往住处的路上一言不发,脸黑得似乎都要滴出水来。骑在马上,只是不时回头看着徐乐,似乎是生怕徐乐跑了。

现下尉迟恭是半点和徐乐再较量一番身手的心思都没有了,现下尉迟恭也有刘武周和苑君章一般的感受。

这位乐郎君,实在是太能生事了!

而徐乐只是偶尔转头看向城外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sè。

今夜就再度前往千余越部大营,将罗敦阿爷救出来如何?既然恒安鹰扬府指望不上,那就只靠着自己也罢!

万一迟了,罗敦阿爷有什么变故,自己如何向爷爷交代?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二章 角力(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