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3 小小的意外

643 小小的意外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自从来到凤城,这还是我第一次使用打神棍。

若非万不得已,我确实不愿动用这个玩意儿,我担心有人认出这个东西,也担心过早地暴露在太后娘娘的视线之下。不过还好,我舅舅的影响力看来并没有那么大,现场除了陈小练识货以外,其他人都是一脸迷茫或者嘲讽。

我既然吹出了“十招之内必胜周老师”的牛,当然就要付出行动和努力,不能让人觉得我只会打嘴炮。看到我手中细长的甩棍,周老师同样笑得很是开心,冲着我说:“这就是你擅长使用的武器吗?”

“对。”我点头。

“很好,那就来吧!”

现在的周老师,已经完全不把我当回事了,双脚弹地疾速朝我冲射而来,双爪也再次握成了蛇头的形状,朝我身上各处部位“啄”了过来。这是我和周老师的第二次交手,我已经掌握到了他的一些攻击套路,而且我还知道“打蛇打七寸”的道理,这句话不光适用于真正的蛇,也适用于周老师这条假装的蛇。

在周老师的蛇拳攻击过来的同时,我的打神棍也疾速劈下,不过并未劈向他的蛇头,而是劈向他的手肘。

打神棍劈出的同时,发出“飕飕”的破空之声,黑sè的身体也散发着幽冷的光,但凡是个高手,这时候也该察觉到打神棍的可怕了。果不其然,周老师的面sè突然闪过一丝骇然,双手也猛地往回缩去,没有持续再攻。

——他也看出来了,如果任由我这根“巴拉拉魔法棒”劈向他的手肘,皮开肉绽都是轻的,整根骨头断掉都有可能!

虎爷同样是个高手,看到这一幕后,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但他还是高声叫道:“第一招了!”

我这一下劈了个空,但是并未放弃,仍旧一鼓作气地继续攻上,一根打神棍在我手里使得虎虎生风、威力无穷,逼得周老师连连倒退。而虎爷也在不断叫着:“第二招、第三招、第四招!”

虎爷也看出来了,我这根又细又长、看上去没什么稀奇的甩棍,实则威力无穷、强悍无比,但他仍不认为我能在十招之内打败周老师,所以一直很自信地报着招式数量。

就包括周老师,也意识到不能和我硬拼,所以不断闪避、后退,打算熬过十招再说,所以我的攻势虽猛,却一直未能真正地伤到他。而虎爷也在不断地叫着:“第六招、第七招……”

眼看着十招就要过去,我却没有一点斩获,未免有点气血攻心,再加上我的攻势一直很猛,身体动作的幅度也大,所以不可避免地造成旧伤复发,昨天被刀哥劈了一刀的位置,鲜血猛地迸出,染红了我的衣襟。

“啊……”

胸前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我也不由自主地惨叫一声,就感觉身上的力气迅速流失,就连手中的打神棍也“铛”的一声脱落在地。

“哥!”

“巍子哥!”

看到这幕,怀香格格和陈小练也慌了,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与此同时,周老师也发现了我的异状,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手,当然一眼就看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没放过这个机会,再次驱动自己的蛇拳,朝我胸前的位置“啄”了过来,准备给予我致命一击。

“第八招!”虎爷大声喊着,嘴角撇出一丝得意的笑。

在他看来,所谓的十招之内必胜周老师已经成了一个笑话,这样下去失败的显然是我。然而,就在周老师的蛇拳“啄”过来的同时,我也暗中驱动了自己体内的龙脉之力,迅速通过右手手腕处的阳谷穴后,整只右拳已经变得灼热不已,像是一块烧红的烙铁,指缝之间还升腾着丝丝白气。

炎烧拳!

我猛地一拳挥出,朝着周老师的胸口砸去。

此时的周老师以为我不行了,所以门户大开,一点防备都没有,实打实地被我一拳轰在胸口。所谓的打神棍,其实只是我的一个幌子,让周老师以为这就是我的杀手锏了,其实真正的绝招还在后面。

所以,无论胸口迸溅出血,还是打神棍脱落在地,都是我在演戏而已,为的就是让周老师以为我不行了,以至于不顾一切地攻向了我。而我也抓住这个机会,催动炎烧拳狠狠一拳轰向了他。

炎烧拳的威力自然不用多说,任谁被这么一块“通红的烙铁”轰中也受不了,皮肉灼烧的味道很快飘荡开来,周老师整个人也倒飞出去,重重地跌倒在了沙发下方。

周老师面sè痛苦地捂向胸口,现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能清楚看到,他胸前的衣服竟然被烧穿一个大洞,而且里面的皮肉也变得漆黑如碳。

包厢里面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包括陈小练都看傻了。陈小练虽然认识打神棍,但却不认识炎烧拳,所以也是一脸愕然。我缓缓收回拳头,又将打神棍捡起放回,接着才慢悠悠地说了一句:“第九招。”

十招之内干掉周老师,我做到了。

“巍子哥,帅爆了!”陈小练兴奋地叫着,眼睛里满是崇拜的光。

怀香格格虽然没有大喊大叫,但是也很激动地看着我,显然很佩服我。

就在这时,就听“噌”的一声,周老师竟然翻身而起,眼神里满是不服,看样子还要和我动手。然而,就在他刚要有所行动的时候,虎爷却突然暴喝一声:“住手!”

周老师疑惑地看向了他,虎爷冷冷地说:“怎么,输不起吗?”

虎爷的教训,让周老师惭愧地低下了头。

虎爷又看向我,目光里带着一丝疑惑,问道:“暗劲高手?”

显然,虎爷也是见多识广,他看得出来周老师那样的伤,非“暗劲”所不能成。既然他看出来了,我也没有必要隐瞒,点头说道:“是的!”

虎爷跟着点头:“不错,这么年纪轻轻就成了暗劲高手,怪不得这么狂妄、这么嚣张!”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接着又说:“不过,我喜欢!从现在起,我愿意和你们联手对付阿刀那个混蛋!”

我们来找虎爷,其实只想从他这里探寻刀哥的踪迹,没想到最后却得到了他这样强大的助力,确实算是意外之喜。陈小练和怀香格格都很开心,两人都是喜笑颜开,有了虎爷的帮忙,我们也能轻松不少。

这样一来,我们和虎爷就成了合作伙伴,而不是单纯来找他帮忙的。虎爷对我们也客气了很多,不光给我们看座,还给我们上茶,说话态度也尊敬了许多,这也正常,无论哪个领域,都是强者为尊。

陈小练和怀香格格知道我们能有现在的待遇,都是我一拳一脚“打”出来的,所以对我也就更加尊敬,完全把我当成了核心。而失败的周老师,只能灰溜溜地站在虎爷身后,一句话都不多说了。

我们和虎爷交流了一下彼此的想法,干掉刀哥是我们共同的愿望,有了共同的敌人,我们也就同仇敌忾,坐下来商量合作的事宜。要干刀哥,就得知道他在哪里,这也是我们最发愁的问题。

虎爷却说这个无妨,只要给他一天时间,就能找到刀哥的行踪。

我们听了都是开心不已,心想果然没找错人。

而虎爷却还为一个问题感到担心,就是那天晚上突然出现的神秘黑衣人,直到现在,他仍不知道这些黑衣人来自哪里。我为了宽他的心,便说这个无所谓的,那都是刀哥花钱从外面请的,一次就要花费不少的钱,他也承受不住,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陈小练也附和着我,说就是这样。

陈小练曾经是刀哥的心腹,说出的话当然很有信服力,所以虎爷也就信了,我们这就算是成功将他拉下了水。

至于我们干掉刀哥以后,会不会遭来夜明的报复,那就是以后再考虑的事了。反正那个暗中帮我,让怀香格格假传懿旨的神秘男人是这么安排的,那我就去这么做吧,我总觉得他肯定不会害我。

这天晚上,我们和虎爷谈了很久,确定了合作方案。虎爷告诉我们,一天之后,等他查到刀哥的踪迹,到时候再联系我们。

我们答应下来,便告别虎爷,回到财院,安心等着他的消息。

这一夜,又平平安安地过了。

虎爷的消息来得很快,第二天上午,他就打来了电话。

虎爷没有让我失望,果然已经查到刀哥的行踪。

“虎爷,还是您厉害啊。”电话里面,我由衷地赞叹着。

“别急着高兴。”虎爷说道:“有一点小小的意外。”

听着虎爷的讲述,我的面sè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直到虎爷挂了电话,我依旧沉浸在呆滞之中。陈小练和怀香格格注意到了我的异状,询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一五一十地跟他们说了,他们两个也都沉默下来。

“怎么办?”我问着他们。

这个问题,一向是他们两个问我,然后我再给出答案;但是现在,连我都迷茫了,不得已求助他们。

“巍子哥,这是你的事情,我们不好帮你拿主意吧……”

陈小练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敲击声。

这个点是上课时间,谁来找我们了?

我走出去,将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一个女生,是姚冰倩。

看到姚冰倩的瞬间,我本能地想拦住她,以防她又和怀香格格打起来。怀香格格也站了起来,准备迎接姚冰倩的挑衅,但姚冰倩面sè冷冷地说:“我不是来打架的。”

接着又说:“王巍,我想和你谈谈,可以和我出去走走吗?”

我看看左右,走廊空无一人,小默他们没有陪同,看来姚冰倩确实不是来打架的。姚冰倩想和我谈什么,我心里大概也能明白,我们之间确实需要一个了断,老这样也不是回事,所以我点了点头,说好。

接着又补一句:“当然,只能在校园里。”

姚冰倩也知道我们这几天正被刀哥通缉,所以并未拒绝,说好,就在学校。

我回头看了陈小练和怀香格格一眼,便跟着姚冰倩走出门去。我们两人下了宿舍楼,并肩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南方春天来得很早,四处一片绿sè,草长莺飞、美不胜收。

我以前做过姚冰倩的保镖,早就习惯和她在一起了,所以和她并肩走着也没任何不适,反而觉得很舒服、很默契。

我们一路走,一路聊天,我问她:“你爸没有给你安排新的保镖吗?”

姚冰倩说本来有的,但是被她给赶走了。我笑了一下,说你这样可不行啊,还是有个保镖安全一点。姚冰倩站住脚步,定定地看着我,说:“可是我只习惯你做我的保镖。”

此时,微风吹过、绿叶摆动,阳光洒在姚冰倩的头顶,让她整个人都沐浴在一片金灿灿的光芒之中。她看着我,目光里带着期盼、带着希望,带着许许多多复杂的感情,我知道她在等待什么,可我确实给不了她。

“抱歉。”

我说:“你也知道,我最近很忙,实在没有功夫再去……”

“王巍!”

姚冰倩突然打断了我,她的眼睛有点红了,眼眶里也含着晶莹的泪水,似乎随时都要哭出来了。她问:“是因为那个怀香格格吗?”她的声音里夹杂着痛苦和难过,像个失了恋的小姑娘。

我摇头,说不是因为她,我告诉过你了,我们是兄妹的关系。

“不要用这种拙劣的理由来哄骗我,我是不会信的……”姚冰倩的面sè更加痛苦:“一定是因为她,我们本来好好的,自从她出现后,一切都变了。王巍,你怎么能这样狠心?”

姚冰倩的声音里逐渐有了一丝yīn狠,一丝愤恨,显然已经把我当作移情别恋的负心汉。我叹了口气,说姚冰倩,我不知道你我之间什么时候有了这种误会,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我对你从来没有其他想法,之前我是你的贴身保镖,我一直在完成我的工作,后来不是了,所以我就走了,这一切和怀香格格都没关系。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接着又说:“而且,我在我老家是有女朋友的,所以我不会对别人动心,希望你能明白。”

听了这句话后,姚冰倩如遭雷劈,吃惊地说:“你有女朋友?怎么以前没有听你说过?”

我无奈地说:“你也没问过啊,难不成我还到处把这种事挂在嘴边?实话告诉你吧,我不光有女朋友,而且还订婚了,回去就得结婚。”

“你,你……”

姚冰倩显然有些傻眼,一步步往后退着,同时面sè痛苦地说:“不可能,不可能!肯定是你想甩了我,所以编造出的理由!”

我还是无奈地摇头,说真不是这样,咱们两个又没在一起过,又哪来的甩呢?我有女朋友啊,我怎么可能在外为非作歹。

但无论我怎么说,姚冰倩就是不肯接受这个现实,一直说着不可能、不可能,时不时还骂我几声渣男、负心汉、花心大萝卜。如果她骂我几声,从此对我彻底绝望,转身离开也就算了,可她退出去十几步后,突然站住脚步,抬头咬牙切齿地看着我,说:“王巍,我不管你有没有女朋友,也不管你订婚没有,我就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看着她,缓慢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姚冰倩的眼泪流了出来,歇斯底里地叫着:“我家的条件这么好,我又是独生女,你和我在一起有什么吃亏的吗,不比你在外面给人看场子好吗?!”

“抱歉。”无论姚冰倩再说什么,我也只有这两个字了。

接下来,便是长久的安静,空气中只有微风轻轻吹过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姚冰倩把眼泪擦干净了,整个人也回复到了最初冷漠的模样。乍看上去,她好像是想通了,决定不再和我纠缠,但她的眼神里却闪着几分狠毒。

“我很失望。”

她用很慢很慢的速度说着:“王巍,我本来想救你的,但是现在看来,我没有救你的必要了,既然你对我这么绝情,那你就该去死,死有余辜!”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姚冰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着,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滔天的恨意。

本来打算救我?

我的心中顿时一紧。

与此同时,姚冰倩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冲着对面报了我们现在的位置,还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我们身后的围墙上面,便“唰唰唰”地跳下不少手持钢刀的汉子来,用很快的速度把我团团包裹住了,而且一个个面露杀气,显然是要置我于死地。

这时我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被姚冰倩引到了学校靠近后门的一块很偏的区域,即便我们在这大喊大叫,也不会有人发现的。所以即便是学校里的人,也救不了我。

在这群人团团将我围住之后,围墙上面又跳下个人来,手里握着一柄钢刀,缓缓朝我走了过来,正是我这几天遍寻而不得的刀哥,原来他埋伏在这,就等我现身了。

不用说了,他和姚冰倩串通好了,由姚冰倩将我引到这里,然后他来下手。

刀哥这一帮人肯定不会害怕财院的学生,但如果他们大张旗鼓地进来抓人,肯定也会受到一点阻力;而有这个时间,也足够我们三个早就跑了,所以让姚冰倩将我引出,是最划算、最合适的主意。

在刀哥看来,我们三个人里,最难对付的人是我,只要把我干掉,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就好说了,所以才会设下这个计划。

至于姚冰倩为什么会听刀哥的话,那就更简单了——就连姚冰倩她爸,都要听刀哥的话,更何况姚冰倩呢?

但我还是对她非常失望。

我抬起头,看向人群之外的姚冰倩,目光流露出失望的神sè,我一直以为我们算朋友的,没想到她在背地里这样yīn我。而姚冰倩,也明白了我眼神的含义,但她一点都不觉得惭愧,反而咬牙切齿地说:“王巍,我给过你机会了,但凡你刚才对我稍微好点,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来!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面对姚冰倩的指责,我无话可说,但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无奈。姚冰倩这姑娘啊,在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她的人品不怎么样了,自私自利不说,还心如蛇蝎,被她欺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一直以为这么长的时间,经过许许多多的事后,她也有所改变了,没想到还是这个样子,实在让我失望。

似乎是感受到了姚冰倩的怒气,刀哥乐呵呵地说道:“侄女,别发火啊,叔叔这就帮你出气。”

姚冰倩点点头,说:“好,刀叔,你去帮我出气,不过也别打太狠了,给他一点教训就行!”

听姚冰倩这意思,她还以为这是普通的打架事件,竟然还让刀哥别把我打得太狠!当时我心里那个无语啊,这姑娘也太天真了,不知道怎么想的。果不其然,刀哥乐呵呵地说着:“放心吧,我不会打太狠的……”

姚冰倩刚松了口气,就听刀哥又沉沉地说:“我会直接杀了他的。”

“什么?!”

姚冰倩吃了一惊,满脸的惊愕之sè:“刀叔,你昨天可是说了,帮我教训他一下就行,怎么又说杀了他呢?”

刀哥嘿嘿嘿地笑着:“这家伙负了你啊,看把你给伤的,只是教训一下怎么行呢,他必须要死,马上要死!”

说完以后,刀哥便把手高高举起,准备让他的那些兄弟一哄而上。而姚冰倩也意识到,刀哥这不是在开玩笑,是真的想要把我杀了。姚冰倩顿时急了,大叫着朝刀哥扑了过去。

“刀叔,不要、不要!”姚冰倩扑过去,抓住刀哥的胳膊,不让他把手放下来。

“你给我滚一边去!”

刀哥的胳膊猛地一甩,便把姚冰倩甩飞出去,姚冰倩那小身子骨哪承受得了这个,直接就骨碌碌滚到土地里了,沾了一身的灰和泥。与此同时,刀哥也把手放了下来,大声喝道:“给我上,把他杀了!”

刀哥一声令下,围绕在我四周的那些汉子,顿时手持钢刀,杀气腾腾地冲我一哄而上……

看网友对 643 小小的意外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