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六十二章 激战

第五百六十二章 激战

第三镇师赶到沙堆营之后,只是做了短暂的停留,就分兵三路,沿秋野河北岸以品字形向北岸的伏蛟岭挺进。

陈海亲率中军七万将卒主力,最终在西园西北三十里铺扎下营寨,和伏蛟岭俞宗虎的中军相对三十里而望;同时姚文瑾和姚启泰分别率四万人为左右两翼向前推进,各自寻了一处几乎逃空的城寨驻扎了下来,三方之间的距离相差都不过十里左右的距离,互为犄角。

俞宗虎看着龙骧军第三镇师的行军路线,眉头皱的犹如山峦一般。

纵观陈海历次用兵,无不暗合其疾如风之道,像现在这样稳扎稳打的还是第一次,但在名将的对决之中,奢望靠对方犯错来赢得胜利无疑是愚蠢的想法。

牢牢固守住伏蛟岭和梅坞堡一线,对虎啸大营根本不是问题,只是陈海能耗得起,他却耗不起。

眼下第三镇师和归宁军的兵马刚刚铺陈到阵地之上,防御工事还没有全面展开,虎啸大营凭借着自己野战的优势,还是能有一战之力的,若等到龙骧军将防御展开之后,怕是这二十多万人想退回燕京都很困难。

想及此,俞宗虎开始从梅坞堡的守军调集一半向伏蛟岭而来,锐意加强北线的攻击力,毕竟对面的归宁军第一镇师无论是从兵力还是从装备上,和陈海所率的第三镇师都是有所差异的,而梅坞堡、桃花坞一线,最早还是在陈海手里成形,又经董氏经营了这么多年,防御设施相当完善,留五万精锐,足以抵挡住归宁军地突袭。

俞宗虎所部的异动,随时都在陈海的掌握之中,八百御禽锐卒迅速两两驾御巨鹫、龙鳞鹰等凶猛战禽升空,在鹤真人的带领下,向梅坞堡与伏蛟岭之间的渡桥方向掩杀而去。

虎啸大营在燕州局势中几经反复,除了三十万悍不畏死的锐卒之外,说不上有什么底蕴,而内廷成气候也不过十数年,像御禽营这样需要数百年积累才能有的奢侈兵种,根本就不敢奢望。

而陈海也是在收编黑燕军残部,更是利用与妖神殿的暗中交易,才勉强将御禽营建成今日之规模。

虽然尚未开春,但是天气已然回暖,薄薄的冰层上面,奉命调动的虎啸大营锐卒飞快的沿着数丈宽渡桥的向对岸奔去。

随着一声声厉鸣,就见空中的数百头战禽呼啸而来。

能充当战禽者,灵智未必要高、速度也未必要最快,非体健力猛,能负千斤重物横行苍空中,才能载剑修甲卒乃至重膛弩横冲敌营战阵。

数百铁鳞鹰盘旋一圈,数十架重膛弩轰然开动,淬金重锋弹所形成的金属风暴,就往下方的浮桥倾泻而去。

虎啸营甲卒纷纷寻找庇护,行军阵列乱作一团,数十兵卒都没有什么反应,就被重膛弩撕成粉碎,而用铁链绞连舟船所成的渡桥,连同尺许厚的冰层,更是直接被打烂一大截,露出波涛汹涌的河水,被鲜水洇红。

俞宗虎集结于伏蛟之间的剑侍营悍然出动,上百灵剑如群蛟出水,在秋野河的上空化作束束虹光,往战禽集群覆盖过来。

战禽虽然凶猛,但难着重甲,而依赖御禽锐士所携带的防御道符,也难持久,鹤真人看到敌方剑气纵横斩来,即率战禽后撤。

俞宗虎一挥手,一道血sè匹练从伏蛟岭之巅奔出,速度快得难以想象,战禽集群后翼虽然将十数枚六甲秘盾符祭出,但还是见一丝妖异的猩红sè,接连破开十数面灵盾,缠住最后面两头战禽,都不见那两头铁鳞鹰悲鸣一声,连带着背上的四名玄修甲卒,毫无征兆地爆裂开来,血雨散得漫天都是。

“好强的杀戮真意!”鹤真人惊呼道,看到俞宗虎身后百余剑侍也已经将上百只灵剑祭御杀来,真身在半空翻腾旋飞,漫射出道道金sè剑芒,封挡住来势最疾、最凶的十数灵剑,继续率领战禽后撤,不与强敌纠缠。

随战禽营出动的赫萝,此时伸出青葱玉指,一点凛冽的寒意在指端凝聚,瞬时化作一杆玄冰战戟,往渡桥方向掷去。

俞宗虎原以为凭空凝聚的一杆玄冰战戟不会有多强的破坏力,反正渡桥需要修缮才能再次使用,就没有出手阻拦。

比起强者的数量,陈海收附姚阀、黄氏,加上黑燕军残部,龙骧军在这方面实要强过虎啸大营一截,而魏子牙又赶回燕京城坐镇,此时倘若处处都要俞宗虎亲自出手补救,那他还不如早早认输好了。

俞宗虎心想着赫萝此时出手,顶天多毁十数米的渡桥,而他帐前辎重兵也只需多花一盏茶的工夫修缮而已,然而结果却大出他意料之外,那杆玄冰战戟,并没有直接而暴烈的将十数米渡桥轰碎,却在射中渡桥后,迅速化为极寒冰晶沿着渡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两端延伸,俞宗虎意识到不妙出手干预时,差不多有三四百米长的渡桥被冰裂、承受不住水流的冲击而垮塌。

虽说这样的干扰,不可能彻底打断俞宗虎的调兵计划,然而俞宗虎此时将更多的兵力集结于北岸,无疑代表俞宗虎想要积极出马,在野外予龙骧军以重创。

陈海倒是更乐意看到俞宗虎积极求战。

伏蛟岭及梅坞堡,除了有地势之利外,防御体系也相对完善,陈海要利用二十五万兵马,将二十五万虎啸大营精锐都牵制在京西,难度很大,更何况,俞浩德率领五万虎啸大营精锐,正从铁城岭往这边增援过来,到时候在兵力上,龙骧军还要处于劣势。

看到龙骧军修筑工事的速度极快,而且时间拖长,陈海也可能将天罡雷狱阵以及姚阀的八极锁龙阵部署于前军营寨之中。

俞宗虎没有办法等俞浩德率部用兵多年,只能趁他还能察觉天地元气没有大的变动、确认天罡雷狱阵及八极锁龙阵没有前移之际,提前出手。

在归宁元年正月二十七,待二十万虎啸军精锐,集结到秋野河北岸伏蛟岭一线,俞宗虎便悍然出兵,以排山倒海的阵势向伏蛟岭北面的战场掩杀过去。

陈海乘坐玄龙战撵,停于中军营寨所围的石岭之巅,将方圆三十里的战场尽皆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俞宗虎所部兵分三路而来,中军为主力,兵马多达十二万之巨,左右翼各分兵四万,摆出堂堂之阵,要与龙骧军第三镇师在北岸一决生死。

而待俞宗虎所部三路大军前锋距离龙骧军左右翼营寨最近距离不过五六里时,陈海看俞宗虎本人所亲领的中军,突然间除了分出一路的兵马补弥到北线,有意加强对他们这边左翼的攻势,而中军前阵更是集结大量的盾车、天机战车,以及大量的重甲戟士,在两队重甲骑的簇拥下,往左右翼间的空隙间进逼过来。

“俞宗虎竟然想要依仗着优势兵力,将我军左翼先吃掉。”陈海看清楚俞宗虎的谋算,跟苍遗、姚出云以及随军前出、此时也站到玄龙战辇上观战的杨巧儿说道。

龙骧军第三镇师,十五万将卒,陈海率领中军在三十里铺扎寨,而左右翼稍稍居前,形成品字形互为犄角,而为了控制更大的纵深以便转寰,左右翼所筑营寨,相距离有十三四里,以重膛弩的有效杀伤范围为四里计,使得左右翼营寨间会出来六七里的空间,可能让俞宗虎所部最精锐的战力,强硬的楔入进来,使左路左右翼大营之间难以相互援应,以便俞宗虎能集中兵力,将左翼吃掉。

看到俞宗虎一上来,就摆出如此强硬的进攻势态,陈海心想俞宗虎还真是习惯暴攻流用兵啊,也难怪这些年,罕有人能在他强悍的兵势守住阵脚。

“俞宗虎是没有搜集聚泉岭的情报,还是说确认我们没有将超级重膛弩暗中部署下去,就敢如此兵行险着?”姚出云疑惑的问道。

虽然俞宗虎所部往左右翼大营之间进逼来的兵马,防御极其强悍,但没有时间给他们部署防御法阵,是很难抵挡暴炎重锋箭反复撕扯的。

“我觉得俞宗虎并非没有考虑到这些,只是留给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另外,他对凤雏大营能守住神陵山,也估计不抱有太大的希望,所以只能以快攻快,赌我们这边的战械物资补充,也没有那么迅猛、及时,”杨巧儿说道,“换作本宫是俞宗虎,也会如此行险用兵。要不然神陵山一旦失守,而龙骧军又已经彻底掌握沥泉、掌握九藩在沥泉的战车、重膛弩工场,时间拖得越久,他们在野战中的劣势才越明显,到时仿宿卫军四五十万精锐,被彻底的压制在武胜关、伏蛟岭和燕京三个点上,只能依托防御大阵守住几十里方圆的城池,还有什么大势可言?”

“……”姚出云没想到帝妃一介女流,竟然也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心想也是,当天机学宫层出不穷推出天机战械,并普及于天下之后,燕州的战争态势就慢慢开始发生了改变。

在之前,说到底战争还是要拼精锐,拼高端战力,只要是能将敌方一部击溃掉,那么接下来的连锁反应就会爆发开来,以少敌多完全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而如今,当重膛弩、天机战车大规模的加入战场,战争就开始往比拼资源消耗倾斜了。

驱逐九藩势力后,龙骧军独占聚泉湖砂矿以及九藩势力在沥泉经营数年的工场群,目前已经陆续恢复生产,意味着每拖过一天,龙骧军后续补充过来的战械物资,都将远远超级宿卫军搜刮燕京城所得。

俞宗虎兵行险着,也是看透形势之后的无奈之举。

第三镇师这四万左翼占据的乃是一个不知名的小营寨,位于中军大营左前侧十里外,虎啸大营的六万精锐只用了两炷香的时间,就和自己右翼的四万人汇合在一起,对第三镇师发起了不计伤亡的进攻。

陈海下令将超级重膛弩调整到能覆盖左翼营寨前垒阵地的方位上开始咆哮了起来,一枚枚暴炎重锋箭呼啸而出,在左翼营寨的上空划出一道道耀眼的焰芒,狠狠的射往虎啸大营北线兵马的进攻路线上。

虎啸大营的进攻将卒,也早就有准备,看着暴炎重锋箭落地,除了用防御道符压制冲击外,附近的将卒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四散伏地,以此减轻伤亡。

陈海看得出内廷和九藩之间的勾连极深,这应对暴炎重锋箭散弹溅射打击的办法,应该是董畴或者其他亲历沥泉战场的将领,才能够想得出来。

即便是如此,俞宗虎所部对左翼的进攻节奏也被压制下去,姚文瑾在左翼就能更从容的调兵遣将,将防御上出现的漏洞补足。

陈海此时闲着也是闲着,缓缓闭上双目,天地之间仿佛震动了一下,就见他们所站立的玄龙战辇,四头十数丈长的血sè战龙凝聚杀伐兵气而成,从战辇四角的盘龙铜柱脱形而出,在半空张牙舞牙,就猛然往左前翼的战场扑过去。

这一刻,陈海神识一分为四,四头血sè战龙此时皆是他的分身,百余里方圆内的一草一木,似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时候俞宗虎身后四名紫衣剑待,也悍然出手,各自祭出一枚道符,瞬间化作四道十数丈巨大的金纹雷篆,朝四头血sè战龙罩来。

九都玄雷符!

陈海暗感魏子牙与诸阉把持内廷后还真是阔绰,俞宗虎这边出手就是四张天阶道符。

虽说益天帝西征,大量消耗内府资源,但赢氏皇族数千年的底蕴,也不是白说了,此时都落在宿卫军的手里,他们凭借天机战械还真未必能有多少优势。

当然,这时候陈海也不能让下面的普通将卒去承受这九都玄雷符的轰杀,摧动四头血sè战龙往金纹雷篆迎去。

也亏得苍遗这时候及时出手,以自身强悍的真元,在半空间形成一道黑压压的风眼,硬生生将两道成形的九都玄雷吞噬进去、化解掉。

两头血sè战龙在另两道九都玄雷的攻击下被撕裂,陈海神魂遭受反噬,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这时候便老老实实将剩下的两头血sè战龙融为一体,以一头更狰狞、更巨大的血龙战龙,监视着整个战场。

俞宗虎集中优势兵力,猛攻左翼,姚文瑾面临着艰巨的考验。

即便姚文瑾在正面集中二十具重膛弩封锁进攻路线,但虎啸甲卒悍不畏死,即便每时每刻都有同僚倒下,但更多的虎啸甲卒则在淬金重盾的掩护下,冲上龙骧军的左翼阵地,与龙骧军混战到一起,令重膛弩、超级膛弩难以发挥作用。

也亏得超级膛弩压制住虎啸大营的兵力输送速度,让姚文瑾所面临的压力稍稍要轻一些,但战事揭开序幕没有多久,姚文瑾也被迫启用血魔傀儡。

血魔傀儡在近身搏杀中,虽然强悍之极,但血魔傀儡的驱使,会快速消耗傀儡师的精神念力,所以不到战线有崩溃危险或强烈冲击敌军防阵之时,并不适合驱御血魔傀儡上战场。

这时候左翼营寨正中的十余个巨大铜箱打开来,傀儡师驱动每樽都有十米高的血魔傀儡,加入到正面防阵之中。

数丈高的血魔傀儡没有明窍境玄修祭御,动作还不够灵活,但坚硬金石的魔骸之外,又披上一层淬金巨甲,更加刀剑难伤,在拥挤的战阵之中,根本不需要有多灵活,只要坚不可摧,只要横冲直撞有万钧难挡之势,所过之处,就是一片残尸断肢。

而龙骧军更多的重甲卒,则能依托于这些血魔傀儡,或者说将血魔傀儡之间的空间封住,将敌军压制下去,重新夺回阵地,重整阵线。

而左翼龙骧军,有一员身材高大、毛发旺盛的巨汉战将,表现尤其惹人注目,杀到酣畅处,直接杀入敌军之中横冲直撞,手里一杆玄铁战戟,每一记重斩,都八道幽黑气劲裂杀而出,血腥无比的肢解挡在他面前的敌卒。

就一会儿时间,就上百名敌卒被他的战戟撕成粉碎。

妖将袁天岳如此强悍,竟然将陈海所传的武道绝学戟裂八荒,修炼到这一程序,姚文瑾是远叹不如,但妖将袁天岳杀到性起,竟然完全不听使唤,甚至都不如有二三十名剑待从阵前如游龙般掠来,姚文瑾就焦急了,传音大叫:“袁兄,苍遗前辈可正盯着你看呢。”

魔猿陡然一愣,吃了几记金锋剑芒,向阵后退去,在姚文瑾身旁装模作样的摆着一副尽心侍卫姚文瑾的样子。

虎啸营用数百条人命建立起来的几个临时阵地迅速被击溃,龙骧军左翼又重新稳住阵脚,拉踞战继续延续下去,谁都难占到更多的便宜。

看到龙骧军的左翼在崩溃的边缘又稳定了下来,俞宗虎脸sè铁青地看着在战阵中纵横来去的血魔傀儡。

当初陈海将血魔傀儡贩卖给诸阀,宿卫军也是有提出过需求的,但是陈海坚持声称乃是受人所托,平白送人不好交差,那时受宗阀钳制、只能勉强维持宿卫军补给的内廷,也只好就此作罢。

自始至终,内廷都没有得到这些梦寐以求的血魔傀儡加强战力。

一番鏖战足足持续了两三个时辰,俞宗虎以两倍的优势兵力,都不能将龙骧军左翼营寨攻陷,又要防备兵力使用太疲惫后,陈海乘机打反攻,只能在夜幕降临之前无奈下令后撤。

龙骧军第三镇师,还难以凝聚更强的攻击力,陈海并没有反击制胜的把握,也就让诸营守住阵脚,不急于反攻;而其时,乐毅、韩謇率领龙骧军第四镇师十万精锐,已经从秦潼东关倾巢而出,挺进京南地区三百里纵深,兵锋往神陵山直接而去……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二章 激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