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4 他们不敢,我总敢吧

644 他们不敢,我总敢吧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得出来,姚冰倩并不是真的想置我于死地,只是想借刀哥的手教训我一下而已。【择天记吧少年王】但,她显然是玩脱了,根本没想到刀哥会是这么狠毒,上来就说要我的命。

在那些汉子朝我奔上来的同时,姚冰倩也再次从泥土里爬起来,哭嚎地朝着刀哥扑了过去,希望刀哥能够放我一命。但刀哥再次抬手将她甩开,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我根本不和你说这么多的好话!我警告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刀哥的手劲多大,基本一巴掌就能把她扇出四五米远,这一次,姚冰倩直接被扇得爬不起来了,她也意识到恳求刀哥是没用了,于是又撑着双臂,一步步朝我爬过来,泪流满面地说着:“王巍,对不起,对不起……我愿意和你一起死!”

她的声音充满了悔恨和痛苦,显然这个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在极度的绝望和悔恨之下,才说出了“愿意和你一起死”这样的话。

她不光是这么说的,而且是这么做的,她一步步爬向混战的中心,大有和我一起死在乱刀下的意思。当时我已经抽出了打神棍,正和身边的汉子竭力缠斗之中,看着这幕也忍不住叫道:“不要管我,你快回去!”

“我不,我不……”姚冰倩哭得梨花带雨,仍旧一步步地爬过来,泥土沾满了她的身体,让她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像个刚从山里钻出来的小乞丐。

而刀哥压根就没打算管她,抱着双臂冷眼旁观,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冷笑,似乎姚冰倩死不死的和他也没关系。眼看着姚冰倩一步步接近,马上就要被人踩在脚下,我终于忍不住了,一边挥棍挡着四周的攻击,一边将左手食指放入口内,吹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口哨。

口哨声清澈而悠远,瞬间就覆盖整座校园。

刀哥知道我这是在叫人,冷笑着道:“现在叫人,是不是晚了一点?等你的人来了,你早就成了一滩肉泥……”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张脸突然变得极其惊愕,眼睛里也布满了不可思议的神sè,因为左右突然响起了冲天的喊杀之声,紧接着便是大量手拿家伙的财院学生,又喊又叫地朝着我们这边冲了过来,看数量至少有两三百人,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转眼间便把我们团团包围住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不光是刀哥,围攻我的那些汉子也很吃惊,纷纷停住了手,意外地看着四周的学生,没人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埋伏在左右的,虽然现场就是财经学院的校园,可是这种阵势没有半个小时是组织不起来的。

就连趴在地上的姚冰倩都傻了眼,呆呆地看着左右,一脸的不可思议。

人群之中,很快走出两个人来,一个是腿脚不大利索的陈小练,一个是美艳不可方物的怀香格格。这两人一走出来,就焦急地问我有没有事,我冲他们摇了摇头,说没事,放心吧!

刀哥手下的这五六十人里,其中当然不乏高手,再加上我身上还有伤,如果再打下去,迟早我会落败。还好,战斗也没开始多久,得以让我保存了大量体力。

没错,虎爷之前给我打的那个电话,已经告诉了我刀哥下一步的行动。虎爷已经查到,刀哥昨晚亲自去了一趟姚家,虽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内容,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肯定是想借助姚冰倩来把我引出。

——毕竟,我们三个躲在财院的事早就传开了,刀哥想要花费最小的代价来取得最终的胜利,从姚冰倩这边下手是最划算的。

所以虎爷断定,下一步就是姚冰倩出动了,让我一定要加以防备,小心上了姚冰倩的当。虽然虎爷是这么提醒我的,但我还是不敢相信姚冰倩真会对我不利,我一直觉得就算我俩之间有了一些矛盾,但到底还是朋友吧,她怎么能害我呢?

所以,姚冰倩来找我的时候,我犹豫再三,还是跟着她出来了。我想亲自证实一下,姚冰倩是否真的要和刀哥一起来对付我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在我跟着姚冰倩离开的同时,就已经用眼神暗示过陈小练和怀香格格,让他俩赶紧组织人手准备协助我了。

再后来的事,大家就都知道了。

不用多说,在确定我暂时没事之后,陈小练立刻把炮火对准了姚冰倩,恶狠狠地骂道:“你这个婊子,是不是太没良心了?巍子哥平时对你差了吗,你竟然这样害他?就因为争风吃醋,你竟然连巍子哥的命也想害,你的良心简直是让狗吃了!”

其实姚冰倩并没有想害我的命,她只是想借刀哥的手收拾一下我这个“负心男”,但这在陈小练看来是一样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如果我今天真有什么三长两短,就是姚冰倩给害的,谁也给她洗白不了。

姚冰倩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低着头没有说话,任由陈小练当众辱骂着她。等到陈小练骂完了,姚冰倩才抬头说道:“瘸子,我的错我都认,但你现在不是骂我的时候,还是赶紧把王巍救出来吧!”

“这他妈还用你说?!”

陈小练骂了一句,这才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刀哥,大咧咧地说道:“刀哥——看在我以前跟过你的份上,我还叫你一声刀哥——现在的情况,您老也看到啦,您这是插翅也难飞啊,不过我这人比较念旧,也记着您以前的好。得了,我就吃一回亏,饶了你这一次,你赶紧带人撤吧,下次再遇上的话,可就不是这样子玩了!”

而刀哥,已经从最初的震惊,恢复到了平时的张狂之中。他冷笑一声,盯着陈小练说:“瘸子,我今天要是不撤,你打算怎么样呢?难道,你还真觉得能斗得过我?”

陈小练“嘿”了一声,撸着袖子说道:“刀哥,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吧?这要是在钻石酒吧,我还真就怕了你了,可你要认清楚现状啊,财院这是我的地盘,从里到外从前到后都是我的人啊,我随随便便一招呼,几百人甚至上千人都出来了,收拾你就跟玩儿似的,你知不知道?”

听了陈小练的话后,刀哥笑得更开心了,他的眉毛高高上挑,指着左右说道:“瘸子,你他妈当天当傻了吧?当个烂逼学校的天,就真把自己当成天下无敌了?就你这帮毛都没长全的学生崽子,也想来对付我?你问问他们,有哪一个敢上的?”

接着,刀哥又挺直了胸膛,豪气冲天地朝着四周说道:“你们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看老子是谁,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个脑袋,再决定要不要和我做对!我今天把话撂在这里,我只对付王巍、瘸子、怀香格格三人,不想死的趁早给老子滚蛋,否则我让你们知道厉害!”

刀哥一边说,一边抖落着手里的钢刀,钢刀顿时嗡嗡嗡地作响,显得杀气重重。

刀哥这话还真不是吹牛,凭他在这附近一片的名声和威信,学生里面敢和他对着干的实属凤毛麟角。也就我们仨了,换成其他学校老大,早就吓得尿裤子,更不用说财院这些普普通通的学生了。

刀哥在大学城附近混了这么多年,要是连帮学生都镇不住,那他可真就白混了。这个道理,我在罗城的时候就明白了,所以我一直都没把学生群体当回事过,也没打过他们的主意。

陈小练同样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之前才想把刀哥逼走,而不是上来就要跟他干架。

刀哥放完一连串的狠话之后,还用凶巴巴的眼神来回盯着四周,到底是人的名、树的影,刀哥的眼神就像收割机似的,基本上看到哪里,哪里就低下一片的头,根本没人敢去和他对视。

一股恐慌的情绪,也迅速在财院的学生之中蔓延开来,别看他们刚出来的时候喊打喊杀,看着似乎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那也是逞着自己这边人多,瞎嚷嚷几句而已。

现在,刀哥几句狠话,就让他们原形毕露了,不过是一群纸扎的老虎,稍微一吓,个个哆嗦如鸡。

看着这幕,陈小练有些着急,大声喝道:“你们怕他干毛,大家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他敢动刀,咱就不敢动刀?都给我把头抬起来!”

学生这个群体,性质其实挺复杂的,你说他没有杀伤力吧,真闹起来也怪可怕的,你说他胆子小吧,疯狂起来往往也有惊人之举。

华夏大地上几十年前的那场浩劫,可不就是学生为主体吗?

陈小练现在的举动,说好听点,是在试图唤醒他们的血性,说难听点,就是在煽动他们的情绪。陈小练到底是财院的天,说话还是很有威信力的,果不其然,在他的鼓动之下,好多学生都蠢蠢欲动起来,试探着把头抬起。

刀哥是老油条,也是从年轻人过来的,当然知道陈小练在打什么主意。他也立刻采取了更加强硬的手段,龇牙咧嘴地说:“他妈的,说人话你们听不懂是不是?来来来,我看哪个不怕死的敢动,老子先把他的腿砍下来!”

平时学校里面打架,顶多也就动动凳子腿、墩布把啥的,动刀的也不是没有,但那实在太少太少了。哪个像刀哥这样,动不动就要砍人腿、剁人胳膊什么的?

可想而知,刚被陈小练煽动起来的一点热血,又迅速被刀哥的凶狠给打压了下去,现场的头再次低成一片,瞬时寂静无声。

陈小练急了,正准备再鼓动他们两句的时候,一道苍老而又不失豪放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阿刀,他们不敢上,我总敢上了吧?”

这个声音,在豪放之中,还夹杂着一点戏谑,似乎根本不把刀哥当一回事,众人顺着声音纷纷看去,只见又是一帮手持各种家伙的汉子徐徐走来,一大群人显得杀气腾腾,他们没有大喊大叫,没有嘶吼之声,只是很平静地走着,却没人胆敢忽视他们的存在。

走在他们最前面的,正是满头银发、拄着拐杖的虎爷……

看网友对 644 他们不敢,我总敢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