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四章 角力(八)

第七十四章 角力(八)

千余越部王帐大营。

入夜之后,戒备仿佛比白日九姓会盟之际还要森严。

千余越部此行带来的战士,几乎全部撒了出来。营地当中,层层叠叠布列了几层的警戒。而在营地之外,巡骑也都撒了出去。只是因为白天被徐乐和尉迟恭打了个落花流水,这些巡骑再没有白天时候撒得那么远了,只是在营地之外一两里范围内活动,再没了白天时候那种趾高气昂,仿佛随时能一统草原的架势。

夜风掠过,隐隐还带有一丝未散的血腥气味,仿佛提醒人们这场九姓会盟就是以不祥的杀戮而开场,而最终结局如何,谁也不知道。

马上骑士,寂然无声,只是在黑暗中忽隐忽现。而这些骑士胯下坐骑,也都无精打采,偶尔一声嘶鸣,反而为这夜sè平添几分凄凉。

张万岁一行人悄然出现在离千余越部营地不远处,一行十余人,全神贯注戒备。

张万岁自己就是战场上一名出sè悍将,而身边亲卫无不是精选出来的马邑鹰扬府锐士。这些时日都远远的躲在恒安鹰扬府的警戒范围之外,每隔几日,才遣人至突厥人约定的地点联络一下,今日才得到了突厥贵人约见的答复,告知了时间和地点。

现在全队而来,人人提心吊胆。身在马邑,才更知道同郡恒安鹰扬府的厉害。这数千锐卒坐镇边地,如一根钉子一般顽强的扎在这里,剽悍坚忍,是王仁恭心腹大患。要是给发现自家人秘密过来和突厥联络以对付他们,自己这十几人,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谁也拯救不得!

但在约定的地方,在恒安鹰扬府的矮山军寨防线之南的大片旷野中,平日里都有不少恒安鹰扬府的巡骑出没,但今日却看不到半点踪影。仿佛恒安鹰扬府将此间已经完全放弃了一般。

一名随行的队正凑到张万岁马前,压低了声音:“将主,却是有些古怪!往常也有秋日大集,也有九姓部族前来交易,恒安兵总是警戒巡视不停,哪有这般放着不管的?”

张万岁绷紧了精神,只是凝视着眼前黑暗,当下只是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想那么多做什么?我们自有自家的差使!”

夜sè中突然传来马蹄杂沓之声,在夜sè中显得分外的惊心动魄。还能听见弓弦张满之声,兵刃碰撞之声。

张万岁这十几人顿时动作,全都抽出弓来,搭箭上弦,指向响动声传来之处!

一点火光突然亮起,映出黑暗中一队千余越骑士,也是十几张弓张开,指向张万岁等人。

张万岁忙不迭的开声:“是河东武东主,遣咱们来与贵人相谈生意的!”

千余越骑士带队之人停顿一下,示意部下将弓矢放下,自己策马过来,操着带口音的汉话只是一句:“跟我来!”

张万岁也示意众人收起手中弓矢,又摸了一下皮袍下披着的札甲,跟随而去。

两队人一前一后在夜sè中向着千余越部营地聚落而去,虽然都收起了弓矢,但人人还都摸着随身兵刃。沿途两队人都一言不发,气氛紧绷得仿佛要爆炸。

黑暗中,一队又一队的千余越巡骑出现,那带队之人低低解说两声,又消失在黑暗中。

这些巡骑都全副武装,不少人干脆披甲都露在外面,神情中满是紧张戒备,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张万岁越来越觉得不对。

以前也不是没有突厥人冒充九姓部族前往参加秋日大集,多半都是为了窥探马邑郡内虚实而来。而九姓部族来云中大集,也从来不敢这样大摇大摆。

现下就在云中城外,千余越部像是将整个部族精锐都拉过来了,还如此全副武装。但周遭不见一名恒安兵巡视警戒,这如何能说得上正常?

难道这九姓部族,这突厥人,和恒安鹰扬府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

自己此次前来,岂不就是自投罗网?

可已经到了这里,这件差使又是王仁恭亲自交代下来了。自己若转身就走,回马邑府如何向王仁恭交代?

到得最后,张万岁只是将心一横,无非就是一个死字而已。还能如何!

这漫长得似乎看不到头的道路,终于走到尽头。这队人马直入千余越部聚落营地。值守之人默默打开门户放他们入内。

一入聚落营地之后,张万岁就能闻到血腥味道。仿佛今日才在此间经历了一场厮杀一般。

身左身右,亲卫们脸sè都变得煞白。张万岁反倒放开了些,当年杨玄感之乱,死人如尸山血海一般都逃出来了,眼前这点场面,又算得了什么?

入营之后,又换了一队人接引,将他们一直引到聚落深处的王帐之前。盖达乌头的和盖达黑果的王旗还在王帐之上猎猎舞动,但站在王帐之前作为最后一道警戒线的卫士,却已经变成了头戴青sè狼尾皮帽的突厥战士!

突厥人,执必部。

九姓部族当中最大的千余越部,果然投效了突厥人!

突厥青狼骑示意张万岁下马,张万岁这个时候也分外光棍,下马交出随身兵刃,让亲卫们都留在帐幕之外,自己毫不犹豫的就掀开帐幕,大步入内。

帐中灯火通明,烟气略微有点刺鼻。上首踞坐的,正是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两人。

执必落落还是那副yīn沉悍狠的模样,张万岁一进来,目光就冷冷的落在她身上。这位执必部的阿贤设,始终是那副血腥气浓重得有若实质一般的模样。

而执必思力却看似已经困倦了,歪在胡床之上不时打着哈欠,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张万岁进来只是懒洋洋的扫了一眼,然后又百无聊赖的转过头去。

张万岁不知道上首两人是谁,但为千余越部在外重重护卫,内里又是正牌执必部青狼骑警戒,这两人如何能不是正主?

当下张万岁上前躬身行礼:“在下奉武东主之命前来,与贵人商谈此次云中大集交易之事,来得迟了,还请贵人恕罪。”

执必落落开口,声如两块锈铁摩擦,直刺入人心底。

“…………什么武东主,直说王仁恭之名又何妨?你一路过来,也看到了恒安府刘武周对我们在此间不闻不问,还怕刘武周来抓你不成?我们此来,就是听听王仁恭能开出什么条件来,如果条件不够,转头就找刘武周去,反正就是几步路的功夫!”

张万岁脸sè终于白了下来。

虽然眼前这位突厥贵人说的话不能尽信,但刘武周对此间异常不闻不问,却是自家亲眼见证的事情!

难道刘武周也勾连突厥人执必部了?却不知道王太守准备的条件,够不够打动这些突厥贵人的!

张万岁迟疑,执必落落却得意的一笑,他这张yīn沉惯了的脸,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今夜漫长,时间有的是,大可好好商谈一番。王仁恭急着南下争夺大隋江山,区区一个马邑郡,又算得了什么?”

看网友对 第七十四章 角力(八) 的精彩评论